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3 巴顿夫人的三个定点
    “您……有事儿吗?”

    扎克必须问,因为巴顿夫人到达格兰德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却没对扎克说一句话。

    她在干什么?她在扎克的办公室里用了十分钟品茶,然后在杯子见底的时候在格兰德二楼转了一圈,卧室、娱乐室什么的。

    然后去了生活区,在一堆前罪犯所呆的公共空间里坐着,也不知道在干嘛,就是坐着,看每一个经过的人。

    当然这个过程中,有些前罪犯感觉到了被冒犯,但有扎克这个家伙在旁边站着,没人‘敢’做些什么。大家懂这个引号的意思吧,呵,可不是怕扎克这个吸血鬼,怕的是和扎克对个眼,就会被老汉克送回监狱!

    差不多一刻钟的时候,扎克觉得巴顿夫人这种行为一定有原因。比如,以实际行动来向扎克展示,私人生活被‘外物’入侵的讨厌感觉~扎克觉得自己该受这罪,保持安静的等着了。

    在生活区看了半个小时吧,巴顿夫人又转移阵地了,到了格兰德的展示厅,占了赛瑞斯的位置,坐在柜台后,看着格兰德开启的正门。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扎克也只能陪着。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什么,格兰德还真来了个客人。不是葬礼,只是来墓园访问故人的平民。在格兰德这里买了些花和小玩意儿。有意思的是,来的家伙似乎不认识扎克这个格兰德殡葬之家主人,把一副老脸的巴顿夫人当成了……售货员。

    巴顿夫人居然也配合了,还和这客人聊了两句,内容嘛,有好奇的么——

    平民,“我能问你件事情吗?”

    巴顿夫人,“你问。”

    “我以前一周来一次,然后一个月一次,然后半年一次。”思索状,“上次我来,已经是一年多前了。今天,我突然想起来了,我曾经也是个有祖父母的人,所以我来了。”呃……殡葬业,话题也就这样了,“你觉得我祖父母会怪我吗?”

    巴顿夫人回答的到快,“至少你想起来了。”动作居然异常熟练的在给对方找零。

    “谢谢。”平民笑了一下,“不用找了。我都没准备送东西过去,到墓区门口还是保安提醒我你们这里可以买花的。”补了一句,“你们这里变化也挺大的。”

    巴顿夫人又异常熟练的收回零钱,“祝你今天愉快。”

    “谢谢。”走了。

    这一段儿结束后,扎克就有点儿忍不住了,一直准备和巴顿夫人说话。但巴顿夫人一直一副冷淡看着格兰德门口的神情,不给扎克机会。

    到了现在。扎克不得不开口了,因为扎克怕不开,巴顿夫人住这儿了。

    巴顿夫人看了眼扎克后视线又飘回格兰德正门口,答非所问的“你们这里生意真差。”

    “我们是殡葬之家。”扎克抿了下嘴,只能如此回应。

    “所以?人每天都在死,你们比不上餐厅,至少应该比旅馆要繁荣吧。”

    这逻辑……无法解析。

    扎克皱了下眉,这一个小时中早就酝酿好了话出口了,“巴顿夫人,如果你是不满爱丽丝她们在巴顿庄园,我抱歉又不抱歉。”罪已经受过了,扎克觉得自己已经够真诚了,“我不能左右青少年的交友……”

    扎克被打断了。巴顿夫人抬手,一次长吸气代表她接下来的话,略长,“我在你们格兰德二楼转了一圈,是我个人的好奇,你这种成分组成的家庭组成是什么过生活的。结果,没有一点儿超出我认知的地方,休息、清洁、娱乐放松,都是人类的习惯,人类的必需品。这让我……我不知道,失望?好像不对,轻蔑?好像更合适些。恩,轻蔑。”放下手,看扎克了,“你的生活,让我觉得轻蔑。”

    扎克一时有些困惑,不太明白巴顿夫人想表达什么,只能隐约的感觉到一点——“不然巴顿夫人预期会看到什么?”

    “我没有预期。”巴顿夫人摇头了,“我该怎么预期一个不是我种族的东西的生活。”她还补充了,带着轻蔑,“我怎么预期一只狗是什么生活的,我怎么知道一条鱼是怎么生活的。哼。”

    扎克侧了下头,倒不是反感巴顿夫人的例子,相反,扎克还觉得有些奇妙——巴顿夫人,好像比一般人更谦逊。啧,该怎么解释呢……

    这样:

    巴顿夫人没有因为某物也长了鼻子嘴巴眼睛,就臆测对方应该和自己一样。

    “那您大概应该去看一下地下室,如果你想看我的吸血鬼的生活,那里才是你可能会感兴趣的地方。”

    巴顿夫人继续轻蔑,“地下室有什么?你的食物吗?”继续摇头,“其它生物的血么,就这样?现在我都感觉悲伤了。”

    “为什么?”对啊,为什么?

    “我是个人,我们的哲学家、科学家、社会学家们研究了多长时间,都没弄清楚人类是什么。”这回答的开头,有点儿宽啊,但马上,收紧了,“我们连我们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种族,但看看我们建立了什么。我们建立了所有东西,我们定义了我们人类的生活。哼,而你们,你们有那么明确的种族定义,结果,你们生活中唯一和你们有关的就地下室的那几瓶血。我不该为你们感到悲伤难道还该感到羡慕么。”

    扎克歪了下头,如此回应这来自一个人类老女人的种族歧视——“我不能代表我的种族,就像我确认巴顿夫人您也不能代表人类种族一样。”这可是实话,直白一点儿,穷人和富人、平民和权利阶级的区别,“如果巴顿夫人坚持用您的生活境况类比的话,您应该西部增长一下见识。”

    扎克也不想说这些的,但事关吸血鬼的种族优越感,只能把勒森布拉的魔宴捧一捧了。

    巴顿夫人似乎没什么兴趣,微微的晃晃头,叹了口气,没有预兆的推进话题了,“去生活区看你的员工,才是我这次来的正事。”

    什么鬼。

    巴顿夫人给扎克解惑了,“至少是我家里人认为我应该干的正事。我问你件事,你们格兰德对你们的员工控制力有多强,你们要他们做任何事,他们都会去做么。”

    扎克在琢磨巴顿夫人嘴里的‘任何事’,先试探一波吧,“殡葬业的业务?”

    巴顿夫人:“哼。何必这么小心。”居然不耐烦了,“我在问你,你们格兰德的员工,那些前罪犯,有没有可能走走旧路。”

    扎克觉得现在应该和巴顿夫人聊的人,不是自己,是老汉克才对。但现在去叫显然突兀,扎克决定替老汉克绕过这个麻烦,“巴顿夫人又何必在意格兰德的员工。”无奈的指着自己,“如果巴顿夫人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的话。”需要说完么。

    巴顿夫人莫名的笑了一下,视线转开,“我是知道不用关心那些员工,但我家里人不知道。”摇头,“我儿子不知道。而我儿子,是巴顿家族的家主,所以他需要确认格兰德的执行力。”

    扎克听着巴顿夫人的话,觉得有异,首先是巴顿夫人的语气,似乎……嘲讽。对的,这位夫人在说自己是家族掌握者的儿子时,语气是嘲讽。难理解么?不解释了。

    然后是巴顿夫人话里的内容,格兰德的执行力?听起来巴顿家族即将向格兰德委托一件重大的……犯罪行动。

    巴顿夫人突然叹息了一声,“我在你们生活区里坐了那么长时间,为什么你的员工都不过问一下?”

    “这个嘛,解释起来有些复杂。”扎克又帮老汉克挡了一刀,不求回报的,“但如果巴顿家主需要确认格兰德的执行力,巴顿夫人回复……”扎克顿了一下,“很糟,完全无法托付就是了。”扎克是个良民,扎克不犯罪,扎克不……“和最初那样,格兰德也就适合处理下家事什么的,太重大的职责,格兰德肩负不了。”扎克看着巴顿夫人,巴顿夫人也看着扎克。气氛有点儿尴尬。

    巴顿夫人先转开的眼,“那你就当我在问你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吧。”

    扎克好像没法阻止巴顿夫人说出那个‘太重大的职责’。

    “过去的一个季度中,巴顿在接济纽顿的流浪者,纽顿的无业者也在涌入巴顿寻找工作机会,不是投资、纽顿的平民在巴顿购置房产并定居。你怎么看这一现象。”

    虽然谨慎,但事关市长安东尼的政绩,扎克自然不会有坏话,“纽顿正在经历一段艰难的时期,我们巴顿提供了我们能提供的最大帮助。我为自己是巴顿市民感到骄傲。”哎,扎克还能说什么。

    “那你觉得巴顿应该更多的提供帮助吗?”

    扎克看了眼巴顿夫人,这可是巴顿第一位市长的夫人,扎克不觉得自己能含糊,巴顿夫人一定有什么值得听的……呃,教诲要说,“怎么提供,我觉得我们的市长已经做的够多了。”

    “改变一点政策,很简单,比如购置土地房产提供优惠、流动人口的居住标准放低、纽顿工业的产品交易更频繁……”

    扎克听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纽顿工业的产品,记得么,曾经纽顿的前幻人领主提过,如今控制纽顿的天使克劳莉想依靠这个来填补联邦出口共和商品的缺口,帮助纽顿的经济恢复。但当时扎克考虑到西部对出口共和的商品有打算,说明了自己的顾虑交给纽顿那边自己考虑,没参与后续的进展。

    现在听到巴顿夫人说这个,扎克猜测以巴顿夫人所在的层级,能说出‘交易更频繁’,大概是纽顿天使已经和西部魔宴做了什么交涉。扎克略在意的点是,自己居然没被通知,也不知道是魔宴太看得起自己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还是鲁特·勒森布拉‘单纯的忘了’告知扎克。

    巴顿夫人发觉了扎克的走神,“这些东西让你无聊了么。”

    “不。”扎克归责于自己站累了,没控制好表情,“我只是意识到我对这些事情有任何看法都无足轻重。我只是殡葬业主人。”

    巴顿夫人哼了一声,“哼。你倒是对了,些事情本来就不该是任何城市管理者以外的人该有看法的东西。辛苦的只是那些政策的制定者,他们要分清楚,什么是巴顿应该帮纽顿的,什么是巴顿不该让出的利益。巴顿,就是巴顿,纽顿,就是纽顿,我们是邻居,不是一家人。”

    扎克挑了挑眉,扎克以为自己听出巴顿夫人的意思了。说起来的话,如果不是我们早就知道巴顿夫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的话,只听巴顿夫人在格兰德说的话,我们会认为巴顿夫人,想表达什么?

    扎克马上皱眉,“巴顿夫人,西区人对市长安东尼对纽顿的支援有什么不满的了吗?”扎克听到的关键字是,利益,“西区人的产业,被纽顿挤压了吗?”结合之前扎克试图闪避掉的、需要格兰德员工执行力的犯罪委托,“动安东尼,所有人都会后悔。”

    “你急什么。”巴顿夫人似乎有些无语,是不爽扎克结论下的彻底歪到反方向去,丝毫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意识到是她自己的表达方式出的问题,“我话都没说完。”

    扎克收了表情,做了请的手势。

    巴顿夫人摆摆手,“接着我刚才的话,纽顿和巴顿不是一家人,决策者在平衡巴顿自己,和纽顿的利益之间,就会辛苦的去考量那些政策。”看着扎克,“其实,有个方法,可以省去这麻烦的。”

    扎克没接收到,主要是思维有点固化,扎克现在面无表情的看巴顿夫人的眼,看的是一个安东尼的潜在威胁者。在瞬间,巴顿夫人和昆因夫人的关系,西区人和魔宴的关系,各种思绪都在扎克的脑中衡量着。

    巴顿夫人略失望的撇嘴,“纽顿和巴顿变成一家人。”

    扎克还是没有表情,现在是脑中有点儿空。

    “你听到了么。”巴顿夫人抬手在扎克面前晃晃。

    扎克有表情了,“我听到了。”扯着嘴角,“你儿子想委托格兰德做的事情是……”等巴顿夫人补完。

    “去解决掉纽顿刚上任的城市管理阶层,再次清空纽顿的上层阶级让城市陷入混乱。”

    “然后?”

    “我们吞并纽顿。”

    “吞并纽顿。”扎克重复了一遍,然后,“我需要发表一下我的看法吗?”

    轮到巴顿夫人做请的手势了。

    “能成。”扎克如此说了。

    巴顿夫人从柜台后站起来了,“最后一件事,你是殡葬业者,哼。”摇头,“你永生。这是常事么,人忘记自己曾经爱的人,只是因为那些爱过的人已经……死了。”

    突兀么,不吧。巴顿夫人说了她在格兰德前两个定点的原因,这是最后一个。

    “还蛮常的。”

    巴顿夫人看了一会儿扎克,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