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这绝对是卷终
    有点东西,暂时占据了戴尔·沃克的注意力。那是生活区二楼公共区的天井,最初,只是贝恩妻子前天晒出去的东西被风吹的晃晃荡荡……

    有人好奇为什么戴尔·沃克会注意天井么。哦,是因为老汉克把格兰德的员工都锁在了生活区里,没人能出去。特别是戴尔·沃克。显然,清早他擅自自荐去帮扎克接尸体,得罪了老汉克。

    戴尔可以像其他同僚一样,趴在窗后围观、耻笑格兰德后院正进行的幼稚游戏——一帮成年男人穿着搞笑的服装,陪几个孩子玩勇者游戏。但戴尔不像这帮只玩过监禁游戏的家伙们一样,那么适应自己的自由受限。所以,他开始在生活区乱晃。

    很无趣。显然在监狱的生活会改变人的生活,在根本没人打扰的乱看乱逛过程中,戴尔发现的、自己同僚们的、所拥有的、最‘有趣’的东西,是几本过期的男士杂志。

    唯一在这些只玩过监禁游戏的同僚中,有些不同的是罗根的房间。哦,罗根不在生活区,他属于格兰德后院中的一员,格兰德仓库门口穿着无法形容的戏服扮演看守魔王的守卫。以那帮孩子的游戏进程,似乎游戏要进行到他那里,得靠天神帮助。

    罗根自然是锁门了,但这点小障碍不会阻隔戴尔。轻易的撬开,戴尔略惊讶自己看到的是一间意外整洁干净的房间。

    作为格兰德的前罪员工中,唯一被信任,赋予持有格兰德仓库钥匙的人,戴尔意图更了解一点。而他的了解,是背着主人的入侵和搜查。这是被迫的,从清早自己与罗根同行去医院的行程中,戴尔对罗根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个比自己更安静的人。或,相似。他们都是属于在观察、判断前,保持沉默的类型。

    那什么是给罗根成为‘扎克的人’的原因。戴尔想要弄清楚。

    收获,有。戴尔在罗根的床底下,发现了一些感谢状和收据。似乎是罗根会定期做慈善……呃,罗根随机会给巴顿的孤儿院内捐献不等带非常具体金额的钱。

    奇怪么?说可疑更合适。

    罗根合计了一下罗根捐出的钱,不少哎,差不多是自己在格兰德两个月的工资了。

    但没有更多收获了。

    戴尔的目标稍微明确了一点儿,他要去开罗素的房间——是什么让这些都是格兰德的员工站在了这个家的另一边。

    后院的游戏还在持续,戴尔有的是时间。

    这才是戴尔预期中的正常成年男性的房间,而且听说罗素是在故乡家庭破裂、过不下去了,才来巴顿混日子的——罗素的房间,邋遢且脏乱。

    戴尔要寻找的是两个人的痕迹。除了这房间的主人罗素外,还有查理。恩,另一个格兰德这个家中另一边的不解之谜——两个年龄几乎要差一个时代的人,为什么会成为朋友。

    查理在格兰德主建筑里明明有自己房间,听说还是老汉克原来的房间,但查理在格兰德的时间里,除了工作,基本上都在罗素这里。

    然后可疑的东西很快就显现在这个本就在刻意寻找信息的戴尔眼中——

    遗留的食物碗盘,一人份的。反复用过脏杯子,一只。好像根本没被整理的床铺,一人使用的痕迹……

    以及~哇喔~这是什么~大,大,‘惊喜’。

    被藏在水槽下的注射器,看起来被闲置一段时间了,针头有些锈迹,或者,只是什么干涸的污渍。

    这个罗素,是个瘾君子么……戴尔不用着急下任何结论,因为他的‘惊喜’发现之路还没结束。

    这是什么?新毒-品-?液体?红色?拆一袋尝一下?算了,戴尔不怎么干这种蠢事,各种意义上。倒是存储量看起来还非常充足,被塞在壁橱后面。仔细观察一下这写封装的装子,这是手工制品……这个罗素,在格兰德制作毒-品-么?这是积货么?

    等一下,如果罗素有货,为什么他会加入格兰德的另一边?扎克身边的那几个人的用量难道会比这边这帮只有几本过期杂志做娱乐的前罪犯高??

    这没有道理。

    后院传出了欢呼,似乎是扎克完成了殡葬工作,终于加入到游戏中了。以一个于骑士本杰明配合无间刺客身份,凯瑞全场。

    戴尔需要快点了。

    贝恩的房间。

    用房间已经不准确。作为格兰德生活区(除了老汉克)现在唯一被使用的家庭式公寓,不管是房间数,还是配备,都比剩下的那些同僚高几个等级。

    呃。这个家,闻起来像奶和屎尿的混合。

    大家懂的,这是世界上,是有一种人不喜欢孩子的,特别是婴儿。戴尔就属于这其中一员。

    唯一的好消息是他讨厌的东西现在也不在这里,都在后院。

    贝恩的妻子和沐恩扮演了最终魔王的父母,在勇者还没到达她们面前前,她们正在热烈交换怎么‘培养魔王’的经验。

    魔王?哦,贝恩的婴儿。菲兹为了扎克帮助德瑞克的亲子时光,特意担任地下城之主写的剧本,所以,有多狗血大家脑补吧。

    回到戴尔这里。

    什么都没有。贝恩的家里任何值得注意的东西都没有,这就是一个不怎么富裕的三口之家该有的样子——永远赶不上换洗的堆积衣物,永远只有半份的隔夜食物,永远被污渍和碎渣污染的地毯,永远……

    后院里的欢呼越来频繁了。

    “为了魔王!”

    这大概是戴尔听过的,罗根最有情绪的一次发声。然后是那个今天第一次见到的宅男菲兹雨点的急促旁白,“骑士本杰明防御了魔王守卫的攻击反弹了10点伤害。刺客扎克发动了背刺对魔王守卫造成了50点伤害风暴法师安德鲁发动了暴风雨对,呃,对魔王守卫骑士刺客照成了2点伤害……”

    激烈呢~

    谁关心!戴尔在搜寻自己在意的事物。

    “你在干什么!!”

    *!

    戴尔回头看已经站在门口的老汉克,“没什么。”

    “你站在贝恩的客厅里!这不是没什么!!”

    在老汉克那中气十足的声音惊动到任何其他人之前,戴尔需要个可以让老汉克闭嘴的理由。想,快点!

    有了。

    “我在帮贝恩的妻子收她之前晒出去的东西。”戴尔转身往外。

    “那你帮忙收的东西呢?!”老汉克好像不准备让戴尔轻松过关。

    但,这就是当人甩无赖时旁人的无力,“我不正去收么!你要帮忙么?!”

    老汉克的皱巴的脸在抽搐。

    哼,看起来是不会帮忙了。戴尔走向了公共区的天井。

    那在房顶上晃荡的被单早就该收进来了,都晒了两天了。呵,正常的三口之家不是么,大概是忘了吧。

    戴尔在天井下观察了半天,没看到任何自己凭空‘飞上去’的可能,他需要个梯子,就像之前贝恩的妻子需要一样……一定有另外上去的路,不然,那天月圆的晚上,扎克和那帮,恩,那个陌生老女人的声音说什么来着,‘永生会员’?永生会员是怎么上下的?一定在生活区建筑外面。

    “你需要让我出去。”戴尔回身看着老汉克,“我要上去。”

    “想都别想!”干脆利落。

    “想什么。”在这里和老汉克起冲突似乎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但老汉克这种态度,同样也不是明智的决定,“出去?你以为我怕你么?老头?”

    老汉克的脸在抖动,发红。然后丝毫不被对方的称呼逼迫的反上前一步,“你应该,菜鸟!”

    戴尔,呵,也上前一步,“你只找到了我一次,老家伙,还是用了人数和熟悉城市的优势。”记得吧,老汉克接了扎克的委托后花了快一天才找到戴尔,还中途回来多叫了人,“我不关心,你以前在巴顿有多么有声望。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老家伙,该退休的时候就好好退休,不要再出来蹦跳了,很难看。”

    呃……

    该怎么评价这番言论呢……恩,中肯吧。

    当然,必须是带有戴尔的私人主观的。不是该么?戴尔对他亲爱的日记说了什么?对滴,他很困惑,为什么格兰德里的一个老头子带着一帮什么蠢到会做牢的罪犯,去排挤格兰德里真正重要的人物。是为了一个真假‘格兰德’的姓氏?别犯蠢了,老汉克不姓格兰德!

    “你说什么?!!”愤怒,不同于老汉克曾经在扎克面前表现出的那种,这是真的。

    “你听到我的话了。”戴尔意外的平静,“你的好时光已经是历史了,自觉点,安静的消失的好。”越来越清晰了——是因为这个,这个老东西无法接受后来人的强大,所以排挤,所以拉着一帮看不清未来的蠢人,希望格兰德的主人消失。

    有人想知道后院游戏的进程么。

    菲兹在旁白结局了……等等,不打魔王的父母了么。不打了,再打唯一的战力就要被友军伤害磨死了,另外,戴瑞克的前妻开始没有耐心了,游戏再进行下去,就要到午餐时间了。她不想在格兰德这个让人不舒服的环境午餐。

    所以,结局很简单,魔王的父母牺牲了,拯救了魔王,魔王被勇者带回家养……让菲兹自己感动到哽咽的结局,格兰德开始送客了。

    这意味着,生活区的封禁,可以解除了。

    老汉克那淤积的愤怒没能化作任何对戴尔的发泄,就被下面吵闹的‘开门、开门’打断。

    “我猜,我还是要出去了。”胜利明显的属于占据了时机的戴尔,他看着老汉克,给了个微笑,下楼,等门开。

    格兰德后院的客人散很快。但喧闹依然在,一帮完全算不上友善的员工,在给一帮人生宗旨应该就是避免冲突的宅男们添乱。他们随便挥舞着魔法师的法杖,把骑士的盾牌当做飞盘抛接,把刺客的匕首当做挠痒的不求人……

    “我刚才召唤的暴风雪有多少伤害啊?”

    “这盾牌做的真好,飞的真稳~”

    “*!这匕首为什么会静电!他妈的怎么没人告诉我这东西是用泡沫做的!!”

    ……

    差不多就这个状况吧。可惜的是,还没人管制这帮人。扎克和露易丝去厨房准备感谢这帮正在受难的宅男们的午餐了。格兰德,没有主人了。老汉克?有人把这个老家伙当这个家的主人么,哦,别让我伤心。

    戴尔,在绕着生活区打转。他在寻找上到屋顶的路。他需要找,因为老汉克在盯着他。哼,绝望的举动。

    一圈,两圈,三圈……

    戴尔没指望能很容易的找到上去的路,因为如果显眼的话他那天月圆夜就发现了。一定是什么嵌合在墙壁隐秘处的逃生通道吧,除了参与了这栋生活区建筑设计、建造的真正格兰德主人,都没人知道的通路。戴尔是这么想的。

    因为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继续转圈,不只外面,里面也转。戴尔在老汉克阴沉的注视下心安理得的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午餐好了。”

    格兰德的后廊上,本杰明出现了,“老汉克,你过来。”

    戴尔看一眼那个据说是已经被排挤出格兰德的兄弟之一,除了壮硕外真的没有更多的评价了。

    “我说了过来。”本杰明并没有什么表情。

    老汉克动了,多长时间都没有的穿越后院,前往格兰德的主建筑。

    戴尔无法解释自己的动作,他跟上了。

    格兰德餐厅被挤的满满当当,似乎也没人在意他这个站在门口只想最里面的厨房在发生什么对话的他。

    “你们不走运!今天爱丽丝不在!我跟你们说啊!爱丽丝做的东西无敌好吃!”是那个菲兹在和自己的朋友们聊天。

    戴尔希望他们安静些,他快听不到厨房里的声音了……

    戴尔开始往餐厅里挤,“借过,让一下……”戴尔在试图区别自己和那些友善的格兰德员工。

    这种情况能顾忌到这个,很难得了。

    什么情况——

    戴尔,“你需要出差?去西部?殡葬业的工作出差需要去西部那么远?出差干什么去的?你走了谁代理格兰德的主人工作?这个老家……”

    还是快点打断的好。戴尔都已经把手指指到老汉克的鼻子上了。

    “哇哦~慢点!”扎克站在了戴尔和汉克中间,看的是戴尔,“我还以为你是个安静的家伙,我猜现在我应该叫你‘问题家伙’了。”

    既然都被叫‘问题家伙’了,那,“你什么时候走?有人和你一起么?去西部哪个州?哪个城市?什么回来?”

    扎克看了眼……本杰明。本杰明在侧头仿佛在无语些什么。等会解释。

    这么多问题,扎克总要回答一个的,看回戴尔,“只是些殡葬业方面的工作,你懂的,马萨州是私有殡葬业的试点,格兰德很成功(加重)。西部有人希望学习格兰德的经验。”

    “这说不通,他们想学习,来这里!不是我们这边的人过去!”合理的立论,戴尔没有被扎克刻意加重语气的‘格兰德很成功’带偏。除非,“除非……”戴尔盯着扎克。

    除非啊,这并不是有人想要学习,而是一个大成的经验丰富者,去开拓事业的。能理解么。如果大家把殡葬业替换成其它东西就好理解了。

    已然意识到这除非的戴尔盯着扎克,“我和你一起去!”

    好了,该解释本杰明的无语了。

    是这样的,这厨房里在午餐准备好的期间,不是进行过一段关于麦迪森的讲故事习惯的对话么。

    除了麦迪森开头经常去写路人的坏习惯外,还有一个类似的坏规律,扎克必然在故事结束的时候和这个路人纠缠上。

    所以,这绝对会是卷终。

    神,如果真的有的话,我爱这帮故事中的家伙们,太可惜,这不是故事,他们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