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7 海妖
    “下次再聊吧。”扎克可不是逃避话题,话题就是扎克扎克开的,现在的回避只是因为在外面浪了一个周末的高中少女们回来了。

    “你不会还是那种在意在孩子面前说正事的大人吧。”罗伊找到机会嘲讽了扎克一把。

    “我不是。”扎克的回答,“但难道你不想知道周五晚上后,海妖讨伐的后续么。你用这个理由在巴顿站住了,然后就不再过问了?”

    “哼,几个少女知道什么!”

    看着小粉红开入格兰德,扎克,“她们还真的知道,忘了么。她们坚持周五要去夜店的行程,是因为她们的同伴中有个可以从艾瑟拉身边获得市长安东尼和阿尔法本杰明交易信息的凯撒。”扎克看了眼随着小粉红的靠近,莫名的自动退后罗伊,“你是在怕两个报丧女妖?”

    “不!”话是这么说,但身体倒是挺诚实,退到仓库里,给了扎克一个忧郁的眼神,躲的没影了。

    呃。

    凯普勒先从小粉红里跳出来,“我父亲周末有来找我么。”

    扎克摇头,“没有。”

    “哼,算他识相。”一甩头走了。

    这……这脑回路是怎么走的?扎克不准备追究,“爱丽丝~来~”

    “不!”玛雅莫名其妙的打断,“爱丽丝,你去陪凯普勒,我来应付扎克!”

    什么情况。扎克撇了下嘴,“不用你应付什么,我就是问爱丽丝几句话而已。”

    “无所谓。”玛雅在扎克身边坐下,“月华和百影来巴顿了你知道么。”

    扎克知道,上午刚知道的,“你想干嘛?”

    “不想干嘛。”玛雅白一眼扎克,“我想改善一下我们之间的,恩,气氛,免得让月华百影以为我在巴顿受委屈了。”

    扎克挑起半边眉,“你受委屈了吗?”

    “没有!”少女式的瞪一样扎克,“你怎么话这么多,我这不是在为你做面子么。”

    “谢谢。”扎克两条眉一起挑起来,“但不需要,黑女巫对我的感情不会因为你有什么变化……”扎克在说事实,只是这事实说着的同时,可以看到玛雅越来越锐利的眼神。算了,鬼知道这个少女在打什么主意,身为成年人的扎克让着就是了。不说了。

    玛雅的表情恢复了正常,“说吧,你想问什么。”

    “周五的后半夜你们去哪里了?”

    “凯撒的家里过夜。”玛雅说这句话的时候,莫名的嘴软了一下,“看到尚恩飘到海上去了,我们都知道海妖的事情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但我们还是挺好奇市长安东尼和阿尔法本杰明后面的交易的。”

    玛雅小皱了下眉,“萝拉有点儿担心市长真的为了对付海妖,把巴顿的什么重要资源交易出去了,所以我们跟着凯撒,在他家里堵艾瑟拉。”

    两个让扎克有些无语的点。

    第一个是,担心巴顿这座城市资源的人居然是萝拉,年纪最大的凯尔看来是完全不准备走他家族给他准备的正路了。第二是玛雅的说法,堵艾瑟拉。哎,这帮高中团大概已经完全没把自己当高中生了。

    “堵到了吗?”

    “没有。”玛雅一撇嘴,“艾瑟拉一夜没回,凯撒倒是提议了可以去市长安东尼的家里,但我们……”玛雅翻了白眼,“投票决定还是不要去打扰那两个成年人了。”

    明智的决定。艾瑟拉和安东尼两个成年人能干什么,还需要猜吗?

    “好,那周六,艾瑟拉总要回家的吧。”扎克继续了自己的问题。

    “回了。”玛雅也继续了回答,“但只是回来修整,然后有出去了。”

    “去市政府工作?”

    “不,是代表市长和祖们事务所谈交易。”

    扎克哼了一声,“我以为交易已经在周五的夜店谈完了。”

    “你怕是还不知道海妖的情况吧。”玛雅嘚瑟了起来。

    “什么情况,难道尚恩被海妖压制了?”

    “呃,那是不可能的。”玛雅一摆手,莫名的看着扎克笑了,“凯普勒说你生物学超级烂的,你知道水生生物和陆地生物的比例是多少吗?”

    扎克的脸有些抽搐,看来吸血鬼真的不适合当监护人,太容易被未成年鄙视,“不知道,但我知道翼人和鱼人的一旦配对,繁殖能力惊人。”

    “哼~知道这个也行~”玛雅摆了摆手,“尚恩清洗了整个马萨湾范围内的海妖,但即使是尚恩,也无法保证不会有新的海妖族群跑来骚-扰-巴顿。”

    扎克打断了一下,“你们怎么知道战况的?”

    “艾瑟拉回来的时候凯撒问的。”

    扎克想起了艾瑟拉的教育理念,不再插话了。

    “本杰明给市长安东尼发了消息,现下的海妖麻烦是解决了,但除非海洋消失,海妖对巴顿的威胁就不会停止,本杰明要求追加交易内容,以持续的由异族给海妖提供防御。”

    扎克皱了下眉,“本杰明主动要求给巴顿提供异族防御?”

    玛雅一侧头,“你这么说也没错,但艾瑟拉说这些时候,语气更像是本杰明主动要求增加交易酬劳。”

    扎克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没有对玛雅分享自己在想什么,“本杰明要什么?”

    “不知道。”玛雅摇了摇头,“但听艾瑟拉的口气,大概还是合法的人类身份。”

    扎克皱起了眉。

    本杰明很可疑。

    呃,当然扎克对本杰明愿意保护巴顿的心意没什么意见,只是扎克实在觉得这事情有点儿……怪。

    首先是海妖频繁骚-扰-巴顿的动机,一直没人弄明白。海妖要是持续制造像马萨港撞船那样的大事件,倒是可以理解为海生生物和陆生生物的仇恨。撞船对巴顿的影响很大,经济上、城市氛围上,如果海妖真的想搞巴顿这个座城市,继续就是了,但海妖也没有一直搞这种大动作不是么。

    然后是本杰明在讨伐海妖上的安排。

    讨伐海妖是安东尼提出来的,他是市长,知道自己的城市海岸线持续被海妖骚-扰-(达西、诺,都有说过),而人类的执法者在这种事情上又非常无力,因此求助于异族领主,阿尔法本杰明,这很合理。

    不合理的是本杰明响应的方式——如扎克在夜店和东南部看到的景象。本杰明不动员巴顿中数量最具优势、战斗里最高的异族群体——的恶魔和吸血鬼(恶魔就不多说了,这里的吸血鬼是派斯英巫师的诺菲勒,和本杰明在对付海妖上也有几次合作)。

    反而宁可找来纽顿的异族充数。而我们也看到了,纽顿来的异族对巴顿根本不够了解,人力都浪费在巡逻东南部这种无意义的事上。屁用没有,还搞出了让‘将军’尴尬的史莱姆事件。

    至于攻击海妖方面,本杰明找的居然是尚恩,这个理论上属于扎克所有人的孩子,但实际上不属于任何一方的新神。

    托瑞多有个经验,那就是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尽量找出能够让所有参与方受益的方式推进事件。大家也能从扎克做过的所有事情中看出这一点。

    那告诉我,本杰明讨伐海妖这件事中,谁受益了?

    谁都没有。

    巴顿这座城市依然被海妖威胁,本杰明找安东尼要的人类合法身份根本不是给参与行动的异族的,至于尚恩,没知道什么是对他有益的。

    于是只剩下,本杰明有没有得到益处。合法的人类身份,到底是本杰明准备来给谁的。

    可能是扎克想的时间太长了,半天没说话,玛雅的手在扎克面前晃了一下,“想什么呢?!”

    “没什么。”扎克可没必要和玛雅讨论这些东西。扎克有更合适的讨论人选——躲在仓库的罗伊·茨密希。

    扎克的想法很单纯,罗伊·茨密希在巴顿,在自己的控制下,翻不出任何浪花,那为什么不利用一下罗伊·茨密希和自己完全相反的对本杰明的态度呢~

    不是都说遭遇瓶颈的时候,需要的只是一份不同的看法么。那完全和扎克相反,对阿尔法充满仇恨的茨密希的看法,正合适啊。扎克还能继续用帮罗伊·茨密希稳住在巴顿的立足点为理由推进这件事。

    看,大家都得到益处,托瑞多的方式。

    “你去陪她们吧。”让玛雅可以自由活动了,扎克准备去仓库。

    玛雅翻了白眼,起身回格兰德,电话响了。不是办公室的电话,是展示厅柜台的电话。

    值班的赛瑞斯接了电话,“格兰德殡葬之家……”

    扎克没打算理,继续往仓库走。

    “丝贝拉?”赛瑞斯的声音引起了扎克的注意,停住脚步,看向赛瑞斯。

    这电话进行的很快,赛瑞斯也只是回头用困惑的眼神看了一眼扎克后就挂了电话。

    扎克已经听到了电话的内容,“你可以去。”扎克直接了给了允许——丝贝拉约了赛瑞斯在派斯英见面。

    赛瑞斯确实更加疑惑的样子,“我,我应该去?”他是魔宴吸血鬼中的卡帕多西亚,就这么被约去巫师的地盘,他不困惑就怪了。

    “不去就不知道丝贝拉想要什么了。”扎克的回答很直接。

    赛瑞斯抿着嘴点了下头,动身了。

    扎克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想了些承接刚才想法的事情——本杰明作为的巴顿领主的身份已经坐实了,巴顿异族也在潜移默化中逐渐离开丝贝拉的身边,靠向了祖们事务所。这过程发生的非常缓慢,有些类似温水中的青蛙。丝贝拉之前或许太专注于应付巫师家族,暂时忽略了巴顿的异族,但现在,也应该从海妖的情况中察觉到了什么。

    扎克可能因为赛瑞斯身为卡帕多西亚的关系,为了保护本杰明现在和魔宴平衡关系,不好直接要求赛瑞斯在祖们事务所中探听什么。但丝贝拉,可没这顾虑了。她一个巫师选赛瑞斯这个卡帕多西亚,只是让平衡的两边关系变成三角关系,更稳定也说不定~丝贝拉的精明我们也是清楚的,扎克很放心。

    想完了这个,扎克继续往仓库走。

    这次是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扎克在后院的空地上摇摆了一下,还是先去接电话吧。

    办公室,扎克拿起了听筒。

    “罗伊·茨密希在你那里过的怎么样。”茨密希信使,克雷格的声音。

    扎克听这语气,好像并不是时间紧迫的样子,“还在适应巴顿的生活方式。倒是你听起来在魔宴的处境不错啊。”

    “不错算不上,但自从弗兰克回来后,鲁特·勒森布拉不疑自己的父亲有异心,有弗兰克在我们这里的时候,我们的行动就自由一些倒是真的。”

    “听起来很不错了。”扎克笑了一下。

    “如果我的处境轻松能让你高兴的话,我倒是还能告诉你一点。”克雷格的心情似乎也不错,“因为在纽顿的雷夫罗受了你的指点,混的不错,魔宴这边的雷夫罗也偶尔给我们一些空间。”

    这是让扎克意外的消息了,“魔宴的雷夫罗用给你们空间,报答我在纽顿给他们的建议吗?”

    因为听起来雷夫罗好像确定克雷格和扎克是一伙的似得。

    “报答算不上,只是在我偶尔故意提起你在北国的生活的时候,有些雷夫罗特别感兴趣而已。”

    “那你不是骗他们么,我们都在北国的时候,你根本没有找到过我~”

    “事实,但这不影响我向他们讲述为了找你这个托瑞多,我花了多少北国的资源。”

    扎克又笑了一声。克雷格和托瑞多关系,被魔宴如何看待,并不是扎克担心的。从鲁特的行事风格来看,他对茨密希信使的态度大概和对扎克一样,都是当做可能从魔宴拿走应该属于魔宴资源的恶人——

    能懂吧,扎克是天生搞事的主儿,而克雷格,可能带着茨密希的氏族永远离开联邦。

    鲁特有这种态度的话,魔宴其它氏族怎么看扎克和克雷格的关系就无关紧要了,当成一伙的也不值得奇怪。

    “即使你们的行动宽松了,但我相信你这个电话也不是打来和我闲聊的吧。”

    “不是。”克雷格回答了,“我的时间也确实不多,也只能和你闲扯这两句。我有事请你做,我希望你在巴顿,替我拉拢一下罗伊·茨密希。”

    扎克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不能和你说了,我要挂了。替我拉拢一下罗伊·茨密希。”

    什么鬼?扎克反应过来了,“你不会故意说几句闲聊,将电话的时间拖长,然后不解释为什么吧。”

    “你猜对了。”然后,就挂了。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