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33 电话
    伴着一抹晨光抚上爱丽丝的脸,她在笑,“呵呵,我相信我的哥哥们能解决好这点小问题的~”

    少女的祝福能融化冬季~雪停了,准备迎接春天吧。

    电话响了。扎克朝爱丽丝示意一下抱歉,尽管哥哥很想和妹妹多聊一会儿,现在没办法了。扎克接起了电话。

    “是我。”

    “谁?”扎克其实已经听出了电话里的声音,只是扎克不喜欢对方的这种语气。我们还没有好到能使用这种开场的地步。

    “啧,麦莉·李斯特!昨天早上还在你家里的女人,想起来了吗!”

    “哦。你啊。有事么。”

    “不如你猜一下我现在在哪里。”

    “不感兴趣。”扎克准备挂电话了,但是,背景音——

    “为什么你要和他废话!”

    麦莉回答背景中的女人,“因为他是吸血鬼,而我知道怎么和吸血鬼说话,还是你觉得你更有经验?哼,我也这么觉得。所以闭嘴!”

    扎克不得不无奈的插话,“那是凯特的声音吗?你们在一起?”

    “呵,现在你感兴趣了么,扎克?”听筒里的麦莉带着嘲讽,“再给你个机会,猜我们在哪里。”

    完全没有线索的东西,能怎么猜?线索来了——

    完全机械式的提示音在听筒里出现,‘余额不足,请投币。’

    扎克愣了一下,对面也显然愣了一下,然后可以清晰听到两个女人开始在那边烦躁的翻找零钱。

    扎克张了张嘴,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你们在外地?这电话,是长途?”

    连环的投币声响起,麦莉也再次说话,“是!但你作弊了,所以没奖励。”

    扎克不想和麦莉争这种无聊的事情,倒是更重要的东西已经开始显现,“你们在哪里?为什么离开巴顿?”

    “呵呵呵,不如你再猜一下……”

    扎克挂了。干脆的一逼。

    十秒,电话再次想起,扎克不急不缓的接起,迎接了听筒里的怒吼,“你刚浪费了我十多尔!”

    “如果你不好好说话,我会继续浪费你的零钱。”扎克很平静的告知,“咬我,人类。”

    我们已经不只一次见识扎克的小心眼了,是麦莉先说嘲讽扎克的种族的。所以必须还回去。

    “*!”麦莉显然还准备骂什么,但一阵小争执,听筒换人了,“喂,是我。”

    好吧,尽管扎克也不觉得凯特和自己的关系好到了可以这么开场的地步,但,总比麦莉好,于是,“早上好,凯特。”

    对方不准备回复问候,“我们在xx市,你知道在哪里么。”

    扎克知道,“中部和东部交界的城市。”不管如何,吸血鬼基本上算是建立的联邦,不说为这个国家做了什么贡献,至少地理,记得住。

    “很好,你知道。詹姆士在这里。”背景音里有麦莉的抱怨‘别这么快告诉他啊!’扎克决定无视。

    “詹姆士在你们旁边?”

    “不。”凯特否定的很干脆,“詹姆士在这里,你的员工戴尔也在这里,军方的人、读心人科齐尔、韦斯,都在这里,这城市里。”

    扎克皱了下眉,“别告诉你和麦莉跑出巴顿是为了追詹姆……”

    “是。”干脆的肯定,“麦莉找上我的时候说詹姆士被绑架了,被个人类,你的员工戴尔。”仿佛在自嘲,“如果是异族,我不会听她多说一句,詹姆士活该。”啥?“但他是被人类绑架了,人类。我还不准备在自己男朋友被人类绑架的时候也无动于衷。”

    扎克不想深究凯特话中的某些意思,但,必须要说,“你们疯了么?你躲在纽顿的黑女巫那边时,不知道联邦其它地方发生着什么么?中部?那是联邦最混乱的地方,你可能死在那边。”

    “但我不能继续躲在纽顿了不是么?!”凯特居然发火了,“我被老板叫回来和你修复关系了不是么!而你干了什么!?你拒绝了!所以我能干什么?天天呆在办公室里被老板骂无能吗??”

    扎克不准备老实的接受这愤怒,“哦!所以是我的错?是我让你在巴顿、纽顿呆不下去了,于是你就跑去最危险的地方送命?”

    听筒那边安静了一会儿,“就是这样。”

    呃,我们看这个故事够长时间了,已经可以意识到某些成见,是不可能消除的道理。“随便你怎么想吧。”扎克放弃了。

    听筒那边的凯特调整了下呼吸,“昨天巴顿电视台放出的画面是中部某城的新闻画面,麦莉来后,我联系了下中部,得知了这样的情况在中部几个城市中都发生了。”

    “你是说军方管制平民,媒体和当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有人死亡,这种事?”这不就是昨天访谈节目中调侃的内容么——在军方的管制下,平民没有怨言。

    “是。所以要么我留在巴顿被骂,要么用这个理由出来调查。”

    很好,尽管凯特口头上坚持是扎克毁了她的生活,但至少她心里清楚自己出去的真实原因。

    扎克也必须要表扬凯特的能力,“那你成功了,你们到了詹姆士所在的城市。”

    “哼,他们根本不难找。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军方的车穿过街道。”大概是记者的职业病犯了,“我不知道这个国家是怎么回事,但我们显然给了军方太多特权!他们根本没有想‘躲’!”

    扎克又开始担心报纸上的关于市长竞选的内容了,但凯特显然不是分享担忧的对象,扎克整理了一下思绪,“你和麦莉和科齐尔他们会合了么。”

    “没有。我们试了。”凯特的语气并不好,“那些士兵应该学学该怎么正确的对待女人!”

    翻译一下,意思就是这两个女人,根本没见到科齐尔他们。扎克后面的问题也不用问了,她们显然也没见到戴尔和詹姆士。

    倒是扎克可以猜到这电话的目的了,“你想我给你们提供渠道,和科齐尔会和?”

    “你猜对了。”凯特回答了,“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已经知道了。”注意,扎克不准备让凯特在这里蒙混过关,“詹姆士被戴尔绑架了。科齐尔和军方,在救人。”

    “我需要知道更多!”

    “更多?”扎克笑了,“哦,也对。”——凯特试图蒙混的东西:“这种东西写出来,也不能发表~我们巴顿的达西局长,不可能让你公布巴顿未来的市长被绑架的事实对么~所以你需要知道更多~比如,军方这次行动的内容,哪怕巴顿不让你发表救詹姆士的报道,但中部城市的当局,也会想要知道这几天军方到底在自己的城市中干了什么。”

    凯特不说话了,被拆穿了,能说什么。记者就是记者,抛去无法给自己提供安全感的男朋友这种小事,新闻价值,就是记者的专业,所以,别报幻想。

    电话又换人了。麦莉阴冷的声音响起,“我刚告诉你,我们两个已经24多小时没睡觉了么,我们很累,而且没耐心。这么说吧,扎克,你要么配合我们,让我们介入科齐尔和军方的行动,要么,我们两个想自己的办法。而相信我,你不会喜欢我们自己想到的方法。”

    “如果你要威胁我。”扎克故意用了一副困倦的语气,算是故意刺激对方吧,“请具体点。”

    接着,这电话的气氛急转直下……

    “比如我现在就杀了凯特,然后回到巴顿,等着詹姆士回来,哭着对他说凯特死在中部了,因为扎克不帮忙。”

    扎克花了半分钟,来反应麦莉说的话,“不,你不可能做的出这种事。”

    “不可能?你和我很熟么,你很了解我么。我是个演员,你一点儿都不了解我。”

    扎克发现自己无法反驳。这很糟,糟到扎克再次开口只能说出,“我没有科齐尔的联系方式,除非他们主动联系我。”扎克妥协了。

    “那我猜这就是你要解决的问题了,吸血鬼。”

    扎克紧皱着眉,“给我一个小时,我应该可以联系西部,找兰斯将军,要到在中部军方的联系方……”

    “我不关心你要做什么。”麦莉,“完成,才是我关心的。然后,你有一刻钟,吸血鬼。”

    是时候怀念科技还没有控制生活的时代了。大家知道么,古代的时候,如果两个人在相互对话,一言不合的时候,是能够扑倒对方,然后咬死他的。让对方的血,洒在他刚才趾高气扬的地方。

    但古代就是古代,一去不复返的美好时代。此时扎克只能用力的握着听筒看一眼时间,“至少半个小时。”

    “十分钟。滴答、滴答……”

    扎克并没有继续在脑中缅怀美好的古代,他的手已经放在了挂断上,准备切断这边的电话,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给西部打电话。

    扎克即将切断电话的瞬间,一声刺耳警笛呼啸,在听筒的背景音中出现。扎克都按上挂断的手指停在那里,“发生了什么?”

    听筒那边过了点时间,才回答,“警车,在往……”然后麦莉有了不耐烦,“九分钟,吸血鬼。”这个女人,对时间绝对没有准确的概念。

    但扎克在挂断上的手指已经拿开了,“枪声,我听到了枪声。”

    “别打岔,扎克。”称呼变了,可以听出麦莉的声音有瞬间的紧张,“八分钟。”说了,这女人的时间概念绝对是错的。

    “不,我认真的,我听到了枪声,连续的。”扎克没有语气,“可惜我不在场,我无法告诉你具体方位。”

    麦莉似乎还准备说什么,背景音——

    “麦莉!趴下!”凯特的声音,然后,“跑!!离开这个地方!”在混乱的、各种尖叫和爆炸声中,扎克依然分辨出了自己认识的声音。

    扎克,哎,扎克握着听筒,“喂,有人在吗?喂,喂,喂……”扎克放下听筒了。看了眼时间,并不是看自己和麦莉约定的时间还剩多少,而是开始记录从现在开始,过多少时间,电话会再次响起。

    这过程持续的中间,爱丽丝又上来了一次,是告别——尽管晚上的活动丰富异常,少女白天的行程也是固定的,要去托儿所。这告别算是兄妹关系美好后的福利了,扎克微笑的接受,以及,“开心点,注意安全~”

    艾米莉亚也来了,照常对扎克抱怨了一通后去了生活区,继续治疗埃文。

    连贝奇·昆因都来了一次,说怒涛家族送来的第一批巫师灵魂来了,问扎克要不要去看看。当然,扎克拒绝了。

    感觉除了扎克在等一个悬而未决的电话外,巴顿中的生活继续着。

    电话响了。

    扎克接起,听筒那边先说话,“我们成功了~”是带着笑意的奥兹·科齐尔,“詹姆士安全了~”

    只是应和对方的笑意,扎克也笑了,“好极了~我希望你们没遇上什么麻烦~”

    “麻烦?呵呵,没有,非常顺利~你想和詹姆士说话么?他就在这里……”扎克可以听到话筒的移动,但除了呼吸声外没有其它声音,话筒回到了奥兹那里,“他好像还有点懵,呵呵,但完全可以理解~”奥兹的情绪似乎很高涨,“你想和我们‘英雄’聊聊么?”

    “‘英雄’?”

    “啊,戴尔的弟弟,没有他我们可救不出詹姆士~”

    “恩,算了吧。”扎克拒绝了,“戴尔呢……算了,我不关心。”扎克换了个人问,“韦斯呢?我想和韦斯聊一下。”找韦斯干嘛?说詹姆士的女人问题。

    “当然,等一下。”听筒里传来了奥兹呼唤韦斯的声音,然后,“他……有点忙,但没什么需要你担心的~”还是奥兹,情绪依然高涨,“我很乐意继续和你聊天~呵呵,但我想,我得去处理一下……”没说明白的,“呵呵,不用你担心的事情~”

    “当然,你做你要做的事情。”扎克多贴心。

    “我会开始安排詹姆士的回归,明天你应该就能见到他了~我知道你一定有些问题,你能问他,在格兰德~”

    “我会的。”

    “那,呵呵,永别了~这次是真的。”不解释这个了。

    “恩。”

    扎克放下了电话,继续等电话。

    等啊等,等啊等。来了。

    “算你走运!”

    扎克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再次听到麦莉的声音,居然是松了一口气的情绪,“我很高兴你没事。”

    “哼!少在那里装!让我猜一下,你已经接到詹姆士被救出来的通知了?”

    “是的。你们看到了?”

    “我们看到了!詹姆士被几个士兵拖……”听筒被抢走了,换成了凯特,“扎克!人死了!平民死了!!这里就是新闻画面的重现!军方开始封锁现场、控制平民和媒体……”

    听筒又被麦莉抢回,“我们依然无法接近那边!啧,我们现在就准备回巴顿!这整趟行程都是浪费!交通费,你出!”挂了。

    随便了。

    扎克放下电话,一清早坐下来就没有起来过,都坐累了。我们的吸血鬼在窗边看眼在放晴的阳光,舒展一下身体。也该开始自己的一天了。好好享受吧,毕竟,明天詹姆士就回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