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2.5 怒涛夫人
    “是养分。”基于怒涛夫人的解释实在让人困惑,扎克不得不重新归纳,“按照巫术信仰中,灵魂和这个世界任何物质一样,不会彻底消灭的意思。夫人说的不是树,不是苹果,也不是土地。是成为灵魂的养分。联邦人中的殖民者血统,印安人血统,甚至暂时脱离神规则的灵魂异族,都是灵魂养分聚集的个体。”

    扎克看着露易丝,这其实是给没听懂的露易丝说的,“这些已经成为灵魂的个体中,一部分,是巫师。我们可以理解为,印安血统的人类,比较容易吸收灵魂养分中的巫师天赋。就像磨具,比较容易装入巫师。和苹果树汲取养分的比例就注定它会出结苹果一样。”扎克侧了侧头,“毕竟,我们现在在把灵魂当做物质看待,不是么。血统,就是你那个比喻中的树,既是人,也是灵魂。”看了眼怒涛夫人。

    怒涛夫人挑着眉点头了~

    “然而这磨具,从殖民者踏上这片大陆,入侵巫师信仰的世界时,选择,就变的多种多样了。苹果、梨子,都是吸收同一个世界中的养分成长的,都是甜的水果。当苹果树无法满足养分的输出,它开始溢出。巫师这一个特殊的灵魂养分聚合物,不再只会伴随着印安血统的胚胎成形。它简单的作为养分,可能出现在联邦的任何灵魂中。”扎克没说完,“最后,恶魔,从这个世界,联邦中部,拖去地狱的,是灵魂,大量的灵魂。巫师家族的对巫师数量的研究,正好证明了一部分包含巫师这种灵魂养分的灵魂,成为恶魔的受害者,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如果恶魔不被阻止,可以预见所有的巫师家族,在经历了部落到家族的转变,巫师繁茂的‘假昌盛’后,将全部走向衰落。单纯的因为,恶魔,偷走了那些成为巫师的养分。”

    “哈~”怒涛夫人弯着眼角,“你听的非常仔细~”

    “谢谢。”扎克一贯的作风,接着是炫耀,“怒涛夫人,我们没有你们那些巫师家族的研究,所以,下次你想要说明某种情况时,请考虑到听的人没有你的数据、知识,把比喻说的清晰一点。”

    “呵呵~你不是听的很明了么~”

    “那是因为我活的够长。”强行用生活经验去怼的么,扎克还真是‘厚道’。

    “呵呵呵。”怒涛夫人的眼角、嘴角,都是笑意,话么,就有点……“好吧~那下次,我对其他人讲述这大概是巫术信仰最深、重要、脆弱的,呵呵,秘密时,我一定说的更清楚一点~”

    扎克看到露易丝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到也不是露易丝没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只是怒涛夫人突然抓住了露易丝的手,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的来回揉捏着,“你还真嫩呦~在最美好的年龄成为吸血鬼,感觉一定很幸福吧~”

    露易丝看着扎克,是在询问是否要打断怒涛夫人这莫名的举动。

    扎克却一时皱着眉,仿佛陷入了思考。

    怒涛夫人的话没说完,依然在揉露易丝的手,“可惜喽~你的灵魂不中用了~呵呵~只能一点点的被腐蚀最后彻底湮灭~可惜了呀~”

    要是这话,放在四个世纪前,吸血鬼就动手了。来自敌人(四个世纪前的巫师)的嘲讽,为什么要忍?

    现在嘛。扎克刹那间明……

    “瑞默尔!”扎克一把拉过露易丝,护在身后,盯着怒涛夫人,“你们的目的,是瑞默尔,依然保持灵魂的永生吸血鬼!”护住露易丝的原因,呃,大概不是扎克认为露易丝有危险,只是不想露易丝继续被个这个巫师妇人摸……

    “哎呀~”怒涛夫人的双手空了,笑容让满脸的皱褶愈加明显,“你果然名不虚传啊~托瑞多~被你猜到了~”

    “已经很明显了。”扎克的脸色并不怎么好,不过还是克制的语气,尽量平稳的“你刚花那么长时间表达对属于印安血统巫师的灵魂,在这个世界减少的担忧,而圣主信仰中的吸血鬼,已经有了保存人类血统和巫师灵魂的绝对解决方式。巴顿的瑞默尔,才是你和萤火家族的真正目的。”

    “你这么说就太,呵,看低你自己了,吸血鬼先生~”称呼都变了,“难道我和萤火,就不能是单纯的被你在巴顿的作为吸引~被你的个人魅力折服~放下各自以往的芥蒂,而来到巴顿的吗?”

    “谁是萤火家族的代表,在和瑞默尔交涉?”扎克回头问露易丝。刚才不是说了么,萤火去接触瑞默尔,怒涛来这里。

    露易丝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最初来咨询印安人葬仪的……”记得扎克在魔宴时,露易丝电话里告知的信息么。萤火和怒涛家族的人,是借着印安人葬仪的理由来的巴顿,当时还未正式表明身份,“不是她。”看的是怒涛夫人。

    “放松。是你熟悉的人,约翰。”怒涛夫人给了回答,“他和丝贝拉有交情,方便。而且他研究了帕帕午夜很长时间,有些东西,他提比较合适。”

    “帕帕午夜也和这有关系么?”扎克皱着眉。

    “我们巫师家族需要多年的统计与研究,才能发现的秘密,他是我们的神,你说呢~”怒涛夫人站起来了,“约翰回归萤火家族最大的贡献,就是他将对帕帕午夜的研究,和巫师家族中的研究合并了。我们,知道了很多事情。”她有了准备告别的姿态,“我很抱歉我让你紧张了~”怒涛夫人整理一下衣着,“我想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敏感的发现我们的目的。我和萤火,还准备藏一下的~由我来格兰德的第二个原因,是萤火的约翰那孩子,觉得自己在你面前过不了几个回合~呵呵,我猜我也太高看我自己了~那,打扰了,有机会,我们在聚~”

    扎克却在对方先说出了告别词的时候,再次低头思考了起来。没事儿,这思考结束的很快,“你们只想对我隐瞒?对么。”扎克对着怒涛夫人的背影问了,“因为理论上我是魔宴吸血鬼,如果巫师可能获得永生,成为瑞默尔的一员,身为魔宴的我,应该立即……”扎克不用说完,谁都知道后面是什么。

    怒涛夫人回头看了扎克一眼,也不回应,就是个满脸皱褶的微笑。

    于是,扎克也回了微笑,“那你们就太看低我了~”扎克回到我们熟悉的那个扎克了,“你和萤火,尽量做你们要做的事情,魔宴,呵呵,我帮你们拦着~”

    老妇的脸上,在开花儿,一朵又一朵。披肩变成了扇子,不停的在胸前煽动,“呜呼~好热啊~我真希望我还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