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 火车上的吸血鬼
    在开始之前,应该先公布一下扎克‘出差’的交通计划。

    首先是火车,从巴顿到联邦东部最西的城市。一为了交通工具的变换,一是为了看看丝贝拉到底在那边搞什么鬼,都不想回家了。

    然后,是利用这个国家最基础的地面移动方式——城市公共交通系统,前往南边港口,上船。扎克没有一点欲望,踏上、身处、经过、甚至让自己视野中出现……属于隐秘联盟的土地。或,我们应该说,曾经属于隐秘联盟的土地。幼稚原则,但无关紧要。

    最后,到达魔宴的登录。那就是扎克不用操心的事情了,扎克得到的信息是,会有由二代茨密希组成的仪仗队,夹道欢迎。

    呃,有必要现在在意这信息的真实性么。不。所以,让我们开始吧,真正的故事。

    火车,刚越过巴顿西区的边界,进入纽顿市的范围。在扎克的口袋里的顶针,发出了只有扎克能听到的话,“我们刚经过——本杰明和莫卡维秒杀外来狼群的地方。”

    扎克撇着头往窗外看一眼,“可惜了,我们总动员的大部队就在前面一点等。”

    有人能意识到他们在说什么么——

    是丝贝拉的城市法则结界被撤下后,巴顿遭遇的第一次入侵。都没开始,就被抹杀了。

    “你说什么??”戴尔·沃克的身体稍微逾越了扎克私人边界,靠向扎克,“你刚说什么了?”

    “没有。”扎克把戴尔推回去,坐正,靠着客观来说非常舒适的座椅——高等厢哦。整列火车只有三节这样车厢,包括一节特别餐车,说是特别的原因是半截餐车是迷你吧,供应真酒精,24小时整。

    如果不是扎克觉得魔宴大概不会报销被标注为‘酒类’的账单,扎克现在已经做到吧台那边去了。

    扎克不想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原因?戴尔——这个莫名非要跟着自己公差的新员工?不。

    是这车厢。

    正常情况下,以巴顿原本属于联邦最东边的城市地理位置限定,起始的列车不可能坐的这么满当,这不符合常理。但现在的巴顿,是在算不上正常对么。各种各样的人口,挤满了这辆由巴顿始发的列车。

    举几个例子。

    扎克前面的座位,是一对全程用共和语交流的……夫妻或兄妹,扎克还分辨不出来。两人叽叽喳喳抱着一本相当精美图册,在巨幅的联邦地图上标出各种让人迷茫的标记。就在扎克非常非常困惑于为什么中部曾经属于托瑞多氏族集会的庄园会被这对,呃兄妹或夫妻的共和人,精准的标注出来,以至于表情控制没能兼顾的暴露情绪时。戴尔给出了以下的评论——

    “哼!被骗的游客。据说那个庄园是一个世纪前,奴隶解放运动的起源地。”大家可以脑补扎克的表情,“传说是,一个世纪前,那里发生了一场屠杀,一帮预见到奴隶制度必定改变的人被一帮保守派杀掉了,连续一个月,每个夜晚,人们都可以听到充斥在周围城镇中的惨叫。哼。但事实上!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没有文献记载,没有官方记录,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座非常老、奢侈、呃,华丽、漂亮的庄园,为了吸引游客给自己安的故事!也只有这有完全的外地人才会被这种故事欺骗了!”

    “你去过?”这是扎克问的。

    戴尔没回答。

    这只是扎克在座位上不舒服的第一个例子,要第二个么。来吧。

    只有一段走廊相隔的座位,是一家听起来是联邦中部口音的家庭。大家庭。和扎克平行的、非常不巧的是看起来最需要管教的一个孩子和父母。

    拜这位孩子所赐,扎克从上车开始就没有享受到一刻的安静。但基于这片儿座位的客人们都没有表达什么不满,扎克也只能保持沉默。

    还好,父母,有基本的自觉。终于在那个孩子莫名的开始喊叫的他讨厌冬天,他讨厌冷——可能只是这家庭旅行选了个坏时机,而小孩儿还不清楚自己该抱怨的问题本质是吗。所以只能嚷嚷这种任性的事情,他的父亲站出来了。

    让人意外的,不是用父亲的权威吼回去,而是——

    “你不喜欢冬天?那你建议是什么?恩?我们把地球的轨道以太阳为中心的缩小一圈吗?Xx(名字),回想,我们去年的家庭项目是什么?是不是地球公转于四季关系?想起来吗?为什么我们会有冬季?动起你的脑筋,想我的问题!为什么会有冬季!对了,因为我们在轨道上的远日点!我们距离太阳边远了!所以我们会冷!那回到你的问题。你不想要冬天,那解决方法是什么?”

    “我知道了!把地球的轨道缩小!我们现在就不是冬天了!”

    神,快来看奇迹,这个孩子吃着一套!发现了么,他已经被他的父亲操纵了,他以为这个‘天才的解决方法’是他想出来的!

    “太棒了!现在!这里纸,笔,坐在这里,完成你的解决方案!”

    不只扎克在旁观这一切。某个座位上举起一只手,东部本地口音,“我只是好奇,恩,这是真的么?如果冬天变暖和了,那夏天不是会更热?我的意思是……要死人的那种热。”

    “是的。”父亲点头了,对着自己已经在开始安静的写画的孩子,“所以xx,你听到那个叔叔的发现了么,你的解决方法不仅要有缩小,还要有扩大的方法哦!否者,所有人,都会死!”

    “但,但,我,我不想所有人都死掉……”他要哭了??

    “那你最好做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法!”

    “是!”

    父亲满意的点头,然后对所有看这边的乘客比口型,‘他是家里最蠢的那个,别告诉他’。

    所有笑了。除了扎克。

    为什么?

    吸血鬼有在意过地球轨道?吸血鬼有在四季和太阳之间做过任何联系么?吸血鬼有因为对环境的不满而试着像这个被冠上‘家中最蠢’的孩子一样,寻找过解决方法么?……

    没有,一点儿都没有。

    身为于此世界永生的种族啊……羞愧。这就是扎克的真实感觉。

    两个例子了。

    再来一个吧……没机会了。有个只有扎克可以看到的东西飞过窗外,提示,这里是纽顿的地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