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4 里昂的再见
    回到格兰德了。

    扎克坐在后廊的长椅上,看木工棚里的老汉克教马修手艺。当然也不是光无聊的看,扎克在和塞姆聊天。

    “能够改变身体形态的异族……有点多啊。”塞姆的语气不怎么乐观的样子。

    扎克明显在确定什么,“我们看到的状态,是那个人在让麦迪森挤压他的脸。所以,改变的只是……”扎克抬手比划了一下。一个大圈,一个小圈,“杰西卡给出的唯一信息,也只是关于胖瘦,所以,是体型。”

    “体型么。那就近的,最近老被我们提在嘴上的茨密希。”塞姆说了个异族种类,“但你有感觉到那人是吸血鬼吗?”

    “没有。”

    “那那个人就不是吸血鬼。”塞姆很干脆,“异形者?”

    “不是。没哪个易行者变形只改变体型不变样貌,麦迪森能认出就不是异形者。”

    “瓦索尔?”这倒是我们没听过的异族种类了,“这东西有在身体里囤积食物的习惯。”

    “瓦索尔。”扎克撇了撇嘴,“你见过哪个游荡者敢出现在人类的城市中。”

    “也是。那,亚人呢?繁殖期的亚人体型会剧烈的变化。”

    扎克皱着眉,“认真点塞姆,那个人是个男人。”

    “你确定?说不定只是长的太……”

    “声音也是男性的,你我都听到了。”

    “你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我记得巴顿是有个对亚人兄弟的,我们问问呗。”

    “问什么。问他们最近有没有和一个长的和男人一样,声音也和男人一样的同类,交-配-么。”

    塞姆沉默了一会儿,“你不好意思问的话,找个人帮我们问呗。”

    扎克不想回应了。

    但塞姆好像不准备放弃,“丝贝拉大概也不好意思问,那我们找那个,呃,那个叫什么来着,人畜无害的那个家伙,鱼人来着,莫,莫尔曼?”

    扎克摇了摇头,是懒得再说,视线从工棚的方向移开,看向生活区的正门,里昂正活泼的、幸福的、雀跃的蹦跳出来……

    “我回来了!!”

    除了一帮格兰德员工的白眼外,没其他回应。

    这家伙穿过后院直奔扎克来了。

    站到扎克面前了,揉捏着自己的身体,“这家伙是不是长壮了?手感好像比以前好了~”

    “你很喜欢摸自己吗?”扎克只是提醒这个回归的恶魔不要太显眼而已。

    恶魔嘛,任何东西都会往糟糕的地方进行——

    “是啊~在磨坊就很喜欢了~南区这个鬼地方什么都没有,除了自摸我也没有其他的人类娱乐活动了~”手在往糟糕的地方以糟糕的方式比划。大家应该可以脑补这个画面,撸。

    如果这只是个不雅的动作也就算了,可惜啊,在人类的习俗里,任何不雅的动作,都有向动作方挑衅的意思。大家仔细想想,是不是这样。还真不知道这奇妙的习俗是怎么诞生的。

    所以,显然有人误会了。格兰德生活区里传出了埃文的喊叫声,“好样的里昂!干-他-!”

    里昂保持着这个姿势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转回,看扎克,“为什么你这个吸血鬼还让这帮人活着?”

    扎克实在不想看里昂那不雅的姿势,转开头对象别处,“这帮人活着的原因,你还不知道么。”

    里昂收回自己的动作了,歪着头,“哪怕是个读者,也有权质疑作者构建的情节吧~”居然在扎克身边坐下了,“我知道原因,格兰德的未来巴拉巴拉~但,我依然不理解~你这真是要把自己‘作’出格兰德啊~”

    “呵呵,还用不着你替我操心扎克瑞·格兰德的人生。”扎克的视线看回里昂了,这次,是提醒着家伙不要靠自己太近。记得么,恶魔里昂有乱摸人的坏习惯。

    里昂稍微往外挪了挪,视线看向生活区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挑了下眉,“帮你一把吧~”

    “不用。”

    “不~我坚持~”里昂抬手了,按在了扎克的肩膀上,就在扎克侧头准备注视对方,提醒他拿开的时候,里昂用力了。

    扎克的身体一歪,在长椅上直接歪向地板。

    生活区那边爆发了一阵欢呼。当然,叫的最大声的非常清晰,是埃文。

    扎克还在地上歪着呢,眨着眼大概是在反应发生了什么。

    里昂似乎在回应生活区方向的欢呼,一脸胜利者的骄傲,举着双臂,挪着自己的屁-股-在长椅的正中位置来回摩擦。仿佛是在对歪在地上的格兰德主人宣告——这里,没你的位置。

    这样的行动,显然又让生活区那边的欢呼者高-潮-了。当然,声音最大的,依然是埃文。

    扎克算是明白了,缓慢的从地板上站起,看着还在朝生活区挥手的里昂。先撇了嘴,表示自己的真实态度,才拟人的深吸一口气,呃,吸血鬼那好久没触碰空气的肺有点儿凉啊,呃,但这不是重点。扎克将自己音量提到了人类的极限,“我现在还是格兰德主人!!”

    扎克的演技我们见过很多次了。不过虽然涨红的脸和全身颤抖的愤怒很赞,很到位,但要是他能指着里昂嘶吼,就更能体现一个殡葬业主人的气急败坏……

    哎。为什么我们要试图指导扎克这种大师……扎克的指头,戳上了里昂的鼻子,“不要以为你是麦迪森的人我就不会动你!!”

    “你能把我怎么样~~~”里昂杵着鼻子给扎克戳,音量正好,“大不了我不在你这儿干了~~我回磨坊去~~刚好麦迪森也……”

    “想都别想!!”扎克跺脚了,跺,跺脚了……“你哪里也去不了!!滚到大街上流浪吧!!”

    “你,你什么意思……”据说啊,演员碰上演员,这个演技会跟着对方变化。所以,里昂现在的表演,也是大师级的。在长椅上畏缩的颤抖一下,希望生活区的那帮人能看到这细致的表演,别让里昂白费演技。

    “哼!我什么意思!!你可以滚了!!格兰德里再没有你的位置了!磨坊里没有!麦迪森!!”扎克开始呼喊,“你要是敢再收留这个杂种我就连你一起开了!!”

    麦迪森的回应?不重要。以他现在那虚弱的回答音量,怎么样也传不到生活区那边。

    “你不行!我有合同!我有合法权利!你不能就这么随便辞掉我!!我在这里工作,我在这里生活!你不能就这样辞掉我!”有里昂的如此演技,麦迪森的回答重要么。

    “我刚就这么做了!!”扎克非常坚定的,“你去告我啊!我等着!”

    生活区那边已经没有声音了。必然的啊,刚才为里昂对扎克的不敬举动欢呼的人,有什么资格在此时出声呢。支持里昂么?凭什么?凭他们工作、生活都只有格兰德这一处着落的现状,还是那任何一个守法公民都能依靠的法律?

    呵,和一帮刚出狱的家伙聊法律会站在他们那边,是不是太嘲讽了一点儿。

    里昂的脸非常敬业的白了,从长椅上站起,“你,你凭什么这么嚣张!!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谁?扎克瑞·格兰德!!我只要还是扎克瑞·格兰德!炒掉你一个小员工,还需要什么吗?!滚!!”

    “我,我……”里昂还真是张弛有度,脸一崩,“你等着!!”转身就走。

    扎克目送了里昂离开,撇了下嘴角,拍打一下身上的污渍,重新坐回长椅上。

    看一眼生活区的方向,早没人敢继续关注这边了。

    “有意义吗?”塞姆也再次出声了。

    “没意义。”扎克如此回答了,“但反正是要给里昂一个离开的理由的,为什么不。”

    “哦。”塞姆好像还是有点不理解,“里昂不会真的为了演戏告你吧。”

    扎克被逗笑了,“怎么可能,他着急去纽顿做‘真正’的恶魔呢,说那样话只是为了提醒生活区那帮人,合法公民有的权利,他们没有。”扎克摇了摇头,是同情的心理,“里昂要是真的告我了,那帮人会更难受。那只会变成他们更了解格兰德是他们生活唯一着落的证明。”

    “哦。”塞姆用了自己的方式去理解这场戏,“我懂了。你可能又不会高兴我的比喻,但。”他还是比喻了,“阿尔法的权威被挑战的嘶吼,阿尔法需要证明自己的权威。一切试探、挑衅阿尔法底线的行为都会被扼杀。你刚就是演了这么一出。埃文那边会欢呼,是因为他们以为里昂在试探你的忍受底线,现在的安静,是发现你的底线,挺高的,而后果他们无法承受。”

    扎克没否认,也没打算肯定。说了,只是反正要给里昂提供离开借口的戏,其它的,扎克不在意。真不用在意,试想,哪怕是埃文亲自来试扎克的底线,又能如何呢。一帮殡葬业的人类员工结伙霸凌、排斥一个吸血鬼主人。这表述看起来要多可笑有多可笑。

    塞姆不再说话了。他该反省,连续把两个话题说到扎克懒得回应了。

    一坨,恩,坨,黑雾飘回了格兰德。

    扎克撇了一眼,“啧,怎么又回来了。”

    “有容器就这点麻烦。”里昂是真心抱怨的语气,“走的慢死。我让他自己往纽顿走了,回来正式和你告个别~”

    “那,再见。”扎克多配合。

    黑雾在扎克面前蠕动着。

    “你还有事么。”扎克很无奈的问。

    “麦迪森的灵魂印记里,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意外的,里昂的语气好像很严肃,“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比如。”扎克语气,大家脑补。

    “比如他和那个韦斯特女士友情现在所处的阶段。”虽然语气是严肃的,但里昂的本性好像还是那样,“而且麦迪森已经决定了不可能把这些内容写出来,在他那本主角是你的书里,永远不会出现这些……”

    正常人,大概都会因里昂的这番话感到莫名。正好,扎克打断了——

    “那你就别告诉我了。哼。”扎克在用麦迪森的原话嘲讽麦迪森本人了,“和我有扯上关系,他就要写,你告诉我了,他就要违背自己的承诺了。”

    “真的?你不想知道?这里面有韦斯特女士身份的真相哦~”严肃没了,里昂现在完全在煽动,“还有韦斯特女士未来会……”

    扎克摸了一下面前的黑雾。

    恶魔这一套对扎克没用。

    里昂没有溃散,但涌动的黑雾稀薄了一些是事实,“好吧好吧!我不说就是了!你也不用麦迪森的承诺做挡箭牌,我知道麦迪森灵魂中的一切~虽然好像错过了麦迪森到处发书稿,给自己檫屁股的阶段,但我还是知道你从鼓动麦迪森自己对付艾伦殡葬之家开始,就在回避关于韦斯特女士的事情~至于嘛,你终究是吸血鬼,属于圣主信……”

    扎克面前的黑雾更稀薄了。这次不是扎克干的,是塞姆,“他说了他不想听。”

    里昂这次老实了,塞姆下手可没有留情。

    在对大家展示的、四个世纪前的殖民战争故事中,不是有一个关于情报交换的故事么。吸血鬼希望知晓关于印安人制造出来的武器——狼人的秘密,巫师们想要知道他们不能控制那些属于殖民者方灵魂——恶魔的秘密的原因。

    于是吸血鬼获得了狼人原来是帕帕午夜用冈格罗的血造出来的东西——针对吸血鬼的人形兵器,而巫师知道了圣主信仰在无耻的偷这个世界的灵魂,变成自己的东西——恶魔。

    结果,大家也都知道,殖民者异族方是全面的溃败。吸血鬼方反正打不过全阿尔法阵容的狼人,恶魔方,在印安巫师放弃了控制的情况下,就只有一个途径完成战胜了,灭杀呗。

    塞姆非常传统的继承了巫师流传了四个世纪的对恶魔方针,可能是他生存环境的原因。大家懂的,这家伙是靠自己和狼人混迹在一起长大的。所以,里昂并不好受。

    “那,就再见了……”声音都开始虚弱了。

    基于扎克早就说了再见,没多余的重复,摆了摆手,“让迈克回来的时候来一趟。”

    “呵呵,这不用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