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 格兰德的客人
    格兰德里的诸位还完全没意识到,谁即将乘着豪车到达这里,就像某人在某个被塑造的现实中说的,格兰德日常,从不被打扰。

    现在进行的日常,是场‘教育课程’……老师是扎克,学生是詹姆士。真……老套。

    “我已经等了一上午了!等维嘉警局向我通知他们的进度!”

    “太看得起自己了吗?”扎克在办工桌后看文件,关于格兰德被起诉的法律文件。正常情况下这些文件并不是应该被当事人看到。但基于扎克和代表格兰德的律师之间的极度透明关系,扎克得到了这些文件来帮助他继续配合原告,拖延法庭上进度。

    呵,身为平民的普通民众,在对抗滥用体制的权力阶级中,格兰德能尽的一点点薄力了。别管了,扎克对詹姆士:“维嘉警局可不用向你报告任何事。”

    “不用?!”詹姆士身体前倾,越过办公桌以逼视扎克,“罗根是你的员工!在他彻底丢掉人类的定义前,他还是巴顿市民!现在他作为维嘉连续谋杀案的唯一证人!维嘉警局不需要向巴顿警局报告?!”

    好吧,大家应该知道发生了,谨防有人没跟上——

    赛瑞斯接手了每天去磨坊取工作报告的工作,今天带回的报告里夹了几份麦迪森严正声明是被迫写下故事,被某老女人劫持的故事,维嘉中,一个异族女性,和一个人类男性,第一次‘约会’的故事。

    扎克继续看手里的文件,“唯一证人?你是当鲁特的秘书莉莉小姐不存在么。”扎克回头看了眼窗外,是看生活区的方向,小小的叹息。原因是现在手里的文件中提到了法官判定格兰德的证人被无效化的理由,不是因为生活区里的人是格兰德的员工而有利益冲突,而是身为前罪犯的人本身就没有可靠性。伤人吧,可惜是事实。扎克为自己并不怎么在意的员工默哀一秒,收回视线,很顺应心情的“一个在巴顿殡葬业工作的前罪犯,和一个纽顿市长的秘书,你觉得维嘉警局会在意哪一个?”

    詹姆士收回前倾的身体,一脸烦躁。詹姆士懂维嘉的情况已经正式的脱离了任何人的控制,字面上的意思。

    詹姆士知道自己也不该再继续纠结任何与这件事相关的事务,只会给他带去挫败感。

    但是,什么也不过问,带来的挫败感,似乎是一毛一样的。

    这就很难受了。

    “我就是想知道点东西!知道维嘉在发生什么!”詹姆士在掰扎克的办公桌。好在着桌子是老汉克的作品,有质量保证。

    “呵。”扎克轻笑了一声,视线在手上的文件上,“你会知道的,只要麦迪森要继续强调他的‘未来记录式’写作手法无害~”扎克在嘲讽写自己的作者,“他就会继续送这些书稿过来,撇清他和这些被塑造的现实的关系~”麦迪森非常在意在自己的故事中的星号,不是么,深怕被人看漏了,“然后你~就能清楚的看到维嘉中发生的一切~对吧~你还要什么~”

    “这就是我不想要的!”詹姆士又激动起来了,“我不想从麦迪森的故事中看事情的发展!我想,我想……”詹姆士想说的是‘参与’。但,他自己也清楚,他要参与,只能被写入故事中,那,詹姆士想要被写入被劫持的故事中吗?呵。他不想,不想到愿意让扎克去杀掉麦迪森或韦斯特之一……算了,不提这茬了。

    之前说了,这是堂‘课’。扎克要总结了,“如果永生于这个世界、凌驾于、统治所有物质的吸血鬼……”弗兰克说的,扎克只是引用,“都知道,不要浪费时间去在意自己无法控制的东西。那你这个生命有限,只是轮物质转换普通人类,也应该……”

    扎克没说完,放下了手里的文件,看向西方。当然,扎克的视线被办公室的门挡住了,这只是个动作而已,扎克从西方听到了车的声音。

    詹姆士脸色阴沉的在等扎克完成总结,“什么!说完啊!我这个普通人类也应该怎么样啊!”

    资质太差的学生?还是教育方式实在有问题的老师?大家自己去判断吧。

    扎克懒得回应詹姆士,“有客人来了。”扎克开始收文件,同时皱了眉,“某个我不认为我还会见到的客人。”

    詹姆士啧了一声,倒也自觉,“我应该回避么?”

    “看情况。”扎克已经听到车的声音绕过了格兰德的前门,直接开入后院了。扎克从窗中往下看,摆了迎客的微笑在脸上。

    扎克得到的回应是面无表情。诺——这个在魅惑之瞳下不该再和扎克进行任何交集的灰色职业者,消失在扎克的视野中,上来了。

    “警探。”诺看了眼詹姆士,说了个称呼,就站在办公室门口不动了。

    三个人相互看了一会儿,扎克摆摆手,对詹姆士,“看起来是你需要回避的情况了。”

    詹姆士做了……哎,不会让任何人意外的举动。仿佛固定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动都不带动一下的。

    扎克抱歉的看一眼诺,然后开口,“如果不是关于巴顿的事,我想警探不会为难我们。”

    这话需要大家回忆起诺的经历了。大家都还记得诺和扎克真正产生友情的事件是什么吗?是诺处理奎斯特的委托,而奎斯特这家伙非常有‘意思’,经常把诺弄到中部去做事~

    结合刚才扎克给詹姆士上的课,可以想象现在詹姆士在听到这话后的便秘脸色了。

    诺思考了一会儿,踏步走入办公室了,没有表情的对着扎克,“奎斯特的弟弟。”似乎是帮扎克回忆,“奎斯特第一次委托你找的人,被我送去中部生活的人。”

    扎克抬手打断了,“我知道你在说谁。”扎克有自己记忆事件的方式,感谢麦迪森的故事记录方式,“和妻子在派斯英公交站被地狱犬袭击,疯掉的夫妇。感谢你和我,他们在中部重新开始生活。”

    “这位弟弟最近和奎斯特联系出了点儿意外。”顿在这里了。

    扎克不确定诺顿在这里的原因,只能问,“什么意外?”

    诺居然哼了一声,很符合他被魅惑之瞳种下的设定——讨厌扎克,“为什么不说‘我不关心奎斯特或他的弟弟’,然后打发我走。”

    詹姆士在此时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扎克么,似乎思考了一下,“因为我知道如果不是什么你无法解决的问题,你不会来找我。而你是即使被全副武装的猎人蹲点埋伏(诺带回‘柯尔特’的时候),也能全身而退的人。所以,你无法解决的问题,只能属于一种类型。”扎克展示了一下自己,“我这种类型。于是,我只能耐心的听你说完,再判断我是不是需要在意,对么。”多实在啊,扎克这番话,“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如何?”

    诺看了一会儿扎克,点头了,再次看了眼还在思考什么的詹姆士,转开视线到办公室的书架上,随便固定到一本书上。我们可以理解为就是不想看扎克而已,“奎斯特的弟弟最近经常错过奎斯特的电话,偶尔接通,对话内容也相当模糊。而你知道奎斯特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他要求知道他弟弟的生活细节,却得不到准确的回答,他就会起疑,并重新获得控制权。”

    扎克没接话,这算不上意外,扎克还在等重点。

    诺继续了,“一项奎斯特逼迫他的弟弟重新‘归还’生活控制权的方式是,切断他弟弟的经济支持……”

    为什么有钱人控制自己血亲的方式都这么没有新意呢,哎。

    “奎斯特失败了。”诺接下来的话,需要大家联系起之前为了大Q年终回馈大奖的中奖者名单,奎斯特在格兰德这里向我们展示的,奎斯特集团在接手李斯特家族在整个联邦的商户资源后,进行的商业决策——

    “奎斯特虽然切断了他弟弟直接从他这里获得资金,但无法切断他的弟弟,在中部,奎斯特的合作商户中偷走资金。”诺修正了一下,“抽挪资金。”相信我,这有区别,“奎斯特不想那些商户发觉得自己的家庭内部事务,而对奎斯特集团的名誉造成坏影响,所以只能默认他弟弟这样的行为。”

    扎克有个感觉,这还不是意外,还得继续听。因为,到这里,这都还是人类事务,不是‘扎克这种类型’的事务。

    “奎斯特能做的,就是追踪这些被他弟弟挪走的资金去了哪里。”诺的视线终于从书架上挪开了,到扎克身上了,应该是重点来了,“奎斯特发现,这些钱,在他弟弟的拙劣运作下,在几间空壳公司下流动后,全部进入了奎斯特从没听过的组织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思考的詹姆士突然跳起来插了一句,“‘天启’?!”

    扎克无语的看了眼詹姆士,“中部。詹姆士,专注一点儿。中部没有西部的社会问题。”

    詹姆士坐下了,抱着肩一副痛恨自己的样子不再说话。活该。

    “阿萨迈特。”诺的嘴里蹦出一个词,看着扎克,“我相信这是我决定我应该远离你有,出现在我记忆中,同样需要我远离的十三个姓氏之一。”

    哈。出现了,扎克类型的事务~

    扎克愣了一下,张嘴,再闭上,再张嘴,但没说话,看向诺,眨眨眼,“你确定,阿萨迈特?”

    “你想让我拼一下么。A sa mai……”

    扎克抬手打断了,“告诉我奎斯特让想让你干什么。”

    “他想让我去中部,弄清楚他的弟弟在中部用那些钱和这个阿萨迈特做什么。”

    扎克再摆手,“你不用去了,我知道他的弟弟在干什么。”

    “很好。”诺很直接,“告诉我,然后我就可以回复奎斯特,结束这个委托了。”

    扎克不觉得这事有任何粉饰的空间,所以,“他的弟弟想成为吸血鬼,这就是阿萨迈特氏族传承后裔的方式。他们使用人类家族的资源供养、隐匿成为吸血鬼的后裔。那些钱,应该是用来给他的弟弟寻找可以接替他人类身份的替身,代替他作为奎斯特的弟弟继续生活。”扎克看着诺,“抱歉,如果现在奎斯特和他弟弟的联系内容已经开始失去生活的细节,一半的几率,他已经是阿萨迈特氏族的吸血鬼了。那个奎斯特依然以为是他弟弟的人……”扎克不用说完,用摇头表达意思就够了。

    扎克的话没说完,“剩下的一半几率是这事有点儿奇怪,一是奎斯特弟弟的资金流向居然直接流入了叫阿萨迈特的组织中,如果阿萨迈特氏族这么容易找到,他们不可能在联邦隐藏四个世纪。二是,奎斯特的弟弟并不能代表奎斯特家族,阿萨迈特的选人标准似乎有些偏差。”

    诺的嘴微张着,好一会儿没说话。闭上嘴之前看向了詹姆士,啧,挺奇怪的举动。

    更奇怪的是,詹姆士回应了诺的奇怪举动——点头,“扎克没骗你。抱歉。”

    这是两个被吸血鬼入侵生活的人类,在求认同。

    诺低头了,在消化。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的样子。

    “稍等。”扎克叫住了诺,“你要怎么回复奎斯特?”

    实话显然是不可能的。诺回头回答了,“我会去中部,弄清楚你说的两种情况哪一个是真的。再做决定。”

    “诺。”扎克有点儿无奈,“你知道中部有多危险。而这一次,我不能给你找个保镖了。”原因一,这两人已经不是朋友,原因二,现在中部有用的吸血鬼外族,呵呵,大家懂的,都在魔宴控制中。

    诺皱着眉没吭声了。

    扎克抿了抿嘴,“你可以装作去中部了,在巴顿低调点儿别露面。这事由我来弄清楚。”讲真的,也不麻烦,等墨菲回来巴顿后,直接问就是了。

    诺看着扎克,看表情真心无法判断他在想什么。

    扎克突然又看向西方了,一皱眉,“又有客人来了。”

    诺有了机会,没有说话,走了。

    扎克没能再叫住诺,只能看向詹姆士,“帮个忙?你不可能原因看着诺又跑去中部冒险吧,詹姆士·兰斯。”

    詹姆士瞪着扎克,自然是痛恨扎克太了解自己了。

    也好吧,詹姆士也需要个事情,挤掉自己脑中关于维嘉的事件进展。詹姆士起身离开办公室的最后一个问题,“新来的客人?谁?!”是贪,不想错过扎克身边发生的一切。对詹姆士来说,还真是挺奇妙的行为~

    扎克回答了,“是巴顿夫人。”

    “哼。活该。”詹姆士丢出了一个懒得理会的眼神,去追诺了。

    懂吧!

    詹姆士是以为巴顿夫人是来找扎克算账的~因为她不想在被格兰德继续污染她的生活——她的朋友昆因变成了怪物,她的孙辈儿陷入一堆怪人中,如今还赖在她的家里了……

    扎克目送詹姆士出去,拟人的叹息一声。扎克啊,和詹姆士的想法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