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0 老汉克
    老汉克入夜才回来,而且看样子是去拿了工具后就要再出门的样子。

    扎克只能草草的结束和爱丽丝的电话——因为是周末,又接着茜茜和克里斯的约会,那帮高中团绝对有后续的安排,扎克也根本没指望今天一天能看到爱丽丝她们。果然,爱丽丝就一天没回家,电话打回来,也是知道现在扎克回来了,才礼貌性的让扎克这个监护人延长宵禁的时间而已……

    “明天晚上10点前回来就好。”

    “明天?!”爱丽丝超兴奋的,“今晚不用回来了?”

    “不用了。”扎克的想法是,“老汉克好像有事。”从办公室里看了眼生活区,果然,带着一堆‘清洁用品’出来的老汉克没有带任何员工,“他似乎不想让格兰德参与,你避开就好。”

    “哦。那你呢?”

    “当然是跟着了。”扎克撇撇嘴,“行了,不耽误你们玩儿了。”

    挂了电话。

    扎克直接走出办公室下楼,在后院,老汉克发动车的时候强行坐入了副驾驶,边系安全带,边“印安葬礼完满结束,你需要听下报告么。”

    老汉克撇着上来的扎克,赶是赶不下去的,照常发动,车开出格兰德,在土石路上行驶,暂时看不出要去的方向。也没有理扎克。

    没得到老汉克的回应,扎克也不追问,绷着身体坐在副驾上一副肃穆的样子——由于自从扎克和本杰明顶替了格兰德儿子的身份后,老汉克单人就几乎没有出门工作过。扎克不知道老汉克的驾驶能力是否可靠。

    离开土石路,老汉克控制着车转向——是往南的。扎克皱了下眉,“我们去哪里?”

    往南有什么?在巴顿范围里,就只有本杰明和莫卡维的祖们事务所了。老汉克不可能是去那里,那……

    “纽顿?”扎克看着老汉克,继续提问,“你接了纽顿的委托?”

    扎克才回来,还没准备又回纽顿呢。

    由于扎克了说了‘委托’这个词,老汉克斜了眼扎克,非回应的对着空气咒骂了一句,“那些员工真多话!”显然是怪生活区的员工,泄漏了他的委托。

    扎克抿了下嘴,懒得和老汉克说员工的问题,“请告诉我,我们现在不是去温斯顿的汽车旅馆。”

    不是扎克有预知的能力,而是事实摆在那里——温斯顿就是原来格兰德出去的人。同时,现在的温斯顿我们知道的,正是需要非法协助的时候。

    “你可以下车!”老汉克的脸色并不好。

    “汉克。”扎克有点认真,“纽顿的事情你不该参与。”扎克可没办法一时半会把纽顿的情况告诉老汉克——雷夫罗、幻人、天使、警方、市政府……这么多东西,我们看了一个月的事情,怎么说。扎克只能挑重点,“我已经在纽顿做了全面的安排。温斯顿那边有幻人里奇,警方那边有詹姆士和韦斯警探(扎克是回巴顿了,但这两人并没有回),整个城市还有天使和魔宴的雷夫罗监控着。纽顿中的事情不再需要我们巴顿的影响,汉克,这事你需要听我的。”

    “那你为什么把人家的外套送回去!”老汉克瞪了一眼扎克,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扎克愣了一下,嘴角一扯,“啧。我到纽顿的第一天,温斯顿借我的外套?”

    “是!”老汉克绷着一张脸,“你承诺了会把衣服送回去,为什么没有送回去?!”

    这种事情……重要吗??

    重要。老汉克在扎克无言的时候继续,“温斯顿电话打到格兰德来了!就在你今天回来之前!他问我,这么多天了,为什么你还没有把衣服还回去!”

    所以温斯顿不仅是个草菅人命的垄断商人,还是个记忆力清晰的小人。扎克只能诚实的,“我忘了。”

    “忘了?呵!”老汉克笑了,“你忘了!!”显然这笑并不是高兴,“那你就别奇怪别人会用这个借口找到格兰德里来!”

    扎克稍微有点阴沉了。如在里奇的事务所里,被温斯顿认出来时一样,扎克不知道温斯顿故意和自己‘叙旧’是为什么。扎克现在也不知道用‘还衣服’这种无聊借口找上格兰德的温斯顿想让老汉克干什么,“温斯顿找格兰德要干什么?”

    老汉克没看扎克了,盯着前面的道路。

    其实扎克可以猜。

    我们一起陪扎克猜。

    温斯顿身上现在背着纽顿大量非自然死亡的人命,这件事我们都清楚。曾经,在汉娜兄妹向纽顿警方捅出非自然死亡的案件,造成连锁反应,让这件事情在纽顿公众眼中曝光之前,我们知道温斯顿是靠自己,在处理由小白戒断反应导致的死亡所产出的尸体。

    警方介入后,这个温斯顿自己的处理进程被警方打断,尸体的出现不再由温斯顿控制,被收入警方进入执法程序。

    温斯顿也制定了新的计划,用太高小白价格的方式,故意颠覆市场,彻底放手对小白使用者死亡的控制开始脱身的计划。也就是扎克进入纽顿后,要求换人里奇配合温斯顿的计划。

    我们可以做一个时间的分界点,在扎克进入纽顿刚好接触到温斯顿去幻人里奇那里进行委托的时候,以此往后的温斯顿手上是没有处理尸体工作的,除了被丢给幻人里奇的汉娜。

    再加上现在老汉克带着清理人的工具前往纽顿的事实。

    我们应该能得出一个大致的推断——老汉克此时被赋予的委托,可能是处理分界点之前,温斯顿在纽顿‘储备’的尸体。

    推断需要被证实,扎克开口了,委婉的,“如果温斯顿是想找格兰德这个旧东家帮他解决一些事情,你应该直接拒绝。汉克。现在的格兰德,已经不是温斯顿所了解的那个格兰德了。”扎克,在意图把现在的格兰德,和曾经温斯顿了解的那个清理人黑色组织进行切割。

    老汉克根本没看扎克,起皱的皮肤抽搐两下,“我问你,你在纽顿呆了这么长时间,有没有去考察一下纽顿的殡葬业。”听语气,意外的平静,似乎已经接受了暂时是甩不掉扎克的这个事实。

    扎克已经预感到了这走向对自己目的的不利,自责的,“没有。”

    “哼,你不用装个自责的样子。”老汉克虽然是平静下来了,但言语、表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没变化,“那你告诉我,当温斯顿问我格兰德的儿子去纽顿干什么了的时候,我能说你这个格兰德主人,是为了殡葬业出公差么。”

    “不能。”扎克没有装自责,这就是他自己的错。最近发生了太多关于吸血鬼扎克瑞·托瑞多的事情,导致扎克对自己这个扎克瑞·格兰德的人类身份的维护越来越随便了。这就是扎克自己的疏漏。

    “哼。”老汉克继续用语气助词做开场,“那你还记得你在纽顿和温斯顿碰上的时候,是怎么解释你出现在一家非法委托事务所里的?”

    扎克回答,“我没有解释。”因为当时不知道突然叙旧的温斯顿想干什么,所以扎克自然没有任何正面的态度表达。记得么,当时的扎克明里暗里的全部是对温斯顿示意‘别再打扰我了的’态度。

    “哼,你记得你没有解释啊。”老汉克直视前方,“那人家自己去打听,你有意见么。”

    扎克能有什么意见?啧,这是扎克可以发表意见的事情么!

    按照当时温斯顿和扎克叙旧的情境,我们大致可以猜出温斯顿有误会了扎克在这里的原因,他以为和格兰德的员工打伤了巴顿的记者,上了社会新闻有关系。

    扎克是无意和温斯顿交流的,温斯顿了解的格兰德,和扎克的格兰德完全两个东西,所以任由这个误会产生,懒得去解释。

    那现在老汉克的意思就是扎克的错误不仅仅是忽视了扎克瑞·格兰德这个殡葬业主人的人类身份维护,还忽视了格兰德儿子的做人!

    人温斯顿可是你父亲,老格兰德的旧部,在人家明确的表达出关心的时候,你就不能对人家多说点儿格兰德的境况,让人安心么?

    扎克没有,所以回到老汉克话里,显然事实就变成了温斯顿自己想办法去了解格兰德的近况了。

    呵,我们可以充满对扎克的嘲讽的下个定论。温斯顿在这几年后,重新要了解自己曾经工作的格兰德,绝对不是在靠那些被巴顿过滤一次,再被纽顿过滤一次,能被所有路人看到的所谓的社会新闻了。

    别以为温斯顿没有渠道获得消息,他是怎么从巴顿弄到小白、0711、瓦尔米娜的……就能用同样的路子,得到关于格兰德在巴顿真正影响力的消息。

    我们一路看格兰德走来,如果我们要向一个不知道这个故事的人,描述格兰德在巴顿的意义,我们会怎么说?

    嗯……我们会说,格兰德?!夭寿啦!在巴顿,惹谁都不要惹格兰德!除非你想被全巴顿黑白黄绿所有道上的人针对!

    以我们自己为参考,温斯顿打听到的关于格兰德的消息,会是什么,我们应该有底了吧。

    扎克摇了下头,坚持自己最初结论,“依然,现在的格兰德和他知道的格兰德不同。不管他指望格兰德为他做什么,我们都可以说不。”

    老汉克撇了眼扎克,“为什么你一直认为是温斯顿在求格兰德帮忙。”

    “委托不是么。”扎克用的是生活区员工的判断……啧,现在一想,扎克觉得自己有点傻了……干嘛那么信任生活区的员工啊!扎克一撇头,抿着嘴,“不是温斯顿委托格兰德对么。”再摇摇头,“你只是不想让现在的员工和原来的格兰德的员工出现一丝联接的可能,故意用委托的样子骗他们的。”

    白天我们已经讨论过了,现在格兰德中由老汉克接手的委托,是不可能带被公众关注着的格兰德员工的,别忘了。所以最好的将这曾经的员工和现在的员工完成彻底切割的方法是什么?用委托呗,筐上这个说法,生活区的员工都会尽量的为了自己的未来躲得远远的。

    老汉克没看扎克了,继续开车。

    回到最初的问题,委托是可以丢掉了,扎克的提问,“那你现在去那边到底是干什么。”

    老汉克的开车技术还算不错,挺稳的。对于扎克重新的提问,仿佛没有听到,继续稳定的控制车前进的方向。

    扎克安静下来。

    一件事需要先明确——老汉克已经走在了扎克的前面,不想现在的格兰德和温斯顿产生联系。既然如此,那这次出行的意义是什么?只是为了在生活区员工的眼里,完善‘委托’的样子?

    和老汉克生活了这么多年了,扎克比谁都清楚这个老头子的固执。所以,继续问,应该不会再有任何效果了。扎克准备等到了目的地,用看的。

    车程并不长。格兰德距离城市的边界,也就十几分钟而已。这一路的风景,扎克也很熟悉——以前送本杰明变身,常走这条路。

    很快,熟悉的夜景被抛在车后,离开巴顿的范围,进入纽顿的边界。

    城市的变化,让我们把情绪也变一下吧。

    这并不是扎克预期的回归纽顿的情形。

    刚才也透露了,扎克回到巴顿,但两个巴顿的警探,却还在纽顿呆着。纽顿大学事件,需要人力的帮助。詹姆士和韦斯算是找到了继续赖在纽顿的方式。

    扎克有预期,在温斯顿的计划进入尾声,纽顿的小白市场陷入混乱,单纯的戒断反应导致的非自然死亡,被温斯顿计划中刻意引导出来小白使用者相互之间的抢夺行为取代时,自己还会来纽顿。

    那时候,就是扎克作为魔宴的托瑞多,一方面稳固雷夫罗在纽顿的势力,一方面在纽顿警局配合两个巴顿警探,将非自然死亡的案件人类社会化,一方面为自己的后裔——肯特,以及肯特选定的后裔,在纽顿提供开始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