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3 里昂
    “麦迪森,你要还原整个过程的写出来,还是就这样用露易丝的转述?”扎克问。

    “看,看情况……”

    “转述吧。主角是我。我要所有看到这个故事的人,都能够以我的视角、以我接收这些事情的方式,获得信息。”

    “呃……好。”麦迪森同意了。

    扎克重新看回露易丝,“苏珊拿到了礼拜日清晨我去找艾瑟拉的监控录像。”扎克再以概述性的方式总结整个事件,“周一寄到了格兰德,用来威胁我,她想要永生。我给艾瑟拉打了电话,艾瑟拉承诺会处理好。”当然,省略了没有提的价值的细节。

    扎克刚说完。堕天使杰西卡完成了第二次总结,“这样啊,所以是这个女人自己作死喽。”

    露易丝在听完后低头了,没有进行第三次的总结。倒是麦迪森,大概是出于对故事完整性的补充,问扎克,“那你会去苏珊家那边确认一下现场吗?”

    扎克还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问题,摇头了,“先,就看看新闻上会不会报道吧。”越过麦迪森看了眼堕天使,“或者直接问本人。”

    不想被杰西卡翻白眼了,“想问本人,那欢迎去地狱问。”

    啧!这话什么意思啊,在嘲讽吸血鬼不能进地狱么。

    扎克也愣了一下,“杰西卡?”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别太理所当然了啊。”杰西卡摇着头,“在任何时代,任何人,都没有让地狱死灵不断返回这个世界的特权。扎克,稍微自觉一点自己所在的信仰啊,别老是提些会让自己信仰难受的提议。”

    呃,杰西卡居然在强调这种东西。

    换个恶意一点描述——偷灵魂的盗贼,不想放走已经收获的赃物。

    但杰西卡也提到了一个重点,扎克属于盗贼方。

    扎克撇了嘴,“那就请堕天使你帮我问一下好了。”也可以,扎克没有任何帮苏珊争取回归现世的欲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的吸血鬼也打心里不希望苏珊这个人的任何残留,回归到这个世界中来。

    居然威胁我?呵呵呵……

    大家能懂吧。

    杰西卡耸了下肩,算是对这点要求没异议。对着空气,显然又在和那个恶魔进行交流,“昨夜开启的地狱之门,找个人……”杰西卡突然不说话了。

    扎克这边儿没在意杰西卡声音的停滞,扎克正看着露易丝,“黛西准备怎么……”

    被打断了,杰西卡突然从座位上站起,就在这被圣母玛丽的光辉笼罩的教堂中,一人类,两吸血鬼的脚下,打开了地狱之门。

    扎克的反应是如此的快,就在地板上的门缝,骤然裂开一道缝的时刻,左手露易丝,右手麦迪森,“不想瞎就不要看。”

    如果我告诉大家,我无法对大家详细描述地狱之门打开后,门那边的景象,就是因为是扎克在此时为了保住我的眼睛,大家信么。

    “嘿呦!这不是我的老板!我亲爱、亲爱的麦迪森吗!!”

    三个闭眼的家伙在听到这陌生的声音后,也听到了杰西卡重新坐下的声音。可以睁眼了。

    一团黑雾,团聚在四个人面前。浪费了门的一秒,只有一个东西出来了么。

    露易丝和扎克看着团黑雾,没什么可表达的。

    麦迪森,眨着眼,盯着这一团黑雾,“里,里昂?是你吗?里昂?!”

    “赞美圣主!他记得我!”这团黑雾开始扭曲,人形出现,先是一副没人认识的样子,然后扭捏着身体发出一段让人难受的咯咯笑声,形体再次固定下来的时候,已经是我们熟悉的里昂的样子了,“现在我还有好消息等待你们告诉我~~”这家伙一如曾经的神经质,好消息,原来是要靠索要的,“告诉我~我亲爱的容器还在这个世界上~~”

    杰西卡回答的,“还在,在格兰德等你回归。”堕天使此时的表情几乎可以用慈祥来形容,“欢迎回来。”

    “很高兴自己能回来!”里昂绕着扎克盘旋了一圈儿,“谢了啊~眼睁睁的看着我被驱逐吸血鬼先生~”

    这挤兑毫无意义,回忆一下当时黑猫是怎么驱逐里昂的,扎克除了眼睁睁看着,还能有其它动作么。

    好在这家伙在扎克脸色毫无变化的时候也没继续招惹扎克,飘到了杰西卡面前,没任何礼节的趴在堕天使前面的座椅靠背上——这家伙回归巴顿了,也算是一刻不停息呀,“我在纽顿的工作,还在吗?”

    没忘吧,这家伙被驱逐前是去格兰德找扎克要推荐信的,他是依从了杰西卡的安排,要去纽顿做真正的恶魔的。可惜被无人能预料的驱逐了,他在纽顿的工作也被迈克不情愿的接替。

    回忆起了这些,那大家应该猜想此时杰西卡的回答是会‘没了,被迈克替了’。但错了。

    “还在。你需要时间重新适应一下现世么。”杰西卡一副完美领袖的姿态,当然,恶魔方面的,“不用的话就早点去纽顿,把迈克换回来。”

    “迈克?他顶替我的?想他了~”

    不是扎克想要八卦,是到现在,扎克还不明白堕天使和一个最低阶恶魔——迈克,到底有什么关系。明显的被外人看出来有各种偏袒纵容就算了,堕天使自己的手下,也能如此调侃么……

    不想,“当然。”杰西卡一脸正常,“交接后就让迈克来我这里。去吧。”

    “不。”被干脆的拒绝了,“在我补齐了巴顿在我缺席的时间里发生的有趣事情之前,我才不要离开~”大家以为这个恶魔又要发神经了?不是,“而且~”那聚集成‘里昂’形状的墨黑,在漏气儿。如那被压迫的蒸汽一样,不甘于被束缚成一个人类的形态,细密的突破皮肤与空气的交界、向外喷射着,“请告诉我~我们已经知道那个驱逐我的东西,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

    四个坐着的人中,表情变化最大的是麦迪森,近乎惊恐的瞪着说出这种话的里昂。另外三个么,本来是没有表情的,只准备给个眼神让里昂自己掂量,但基于麦迪森的反应如此有戏,一起看向麦迪森了。

    里昂在四个人脸上的表情一一看过,“好吧,我大概能猜到了,我被驱逐前那只猫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对么。”视线最后自然是停到了变化最大的麦迪森脸上,“但至少告诉我,我们已经知道那个诡异的韦斯特女士和她的猫,是什么玩意儿了!”

    还真是配合,其他三人的脸上又都是没什么变化,只有麦迪森,脸颊抽动的已经开始出现残影了。

    当然,在里昂、露易丝、杰西卡,都在‘惊叹’人类的面部肌肉可以完成如此神奇的动作时,扎克看的嘛,是帽檐下的一撮毛。变色了。

    所以,不用任何人发问于麦迪森,要求解释这奇观似的表情变化是为何出现的。扎克先说了,“别费力气,他刚改变了未来,不管我们问什么,他已经预知到了,并准备好回避了。我们问不出任何东西。”

    里昂那漏气的身体放弃了维持形体,一团墨黑的涌向麦迪森,“啥意思啊老板!你进化了?有什么新能力了?我就说我准备走的那段时间,你怪怪的……”

    几乎就是证明扎克的话——

    麦迪森那张以奇观的方式呈现的面部表情变成了冷漠,“谁是你老板,你辞职了,忘了?临走前还找我要了补偿金,还越过我去找大老板要推荐。怎么,回地狱玩儿了一圈,上来就想和我套近乎,你当我蠢啊!”麦迪森撇头,“我跟你这种没有忠诚度的家伙没话可说!”

    扎克一耸肩,“看。麦迪森2.0。完美结合了预知和改变的男人。”扎克不是在表扬麦迪森,麦迪森可不完美,完美的话他就不会被一没人认识的胖子一巴掌扇飞,落到现在被吸血鬼和恶魔夹击的处境了。扎克是在杰西卡,“你早课也做了,故事也听了,手下也回归了,该帮我遍历下他的灵魂了吧。”

    话说,还一直未明确的告诉大家,麦迪森一开始被吸血鬼和堕天使夹坐的原因呢——“那个明显不是人类的胖子,是谁,麦迪森是怎么认识那种危险家伙的。”扎克重申了一遍自己的诉求。

    不是扎克自己没问,是问了,麦迪森拒绝回答。而每当扎克稍微有一点点让自己那双漂亮的绿眼变红的趋势之前,麦迪森漏在帽檐外的一撮毛就会变色,随即是麦迪森的闭眼。

    有本事你把灵魂也闭了。

    杰西卡撇了撇嘴角,她知道扎克如此麻烦的找自己是有原因的。不管麦迪森在试图隐瞒什么,往总了说,麦迪森是不会想要害扎克的。没有作者会想害主角,是这个道理不。所以,轻松就能扒开一个人类眼皮的这种事情,扎克自己不做,让杰西卡来做。

    对~就是一层缓冲。麦迪森想要对扎克隐瞒的信息,先由堕天使获取。不是鄙视麦迪森的智商啊,只是,多了堕天使这位明显更理智的家伙的进行判断,她能分辨出信息是否真的对扎克不利,并有能力在不彻底透露信息到害到扎克的程度的前提下,给出足够的提示。总比变个色,拒绝交流要好吧。

    杰西卡瞟一眼回归的里昂,就两字,“上他。”

    黑雾消失了。

    基于完全不知道里昂要花多长时间,所以在麦迪森双眼中被墨黑翻滚充满、身体也瘫软在座位上的时候,扎克朝杰西卡示意了一眼,“恭喜你找回了自己的属下。”

    “我没找到。”杰西卡倒是直接,“他沿着一条最安全的路,自己找回来的。”

    杰西卡曾有对扎克讲过地狱那奇特的时间代表地理位置的格局。所以扎克大概明白,自己应该是无法理解‘安全的路’是什么了。也就没准备追问。但杰西卡啊,自顾自的回答了。

    “你不用否认,我知道迈克对你说过,帕帕午夜的姐妹,最初的报丧女妖,在地狱的事实……”

    是说过,迈克原话啊,不用记得,大概意思是这样的——地狱里的大家都讨厌报丧女妖,以为一旦碰上,就会不断重现死亡时的情境。恶魔,死灵,都不再是那最基础的缚地灵了,却会因为报丧女妖,而像个否认死亡的人类一样的被迫进行大家早就接受了的死亡重现。

    “他跟着一路走到堕天使阵营的报丧女妖回了属于巴顿的时区。”杰西卡看着扎克,仿佛是示意‘我下面的话不用说了吧’。

    还真不用——

    “你……”扎克依然保持了猜测的语气,“马上就要回到地狱,会见最初的报丧女妖了?”

    杰西卡点了头,“我也想继续和你聊天~”已经开始没诚意了,“但我也确实在这里呆不了多长时间了。我也真的需要迈克回来,他在纽顿有和黑女巫共事,他会对我和最初报丧女妖的接触提供帮助。”杰西卡指了指麦迪森,但恐怕真实要指的,是在强上麦迪森灵魂的里昂,“他出来后,我帮你评断一下信息,然后我就不陪你了。”说着,已然从容器里出来。

    容器对扎克笑笑,以义工的身份往教堂后的教习院去了,这个时间,也有来拍摄素材的媒体出现了。堕天使留在了原地,看着露易丝,“那个黛西恐怕今天是不会出门了,会很忙,你要帮忙。”

    从扎克说出了苏珊死亡或许是他导致的之后,就一直保持安静的露易丝依然没出声,对扎克示意性的点了点头就也离开。

    等的时间有点长。

    明显下件事比扎克急促的堕天使杰西卡开始不耐烦了,虽然语气里没有对自己回归手下的失望,但,“他一定是去找自己觉得有趣的灵魂印记了。啧。浪费时间的家伙。”

    “让他补吧,难得上的是麦迪森。”扎克么,就没杰西卡那么体谅自己的手下了,“如果说现在巴顿中有哪个人,是知道所有事情的。不是创造所有事情的我,不是势力中数量最多的你。”说过很多遍了~恶魔,是巴顿数量最多的异族。扎克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嘲讽麦迪森,“是麦迪森。麦迪森知道这座城市里……不,是古今内外的所有事情。”扎克说错了吗?“里昂错过了这次,去纽顿可就再没这机会了。如果我是里昂,我也会多呆一会儿,不,是很长时间,直到看过麦迪森的所有灵魂印记。”

    由于‘等待’,这个客观处境导致的主观意识,这里没办法准确的告诉大家扎克和杰西卡到底等了多长时间,反正很长就对了。但里昂也终于是出来了。

    墨黑的、代表了恶魔的雾气,就仿佛死亡前,人类的最后一口呼吸一样,缓慢的、随时有断掉可能的从麦迪森无力张着的嘴里淌出。以里昂的神经质,以及杰西卡不耐烦的眼神来判断,应该是里昂在生动表达自己累了。

    杰西卡开始接受里昂获得的信息。

    “就这些?”杰西卡不耐烦的看着空气中稀如薄纱的里昂。

    “就这些。”

    杰西卡看了眼扎克,缓慢的,似乎在严格的筛选出口的词汇,“那个,呃,胖子,昨天,是个瘦子。”

    就这些?是信息就这些还是杰西卡判断后,认为只有这信息能够让扎克知道。扎克想问,但扎克没机会了。地狱之门开启,扎克再张眼时杰西卡已经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