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0 顺遂
    露易丝终于来电话了,但出现了点儿无伤大雅的小情况——

    清晨,扎克去厨房给亚当准备早餐,安娜贝尔接了艾伦殡葬那边使用格兰德墓地的工作,在扎克的办公室整理资料。

    于是,露易丝的电话被接通后,听到的是安娜贝尔,“格兰德殡葬之家,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你哪位?”

    “我是格兰德先生的秘书。”

    “我家没有这种职位,再给你个机会,你是谁。”露易丝的语气并不友善。

    “你家?”却是安娜贝尔先猜出了露易丝的身份,“啊~你一定就是露易丝·托瑞多了。”

    听筒那边的露易丝没说话,因为在听到对方好好的回答自己的问题之前,露易丝不准备再说一句话。

    这电话就这么僵着了,直到扎克一手奶渍的赶到办公室,抢过安娜贝尔手里的电话,“露易丝!”

    “秘书哈?”

    “呃。”扎克瞪了一眼安娜贝尔,驱赶这个女人离开办公室,“她什么都不是。”扎克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安娜贝尔身上,“你那边怎么样?”非常宽泛的提问,以至于听起来像是客套。

    露易丝没有按照客套的常规来回答,而是,“不好。我需要你先……”露易丝顿了一下,“深呼吸。”吸血鬼并没有提前调整心态的动作,露易丝只能只用人类的方式给扎克打预防针了,“准备一下。”

    扎克没有深呼吸,倒是身体中血流加速了一些,有不好的预感,“怎么了。”

    “我和伊莱,似乎是被扎格尔监禁了。”

    “什么?”

    “这边现在是刚入夜,我和伊莱准备出门,但我们发现,我们出不去……”露易丝的声音时小时大,似乎是在说话的时候左右侧头观察四周,“我们被布鲁赫包围了。”

    扎克握着听筒的手开始用力,“凡卓的指令?”

    “是也不是,能指使布鲁赫的只有凡卓,但现在的凡卓,只听扎格尔的。”露易丝如此回答。

    扎克的脸有些阴沉,脑子迅速的动着,“伊莱在哪里?”

    “嗨。”扎克听到了背景中伊莱的声音,显然伊莱就在露易丝身边。

    “你的血统最擅长的不就是暗杀吸血鬼么。布鲁赫能围住你?”扎克直接对伊莱说话了。

    伊莱也直接回答,“你也知道我的擅长的是暗杀啊,现在我和露易丝需要的饿不是暗杀哦,是突围。但扎格尔太了解托瑞多和我了,这布鲁赫,呵呵,没有给我们一点儿机会的意思,所以,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暂停一下。

    应该可以看出来吧,扎克的建议居然是直接的暴力。不觉得奇怪么。先不说扎克从来不是一个主张暴力的吸血鬼,就单纯的就事论事,扎克还不知道露易丝那边的具体情况,正常的流程难道不该是让露易丝继续分享情况,然后两个托瑞多一通分析,找出解决麻烦的方法么。什么时候把事件推向糟糕程度的暴力,是托瑞多的风格了?

    但扎克就这么问了。妙的是接下来,伊莱还直接回答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扎克跳过了托瑞多该进行的步骤,不是所谓的关心则乱,而是用最快的速度,跟上露易丝和伊莱的处境。

    这就是最糟糕的程度:连暴力都不是解决方案的境地!

    但别太担心,这也意味着一件事——有些话,扎克可以直接告诉露易丝了,因为显然有些人已经撕破了脸。

    那么,扎克真正了放下了这些天所有的担心,对着听筒:“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共和的隐秘联盟,正式对我联邦的魔宴宣战了。”

    听筒那边的露易丝和伊莱此刻是自然是无法跟上扎克的,扎克还有太多信息没有告知他们。

    但扎克已经不想继续粉饰某些东西了,得先把这个立场丢出去,站住脚——要站住脚的不是别人,正是身处困境的露易丝的伊莱!

    是的,扎克已经在为露易丝和伊莱铺路了。此时扎克在电话说的话,不是对露易丝和伊莱,是对布鲁赫!和托瑞多的‘交情’绝对不比和凡卓浅的布鲁赫——

    “犹记得隐秘联盟危机,布鲁赫氏族信使前来联邦寻找氏祖以帮助凡卓氏族度过危机的时候,我,托瑞多,已然作为魔宴的一员,依然用了最真诚的方式接待和帮助布鲁赫的信使找到并唤醒氏祖!而这就是布鲁赫回报我扎克瑞·托瑞多给予隐秘联盟恩义的方式?囚禁对我生命最重要的两个人——我所爱的女人露易丝,以及让我成为吸血鬼的男人伊莱??”

    听筒那边没有声音,露易丝的才智足以明白扎克并不是在对自己说这些话,安静好长时间,远远的一个背景音,“这不是针对谁,我们只是执行凡卓的命令。”

    露易丝的声音插入了,她在配合扎克:“你们执行的是扎格尔的命令,我来到共和后,我对凡卓都恭敬有加,没有丝毫不敬,更不要说把扎格尔送到你们凡卓面前的伊莱了。”不仅是配合,还在同时像扎克补充扎克需要知道的信息,“但自从前两天,我和伊莱放出了需要共和托瑞多血液的消息完成伊莱的换血仪式后,扎格尔的态度就急剧改变,然后你们就来了!”露易丝的语气并不友善,“我就好奇了,伊莱获得托瑞多的血统和凡卓有什么干系?共和的托瑞多除了我,都在帕帕午夜和共和政府手上,也不见凡卓为此做过什么!怎么到了伊莱身上,凡卓就仿佛受到威胁一样的让你们来监禁我们了?”露易丝哼了一声,“唯一受到威胁的只有扎格尔这个假托瑞多吧!他不担心我抛弃联邦的爱人(扎克,魔宴)加入隐秘联盟,倒是非常忌惮伊莱呢!”

    扎克在听筒这边就差拿个小本本记录了!

    露易丝透露的信息很足!

    首先,自然是露易丝已经根本不想掩饰对扎格尔的厌烦,其次是隐秘联盟中的凡卓现在听起来完全是扎格尔的人偶,最后,自然是让扎克有些意外的——伊莱的换血需要帕帕午夜方的托瑞多协助!

    那么,露易丝现在的处境,扎克就很清楚了——

    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扎格尔在魔宴的地位很高,且无人威胁。露易丝到达共和后,依然受到了扎克在联邦作为的影响,和扎格尔的刻意阻挠,并不能介入真正的隐秘联盟核心,一切都以扎格尔为接口。而现在,露易丝是对这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感觉厌倦了,以伊莱的换血仪式需求为契机,试图在共和往帕帕午夜和共和政府的方向摸索。

    但露易丝刚显露一丝动作,扎格尔就强行来阻断,切断露易丝和帕帕午夜、共和托瑞多接触。

    在扎克刚解析了露易丝的处境,准备加重让露易丝就照着找帕帕午夜这条路正路上走的时候,电话,断线了。

    共和。

    露易丝愤怒的丢了手里的听筒,盯着扯断电话线的布鲁赫,“就像扎克说的!你这就是宣战!!隐秘对魔宴!共和对联邦!”

    那个布鲁赫没看露易丝,不可能看的,谁还不知道托瑞多的能力啊,越是这种时候越不可能看托瑞多。

    这个布鲁赫倒是说话了,“本来给你留个电话就是因为我们依然敬重你扎克瑞·托瑞多,觉得不能让他担心你。”语气……似乎有真的无奈,“但事实证明,扎克,果然是扎克,托瑞多也果然是托瑞多。让你们继续说下去我们百分之百会被说服,所以……抱歉了。”

    呃。布鲁赫的脑子,真的可以挖掉算了!不是么,这难道不是他们在知道自己愚蠢的情况下干脆放弃自主思考的证明吗?!弃疗的废物!

    让这样的吸血鬼氏族留存下来了,曾经的扎克,也不知道是造了福,还是做了孽。

    算了,回到联邦。

    格兰德里的扎克,对突然断线的电话并不怎么震惊,马上起身,目的明确,去堵邻居,波奇·昆因。

    事情非常简单了,露易丝在共和已经有接触帕帕午夜的想法了,完全不需要扎克再花时间讲那些复杂的‘对这个世界的爱’替帕帕午夜洗白,对么,于是就很顺畅了——

    让帕帕午夜去救露易丝不就好了!扎克现在非常确认,露易丝绝对不会拒绝帕帕午夜的协助~这叫什么,这就叫做顺心遂意,人生际遇的完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