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3 信仰审判
    扎克等到了晚上,才等到汉娜的哥哥摸来格兰德。他说他迷路了,信不信无所谓。

    靠着夜幕的掩护,扎克和这位哥哥避开了记者的跟踪,来到了墓地。扎克本不想打扰一对关系显然不属于正常关系的父子做最后的告别——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凯撒来拜访他亲身父亲的情境。

    我想那次之后,大家已经能明白,糟糕的婚姻等于糟糕的亲子关系等于糟糕的家庭等于……子的悲剧成长经历。

    扎克对凯撒是有个人情感的,所以,扎克愿意在旁边陪凯撒,至少不让一个少年彻底陷入黑暗中。但这对共和父子,不好意思,扎克不熟。扎克本意是就当个领路的,把人送来了就告辞。扎克无意再听一个不熟家庭的八卦。

    但是,有些事情,由不得扎克。

    那位来自西部的、家人不愿意接回遗体、才落到葬身异地下场的父亲墓前,天使、恶魔各一。信仰的审判正在发生。

    还没有给大家详细描述过信仰审判的过程对吗,来吧~

    首先。半透明的缚地灵身体,会变的完全透明,以至于灵魂体内那些被缚带牵连着的灵魂印记全部显现。

    其实是个非常恶心的画面,就像人类身体的皮肤被剥除,你可以看清楚人体内部的鲜红肌肉纤维和各种血管。

    然后。存储了这个灵魂在这个世界的一切经历的灵魂印记,会依次亮起,明红色——灵魂印记原本的颜色。

    再然后。明红色会消失,变成如夜幕的墨黑或刺眼金色。是了,地狱或天堂的颜色。这就是圣主信仰的以自己的教条判断信徒的灵魂更‘罪恶’还是更‘正义’的过程。继续恶心的画面,继续想象刚才的无皮人类身体,现在加上这个身体在身体内部暴露在空气中的痛苦挣扎——

    很好理解,剥皮导致的身体挣扎是生理反应,因为疼。发现自己的灵魂大片的变成墨黑或金色,是心理反应,同样是疼:你有偶尔自我审视一下,认为自己是个罪恶或正义的人吗?这里,和你整个生命历程的自以为是没有任何关系,墨黑就是墨黑,金色就是金色。所以挣扎。

    最后,是经过了这个让人恶心的过程后,一切的尘埃落定。当灵魂内部的一切毫无保留的敞开、审判后,信仰把那副再不会给提供隐私安全的皮,还给你。地狱死灵的青色,或天堂死灵的白色。

    扎克带人过来的,这个过程正进行到‘再然后’的一半。那个哥哥还在酝酿这最后的告别该说什么的时候,分立于墓地两侧的恶魔和天使,正在尽力的束缚那红、黑、金,在剧烈到反常的挣扎中模糊成一团的灵魂,老实的完成信仰审判。

    “怎么回事。”扎克开口提问,灵魂在信仰审判中挣扎,扎克见过,但挣扎的这么剧烈,见的很少。

    “你说什么了吗?”哥哥酝酿的情绪被打断。

    扎克直接摆手,“你告你的别。”没必要对看不到某些场景的人解释,继续问天使和恶魔,“怎么回事。”

    天使似乎还有余力分心回答,“他已经没有希望进天堂了。”扎克以吸血鬼的目力确认了这一点——即使把挣扎灵魂中所有剩下的明红变成金色,也比不过那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墨黑,“他在反抗。”

    扎克看了眼越来越吃力的恶魔——其实就是一团翻滚的黑雾而已,吃力,是从黑雾的浓度判断的,“需要帮助吗?”

    “需要!”

    扎克挑了下眉,抿了下嘴角,走向了恶魔的身边,“查普曼,你被派来这里了?”

    “是!”查普曼似乎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才得以回答扎克。

    扎克不再打扰查普曼,抬起带着顶针的手,交给了自己的巫师塞姆。

    一滴鲜红脱离扎克的手指,在空中分裂、拉伸成丝,最后在并不怎么晴朗的夜幕下细到彻底失去了辨识度。查普曼和天使一声短促的尖锐破空声后迅速推开墓地的范围。

    混合着黑、红、金的扭曲灵魂体被束缚在了墓地正上方。

    需要提醒大家一下。

    严格的说,这不是束缚,吸血鬼的血对灵魂的克制是腐蚀。达成束缚效果的只是扎克把对方经历的心理通变成了生理痛。在巫师和吸血鬼通力完成牢笼中,灵魂在吸血鬼的血消耗。通常情况下,生理痛大于心理痛——

    就和把猴子关在通电的铁笼中一样,对生命造成损耗的生理疼痛让猴子乖乖的呆在笼子里,认命的承受自己只能在笼中生活的心理痛。除非,这猴子一心想死。

    “发,发生什么了?”这是只看到扎克莫名动作的哥哥再次从酝酿中打断。

    扎克依然懒得解释,没理会。

    在查普曼缓缓的收付黑雾聚集身体的时候,天使已经告别了,失望的,“这里没有我的事情了,我走了。”

    扎克点点头,“查普曼。”对向恢复了人形的恶魔查普曼……一时有些不忍直视查普曼,因为,查普曼的人形,依然保留了一声警服,“你怎么被派来这里?”一边说,一边往离开这个墓地的方向走。

    查普曼跟着扎克了,“我……”也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还是只是需要时间从刚才的情况中缓一缓,“我……”

    扎克没强求,远远的看了眼墓地的方向,哥哥已经在和他的父亲告别了,话有点儿难听。就不重复了,扎克只是确认式的抬手看了眼顶针,“一滴血够吗?”

    “一滴都嫌多。”塞姆很直白。

    扎克开始直接往格兰德方向走了,按说回答不上扎克问题的查普曼可以不用跟着了,但他依然飘在扎克身后。

    “客户完事的时候去领一下,送他出去,免得他又迷路了。”这是扎克对巡逻的保安说的。

    保安没回话。无所谓~

    回到格兰德,查普曼依然跟着,扎克有意提醒一下查普曼,“你不用盯着那边的信仰审判么。”

    查普曼顺畅了,“不用了,他属于地狱。”

    扎克没听出什么特别的情绪,自然不会多嘴——大家觉得扎克情感上愿意继续和查普曼讨论‘谁该属于地狱’这种话题么。

    扎克也不会问‘你为什么跟着我’,正常的加入格兰德的日常生活。

    入夜后扎克就不是一个呆在格兰德了,少女放学啊~

    没有露易丝霸占电视看共和节目,两个少女就接管了娱乐室。扎克刚进来,就被玛雅瞪了。

    抬手接过玛雅砸过来的东西,看一眼,是扎克白天拍的自我记录。

    玛雅:“你要不要脸啊!这种录影带能乱放吗!!”

    扎克很莫名,“那种录影带?”不就是他介绍格兰德的内容么,最多,自己的影像偶尔突破次元的说点需要时间反应的话而已。

    爱丽丝满脸通红的拉了下玛雅,“算了……”

    “怎么能算了!”玛雅很坚定,“我们明天才正式成年呢!我们怎么被这种肮脏的东西污染我们纯洁的心灵!!”

    扎克的大脑中,一场风暴席卷而过。效果是毁灭性的。

    扎克脸色的非常难看的,“露易丝也出现在这卷录影带里了?”

    “你自己拍的你自己不知道吗!!”玛雅开始抓起身边所有可以投掷的东西砸向扎克,“现在我纯洁的心灵被那恶心的画面玷污了!!我要瞎了!!你还我的纯净之心!!”

    有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吗?嘘。让我们别毁了‘露易丝和扎克’同框的浪漫……恩,纯洁的浪漫。

    扎克躲过飞向自己的‘武器’,退出娱乐室。这卷录影带,是不能再放在少女可以碰到的地方。露易丝的那卷也要收走,但扎克现在不准备直面玛雅的怒火。

    扎克进了主卧,环视周围以判断这卷录影带可以藏到哪里。

    “抱歉,我和露易丝没有想到会被突然播……”

    扎克直接把床单罩上了主卧的卧室,“我现在不想和你对话。”镜子里面安静了。

    “有什么好藏的~”这声音来自今天第三次跑来骚-扰-扎克的瑞恩,“哼~也不知道玛雅在装什么?她很纯洁么~呵呵呵~”

    扎克没理,选定了衣柜下的一只盒子,里面有扎克几次在奔跑中毁掉的衣物。不是扎克没丢,是格兰德的生活太无聊,露易丝有段时间决定修补被扎克穿烂的衣物以打发时间。

    扎克开了箱子,拨弄了一下各种材质的烂布,把录影带塞在最里面。

    再去找少女们享受哥哥、妹妹时光是不可能了,扎克撇撇嘴准备去办公室工作。

    说是工作,其实是把明天要打的电话现在打了——

    通知福特和艾伦殡葬,在格兰德停止营业的时间里,格兰德墓地的分享也暂时停止。

    别说扎克找事儿,等格兰德外蹲伏的记者自觉消失,不如动用一下自己巴顿殡葬业老大的权利主动出击~谁说格兰德的主人面对媒体只会报警?他还会用媒体严重侵害巴顿人民享受传统土葬的舆论搞事。

    福特那边的电话很顺利,除了被福特先生抱怨一句“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外。

    艾伦那边的电话也挺顺利的,让扎克惊讶的一点是接电话的艾伦先生有说:“西部的私有化殡葬业进程报告都出来了。”今天报纸上的内容,没往吧,“我们这边的保险却还拖着,你有时间和保险公司那边说一下,可以吗?”

    让扎克惊讶的,是那个‘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明天和保险公司联系。”既然对方都这么有礼貌了,扎克就爽快的答应了。

    电话打完,扎克又没有事情做了。

    瑞恩很会抓空档,“外面的那个警察什么情况?”说的是跟着扎克来格兰德查普曼,瑞恩是故意用查普曼的外表替代种族的,“你们圣主信仰也开始搞人类司法的那一套了么~嘿嘿~怎么~天堂和地狱的定义,要被重写了么~”

    扎克看向了瑞恩。主要原因,是这个缚地灵居然说出了个挺有意思的点。

    想想吧,人类在这个世界的文明中创造出司法系统的原因,很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世界的正义和罪恶是混杂在一起的,人类无法在现实生活中分裂出‘地狱和天堂’,那就创造了一套人为的社会隔离系统。对,只是隔离系统。

    这个隔离并不……坚硬。以人性为名,罪犯在被制裁后依然拥有恢复自由身份的道路。

    玛丽教堂的修女特瑞莎曾说过,地狱的恶魔没可能去天堂,赎罪只是信仰骗人类而编造出来的谎言。一如吸血鬼被信仰定义,永生被困在这个世界一样。说起来挺悲剧的,不是么。

    人类司法系统的……不坚硬,似乎可以解决圣主信仰下生物的悲剧。

    想想吧,有趣~

    瑞恩在扎克的目光下逐渐退后,边退的嵌入墙壁,边怂包的,“我就说随便说说,别把我送回家……”

    这家伙真心没救,永远错过重点,哪怕是他自己说出来的。

    瑞恩彻底消失在墙后了。怂。

    扎克都来不及感叹一下这个可怜的缚地灵,查普曼冲了进来,弥散的黑色雾气在激烈的翻滚,“扎,扎克!”

    “怎么了?”扎克摆摆头,甩掉暂且也没法细想的有趣理论。

    “墓地,墓地……”查普曼的话,又不利索了。

    扎克有耐心的等一会儿,暂时打断,“稍等。”出了办公室,看着上楼的汉娜哥哥,“你不用特意回来告别。”

    哥哥倒是停止上楼,“哦。”神情是仿佛经历什么洗礼,有现在还无法解析的坚定,“我告别完了。我只是来和你说一下谢谢。”

    “不用。”扎克摆摆手,下楼,准备再送这个人出格兰德。

    “需要的,你给了推迟葬礼的赔偿。”说着这个哥哥还掏了下口袋。

    扎克无语看到了大把的钞票。这和扎克无关,赔偿,是弗兰克自作主张给汉娜的。扎克没回话。

    “我和汉娜把钱分了一下。”感谢的神情,“我准备用这些钱去共和。”

    扎克在楼梯上停住脚步了,看着这位哥哥,“去共和。”

    “恩,我想去找我少年时代的托瑞多。”抿着嘴,表情有些模糊,“汉娜显然已经找到了她想见的托瑞多。”不用指扎克,就是扎克,“我,我还没有。”下面的话,涉及这个世界中各式各样的家庭关系,“如果这次的旅行结果只是我们父亲下了地狱,哼,那就太浪费生命了。”模糊的表情变成了嘲讽,大家要接受,不是每个家庭就幸福和睦的这个事实,“那是必然的,他活该这个结局。”

    “扎,扎克……”

    扎克回一次头,对查普曼,“等一下。”转回哥哥,扎克要听这个家伙想去共和找托瑞多的理由。倒是大家不会疑惑这家伙怎么知道共和有托瑞多的,自然是汉娜说的。

    “我一个人在纽顿的时候想了很多,果然,我还是需要一个告别仪式,我想见见我少年时沉迷的……”

    查普曼忍不住了,“扎克!他的父亲成为天堂死灵了!”

    扎克凝滞了一瞬,对哥哥,“走吧,谁不想和自己少年的偶像告别呢,去吧,祝你好运。”然后消失了,去墓地。

    我刚才提醒大家什么了?——

    吸血鬼和巫师创造的束缚,并不是真的束缚,是腐蚀灵魂,对生命的损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