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1 堕天使的信仰论
    “哈!你看起来真糟~”这大概就是堕天使杰西卡早安的表达方式,“没睡好?”凑近了观察一下詹姆士布满血丝的眼睛,“不。”自问自答了,“这不是没睡好,这是……恩,你一夜没睡~”
    地点是巴顿警局的正门,所以,詹姆士有非常正当的理由不理会这位堕天使。直接走过,装没看见。
    “无视?”杰西卡跟上了,“或~你以为我可以随便的跟着你进警局?”不懂?解释——“我双脚踩在地上,我的脸冷的快掉了,我……”懂了?“我在碰你~哦~热咖啡,好东西~”动作平顺的把詹姆士手里多一份的咖啡拿走了。对的,堕天使这次带着容器了。
    詹姆士还是愣了一下,随即阴沉看了眼已经在喝他的咖啡……不,是寇森的咖啡,每天自觉的给自己的搭档带咖啡,是寇森对詹姆士唯一的正面评价。现在,詹姆士的这一点点优点,也被夺走了。
    警局是一时半会儿进不了,詹姆士左右观察了一下周围,想拉杰西卡的动作举到一半,还是没碰堕天使,眼角一抽,往没人的地方示意,“这边说话!”
    杰西卡没什么意见,跟着詹姆士往墙侧走了。倒是可以确认一点的是,詹姆士刚才的确是以为堕天使可以随意进出警局,现在知道不能后,才要求安静的地方谈话。
    哦~詹姆士自然有要和杰西卡谈的事情,凯特,对么~
    只是这对话开始之前,杰西卡大概不会让詹姆士好过,从“你应该丢掉卡米尔的羽毛。”这个开始。
    詹姆士撇了一眼杰西卡,给了自以为藐视的眼神。为什么?好让你附身么?
    “别误会。”杰西卡耸耸肩,“我是真心为你好,克劳莉是执教天使。”连‘我曾经是’这种更能说明情况的说法都抛弃了,堕天使杰西卡的身份认知还真够,恩,‘彻底’,“简单来说就是,执教天使把灵魂,教育成为天使。”基于她现在的身份认知,所以应该不是要自夸,“挺重要的职阶,教育中有重要的一环,叫做,‘模范’。”
    詹姆士又看了一眼杰西卡,是懒得理会这些话,转了视线,开始观察周围,没人会来这条狭小的巷道,不错的位置。
    “复杂的你大概不想听。”杰西卡也看了眼周围的环境,“主旨就是让灵魂,知道什么样灵魂,配成为天使。出于到达天堂的灵魂,他们的灵魂印记,绝大多数是还来自他们还作为人类活着时候的经历,认知有限。所以,这‘模范’,通常,不是已经在天堂的天使,是现世的人类。”
    詹姆士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
    杰西卡笑着,“我知道你不信仰圣主,但一定有点了解,毕竟,整个联邦,到处都是教堂。”耸耸肩,好像她所在圣主信仰如此普及是件无聊的事情,“我们无休止的灌输一个观念,好人,会上天堂,坏人,会下地狱。好与坏,标准在教义中。我们灌输,人做了这件事情,就是好,做了那件事,就是坏。”堕天使一摊手,“但事实?我们不在意。我们只是一群根本就不生活在你们这个世界的灵魂,为什么我们要在意你们在自己世界中做的事情。就因为我们给你们开了扇门,能让你们进入我们的世界?呵,一点关于这‘门’的真相——进入我们的世界,天堂或地狱,你们需要先抛弃自己的身体。反过来,我们来到你们的世界,却是给自己占一个身体。”杰西卡抬手比了个两边掂量的手势,意思是让詹姆士自己去思量这两个世界的轻重平衡。
    简单点说,甲到乙的世界,需要放弃点东西——正常的方式,就是先死一次。乙到甲的世界么,占领点自己没有的东西。够简单了吧。
    詹姆士眼角抽搐了一下,尽管意识到自己听到了很糟糕的东西,但依然,没懂这话题的趋势。杰西卡这么‘好心’揭示圣主信仰的真相,开始于劝詹姆士丢掉防身的天使羽毛不是么。
    杰西卡轻耸着肩,“既然我们不在意,那我们给你们灌输的好与坏,你认为,是从哪里来的。”
    啊,‘模范’。
    答案开始揭晓了,“你知道最初的圣主信仰中有许多荒谬的教义么,比如,不能吃带壳的东西,男子必须要……”看了眼詹姆士的下身,“呵,很多这种荒谬的东西,你有兴趣可以自己去查,甚至现在都有些教义,无比荒谬,和好坏真的无关。呵呵,我们一堆灵魂异族,为什么要关心人类吃什么,或者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什么?”
    她是堕天使,所以,她说这些话,倒也没有一点违和感,“所以,‘模范’,只是一些我们随便标记的个体,做着你们人类个体会做的事情。没有一点褒贬的意义,只是我们在区分人类行为的标准。如果不巧的这个‘模范’有什么怪癖,比如只用一种体位完成xx,你可能就在教义中看到这个荒谬的东西成为你是否能进入天堂的标准。”
    注意到詹姆士的脸色越发往诡异的方式发展,杰西卡知道该收尾了,让一个人类听到这种东西,总归不是‘好事’,“当然你也不用认为这‘模范’是完全随机选的,至少两级分化的天堂和地狱,被赋予了大方向。门毕竟是我们开的,如果我们没有什么吸引人类的东西存在,也没有人会愿意进入新的世界,不是么。所以,我猜以人类的客观判断,天堂依然代表了善,地狱代表了恶。”
    最后的轻笑,“你可以不听我的建议,带着那根天使羽毛一辈子,只是~确保你没什么怪癖就好~你不会希望你的个体行为,成为未来一些人失去进入天堂资格的原因~”
    很明确了,詹姆士带着那根天使羽毛,他就是被天堂标记的‘模范’!
    但或许,詹姆士是个不错的‘模范’,因为尽管现在他的脑子一团乱,他依然提问了,阴沉的,“地狱的标记呢?!地狱也有‘模范’?!谁?!”
    杰西卡用了嘲笑的眼神,“你看着硬币的正面,还要问反面在哪里么?”故意的,“地狱没得选,只能获得上面不要的,偶尔,会有我们想要的灵魂,我们会想办法自己弄到。地狱犬、恶魔契约,或者只是煽动人心~”杰西卡开始自嘲了,“你知道么,其实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反正人类已经认为地狱,是地狱了,所以,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呵呵,就像反正无期徒刑的人,也不在乎自己的罪行更深一点~地狱的属性,已经被我们的,主,定义了。为什么不彻底一点。”
    “呃!为什么你们,呃,你们的世界要灵魂?!”这可能只是烦躁的好奇。
    “因为时间不会停止,而且~”杰西卡眨了眨眼,“灵魂没法xx,然后生孩子~”
    “什么???”
    “地狱,现世,天堂。”杰西卡指着地下,“被固定过去。”指着詹姆士,“正在发生的现在。”指着上面,“无限可能的未来。”
    以时间作为主轴的世界。
    詹姆士应该没懂。哼,扎克都没懂的东西,他凭什么懂。烦躁扯着嘴角,只能明志式的,“我不会丢掉卡米尔的羽毛!!扎克给我这个就是让我防身!我才不敢你们的,呃,天使用它来标记什么模范什么!我不关心!!”
    杰西卡祥和的微笑着,“当然是他让你防身的,呵呵,他都在你这个人类警探身上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不如把你弄成模范,很符合这个吸血鬼对信仰恶趣……”
    “你说什么!!”莫名的爆发。
    杰西卡愣了一下,“我说了什么?”马上恢复微笑,“呵呵,抱歉,我是不是用词太直白了一些,但你没这么脆弱吧~”
    詹姆士的脸色已经彻底阴沉下去了。原因,昨夜,某人几乎用了一样的句子。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杰西卡感觉到了詹姆士的异常情绪,笑容撤走,皱了眉,无比怀疑的,“别告诉我,你已经和他的关系‘好到’不准其他人评论……”
    意识到詹姆士的表情更加阴沉了,杰西卡没说了,开始思考,是什么让这个人类警探在听到那让人脊背发凉的信仰真相还能情绪,现在却完全不顾忌的释放恶意。
    其实不难想到的,杰西卡叹了口气,“伊莱·托瑞多去找过你了,他是不是引用了我刚说的什么。”
    这就是连詹姆士的质问都不需要开口的承认了。
    詹姆士的脸颊在抽动。或许詹姆士的出身,让他练就了一身肌肉,但,脸部的肌肉么,绝对完全是巴顿的功劳。如果脸部肌肉发达是个值得他骄傲的优点的话……
    杰西卡摇摇头,“你需要谅解一下我的处境,我并不喜欢那个家伙找上我。”似乎是在解释什么,“我需要小心的应对他的一切提问,还有什么话题是能成功转移他的注意力,让我脱身事外的呢?只有,你。而你,应该不会指望我对你会有什么好评价吧。别忘了,我们的第一次接触,四个出现在玛丽教堂唱诗班前的人,扎克,本杰明,市长安东尼,以及,你。前三个,我能理解,真正掌握这座城市的人,你,你算什么,被扎克带上扩宽世界观的普通人类。哎,第一印象决定了我评论,甚至对待你的方式。”
    杰西卡顺道的挑了眉,“意外的,他似乎很感兴趣这些话题。”杰西卡歪了头,“我的猜测?乔治娜。”又是个会让詹姆士脸色更糟糕的名字,“我猜他通过曾经的乔治娜和罗伯特的关系,对你有一点好奇……”
    趁早打断的好,“不是我!!他感兴趣是扎克!是在扎克在巴顿做过的事情!”
    “是么。”杰西卡抿了抿嘴,“他倒确实提了个有趣的提议,共存协议,基本上重复了我曾经和扎克定下的协议。”
    “他要和巴顿的每一……”
    被打断了。杰西卡抬着手,“我不关心。我告诉你了,我不想参与到现在的情况中,如果说什么能让他好好离开,不要打扰我,我就会说。然后我也不想关心他在巴顿要干什么。”不知道对象是对谁的讽刺式挑眉,“和谁,我都有共存协议了,所以,我不关心。”
    詹姆士只能把话憋回去。深呼吸着调整大概调整不回来的情绪。
    “也不要浪费时间了。”杰西卡往巷外看了一眼,查普曼正神色木然的在警局门外发呆。这只能说明杰西卡来警局的原因不止是詹姆士,所以,处理完了詹姆士这边,她还有事要做,“我就直说,我认为凯特已经不在巴顿了。”
    某个可能无关紧要的事实,扎克没有出来搞事情了,巴顿的异族,谁都有事要做。
    “你认为??”詹姆士不可能满意这样的结论。不管是因为他是警察,还是人物是凯特。
    “你想要详情吗?”杰西卡一耸肩,“好吧。凯特的祖母,可爱的老妇人,接到了纽顿车管局的电话,她的旧车被丢弃在纽顿的街道上了。”
    “纽顿?!”
    “别用一副恐慌的语气说这分明美好的事情。”杰西卡笑了,“纽顿不好吗?天使在纽顿哦~”笑完,“至少你不用担心你女朋友的安全的问题,只是不幸的,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克劳莉大概不会希望我跑到她的城市找人~”眨眨眼,“会很尴尬~”
    “等一下!”詹姆士拉住了转身准备走掉的杰西卡,“那我该找谁帮忙?!!”詹姆士是不是忘记了,杰西卡本来来帮他找人,就是好心了,他不该强求。
    杰西卡轻轻的掰开了詹姆士的手,“纽顿,你说你要找谁?天使和黑女巫,选一个就是了。”意见给的倒是无比轻松。
    可惜的是,这两个选项好像都和詹姆士没什么人情来往。维系詹姆士和任何异族关系的节点,现在正在奥兹·科齐尔的公寓模仿本杰明的笔迹签支票——昨天输掉的钱,今天要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