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2 猫
    如果这个世界的每一个生物的生命形式都任由你选择,你想成为什么?

    硬核一点的探讨这个问题,让我们把这个世界的所有生命形态分成三类。

    第一类,生态类。没什么好说,这个生态自行维持的物种进化类,从卑微到细胞都不完整的病毒,到需要大量细胞的集合才能构成的智慧生物,比如人类。

    第二类,造物类。吸血鬼,造出来的。狼人,造出来。巫师鬼,造出来的……或许还有更多,只是我们这个故事已经覆盖不了那些已经被时代抛弃的物种了。

    第三类,不属于这个自然生态中正常物种,但也不是被制造出来的,是自己莫名其妙变成那副鬼样子或原本就是那样的物种。恩,比如帕帕午夜,比如圣主,比如共和的神们。

    好,选一个吧。

    有点儿难选,对么。第一类好像最有优势,毕竟是从这个世界的自然生态中自然诞生的,这个世界亲生的。但……这个世界的自然,不是只有物种进化这种美好的事情,还有个很糟心的玩意儿,叫做生物链。你要选第一类,就必须要接受自己会加入这种原始的生态循环的事实。

    那,第二类。似乎优势也不错,在第一类的基础上,被某些造物的家伙杂交了一些凌驾于第一类生命的优势,比如永生~但,终究是诡异的物种类型,伦理……被这个世界排斥。

    举个例子,人类的爱情结晶是‘让我们来造个孩子~’吸血鬼的爱情结晶是……是‘叫爸爸’。

    第三类。啊,尽管描述有些吐槽的意思,但不可否认那是嫉妒。人家就是强大,拥有创造世界、制造物种、改变世界进程、影响前无数前两类生命的能力。

    唯一的问题就是,你会是唯一一个。

    这世界已经没有多余的过去和未来让你制造地狱和天堂了,你不能成为第二个圣主。巫师们已经非常讨厌帕帕午夜了,相信你也不会去成为第二个帕帕午夜帮他分‘忧’。至于共和的神……

    上一章我们留下了一个疑问,对么,为什么丝贝拉的供奉者会被妈祖灭杀。

    现在回答这个问题——

    妈祖是管海的,她不需要另一个共和修士来和她争夺她代表的世界真理。

    恩。所以,如果你要选成为共和神那样代表世界真理的神,小心一点儿,别和那些已经成神的家伙撞车,你会在成神路上就被劈死,吸血鬼的血都救不了哦~

    等一下,妈祖天罚丝贝拉的供奉者这件事,真相不该这么轻易揭示。趁着大家思考选什么生命形态的时候,偷偷填个坑吧。

    时间是一天前。扎克刚从祖们事务所回来,准备回办公室打电话,问韦斯特入魔的事情。(本卷18)

    地点是巴顿北区,韦斯特的家。

    基于大家已经知道扎克打来的电话没人接,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韦斯特不在家,只有一只黑猫在厨房里玩命儿的抠抓着一只紧闭的橱柜门。

    “你也太可怜了。”麦迪森的声音从一只白猫的嘴里发出,这只白猫蹲坐在厨房的门口,看着黑猫,“你连一只爪印都没在柜子上留下。”

    黑猫回头,看了一眼白猫,“共和的狗屎法术!”黑猫的瞳孔在不断收缩放大,不是生理表现,是情绪的愤怒,“我觉得这橱柜被韦斯特连接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我碰不到我的猫粮!我要饿死了!”

    白猫吧唧了一下嘴。

    黑猫的耳朵竖起来了,“你也饿了么~你和我,一起打开这个柜子怎么样~就像我们还是兄弟时那样~”

    白猫起身,走向了柜门。抬起了爪子,没见有什么动作,爪子放下的时候,橱柜打开了一袋猫粮安静的放在里面。

    黑猫直接跃起,一头扎入了猫粮袋中,嘎嘣嘎嘣……

    持续了半分钟左右,黑猫从猫粮中抬起头,“教我!”

    “你给我一半地狱犬的控制权,我就教你。”白猫优雅的用爪子拔过一撮猫粮,如此回答。

    “呵,不可能~地狱犬是圣主给我弥补地狱劣势的手段。”

    关于这个,回忆曾经关于地狱恶魔和天堂天使优劣的讨论。

    白猫似乎也没准备被答应,一边吧唧着黑猫的猫粮,一边平淡的,“那,多吃点儿,今后我是不会过来帮你解决食物问题的。”

    黑猫的头又从猫粮中抬起,看着白猫,“你又在时间中穿梭了?你在自找麻烦。”

    “你只是太孬种了,不敢持有这种力量。”

    记得么,黑猫曾经从麦迪森那里拿走了对未来的探知能力,后来又把这力量还给麦迪森了。

    “别忘了你的麦迪森身份是怎么死的。”黑猫给了最后的警告,“现世不需要未来的指导!”

    “那次死亡造就了现在的我,不是么。”白猫撇了黑猫一眼,沉默了片刻,“你真的希望未来的天堂和地狱彻底失去了圣主制造的样子,按现世吸血鬼造就的那样,无视信仰教义的随便分配灵魂么。”

    “地狱和天堂的善恶区分,本来就是无聊的把戏,你和我都知道圣主的目的只有控制这个世界的时间线,用天堂和地狱卡住现世!只要现世能给天堂地狱提供灵魂,其它什么都不重要。”

    “哼,你是堕落的恶魔,你当然会这么想。”

    “哼,你还把自己当大天使,虚伪!”

    两只猫互看一眼,两只爪子各在自己的位置画一条线……分表立场?不,它们只是把猫粮平均分了。嘎嘣嘎嘣嘎嘣……

    韦斯特家电话响起的时候,黑猫已经舒服在沙发睡下了,至于白猫?早就在格兰德了,从格兰德二楼的窗户飞越空气,“喵嗷!!”

    落地的后白猫抬起了在冲击力下有些疼的后腿,舔了两下,瞳孔收缩成线,抬头看着格兰德窗户又被打开,安娜贝尔的视线扫过了白猫,似乎并没有看到白猫的身影,“好像真的不是一只普通的猫……”窗户再次被关上。

    白猫歪着头似乎思考了什么,真正的在格兰德消失了。

    然后白猫出现的地方是……时间,束缚着这个世界的墙壁,地狱犬穿行的地方。

    白猫在两边都被罗马数字标记的通道中优雅的行进着,直到停在一个时间标记前,抬着猫步,踏入。

    这里显然不是地狱,看上去似乎是祖们事务所,弥勒站在原地,身体没缘由的在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焦灼炙烤着。(16)

    弥勒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什么无形的东西伤害,愤怒盯着他面前什么都没有的空气,“共和我们诞生的地方!它有义务给我们提供成长的空间!这不是共和仁慈!更不是共和政府的施舍,是我们应得的!”

    白猫坐到了在自说自话的弥勒面前,“喂,醒醒,扎克和塞姆已经不在你面前了,你谁都说服不了。”

    弥勒低头,盯着面前的白猫看了两秒,“你……”惊觉的抬头看向四周,“我在哪里?!”

    “你自己创造的世界。你的魔。”

    “我,我入魔了??”

    白猫好像有些嘲讽的感觉,“别这么惊讶,这又不是你第一次入魔~”

    弥勒的眼神突然变的阴沉,重新看向白猫,“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所有被时间束缚的生物的所有事~”两个所有哦~白猫舔着自己的前爪,“你或许还有激情和不了解共和异族的吸血鬼辩论一下你入魔‘真理’。”际遇的完满,“和我,你就算了吧,我知道所有关于你,共和神,共和异族的事情。呵呵,只要你们还没有找到摆脱时间的方法~这点就不会改变~”

    “为什么你在这里!”

    “给你个提议~”白猫放下了被舔的潮湿的爪子,“你为我做一件事,我就每次在你入魔的时候,把你救出这个魔障的世界~让你在现世多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我不需要你……”

    打断,“提议的机会只有一次~”

    弥勒沉默了,沉默的结果,“你要我做什么?!”

    “塞姆大概会在半个小时后去派斯英,把入魔的信息告诉丝贝拉,我要你截住他。”

    “塞姆?!那个没资格剥夺我在联邦寻找生活空间的巫师鬼!”弥勒的脸上还有一丝那人生际遇完满的微笑?没了,是满满的恶意,“好!我做这件事!”

    “棒极了~”白猫转身,“跟我走~”

    短暂存在于时间线上祖们事务所世界,消失了,弥勒和白猫走入了被时间标记的通道,白猫再次站在了一个时间标记前,“你到了~去吧~”

    弥勒踏步前,终究是在离开了那个魔障的世界后,恢复了一点儿理智,怀疑的看着白猫,“你是什么东西?我做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白猫没回答,跳起,双腿对着弥勒的脸就是一爪子,在弥勒“哎呀!”呼叫着一头栽入现世的时候,白猫落地了,“屁话真多。”

    转头,看了眼通道的远处,狂奔过来的地狱犬,小爪子犹豫了一下,做了个伸展的动作,隐约可以看见爪子的尖端,指甲透出,利的呢~

    一爪子扣住飞奔的地狱犬脑门,稍微调整一下,就安然的坐在了地狱犬的身上。地狱犬似乎奔跑的太忘情了,一副没有感知到自己被一只猫骑了的样子,继续奔跑。白猫感受着御风般的体验,被地狱犬带着,一头扎入了未知的时间标记。

    地点是东南部,诺菲勒堵塞了街道。不过时间不是黎明或黄昏,没人知道一只地狱犬正在敏捷穿梭过拥挤的吸血鬼,跑向海岸。

    猫呢?猫在进入这个世界的瞬间,一头撞在某只诺菲勒的身体上,摔下地狱犬,被弹飞了。

    白猫在空中划过的时候,倒是看到了拥挤的诺菲勒前面,是扎克、朵拉、布米……围着一个焦灼的共和人身体。(21)

    落地后,白猫日常的舔着自己在冲击力下生疼的后腿。抬头的时候,一个共和女性站在了面前,手里提着一只玩命挣扎的地狱犬,“我以为你是黑色的。”这个共和女性,是妈祖,烦躁的给了手里的地狱犬一巴掌。

    “你认错猫了,黑色的那个不是我。”白猫回答了,看了眼似乎被打晕的地狱犬,“有必要么,反正它根本没办法把那个修士的灵魂拖入地狱。”

    “有必要。我讨厌狗。”

    白猫尾巴晃荡一下,“那猫呢。”

    “更讨厌。”

    白猫似乎不意外这回答,看了眼诺菲勒那边,“所以,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相信我们才刚见面,还不熟。”

    “是哦。”白猫盯着妈祖看了一会儿,“你觉得得到巫师鬼帮助的修士是个威胁,所以杀掉了。”

    妈祖的脸阴沉了一下,盯着白猫,“又一个超脱了时间的猫,掌握着我们不知道的知识,我更讨厌你了。”

    白猫看着妈祖手中聚集的雷电,没有一点儿惧怕的样子,“你认真的么,你们韦斯特故意虐待饼干,不给它喂吃的,你还要攻击我。我看你们共和神是不准备从我们嘴里得到圣主信仰世界的秘密了。”

    妈祖手里的雷电消失了。

    尴尬的安静后,妈祖开口了,“‘鉴’不喂那只黑猫?她一直汇报说她和黑猫的合作进展顺利。”有点烦躁的样子。

    “你知道你们共和神的编制问题在哪里么?”编制?呃,别管,听白猫说话,“掌管鉴别判定的是‘鉴’,那如果她在撒谎,你们要怎么办?”

    妈祖愣了一下。没回答。

    “我有个提议。”白猫看着妈祖,“你帮我一次,我帮你弄清楚曾经帕帕午夜身边的普奇把‘鉴’抓走的时候,对她做了什么。”还记得把,就在‘鉴’成为韦斯特之前。

    妈祖盯着了白猫,“你要什么。”

    “你给我能帮饼干打开被韦斯特关上的橱柜的法术。”

    “就这样?”妈祖非常疑惑的看着白猫。

    白猫看了一眼还在那边的诺菲勒,“就这样。”

    妈祖很麻利,抬手一团事物被丢出,被白猫抬起的爪子接住,“为什么扎克身边的那个凡卓一直在替你说话?这根本不是世界惩罚,只是你维护自己神格的行为而已。”

    “安娜贝尔?”妈祖也往诺菲勒那边看了一眼,“我们在共和是朋友。”然后疑惑的回头,“你看不到凡卓的时间线?”

    白猫晃了晃尾巴,“凡卓是已经连接炼狱的吸血鬼,时间在他们身上不存在了。”

    “但她降级了。”

    “靠着人类灵魂共享的降级,拿掉人类的灵魂,凡卓还是完全体的凡卓。”

    妈祖皱了下眉,“你是在告诉我,我的朋友的身体里一直都有摆脱时间的方式?”

    “那是炼狱,不是摆脱时间,是不存在时间,是世界次元的退化。”白猫仿佛是故意的,“别往那方面想,你们共和神,会后悔。”

    “是么。”妈祖最后看了一眼白猫,“那要多谢你提醒了。”消失了。

    白猫也一个转身,已然回到了时间的通道中,身边躺着一只昏倒的地狱犬,啧。

    白猫原地发了会儿呆,再次抬步,在时间中漫步后,踏入了一个时间标记。

    地点是格兰德,办公室的窗台,看着扎克坐在那里,一手握着听筒,另一只手不耐烦的点着桌面(20)。

    “我有试图警告你……”白猫放弃了每次都会开启被扎克抛飞的‘喵~’直接说话……

    一段时间后,白猫成功用自己的不可爱,吸引了安娜贝尔的注意,让自己在远离格兰德地方被安娜贝尔捕获了。

    在安娜贝尔张大的嘴扣住自己的脖子的时候,白猫快速的,“我能让扎克对你的态度改变……嗷!!”女伯爵的牙,没能穿透白猫的皮肤,毛太厚了……

    “你为什么帮我?”

    “不算帮你,我有个非常邪恶的阴谋要实施,你需要呆在扎克身边。”

    “哇哦,猫的脑容量很小看来是真的了。”安娜贝尔再次尝试去咬白猫。

    “扎克打电话没有得到的信息,我知道塞姆在哪里……嗷!!”白猫开始挣扎,开始觉得故意被女伯爵抓住是个糟糕的计划,“不要再咬我了!!”

    安娜贝尔,“真的吗?你说说看。”

    “是弥勒!弥勒抓住了塞姆!报复是塞姆的话让他入魔了!”

    安娜贝尔歪了头,不过再次张了嘴,露出两排尖牙,“这不是帮助,吸血鬼拿入魔的共和修士没有办法,即使你告诉我们了真相,我们也做不了什么,你只会让扎克更讨厌我。”

    “等一下等一下!”在第三口碰到白猫的时候,白猫的语速爆发了,“你朋友妈祖在东南部攻击了共和修士!丝贝拉被卷入了!你可以用这个理由和扎克单独出行!”

    并没有咬下的第三口收回去,安娜贝尔看着白猫,“妈祖不会随便攻击共和修士,她是那个保护了共和人越过海洋来到联邦的神。”

    “除非那个人是在和她抢同一个神格!”

    安娜贝尔皱起了眉,嘴角微微的扯着,“这倒有可能了。”

    “看,你现在更有理由呆在扎克身边了,对么!你要用你对共和神的了解,替你朋友的自私行为掩护!你猜猜扎克在知道共和神会这么残忍的攻击已经是巴顿合法市民的修士后,还会待见你的朋友吗?别忘了扎克刚促成了东南的特殊安保,扎克不会容忍一个杀人的神的!然后被你朋友拖累的,扎克也会更讨厌你!”白猫的嘴巴拉巴拉。

    安娜贝尔……“我该怎么办?”

    “记住!你是这里最了解共和神的人!你说什么扎克都只能选择相信!只要你帮妈祖说话,扎克就不会发现真相!而那个共和修士,更不复活回来暴露真相!”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白猫抓住了安娜贝尔的动摇,“我来教你招更绝的!你去告诉扎克,是妈祖攻击了丝贝拉……”

    “恩??”

    “别打岔,听我说完!然后扎克一定火速前往东南部,维护联邦的主权!你就跟着,找好机会插入,反转事件,一通分析说出妈祖一定没有攻击丝贝拉,是丝贝拉自己选择的供奉者有问题,然后没人会怀疑你!扎克今后也会更注重你的意见!”

    “哇哦!”安娜贝尔盯着白猫,“我收回刚才说你脑容量小的话~”

    “谢谢!那你要不要和我合作”

    “要~”

    “那你听到我给扎克提的要求了?”

    “睡觉的地方和刷毛~”

    “成交!”

    “等等,你不用吃东西吗?”

    “这部分我已经解决了。”

    结束。

    回到最初的那个硬核问题,不知道有没有人选好了要成为哪一类生命。什么?你们问在时间中穿来穿去的白猫属于那种生命?看起来很欢乐的样子……

    恩……白猫是不该存在的那一类,是个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