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9 电话
    新的一天,一大早就有老汉克冲来办公室的对着扎克怒吼:“你有毛病吗?!”

    扎克知道生活区发生了什么——埃文‘复活’了,开始对还是他同事的家伙们炫耀,他要获得真正的自由了。所以扎克回答老汉克的话是,“你昨天看到我去找埃文了,现在才发火,我还想问你你有什么毛病呢。”

    “我不在乎你送个已经没用的人离开格兰德!但能不能让他闭嘴!我在让那些人归属格兰德!”老汉克啊,也是挺难的,“我无法让任何人有归属感,如果一个神经病在那里不停叫嚷格兰德是另一个监狱!!”

    “那就让他闭嘴。”扎克看了眼老汉克,“你不需要我,一个吸血鬼才能让某人闭嘴吧。”这句话的另一个说法是你不用一颗核弹去炸一只蟑螂,然后,“请?”扎克对着老汉克扬了扬了一下还在手里的听筒,非常有礼貌的请求,“我还有个吸血鬼在电话的另一端等我回话。”

    老汉克阴沉着脸出去了。“随手关门,谢谢。”扎克跟了一句,调整了一下坐姿,重新对着听筒,“抱歉你需要听到这些琐事。”

    “不。”听筒里的……嘿嘿,鲁特·勒森布拉一副愉快的语气,“我很高兴于听到你周围的人讨厌你。”

    “找同感?”扎克也用了愉快的语气,“我以为我们都已经过了这种幼稚的年龄。”

    有来有往,这节奏不错。但鲁特·勒森布拉不是打个电话来和扎克扯皮的,他有雇其它人专门做这个工作,别忘了凌晨四点的咒骂电话~

    “我刚看完你们的巴顿日报。”听筒那边有应景的翻页声音,“你朋友,巴顿市长安东尼的秘书,失踪了。”

    刚被老汉克关上的门又被推开了,詹姆士的脸上还挂着没冲干净的剃须膏。应该是露易丝告诉詹姆士,扎克在接勒森布拉的电话。

    扎克看了眼冲进来的詹姆士,对着话筒,“你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我只是想表达我的遗憾。”鲁特·勒森布拉的话,挺有意思的,“身为市长,需要秘书的意义就在于让其他人替我处理我们不想处理的杂务。但结果,这是奢求,秘书,工资似乎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的关注度,他们非要找点麻烦,反过来让我,市长,去操心。”

    扎克有认真的听完,然后,“你确定你这个电话是想打给我的?我似乎不是你在抱怨秘书问题上找同感的正确对象吧。”应该是安东尼才对。

    听筒那边安静了两秒,接着,“我打了,然后你的朋友,巴顿的市长安东尼先生,挂了我的电话。”看来刚才说刚看完报纸,包括翻页,都是演的了。不诚实的家伙。

    扎克笑了,“你可以留言~”

    “我留了。”鲁特·勒森布拉的回答,只会让扎克笑的更开心,“而你的朋友,没有回我电话。扎克瑞·托瑞多,你应该感到耻辱,和这么粗鲁的人类做朋友。”

    “这种事情习惯就好~”扎克拍掉了詹姆士伸过来的爪子——詹姆士想要听电话中的对话,“抱歉打断你一下。”对话筒,“我这里有个非常执着的警探,所以我干脆为我们做件好事,直接问你,你们维嘉市的异族连续谋杀案,有任何进展么。请认真回答,然后我可以打发掉这位执着的警探。”

    “把电话给詹姆士·兰斯。”

    扎克照做了。

    詹姆士都没开口,听筒那边的话是这样的——“西部的警察讨厌拥有人类社会权力的吸血鬼,在这个情境下,就是我。然后让我问你一下,我会想要继续使用我的人类社会权力,不停的提醒我城市的执法者们,为什么他们讨厌我么?答案是不。所以我已经对维嘉警方施压了,逼迫他们重开了案件,这就是我唯一会做的事情,我打开了盒子,之后的所有事,盒子里有什么,是你们警察的工作。懂了么,所以,别,问,我。”以及最后一句,“把电话给托瑞多。”

    詹姆士照做了,脸色阴沉的,“我讨厌他。”

    扎克接会听筒,鲁特非常清晰的“告诉他我听的到。”

    扎克笑着回答,“他知道你听的到,但这就是无法改变事实不是么,警察,永远会讨厌拥有人类社会权力的吸血鬼,呵呵。”

    詹姆士是离开了,扎克觉得还会有人来打扰,也不在意们是否关上了,继续对着听筒,“而这就是你想要的,不是么,巴顿市长的人选,安东尼,詹姆士。你需要这种类型的的人类,在巴顿掌权。”

    这话奇怪吗,不急——

    “我不知道我该高兴还是难受,居然是你理解了我对巴顿的计划。”

    “高兴。”扎克给了建议,“我不理解的话就可以破坏你的计划,而你知道,我对破坏你的任何计划,丝毫没有负担~”

    “所以我们在这里完全说实话了,对么。”

    “为什么不,你不会用什么不安全的电话给我打电话吧。那,这里就我们两个。”

    “好,好。”听筒那边的说了两个好,没什么特别的语气,仿佛只是为了承接记下来的话,“那不如你说说为什么我会选择兰斯家的儿子,詹姆士,成为未来巴顿未来的市长。”

    “我想这个问题可以缩小到为什么兰斯家的儿子,活到二十几岁,居然不知道异族的存在。如果不是在巴顿遇到了我,呵。”

    好问题。有人觉得过这事情不正常么,詹姆士来巴顿,被易形者差点搞死,又被扎克救了后,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非人的存在。天啊,他是西部人啊,他的邻居,琳达,就是个传承者啊!

    “可以,那请你回答。”听筒那边也说请了。

    “因为共和。詹姆士提过在西部共和人并不少见,所以我猜,魔宴计划和共和通商已经很长时间了吧。”

    “是。”鲁特直接肯定了,“当几个世纪前,西部的淘金热吸引了这些来自世界另一端的民族到来时,我就思考着,有一天,我要让联邦和共和产生关系。”

    “坏的关系,我猜。”扎克笑着推进。

    “是。”再次肯定,“比如入侵。魔宴在印安人身上没能完成的任务,可以在一片新的大陆上完成。”

    不用在意这话,因为——扎克:“可惜了,魔宴没有名义发动战争,从魔宴的身份由殖民者变成联邦公民的那一刻起,吸血鬼们,我们,就没有发动战争的权力。”懂吧,联邦这个刚成立的国家,只有疯了,才会神经的一样的跑的世界的另一端去打新的殖民战争。

    “所以这个想法只能放下,直到北国的土地上,开荒者越来越多。”

    “这不用猜。”扎克在说隐秘联盟的历史了,“魔宴有脱离联邦西部,去领导全部由移民者建立的北国这个国家。这一打算,被隐秘联盟,准确点,我,扼杀在摇篮里了。”

    “是的。”今天鲁特·勒森布拉的最爱词汇是,‘是’,“魔宴无法去入侵一片新的土地,又不能去占领一个真正诞生的国家。我,魔宴被隐秘联盟,困在联邦的西部。”

    “多愁善感了?呵呵,别这样,我在维嘉的时候,你可是非常自豪,你制造的西部。”

    “我是非常自豪,比你托瑞多在中部留下的混乱要好无数倍。”

    “无法辩驳~”扎克晃着头,“我很乐意和你聊历史,但现在的话题是关于现在的联邦和共和。如果我猜的不错,选择詹姆士·兰斯成为巴顿未来的市长,是十年……十一年前,联邦和北国的战争之后。”

    “是。”最爱词汇,不是么,“犹豫战争的关系,兰斯家儿子的童年,随着兰斯将军大部分时间在战场上。和北国的战场上,而当时的我们,并不知道你,克雷格,都在北国。不过也没有影响,联邦和北国的战争,只是人类的战争。”

    扎克有思考的神色,“詹姆士的童年并不是在西部的社会气氛下成长的。他不知道西部社会中人类和异族的共处关系。”

    “而这就是关键,我需要一个不知道异族存在,且可以控制的人,去联邦最东边的城市,成为共和这个国家和联邦的接口。”

    “詹姆士长大的路线,有奈纳德,有韦斯,有琳达,呵。”可以说是全方位防护了,“将詹姆士和真实的西部社会分割开,然后,军方的兰斯将军,早就在魔宴的控制下,我猜是来自茨密希的军火交易关系。”

    “人类的武装团体,特别是‘军’,爱他们的武器,不是么。”鲁特说了黑色的笑话,随即轻哼了一声,“茨密希和军方的关系,不是我们讨论的话题,托瑞多,我没有那么简单被你套出话来。”

    算不得被拆穿,扎克也只是随口一提,接着继续真正讨论的东西,“詹姆士被故意‘培养’的这种,不知道异族存在的‘品质’,所带来的意义,就是当詹姆士作为共和通往联邦的门户时,他是层过滤器。他不知道异族的存在,因此,从他所管理的城市中进出的事务,就不会存在异族的事务。”

    这句话有非常严重的漏洞,但却正确无比。举个例子——

    一栋大楼的保安,如果不知道在这里的一处住户是通缉犯,那这位保安,就不会报警。懂了么,过滤器,并不是将罪犯行为挡在这栋大楼的门外,而是把罪犯发生的消息,挡在门内。

    “是。”

    基于扎克得到了不断的肯定,高兴是自然的,“呵呵,魔宴啊,这么多年了,依然在想着离开被隐秘建立起来的联邦,去完成圣主的任务么,呵呵。佩服。”

    跟上,不知道异族存在的詹姆士是市长的话,当他的城市进出着大量的异族的时候,他会像白痴的一样的满足于自己城市由跨国贸易带来的繁荣……

    “佩服你自己,你也是魔宴成员,别让我再次提醒你。”

    “抱歉,一时忘了。”扎克对着空气摆了摆手,“必须要承认,我喜欢这种和你诚实相对的感觉,谁能想到呢,在殖民战争时期,最相互看不顺眼的我们,现在如此畅谈~”

    “凌晨四点的电话不会停。”鲁特·勒森布拉没被扎克糊弄,“我们依然讨厌对方。”

    “没意见。”扎克耸耸肩,“倒是我们必须要聊一下计划的变化。从我在巴顿的信息被曝光开始,你对巴顿的计划,也变了。但,安东尼依然是模板,詹姆士依然是市长的选择。你想让我继续说我的理解,然后你不得不继续肯定我的猜测,还是你自己说。呵呵,你或许能舒服点儿,如果你自己说~”

    “你太抬举你自己了。”奇了,居然没有肯定扎克的话,“计划的改变,从隐秘联盟消失就开始,完全不是因为你。”

    “哦?”扎克现在才觉得这电话有点意思。

    “你是不是忘了,詹姆士去巴顿的第一天,就被易形者攻击了。如果不是你救了他,他已经死了。”

    有道理。扎克瞬间顿悟了,握着听筒,一副惊喜的样子,“巴顿是没有领主的城市,是魔宴放出去的?”

    “哼,一帮在人类社会连生存都艰难无比的底层异族,凭什么获得任何关于其城市的信息?更好,还是个无主城市的信息。你这么乐观么,托瑞多,底层生物平白无故的得到一个翻身做主的机会?所以是的,是魔宴给他们的信息。”

    这是真惊喜,“一切都是计划好了的~”扎克真心的非常‘喜’,“那个潜入巴顿电信局中的易形者……”大卫,有记得的不,菲兹的朋友,“聪明的知道要给来到巴顿的异族们分配身份。于是有了袭击詹姆士、取代詹姆士的易形者金。哈,所有事情,都是被布置好了的。”扎克一挑眉,“你们希望詹姆士死掉。”扎克更正了一下,“你们希望詹姆士死一次。”懂吧!詹姆士死了,詹姆士·兰斯的身份没有死!金,在詹姆士于南区树林里死亡的时间中,延续了詹姆士·兰斯的存在!

    “是。”最爱词汇重新出现了,“从需要一个不知道异族存在的人,计划变成了,需要一个讨厌异族的人。没有人,比,一生都生活在隐瞒中的詹姆士·兰斯更合适了。”

    需要一个讨厌异族的人?啊~鲁特说了,不是么,计划的改变,不是扎克救了詹姆士,而是,隐秘联盟跑去共和了。

    过滤器,要发挥真正过滤器的作用了——改变计划后的詹姆士,将会挡住两片土地上吸血鬼相遇的墙。

    只有一个疑问了,如果扎克不存在于巴顿,詹姆士,就真的会死,这样做的意义是?

    扎克——“我懂了!怎么让一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发现自己被谎言控制了一生?让他死一次!”字面上的在瞬间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就是这样。”

    等一下,还有一个问题,但别让扎克去问。我们自己解决。

    詹姆士怎么复活?

    ‘将军’现在手下的那帮扎克不想要的孙子是怎么复活的?两个因素,一,喜欢扎克的恶魔(迈克)归还了灵魂。二,欠扎克人情的海妖给予了身体的生命。我们随便猜一下,这两个因素对可以把异族的列在价目表上的魔宴的来说,缺不缺吧。

    “你必须要承认,我给你们……”扎克及时纠正,“我给我们魔宴,制造了更好版的詹姆士·兰斯。”

    “你给魔宴制造了很多事……”

    这电话,没完。鲁特·勒森布拉还没说这个无法正常和安东尼对话,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打到扎克这里的电话,到底是为什么呢。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