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8 周一的案件
    周一,扎克目送爱丽丝和玛雅离开格兰德去上学后,回到了办公室,接待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寇森警探……

    这事情要从还未亮的时候说起。

    当太阳还在海平面之下,选择从哪个点探出头的时候,格兰德中就闯入了一帮愤怒的群众。

    最先被动静影响到的其实是生活区的格兰德员工。

    这帮前罪犯之中的一人,居然真的被格兰德的那位大老板派出去独自出差了。这样的事实,让这帮人一夜未眠。被各种正面或负面的情绪的控制,激烈的讨论了一晚上某些关于他们自己未来的话题。

    有好奇这些前罪犯讨论的话题的么。就举两个典型的例子吧。

    有人正面的认为这是一个开端,格兰德在给他们一些自由,今天是放心的敢派一个人出差,明天可能是在他们没有休息的工作日程上放出一天假期让他们自由行动。

    有人负面的认为,他们在也不会看到去出差的那个人了……

    差不多就这种话题了吧,大家可以随便脑补,反正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样的讨论气氛下,没人有睡意是事实。于是当一帮陌生人摸黑闯入格兰德的时候,这些人是第一时间听到响动的。

    生活区的员工亮了灯,试图探知后院中涌入的人是些什么人以及要干什么。到这个时候,其实闯入格兰德的群众们还没有对生活区的人造成什么影响。

    不过快了。

    生活区是最先亮起灯光的。已经进入格兰德的财产范围,在后院摸黑判断格兰德的建筑公用的群众看到了这灯光,不知道是人中的哪一个喊了一句,“一定住在这栋楼里!把人拖出来问!”

    这帮不知道来此何意的愤怒群众,并不是第一个搞错格兰德建筑功能分配的人~没忘吧,那个把达西送来的贝尔警探,也搞错过。

    只是贝尔有扎克在格兰德主建筑的窗户前出声提醒他。而现在这帮趁夜来格兰德人,呵,没扎克提醒,扎克现在还和具干尸的一样趴在没有露易丝的床上暂停生命的运转——俗称吸血鬼式睡眠。

    一帮陌生人被灯光误导,顺理成章。

    接下来,生活区的门就砸开了。对,暴力的破坏,手持着主要用途是居家用品或运动器具的武器,比如扳手、球棒之类的,直接涌向格兰德员工亮灯的区域。

    随后,前罪犯们……

    具体的场景就略过吧,已经突破过法律界限的人和正在突破法律界限的两群人碰撞在一起会发生什么,用脚趾想一下就够了,我们这里不浪费时间描述。

    被楼下这些动静吵醒的老汉克,叫醒了贝恩,让贝恩去弄醒扎克,然后挤入了楼下混乱的场景中。如果可以,我倒是想描述一下老汉克的英勇行为,但对不起了,一个老头子在人群中瞬间就没了身影,大家继续用脚趾头想象吧。

    扎克倒是得以在太阳终于在海平线上冒出一丝艳红的时候醒过来了。身体所有部件还都迟钝的听着贝恩描述了一下生活区的情况,‘哦’了一声,墨迹……不这个词太主观了,换个,僵硬,僵硬的挪到少女的房门口,敲门,等爱丽丝醒来的过程中指使贝恩去地下室取了自己的早餐。

    “这几天格兰德的人没死亡发生。”爱丽丝在听了扎克边早餐边再次转述的情况后肯定的说。

    扎克又‘哦’了一声,清空了自己的早餐,去了办公室,“喂,科隆局长吗,有人来格兰德闹事。”挂了电话。

    最后,才终于慢悠悠的晃到了生活区,也不废事儿,直接扯了火警警报,在所有人混乱的涌出生活区的时候,一一对经过的人,“不认识我的人站到后院中间去,格兰德人去围住他们。”

    在红色视线下,依然有几个趴在生活区里没什么行动的能力的家伙,其中就包括老汉克,扎克让贝恩把老汉克背回房间,看了眼剩下几个没有行动力的陌生人,摇了下头,刚才报警的时候应该顺便叫救护车的。

    不过也无所谓了,爱丽丝说了,格兰德的人中,没有死亡。老汉克等会儿将必然的、无视其主观意愿享的、得到扎克的亲自治疗,至于还躺在地上的人,格兰德的员工,反正有爱丽丝的肯定,绝对死不了,非格兰德的陌生人,闯我的地盘还打我的人,扎克为什么要救?

    回到后院,格兰德员工包围闯入陌生人的情势已经确认,扎克没在理会,红色的眼睛也恢复正常,“看着他们,警察马上就来。”

    然后……不再理会,正常开启格兰德一天。

    正常的开启意思就是在厨房帮爱丽丝准备少女的早餐,在赛瑞斯来上班的时候打开格兰德的大门,顺便接手赛瑞斯取来的报纸和磨坊的工作报告。

    南区警局的动作挺快的,赛瑞斯一脸困惑的坐到展示厅柜台后的时候警车和救护车已经开到了格兰德的门前。

    “格兰德的员工优先。”既然救护车被警方有先见之明的带来了,扎克自然是要坚持一下自己作为格兰德主人的原则,“我们,是被袭击的人,是受害者。”

    但人应该都有常识,从执法者这种身份被人类文明发明出来后,界定受害与施害者的人,从来都不是当事人本身。

    所以无关扎克对那些根本不理会他的急救人员要求了什么,格兰德后院中的所有人,都是警方压制的对象。

    格兰德员工围住一堆陌生的群众,警察围住格兰德的员工。扎克再次把后院的事情丢到了一边,放给寇森带队的警察们做他们的工作,在爱丽丝和玛雅早餐的时间和赛瑞斯聊了会儿赛瑞斯的夫妻生活——

    赛瑞斯说:“布瑞尔兴奋了一晚上,她说她迫不及待的想和新员工交流野生动物的习性……”

    扎克无知的,“你们祖们事务所又有新员工了吗?谁啊?”

    “冈格罗啊!哎,你不知道啊!昨天莫卡维居然把那个勒森布拉氏祖带到到我们那里去了,她非要完成那副画,我就不懂了,她要画银河的话,干嘛要用勒森布拉的氏祖做模特!终于画完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位勒森布拉氏祖故意的,问莫卡维巴顿的吸血鬼她是不是都画过,莫卡维说不是,只画过托瑞多和他(勒森布拉氏祖,弗兰克)。那个勒森布拉绝对是故意的,问莫卡维有没有兴趣重新更新一下十三氏族的画像!”赛瑞斯越说越气,最后直接咬牙切齿的“他绝对是故意!走之前把所有人拉下水。”

    还是一副无知这事件进程的样子,“那为什么冈格罗变成你们的新员工了?”

    “不是冈格罗还能是谁?艾伦殡葬的雷夫罗会靠近我们祖们事务所?派斯英的诺菲勒我们找的到人(时刻躲在黑暗中)?史密斯里的瑞默尔会跑来南区?可不只有被茜茜放养的冈格罗会被我们骗来吗!”

    “哦,这样啊。”扎克终于摆出了了然的神色,“也挺好的,毕竟祖们事务所的门面是户外生存店,也该有几个户外专家啊坐镇才对。你妻子布瑞尔学习野生动物的习性是上进~”拍拍无奈的赛瑞斯,以安慰这世事的无常。

    和赛瑞斯聊完了生活,扎克也接上了早餐结束两个少女,履行监护人的职责,嘱咐两个少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最后,也就是现在了,扎克终于踏入办公室,“抱歉,寇森警探,一大早就麻烦你们了。”

    “麻烦就不必了,看起来就算是警察没来,你们也已经控制住情况了!”寇森的语气只是因为他的不耐烦而已,话,说的倒是事实。如果不是扎克多嘴的对那些医护人员喊一句格兰德员工要优先,任何警察看到一堆民众被前罪犯围住的场景,都不会认为后者是受害者。

    “事情怎么回事问清楚了吗?”扎克让寇森等了这么长时间,自然也不是无聊的做作,扎克实在懒得自己去问发生了什么,有人能直接告诉自己结果,为什么不用?

    寇森警探先叹了口气,也算是调整了情绪吧,南区警局已经和格兰德是合作关系了——虽然警局中连科隆局长也并不清楚为什么扎克刚说能帮他们增加南区警局的建制,转眼南区警局就真的得到市政府的预算开始扩建了。

    但扎克既然已经做到了警局合作中扎克该完成的部分,南区警局自然也不会让扎克失望。

    寇森警探拿出各种样式的笔记本,这些都是是刚从手下警员那里收上来,现场问讯的记录在他这里进行了总结和归纳,事件已经清晰:“这帮人其实是来找你的,而且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进行非法入侵的事了。”

    扎克挑了下眉,寇森故意顿了一下,显然是在希望扎克参与。扎克给了配合,“找我?”从窗内看向窗外的后院,后院的双重包围早就散乱了,现在只警察们收押嫌犯的时刻。扎克之前见都没见过的陌生人被带上手铐押向警车,至于格兰德的员工们,空闲着双手按自己意愿随意摆放着,有的在被警察进行后续的询问,有的在被医护人员处理一些皮外伤。扎克看着这已经足以给时间定下结论的场景,“所以这次算是他们闯错建筑、打错人了。”估计有神在庇佑这些暴徒吧,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他们闯入的是吸血鬼和报丧女妖睡觉的地方,会发生什么,“之前呢?他们连位置都找错了么。”

    寇森警探用这样话做案件的开场是故意,看似他还没有向扎克讲述事件的内容,但已经透露了两个重点,一是对方的目标是扎克,二是这并不是这些人的初次犯案。

    扎克很好的提取了这两个重点融合在一起,这让寇森接下来的讲述变的非常轻松:“他们之前并不是找错了地方,巴顿还没人会找错格兰德。”毕竟有那么高的曝光率,“只是格兰德并不是他们的首选目标。”

    扎克收回了看后院的视线,看了眼寇森。扎克虽然刚配合了寇森想要的参与,但其实并不满意寇森这种绕话的方式。直说不好么,卖什么关子。不过扎克的教养在那里摆着,“这样哦,那我真诚的希望他们的第一目标安好。”

    意思就是这帮人既然都到了格兰德这非首选目标这里,那首选目标,大概率是已经被暴力碾压过一遍了。

    “是安好的。”寇森警探看着扎克,似乎有些满意扎克瞬间出现的疑惑,“因为他们的第一目标把你格兰德卖掉了。”

    扎克一皱眉,终于没了耐心,“寇森警探,我们也算熟人了,有话直说如何?”

    寇森警探抿了下嘴,还隐秘的翻了白眼,“是福特殡葬,是福特殡葬把人引到你这里来的。”

    “抱歉,你说福特殡葬?”

    是扎克让寇森警探直说的,那寇森警探就不会在回到照顾扎克感情的位置,陈述式的,“这帮人领头的供出了福特殡葬,说他们带人去福特殡葬准备大闹一场时候,福特殡葬的老板,福特直接让他们来格兰德闹,说。”顿一下,确认扎克有跟上,“两次火葬虽然明面上是福特殡葬接理的,但是格兰德殡葬仗着手里握着福特的土葬经营权和产业保险的联属资格,私下把两个火葬的遗体要走了。”

    扎克倒是听懂了寇森说的每一个字,但,好像连起来就听不懂了,“什么火葬,什么遗体?”

    “这是我想问你的。”寇森警探看着扎克,其实是在用警察的素养判断扎克的表情,“格兰德最近和福特殡葬有发生什么暗地里的交易吗?”

    扎克刚准备开口,闭上了,脸上没有表情的看着寇森警探,没说话。

    格兰德和福特殡葬在暗地里的交易。这话,不能和一个警探聊。这不用解释吧,这就和你不会向一个交警炫耀你喝过酒后敢在高速上飙车一样!

    寇森警探也是灵性,用了扎克的原话——“我们也算熟人了,跟我说说,我不会上报的。”

    扎克撇了下嘴,也不墨迹了,“前段时间,我从福特买了两具尸体。”既然福特不义在先,对不住了,福特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