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8 氏族合并
    墓区的印安葬礼到结束,丝贝拉都没有对扎克说什么。我们应该会有个感觉,在麦斯诡异突然警告扎克,要为了托瑞多氏族去提防中部的印安家族后,丝贝拉这个巴顿巫师的领导者,应该有点自觉,哼,不说能猜到自己人对扎克表达了什么,但你至少来试探一下吧。

    丝贝拉没有。她只是摆明了不愿意让麦斯和扎克进行过多的交流,但也完全不管麦斯和扎克说了什么。扎克即使有心想给丝贝拉为自己辩解的机会,啧,丝贝拉自己都不接。

    回到格兰德,这让扎克有些不舒服的事实,被墨菲点出了关键。

    “如果巫师随身带着两只吸血鬼的残骸,我也不会和那个巫师多说一句话。”

    扎克这才意识到的回身看两个跟着自己的印安天使。

    *!

    原来不是丝贝拉不愿意和扎克交流麦斯可能揭露的危险,而是在一个印安人的葬礼上,丝贝拉真的无法和一个偷窃印安灵魂,还带着到处炫耀的圣主信仰生物对话。

    哎,我们知道扎克根本不是在炫耀,他根本不想带着这两个印安天使。

    算了。扎克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让纽顿的天使克劳利收回让这两个天使跟着自己的命令,保持继续无视。

    一回格兰德就找墨菲的原因是,扎克要做一个重大的决定了——分享托瑞多的姓氏。

    阿萨迈特氏族和托瑞多氏族的合并已经说了一段时间了,扎克也算是默认了这项改变十三氏族分类的大事。是时候正式完成这个进程了。

    “我不会否认,如果影像能力拥有在人类社会中,修改身份在政府中存档的能力。阿萨迈特氏族,需要这能力。”墨菲对扎克说话一直这样,诚实,不绕弯儿,“我收回曾经评论影像能力是障碍的说法。”

    能跟上吧,如果不是葬礼打断了扎克的日程,从卧室出来的扎克会直接去找墨菲。不为其他,就因为印象能力替换了扎克在联邦政府的那个电子档身份文件。

    靠着用人类家族的力量替换后裔身份的阿萨迈特氏族,需要这个改变人类政府对公民身份管理的能力。

    扎克需要帮助完成姓氏给予的仪式——

    吸血鬼由换血,改变氏族本质的过程我们见过,单独给予姓氏的过程,大家现在可以随扎克见识一下。这是除了双生氏族外,没人会的特别仪式。

    原因大家应该能猜到。双生氏族由于自己的特殊性,赛特和阿萨迈特,这两个两个姓氏,都是在确认新生吸血鬼的本质后,才被决定分配给新后裔的。被情绪控制的后裔被给予赛特,被理性控制的后裔被给予阿萨迈特。这就是双生氏族的独有的特性。

    可以这么说,对于其他吸血鬼,姓氏的给予,是在制造新后裔的时候理所当然的默认内置进程,除非后裔是孤儿。除了双生氏族吸血鬼,没人更理解传递姓氏,这一步骤,对十三氏族吸血鬼的意义。

    也大概只有双生氏族有这个能力说,‘我要和其他氏族合并,分享姓氏’了。就因为他们对姓氏高于其他吸血鬼的理解。

    “叫我的名字。”墨菲看着扎克,开始了指引。

    “墨菲。”扎克只能照做。

    “然后姓氏。”

    “阿萨迈特·托瑞多。”扎克继续。啧,是墨菲曾经自己提议让托瑞多的姓氏做主体的,不是么,当然是‘托瑞多’做主角放在后面。

    “最后一起。”墨菲继续指令。

    “墨菲·阿萨迈特·托瑞多。”扎克没什么情绪的说完全称。

    哎。曾经扎克也说过类似的话——“墨菲·xx·莫瑞亚提。”是了,扎克回忆起了自己的婚姻。

    墨菲在听完扎克的‘呼唤’自己的新性命后,也不给扎克反馈,直接转身,“麦莉,镜子。”

    扎克皱了下眉,看着墨菲伸着手等待麦莉把镜子递到自己的手上,“这就完了?”

    这的想法是,十三氏族姓氏之间的流通居然如此简单,啧,换血还有个心脏被重新启动的危险因素呢!姓氏的共享这么轻易的么。十三氏族姓氏的独立性居然还能保持四个世纪,真是个奇迹。

    等镜子的同时,墨菲给扎克解惑了。但大家知道墨菲的‘品质’的,所以别指望刚得到托瑞多信使的墨菲会和扎克有一样的感触,只是毫无情绪的事实理论:“十三氏族为了吸血鬼氏族的利益禁止了氏族之间的通婚,吸血鬼之间没有互通姓氏的可能性。。”

    有道理,扎克的眉稍微放开了一些。

    墨菲没说完,“姓氏流通也对吸血鬼没有实际意义。”墨菲看了扎克一眼,“两个不同氏族的吸血鬼分享姓氏,只能对吸血鬼个体对氏族的忠诚性和利益造成负面影响。不会有人去做这种没有益处的事情。”

    这句特意看着扎克说的话,如果能加入感情色彩,更好理解——阿萨迈特和托瑞多合并,占据更多人口基数的阿萨迈特氏族降低对自己氏族的忠诚心以接收对托瑞多氏族的忠诚性,扎克瑞·托瑞多,你还不感激涕零!

    扎克撇了下嘴,懒得回应。现在事实,分明是托瑞多对阿萨迈特缺乏的人心掌握是大补,姓氏中的影像能力,有直接提升阿萨迈特氏族的生存能力。明明是你们阿萨迈特在占托瑞多的便宜好不。

    墨菲拿到了镜子,说自己的最后的说明,“在托瑞多之前,也没有个姓氏拥有其它氏族没有的能力。”圣徒‘耶希尔’姓氏所带来的影像能力,不是么,在现在的托瑞多之前,十三氏族的所有姓氏,都是平等的,姓氏中的能力是大家都有的日行。

    这话让扎克点了下头,理性的墨菲,是有自觉的,她知道自己的氏族是更大的受益者。

    墨菲看着手里的镜子,扎克刚准备作为一个前辈,分享一下让影像充分显示的经验。

    墨菲拿着镜子的手臂九十度偏转,自己的头也想反方向偏移,眼睛保留在原位的斜撇着镜子,“麦莉·李斯特,你对我的头发做了什么。”

    墨菲,第一次看到了麦莉保证‘一定好看’的辫子编织手法。

    等一下。

    扎克一步上前,视线固定在了墨菲手里的镜子里,嘴吧微张——

    墨菲的影像,清晰的在镜子中。

    墨菲的姿势显然并不舒服,不懂的自己去拿面镜子照自己的后脑勺体验一下,墨菲没有理会扎克情绪的汹涌。情绪?墨菲是情绪的绝缘体。

    墨菲对着镜子中自己的影像,“你,转身,我要看头发。”

    扎克微张的嘴,再次扩大一些漏气的范围——

    镜子中的墨菲影像,在镜内完成了一个转身,把后脑勺对着了镜面。

    墨菲盯着镜子中的后脑勺,“麦莉,这是什么。”见过那种纠结在一起的铁丝网么,这就是墨菲现在后脑勺的样子。所有头发都纠结的缠绕在一起,还有为了固定而插在脑袋上的别针卡在纠缠的死结中。这不是一个女人的脑袋,这是个可以挂在武器上,随时挥出去杀人的凶器。

    “怎么样?好看吗~”麦莉毫无自觉……

    也没有什么自觉,墨菲没有情绪,没人知道墨菲是生气还是高兴。

    墨菲抬手,摸了下自己的后脑,“我应该觉得好看吗?”有情绪了,是提问。

    “当然!”麦莉跳到了墨菲身边,“你看,多能体现现代女性的坚强和锋芒~”

    如果坚强指的是那些被打成死结的发丝,锋芒指的是那些被插在死结上的别针。呵,麦莉说的没错。

    麦莉还在找认同,“你说对不对~扎克~”

    扎克已经关闭了自己漏气的嘴巴,转身抬步,他要离开这里。

    这就是当你在学生时代时,把自己花了时间、经历掌握的解题公式分享给自己的同学,然后人家秒懂,并能随意应用的感觉。

    墨菲叫住了扎克,“扎克。”挺稀奇的,墨菲很少用让扎克满意的称呼叫扎克,通常都是……丈夫……现在确实不用重复这个刻意提醒扎克过去失败婚姻的称呼了,墨菲的目的达到了,“修改人类社会中的身份,这项优势在我这种人类身份已经过世几个世纪的人没有作用。”

    不仅称呼变了,也终于让扎克松一口气的放下了那段失败的婚姻。是个意思吧,墨菲承认了,她作为扎克瑞·莫瑞亚提妻子的身份,去世太久了。

    就为这份放下的诚意。扎克忍住了自己尽快离开这里欲望,止步转身,看着墨菲等她说完。

    “中部,我们氏族近半个世纪,特别是近十年中诞生的后裔,更需要这份能力。”墨菲说的很现实。人类文明对身份信息的控制,就是这半个世纪爆炸成长的。也是我们巴顿的身份商人,史蒂夫先生赖以生存的依据——他的身份交易,打就是合法身份的招牌不是么,那些合法身份哪里来的?

    墨菲继续了,“我不能独享这份能力,我需要回到中部,让阿萨迈特氏族全部都拥有我们的新姓氏。”

    这简直就是嘲讽在扎克在合并氏族一事上拖延的嘲讽,阿萨迈特氏族多么雷厉风行啊!

    但我们懂的,墨菲不会嘲讽,所以她说的只是事实本该有的面目,纯粹的理想逻辑。

    扎克在拖延就是自嘲了,没什么表情的点了下头,算是同意了。

    墨菲收到了允许后,也没什么表示。手里的镜子还给麦莉,“我会回中部继续让氏族调查中部巫师家族在干什么。”

    这是扎克现在有些在意的事情了。麦斯的提醒扎克不准备忽略,“小心一点。”这提醒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合并氏族后,扎克也没必要遮掩了,阿萨迈特和托瑞多,就是一体。

    墨菲仅仅为表示收到的点了下头,看了眼扎克,“你希望我们在中部也调查一下狼人的阿尔法血液交易吗?”明确的提问。

    这事儿算是让扎克感动吧——我们都知道,阿尔法的血液交易,是被在中部拯救自己同胞的堕天使杰西卡发掘出来的。为了帮助杰西卡的行动,本杰明被卷入的阿尔法血液交易的市场中。之后还有本杰明故意想要和扎克断绝友情的发展。

    墨菲知道扎克在意本杰明。

    理性的推理,托瑞多和阿萨迈特成为一体合并,扎克与阿尔法关系,也就是阿萨迈特与阿尔法的关系。墨菲能在获得托瑞多姓氏的优势时,马上有自觉为托瑞多分担,真心难得。

    “要。”扎克的回答很干脆,“我需要知道是那些狼人族群,在试图挑拨本杰明和我的关系。”扎克的话也是有意思,阿尔法和吸血鬼的关系,并不需要挑拨就已经够烂了。扎克是在巴顿和本杰明过的太滋润了,自带优越感的无视外面的真实世界。

    对,就是无视。扎克比所有人都清楚吸血鬼和狼人的历史仇恨,但当他曾经和本杰明决定在战场上不相互厮杀,就是选择和真实世界相反的那条道路走。既然走的是相反的路,就该无视那些不在相同道路上的声音,影响心情。

    墨菲点了下头,已经在开始收拾东西了——一个包了塞了几瓶血而已。吸血鬼的出行挺便利的。

    这动作倒是提醒了一下扎克,“等几天吧。”扎克撇了下嘴,“你依然有托瑞多的技巧没有掌握。”

    墨菲的动作停了一下,“什么。”托瑞多还有什么不同与其他吸血鬼的特别能力能力吗?

    有啊,伊莱·托瑞多,也是‘托瑞多’嘛。控血。

    这是扎克现在最常用的技巧了,不管是保命还是隐藏身份,都相当实用。这动作倒是提醒了一下扎克,“等几天吧。”扎克撇了下嘴,“你依然有托瑞多的技巧没有掌握。”

    墨菲的动作停了一下,“什么。”托瑞多还有什么不同与其他吸血鬼的特别能力能力吗?

    有啊,伊莱·托瑞多,也是‘托瑞多’嘛。控血。

    这是扎克现在最常用的技巧了,不管是保命还是隐藏身份,都相当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