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7 不停的电话
    扎克突然明白了一个困扰了他很长时间的问题,为什么帕帕午夜居然会和共和的那个‘神’普奇在一起。

    因为那是一个家里不断被圣主信仰偷走灵魂的家伙,在向一个绝对不会被圣主信仰偷走任何东西的家伙请教!

    能明白吗?!我们熟悉的整个联邦灵魂异族体系,这一切由人类死亡、灵魂以缚地灵形式开始新的生命进程的体系,都在圣主信仰的‘照顾’之下!能够带入天堂或地狱的灵魂由天使和恶魔偷走,带不走的,就有永远被困在这个世界的吸血鬼去克制!

    只有共和的异族体系,那由共和的奇异诞生理论定义,由人类的生活只是一个给未来准备的‘茧’,等待真正的‘精灵鬼怪’中一种的神奇体系,才能让圣主信仰这个‘小偷’从一开始就无法触碰!

    此时再看吸血鬼存在的定义,那腐蚀的灵魂。囚徒?不,是圣主信仰的工具啊!惩罚那些由缚地灵开始,却没有乖乖被圣主信仰偷走的灵魂的工具!

    扎克对自己吸血鬼的身份,有了全新的认知。

    “你干什么?”奥尼尔问突然开始拨号的扎克。

    “给尤里庄园打电话。”扎克回答,“问弥勒一些事情。”

    “呃,你不会让他把我‘超度’了吧。”不爽的嘀咕,“虽然我不知道他嘴里的‘超度’是什么,但我不想消失。”没忘记奥尼尔曾经和弥勒的这点小邂逅吧。

    扎克一边拨号一边看眼奥尼尔,“说起这个‘超度’,我记得你说你是半途被伊芙救下来的。”

    “恩,你又想到什么了?”

    “你放弃了在共和灵魂异族体系上努力,我给你个建议吧。瑞默尔也是灵魂方面的专家,至少他们让吸血鬼血和灵魂共存了,创造了瑞默尔这个半人半吸血鬼的氏族。你可以去找伊芙,继续寻找你未来的道路。”

    “你不是在赶我离开格兰德吧。”

    “不是,我在真诚的给你建议,作为你提醒我重现审视吸血鬼在圣主信仰中位置的感谢。”

    没继续理奥尼尔,电话通了,却一直无人接听。这挺不正常的,尤里庄园至少应该有接电话的佣人才对。

    直到留言的提示音出现,扎克握着听筒犹豫了一会儿,开口变成了,“我是扎克,托比·皮克斯的葬礼邀请尤里家族一家参加……”

    放下电话,扎克准备去找露易丝,告知自己临时起意的邀请了尤里家族,电话响了,扎克接起。

    “扎克?呃,是我,寇森,你有时间吗?我们约个地方聊聊27号公路公交案的进展怎么样?”

    扎克并没有忘记这件事,还在想着寇森什么时候会再找自己,但扎克并没有进展,所以,“不用了,现在说吧。南区警方有什么进展了么。”

    “呃,没有。”有自嘲,“我猜在南区唯一的好处就是媒体不关心,要是是北区的案子,这么长时间我们警方没有进展,一定会被逼死,现在却……哎。”

    意思就是寇森现在主动的找扎克,是纯粹靠一个警察责任感驱动。

    这事情还真是充满了现实的讽刺意味——在案子还未归属的时候,巴顿的电视台都是直播跟进的。归属一变成南区警局,什么报道都没有了,讨论热度还没有奎斯特在贝奇整出的幺蛾子高。

    “我有点儿消息。”扎克没感慨什么,直说了,“车里的人是北联人,去查入境记录吧。”

    “北国?你确定?你从哪里弄到这……”

    这东西无法解释,所以,“詹姆士从不问这种细枝末节。”扎克说这话自己都想笑,“只要有进展,你不用在意我的情报从哪里来的,对么,警探。”

    论正确的线人使用方法。寇森在那边哼唧了半天,“也,也是。谢谢!我会调查的!”

    扎克准备挂电话了。

    “那个,兰斯是不是晚上住在格兰德?”这问题来的突然。

    扎克一挑眉,“昨晚是,你找他么?”

    “呃……恩,我昨晚去他家找他,没找到。”

    听筒那边没声音了。扎克在考虑寇森是不是在等自己问‘你找詹姆士干什么?’那就满足寇森好了,“你找詹姆士么?”

    “算是吧……”

    这话倒是值得在意了,好像去詹姆士家,还能是找其他人似得!我们都知道詹姆士是苦逼的独居者!

    “如果你继续支吾的话,我就挂电话了。”扎克觉得给寇森点儿动力。

    “好吧。”可以清晰的听到听筒那边的深呼吸,是做了什么决定。再开口就让扎克惊讶了一下,“我有点担心‘将军’。”

    没忘记‘将军’是寇森的朋友吧,当‘将军’以吸血鬼开始新的生命进程的时候,寇森是唯一几个关心‘将军’的人,虽然没什么用处。

    “‘将军’怎么了。”惊讶过后,扎克就很平静了,他知道‘将军’很好,先不说‘将军’已经改变复仇的方针,混入了艾克斯安保公司,就说‘将军’身边有布米和恶魔斯高尔看着,‘将军’的状态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他没事,就是我不在北区警局工作了,他和我原来的……”一点点犹豫,然后是干脆的,“线人关系应该已经结束了。但,最近他又开始联系我,告诉我一些东南的消息。”有点不耐烦,“我告诉他我在北区已经没有职权了,他不听,依然单方面给我各种消息,关于那个安保公司,关于老大死在监狱的骷髅头骨(斯高尔)。我,我有点担心他现在是没做什么,但,他在打算做什么,告诉我只是找个局外人报备什么……我不知道,就是种怪异的感觉。”

    扎克从未想到,寇森还是个会关心人的态度,虽然,这关心也没什么用处。

    “你想我帮你问一下么?”扎克问的也算直接,寇森知道扎克和‘将军’有很深的关系,至少曾‘将军’在东南部的清洗中,是躲在扎克这边的。所以没什么好避嫌的,大家都是熟人。

    “恩。帮我打听一下吧,我还在北区警局的时候,一直都没有摸清那个达西局长的风格,哼,看看我现在在哪里。我不知道那家伙对东南部帮派的看法,毕竟是空降来的局长。‘将军’要是做了什么,我保证不了北区警局会不会像往常一样的无视东南……”

    应该早点打断,不,是提醒寇森,“别说了,这不是一个警察该说的话。我懂你意思了,我有时间,会和‘将军’聊聊。”

    “呃,恩,谢谢。”寇森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那,不打扰你了。”

    “再见。”扎克挂了电话,花了个半分钟感叹寇森的‘可爱’,然后摇摇头,准备继续去找露易丝说……

    电话又响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有注定,是达西局长。

    开口就是,“为什么詹姆士抓了个神父进来?具体点,还是艾瑞克?”

    值得扎克挑眉,“你认识艾瑞克?”

    “魔宴知道所有曾经在西部的猎魔人,我不知道艾瑞克,我但我知道他的父亲。”

    简单回顾一下艾瑞克的故事吧。在巴顿的猎魔人,不管现在在不在——康斯坦丁神父,恶魔赛斯,赛斯的容器杰森,以及,一直安心养老的艾瑞克的父亲。当然,现在要回顾的是艾瑞克的父亲,死了,葬礼还是在充满救赎意味的圣子教堂进行的。以此给了有着相同猎魔人矛盾起源的艾瑞克和康斯坦丁接触的机会,之后有了康斯坦丁潇洒的离开,把圣子教堂交给艾瑞克的现在。

    回顾结束,只要想起了艾瑞克的父亲是因为什么在巴顿安静的养老,给艾瑞克提供了一个不用坠入猎魔人悲剧结局的生活,就能明白达西说的话不假了。

    “艾瑞克严格来说不是猎魔人。”扎克在强调这个事实,“你对你的警探抓入这样一个人有什么问题么。”

    “呃,别装不知情。你知道魔宴在秘密的支持猎魔人的培养,魔宴不希望让猎魔人对魔宴有任何敌意。这就意味着,我不想看到一个猎魔人的后代、而且明显是有天赋的、只要愿意,可以马上成为猎魔人的家伙,被铐在我的审讯室里!”

    扎克无声的笑了,弯着嘴角,“审讯进行的怎么样了?”

    “啧!”听筒那边的达西,心情非常糟,“他的供词已经符合了三起共和人死亡的案件,非常具体,还补充了许多我们不知道的谋杀细节!现在詹姆士正在继续第四起共和人的案子!”

    “所以他就是你们警局需要的凶手。”扎克笑着,“你应该高兴,你对一直骚-扰-警局的媒体有交代了。”

    “交代?!”达西很气愤,“我要告诉他们什么?一个宗教狂热的年轻神父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屠杀了一堆移民吗?!×!”

    “如果这就是事实的话,为什么不呢~”扎克很轻松,“你担心这会破坏魔宴一心坚守圣主任务的形象么?因为你领导的警局,给一个圣主信仰的神父定下了谋杀的罪?”

    “对!”达西居然承认了,以及,自私的升华,“我要永生!我是要成为吸血鬼的传承者!我不知道我自己起源是什么,但我的未来是圣主信仰在这个世界制造的永生吸血鬼!这就是我的阵营!圣主信仰的阵营!我不会让这个世界对圣主信仰产生任何抵触之心!”

    寇森刚电话说的,摸不清这达西的风格。呵呵,可不是实话么,有人能预想到达西会说出以上这番话么。

    扎克,笑出声了,“呵呵呵。”

    “你笑什么!”是不爽。

    “没什么,我只是刚对吸血鬼,对我自己有了全新的认知~”扎克对着听筒,突然的温柔,“我完全同意你的这番话~吸血鬼,就是圣主信仰阵营。”

    这话达西是无法理解其中深意的了。但不影响他继续,“那做点儿什么!让詹姆士……”

    “不~”扎克直接拒绝,“詹姆士在我眼前把艾瑞克带走时我没有阻止,现在,我也不会~自己解决,达西。你想在巴顿警局做出一番属于自己的成就,对么,自己想办法吧。”

    扎克不给达西继续说话的机会,很值得意外么?

    别啊,在模拟世界中,达西干的事情——说的就是靠魔宴和格兰德的彻底决裂去骗到托瑞多的血统,然后马上杀掉詹姆士的两面插刀。我们不在真实世界中说出来不代表我们不该以此为戒!我们应该让这种货色安稳的得到一切自己想要的吗?不。

    扎克直接挂了电话,当电话立马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扎克自然认为是话未说完的达西。没接,离开办公室,去找露易丝。

    露易丝正在一楼展示厅里安排葬礼的宾客座位。

    正是时间,扎克告诉露易丝他请了尤里。露易丝点点头,告诉在一旁帮忙的墨加一张尤里的邀请函,然后对着座位表考虑的一下,把尤里的名字放到史密斯家族后面。

    办公室里的电话响铃停止,这里的柜台上的电话响了。

    扎克没来得及提醒露易丝可能是达西,不要接。露易丝已经顺手拿起了听筒,刚听了一句,话筒递给已经听到声音、略惊奇的挑眉的扎克。

    “嗨!”扎克已经调整好了情绪,“好久不见,菲兹!”

    听筒那边的话就不展示,听扎克的回答吧。

    “啊~抱歉,我最近都很忙……”

    “不如你问问本杰明吧,给他打个电话,他搬走了,号码是……”

    “恩,我不想聊本杰明,你们缺人的话,让本杰明带上他的,呵呵,朋友吧。绝对是个好刺客,背刺技能满级。”都记得扎克在游戏中的职业是刺客吧,骑士本杰明举盾、魔法师詹姆士丢骰子的时候,他就是那个摸到怪物背后捅的家伙。现在么,说的自然是莫卡维。

    “恩,她可以用我的角色卡。游戏夜的事情,抱歉了。”

    挂了。

    露易丝全程听了,不知道是不是在表达什么态度,“继你放弃周日的聚会夜后,现在游戏夜也不要了?”

    扎克侧头,“当我装死的时候,我意识到了这帮家伙有多喜欢我。”嘉年华上,菲兹这帮人可是为扎克做了游戏啊,“然后。”看眼露易丝,“我告诉你了,这些和异族关系太深的人类,在那个不完整世界中的遭遇。”末日,“所以还是算了吧。”

    “于是你就最后用这事情恶心一下本杰明。”露易丝无语的笑笑。说的就是扎克还特意把本杰明的联系方式告诉菲兹了。

    “呵,物尽其用嘛。”

    这么说吧。我们都知道本杰明,哦不,‘另一个本杰明’接触菲兹这帮人的目的是什么,是组建一个对自己阿尔法地位不会造成威胁的狼群。但自从莫卡维的从天而降,另一个‘本杰明’,非常悲催的被吸血鬼氏族折磨……

    还记得之前又一次‘本杰明’坦言,和扎克去游戏夜,是他唯一的放风了。若本杰明去游戏夜了,愿他这次放风愉快吧~

    哦对了,扎克不会担心菲兹他们会因为本杰明继续深入与异族的关系。认真点,即便这个故事的人物关系已经复杂至此,但每个人核心都还在那里,影像每一个人行为。

    本杰明的核心是什么,本杰明自己说了,他曾经只是为了在扎克和不管异族还是人类之间制造关系的时候进行辅助,现在,是祖们事务所——一个定义为和格兰德相对,只为满足异族需求而存在的地方,不是一帮宅男人类的游戏需求,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