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9 格兰德的员工
    墨菲的控血学习,也必然比扎克快了。

    格兰德地下室里的血——那些之前赛瑞斯为了帮扎克解决弗兰克食物问题而送来的血液,发挥作用了。墨菲直接使用了暴食的方式锻炼自己的控血技巧。

    “赛瑞斯,你愿意一起练么。”扎克提了个目前还看不出对未来是否有好处的提议。

    伊莱·托瑞多的控血秘密,是扎克捅给魔宴的,记得吧。但不同于扎克的分享初衷,魔宴吸血鬼在鲁特·勒森布拉命令下,并不是所有吸血鬼都学习了这种增加吸血鬼生存几率的能力。

    于是,属于卡帕多西亚氏族(奈纳德的儿子)的赛瑞斯,并不会控血。恐怕连奈纳德都不会。

    扎克做这种提议的唯一原因是墨菲用来练习的方式使用的是赛瑞斯的劳动成果。

    “我……我会……”赛瑞斯还示意性的展示了一下他的控血技巧。

    扎克挑了下眉,“你从哪里学的??”真疑惑。

    “莫卡维教的。”赛瑞斯抿了下嘴,应该是想起了学习的过程并不美好,“她吸收了冒名托瑞多的能力。”注意,这里并不是控血,而是,“拥有了彻底屏蔽吸血鬼血统感知的力量,然后她无聊的时候扩宽了一下这个能力的应用,重新发明了控血技巧。”

    乔治娜还活着的时候说过,控血是所有吸血鬼都能掌握的技巧,但最适合的只有伊莱·托瑞多的氏族。

    扎克不想追问莫卡维方面了,问的是,“奈纳德呢?”‘儿子’有没有教‘父亲’。

    “怎么控血的方法我告诉过他了,但有没有练我不知道。”赛瑞斯皱了下眉,“魔宴规定了只有部分二代吸血鬼才能学习控血,他说他还没有资格。”

    又一个鲁特·勒森布拉在魔宴社会霸权的证明。扎克更不想多问。

    现在,既然终于在回归格兰德后和自己的员工有交流了,扎克也有自觉,该回到格兰德的日常了。

    第一件事,“老汉克去干什么了,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赛瑞斯是一副觉得自己让扎克失望了的表情,“你去纽顿的这段时间,他总是用工作支开我。”比如我们那次从凯特的电话中听到的,老汉克在明知道媒体对吸血鬼不友善的情况下,依然命令赛瑞斯去监控福特殡葬在墓区进行的西区人葬礼,“平时也不让他们那边(生活区里)的员工和我接触。”

    “贝恩呢?”贝恩作为生活区员工中,属于扎克这边的线人,应该也属于被老汉克排斥的对象。

    “他还好,老汉克最近对他和他的家人都不错。”赛瑞斯歪了下头,一副认可的样子。似乎是觉得老汉克的区别对待是对的。

    这表情让扎克不怎么舒服,“你觉得老汉克这样是对的么,为什么给他认可的表情?”

    “呃……”赛瑞斯愣了一下,他有自己因为属于扎克这边而被老汉克故意为难的自觉,但他没有认为这是不公平的自觉,“贝恩毕竟是人类,对格兰德也很忠诚,老汉克对我这样我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反正我是吸血鬼,我也不会怎样。要是对贝恩也这样,贝恩可能受不了。”

    扎克有一点小猜测——这种在社会上,自我与人类的生存状态分离的观念,是奈纳德教给赛瑞斯的。只是奈纳德在魔宴养成的处事方式是吸血鬼自然比人类高一等,到格兰德这里,是吸血鬼被人类员工排斥而已。

    一个本质,在两个不同地方的不同表现方式而已。

    现在不是让吸血鬼大度的接受被排斥的时候,扎克很严肃,“下次老汉克再对你提无理的要求直接拒绝。”扎克当然不会说出希望贝恩也被排斥的话,要的是让赛瑞斯知道,同一个工作环境下,员工的工作境况都该平等,“让老汉克直接来找我。”

    赛瑞斯懂没懂扎克的意思我们不知道,我们能知道的是赛瑞斯把这当成了扎克的特别关照,“谢谢。”

    扎克没继续打扰赛瑞斯工作了……是的,葬礼的后续文件工作,扎克全都丢给了赛瑞斯,自己则前往员工生活区。

    问老汉克的去处继续,同时,还有一件事。

    试想一下,如果今天扎克没回来,这场刚结束葬礼,谁监管?赛瑞斯?贝恩?呵,怎么可能是扎克这边的人,一定是老汉克手下家伙。

    葬礼上犹豫印安葬礼的特殊性,扎克没有看出格兰德员工中有冒头管事的迹象,那就现在弄清楚——老汉克现在在员工中属意的亲信是哪个。

    踏入生活区,躲着扎克是不至于了,这前罪犯已经过了这种彻底和扎克划清界限的阶段——格兰德主人还是扎克,老汉克能不声不响的用无聊的借口把他们中的一员送回监狱,而扎克,能大声打响的完成同样的事情(重伤记者事件,就是在扎克的安排下变成社会新闻的)。他们都惹不起,所以也不能说是无视扎克。

    在扎克进入的时候一个个都低头顺目的给这位老板打招呼,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扎克随便拉过一个经过的员工,提问很直接,“汉克出门了,你们谁管事。”

    大概是扎克运气太好了,得到的回答是,“我。”

    “你是……”扎克拉长尾音,意思是让对方自己补上名字。

    “你不用记我的名字。”对方如此回答。

    扎克感动啊,终于,这帮员工明白自己不喜欢记名字了。

    对方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老板不知道自己名字的这种侮辱事实,对扎克示意了一下在生活区公共区墙壁上挂着的轮值表,“今天刚好轮到我管事而已。”

    扎克的注意力全在那份轮值表上了,因为贝恩和老汉克的名字居然也都在上面。

    看起来扎克想知道现在谁是老汉克的得力手下这目的,是不可能达成了,“谁弄出这个轮值表的?”

    “你妹妹。”

    “爱丽丝?”扎克挑了眉,是欣慰。爱丽丝显然做了自己身为格兰德未来主人该做的事情,不让将老汉克在生活区员工中主事权利降格了,一视同仁的和所有员工进行轮换。怎么宣示身为主人的权利?就该这样。

    对方点了下头,“你还有事情要问么,没有我还要去安排墓区的工作。”

    扎克准备挥手放人走了,等一下,“墓区还有什么工作?”印安葬礼已经结束了,墓区那边应该回归到正常的维护工作而已,那是有固定的班次安排的。

    “保安刚通知过来说,那些参加葬礼的印安人并没有离开,要我们多派人过去盯着。”

    扎克皱了下眉,没多问了,挥手放人离开。再抓一个经过的人,“知道汉克去哪里了么。”

    ……大家应该有察觉到吧,自从埃文曾经用老汉克的年龄,对格兰德的未来发表过充满恶意和评论后,生活区这边对老汉克的称呼,一律没有了这个前缀。

    扎克在生活区这边一直都很配合这个默认的称呼规则。不管老汉克对扎克如何,老汉克是格兰德的家人。

    就和上面那个员工,完全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老板不记得自己的名字,现在这个被扎克抓住的家伙也完全不意外扎克对自己员工去处不知情的现实。这不是自觉,是对这个世界的态度。这些前罪犯对这个社会中独有的态度,“他去接委托了。”

    “什么?”扎克眨了下嘴,表情严肃起来了,老汉克接的委托,可不是好事。

    “我也不太清楚,早上,你没回来之前他接了电话,然后交代了几句事情就出发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去接委托了?”

    还是扎克运气好,随便抓的人都刚好是问题的中心,“他让我先准备好工具。”

    扎克这才打量了一下对方,意识到这个人并没有参与葬礼的过程,应该是一直在格兰德的生活区的完成老汉克的交代,“准备好什么工具?”

    对方抿了下嘴,回答了,“清洗用品。”

    扎克确实能从对方身上闻到一股化学制品的气味,有些类似纽顿边界、小汽车旅馆的主人,温斯顿身上气味。

    扎克暂时没放人,原地思考着一些可能有些会让人觉得无语的事情——

    首先要确认一下,都清楚老汉克的委托,是黑色职业的清理人工作吧。

    有人进行不可能在法律上占到便宜的罪恶行为,无法承受让事件进入以法律为基础的司法进程,于是委托给专门以销毁现场为专业的清理,让事件不可能进入司法进程。

    用个例子做直白的说明,有人杀了人、血溅上了地面,清理人,就是那个洗地、藏尸的家伙。

    明确了老汉克的委托是什么性质,回归扎克思考的事情。

    从格兰德被扎克占据后,老汉克就很少干自己的专业工作了。说到委托,格兰德里,还轮不到老汉克出面。

    有记得的吗,曾经活跃过一段时间的梦魔利普,他顺应虚幻与现实的自杀事件。格林先生,为了避免他事业——南区的疗养院(现在是波奇·昆因的),被巴顿家族回收,委托了格兰德的两兄弟,扎克和本杰明去掩盖他格林家已经没有继承人的事实。

    这是在告诉大家,只要是进入格兰德的事件,还碰不到原则上是在‘享受养老生活’的老汉克的。扎克会挡在前面。

    然后想一下‘委托’这种事对格兰德一直以来的影响。虽然从去年初,格兰德转型开始后,靠的就是这些外来的、脱离殡葬业范畴的事件发达的。但,这都是因为扎克,扎克自带的非人属性,将一件件测试社会底线的委托,变成了格兰德的优势。

    别表扬扎克,这里的重点是说明格兰德的发展过程。而未来,扎克不会在。所以在灵魂膨胀事件后,我们也看到了扎克故意让过了流入格兰德的事件,让养老的老汉克活动了一下——

    派斯英的灵魂膨胀试验失败,巫师方面有委托格兰德清理试验失败的现场。茨密希信使克雷格和警方的配合,让灵魂膨胀事件在还没结束的时候,巴顿官方就敢说城市已经安全,记得么。这些都是扎克有意让老汉克带生活区的员工去处理的事件。

    顺应的是格兰德未来的发展。随着爱丽丝一起成长的西区第三代,和巴顿中的异族,都会依靠格兰德,继续对这个城市的发展进行对各方都有利的影响。

    但明确一点,扎克敢放老汉克去处理这些事情,是因为扎克知道,老汉克身边有人!至少当时有就是奔着‘恶’去的埃文,有虽然话不多,忠诚已经偏移,但做事稳妥的罗根。不是么。

    看现在,埃文在毕夏普庄园当……玩具。罗根在西部的社会中,做一个市长秘书的复仇卧底……啧,说到罗根,扎克又开始不爽麦迪森不再分享书稿这件事。但我们现在别偏题。

    老汉克身边,没人了。

    即便老汉克给自己员工的命令——准备清洁用品,这工作被执行了。但从只有老汉克一个人外出去接受委托的这个事实来看,就问一个问题吧:当老汉克正式执行委托的时候,老汉克会带这些员工吗?

    不会。

    刚有几个员工因为再次触及法律容许的边缘,被送回监狱了,老汉克敢在这种关于中途之家项目的讨论,还在公众视线中的时候,带着这些幸存的员工出去给被人清理犯罪现场?

    那么为什么,结合一下刚才赛瑞斯表现出来的处事态度(吸血鬼和人类就是不同)——为什么不在扎克回来时,问他出门干什么的时候,直接把事件丢给不管干什么都比人类更‘便利’的吸血鬼?

    为什么老汉克不继续麻烦扎克了?从情从理,一件可能对格兰德产生负面影响的委托,就该丢给扎克啊!为什么老汉克不继续麻烦扎克了?从情从理,一件可能对格兰德产生负面影响的委托,就该丢给扎克啊!

    是了,扎克这种想法的槽点就是,终于,老汉克有了些担当的时候,扎克又觉得为什么自己被排除在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