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5 科隆局长
    警局开始放人了。

    老汉克和贝恩,包含大多说格兰德员工,由于够配合警方的讯问,并且所说的话得到核实了,于是被当做了证人,受到了非常礼遇的对待,有警察甚至愿意送他们回家。

    至于那几个已经被确认了行凶的嫌犯,被宣读了权利——“没人要打电话么,那我们会给你分配一名律师。”人,自然是继续留在铁栏后。

    扎克虽然出了铁栏,但并没有被放行,科隆局长有请。

    科隆局长的办公室和扎克印象中没什么差别,就是挤了点儿。因为赖普特的高中团在这里。

    凯撒:“茜茜会超级后悔她要训练(啦啦队,同样要训练的还有凯尔和克里斯,球赛。)!扎克瑞·格兰德在被警局老大约谈话!她会超级、超级后悔自己没亲自见证!”

    玛雅:“不愧为茜茜的跟班,什么时候想的都是她。”

    凯撒:“哎!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这几天我惹了你么,你见我什么时候说你天天跟着爱丽丝了?”

    玛雅:“我有没不让你说,你说啊,说我是爱丽丝的跟班啊。事实就是事实,我不怕被人说,那你在怕什么?”

    “你……”

    来自科隆局长的打断,“管一下你的孩子。”对扎克。

    “都不是我的孩子。”倒是有些困惑的看着科隆局长,眼神表达的意思是:‘为什么你会让这帮青少年在你办公室里?’

    科隆局长回答了这个疑惑,“南区警局没有找到这么多权势后代的地方,只能在我这里呆着。反而我比较好奇的是为什么这些权势后代有心情跑到这里来。”看着扎克,要求回答的眼色。

    扎克只能回答一部分,看了眼爱丽丝,“格兰德未来的接班人来关心下格兰德发生的大事,很正常。至于其他人。”扎克着重看了萝拉。凯撒和玛雅刚才的话已经说明他们在这里的原因——玛雅就是会跟着爱丽丝,凯撒是替不能来的茜茜来的。那萝拉和凯普勒?呃,还有个凯普勒附带的吉米·尤里。

    感受到了扎克的目光,萝拉翻白眼的同时,“我们就不能来支持我们的朋友么。”

    扎克没意见,看回科隆,继续疑问的眼神,‘你要在这么一帮青少年面前和我谈话么?’

    答案自然是不,科隆局长清了下喉咙,把问题抛回了扎克。

    扎克稍做思考,并没有避讳科隆局长的存在,对爱丽丝,“和你老汉克他们一起回去吧,老汉克今天已经向员工们证明了如果格兰德中发生什么,他们会毫不犹豫的以自保为原则行事,抛弃没有价值的人。其他员工们的心里一定需要些安抚,你应该抓住这个机会。”

    爱丽丝眨了眨眼,“我该怎么做?”

    “恩……”扎克撇了眼已经有思考神色的科隆局长,“所有人都已经饿了一天了。”

    爱丽丝领会到了,招呼所有人,“我们走吧。”

    唯一有些不愿意的是凯撒。很活该的,又被玛雅怼了,“你还指望能帮你主子看到什么么?哼,没听出来么,成年人要对话了。”

    凯撒没能怼回去,被吉米拽着走了。大概是出于同为男生的同情。

    确认了离开警局的人都走干净。科隆没有浪费时间的开口,“所以,这就是你在打的算盘?为格兰德未来的继承打磨手下?”

    “我必须要在这种丑闻一样的烂事中找点意义,不是么。”扎克回的很圆滑。也是有意让科隆别搞错的因果——

    “你的意思是在你的员工对两个无辜的记者施暴的时候,你是真的不知情么。”

    “是的。”

    “所以这件事真的不是你刻意弄出来的,完全是一次意外发生的情况。”

    也没必要推的那么干净,“不是我刻意。”先澄清某个无聊的误会,“也绝对不是我为了引起某个警探(詹姆士·兰斯)的注意。”寇森的奇妙推理,没忘吧,“但完全的意外?”扎克一耸肩,“我倒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我的员工不喜欢我,格兰德现在被媒体关注的事实,格兰德的员工都有很特殊的背景(前罪犯)。”扎克看着科隆局长,“一加一加一,有些事情,注定发生。”

    因为扎克的话太有道理,无法反驳,所以科隆局长能做的,就只有眼角抽搐的,“听起来了你已经预见到了一些情况,但你却完全没有要预防这种情况发生的心思。哼。”科隆局长喝了口……酒精饮料?虽然是用密封的保温杯装的,但开盖的时候,酒精的味道扎克还是分的清楚的,“你还在期待这种事情发生,为了格兰德未来的继承人收拢员工的人心!”

    扎克把科隆局长工作时间饮用酒精饮料的行为解读成了单纯的压力使然,毕竟也没必要腹诽一个警局局长的道德问题。但势必,扎克需要更注意自己说出口的话了,“我并没有期待,就像我刚说的,事情已经发生,我只能在这种烂事中找出点意义。”

    科隆局长低头了一会儿,嘴角在低头的时间中不断拉扯,未抬头,“那么,如果我们起诉格兰德并没有给那些前罪犯提供一个平缓融入社会的环境,会成功么。”

    扎克非常干脆的,“不会成功,格兰德的一切设施、行为规章,都完全符合中途之家项目的要求。”就像扎克还在铁栏后时对老汉克说的那样,扎克愿意出手帮助的是格兰德名声,“这次发生的情况,和格兰德无关,纯粹是那些不配给予二次机会的社会败类进行的个人行为。”

    科隆局长点起了头,点着点着,头就抬起来了,但也并没有看向扎克,而是拿了纸笔,在记录一些东西,话,听不出来是嘲讽还是什么,“我猜有些可能出现公诉辩论中的东西,现在就可以确认排除掉了,免得到时候在法庭上浪费大家的时间,你说对吗?”

    “是的。”必须要考虑到对方现在很有可能正厨子酒精的影响中,扎克很周全的,“感谢你,科隆局长。”

    科隆局长抬手摆了一下,“用不着。”依然没看扎克,“用不着你谢我。”依然听不出来是不是嘲讽,“你帮我转达一下未来格兰德的继承人,我有卖她这个人情就是。”

    爱丽丝么?

    扎克抿着嘴稍作思考,懂了——拜某篇八卦新闻所赐,全巴顿人民,都知道格兰德的妹妹爱丽丝,和最能代表巴顿这个城市的家族,巴顿家族的萝拉是挚友。科隆刚才还亲眼见证了围绕在爱丽丝身边的权势子弟们。

    那,科隆局长,真正在表达的东西是——

    现在由扎克掌管的格兰德已然非常让人头疼了。难道不是吗?他报案自己的员工打人了,都让科隆局长和寇森警探猜测了一天他的真实意图。

    然后未来的格兰德,只会继续让人头疼。看爱丽丝现在的人际网络吧,已然是扎克的升级版了。而且还是比扎克这种去年才开始累积的关系要深沉无数倍的少年友情。

    再加上扎克现在就开始培养和教育。呵呵,未来的格兰德,科隆对酒精的需求,恐怕会逐年增加。

    扎克考虑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份名单,递给科隆局长,“我无意让局长的工作变的……”扎克有认真思量用词,“另人不快。”在科隆局长看向名单的时候,扎克,“这是我的员工,贝恩,给我的,格兰德员工里平时喜欢搞些小动作的员工名单。”扎克是在表达诚意,“这次打人的,上榜了两个,剩下的几个,不是这次,未来也会冒出来做些违背社会和谐的事情。”

    科隆局长的眼眯了一下,终于看回扎克了,“什么意思。”

    “我知道一切和格兰德相关的事件,都会让局长你感到不快。而这,就是我的承诺。”扎克指了一下名单,“除了这名单上的人外,格兰德今后会做、可能参与的任何事件,都绝对不会给南区警局添一丝麻烦。”

    “哼呵。”科隆局长一副仿佛被气笑了的表情,“你对警察这个职业是不是有什么错误的认知啊?这份工作,就是个会被所有人找麻烦的工作!”别耍小聪明,字面上理解科隆局长的话就好。

    扎克没反驳,点头的,“那我的承诺,就是任何看起来是麻烦的情况,格兰德都毫不质疑的给南区警局任何格兰德能提供的助力。”

    不得不承认,这段对话有些抽象。

    那,放入一个特定的情境中说明吧。由科隆局长来设定这个具体的情境——

    科隆局长在思考了很长时间后,仿佛突然岔题的,“南区这边的新港口,在还未完工的情况下,被迫设立临时的船只入港区域,以缓解北区马萨港在事故后的流量压力。”

    扎克一副认真听的样子,“格兰德能帮到什么。”用陈述的方式提问。这个诚意,没话说了。

    “新港口的工程和临时入港同时进行,安保人员的需求剧增。但是,负责新港口的法尔肯集团因为之前冬歇时和南区民众的冲突,招收不到足够的人手完成这项工作。”科隆局长看着扎克,“你记得么,法尔肯集团和我们南区人发生冲突的时候(史密斯的建材车撞了农户的财物),你的员工赛瑞斯还参与了,结果,哼,你两边的不帮的撤了你的员工,把那个烂摊子丢给了我南区警局。”

    扎克不准备为他曾经的决定辩解,强调现在,“现在格兰德能做什么。”依然是陈述的提问方式。

    “在新港口建立临时入港程序,是市政府命令的,如果法尔肯集团持续无法自己解决安全维护问题,那么,这份工作,就会落到我们这种那纳税人工资的人身上。”科隆局长指着自己,然后,笑,“呵呵,你知道吗?南区警局因为建制的关系,连海警部门都没有,你说,当这份工作落到我这里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扎克有了点儿眉目,这次动用了问句,“那么,科隆局长的意思,是让我解决法尔肯集团无法提供新港口的安保问题?还是让我促成一下南区警局的部门完善?”

    这可是两个完全不同推进——

    前者,扎克恐怕要去找法尔肯夫人菲奥娜,暂时放下他们夫妻间的争斗,看在巴顿未来的发展上,暂时帮一把负责新港口的法尔肯先生。

    后者,扎克可能要动用魔宴的关系:南区警局的部门扩充,必须要那个北区那个总局长点头,不是么。用巴顿全面发展对魔宴必然是好事为理由,让魔宴来扶持这个‘乡下’警局的基础建设。

    科隆局长在扎克问出这两个问题后嘴巴张了一下,配合的,眼睛也亮了一下。习惯性的拿杯子动作做到一半,嘴角扯了一下,直接连保温杯一起丢入了垃圾桶,严肃的对着扎克,“我要后面那个,你能做到吗?”

    “我能承诺的就是我尽我最大的努力。”扎克谦虚了一下。

    呵,说实话,对话都进行到这种层级了,这种谦虚就是在活跃气氛。

    科隆局长的嘴角一扫前面所有的不爽与疑似嘲讽。完成了一个逗号,“兰斯家族到底是从哪里把你挖出来的?”

    别笑,在巴顿中,知道扎克真实身份的人已经够多了,我们应该感到欣慰,还有科隆这种坚信扎克只是兰斯家族的政治工具的人存在。我们要珍惜。

    “你有我曾经经商时的档案。”扎克陪着笑了一下,“局长知道。”说完,扎克站起来了,这场对话也进行的差不多了。科隆已经知道格兰德员工打人案中扎克的想法,他也成功的开始了将‘格兰德从麻烦变成助力’的第一步,扎克觉得自己在这里的时间应该是到头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告辞了,我想,明天,我就能给你个答复,关于南区警局的扩展。”

    “那我就等着了。”科隆局长也站起来了,还朝扎克伸出了手。

    扎克握了一下,再晃一下,转身。

    开门的时候,正有不认识的警察准备敲门,扎克礼貌的让了身位,然后自觉的继续离开。

    用不着偷听,找科隆的警察自己着急了——“证物处的东西,多了一些!”

    “喊什么。”还看了眼走出去的扎克,扎克有随手关门,然后科隆局长才发问,“多了什么?”

    “武器!多了好多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