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2 创世与神格
    在塞姆向扎克讲述他在弥勒的世界中的经历的时候,格兰德来了个客人。共和少女麦姬来找安娜贝尔玩儿,两人在娱乐室聊天。

    “弥勒恨你!”塞姆有些激动,和扎克与莉莉在办公室里,“你告诉他共和政府没错的话击碎了他的信念!在那个不断循环的世界里,他不停的和自己辩论诞生出他的共和大陆怎么不可能不在乎他们这些试图在共和大陆上参悟真理的修士!”虚化的身体都在闪烁着,以表现他激动的情绪。糟糕的那种激动。

    扎克对此没什么可评价的,“那他的自我辩论有结论么?”单纯的好奇。

    “没有!每次他自己走到死胡同,世界就毁灭,然后重置!从头来过!一遍又一遍!”

    可怜的弥勒,但扎克并不同情——吸血鬼的特性决定了吸血鬼只能存在于这个世界,吸血鬼没有所谓的选择,这个世界就是吸血鬼的家,吸血鬼只能爱这个家。

    但共和的那些修士和异族,就不一样了。他们有选择,他们是选择了成为去天庭的神,那就应该承担起这个选择的负担——被这个世界抛弃,被共和政府抛弃。

    “弥勒有没有伤害你?”这是扎克真实关心的东西。

    “呃,这就是伤害!”塞姆捂着脸,“不断的循环,被迫听他自己和自己辩论……”塞姆的眼睛从指缝中露出,莫名的带着歉意,“扎克,我抗争过……”

    听起来塞姆要公布什么特别的东西了。

    扎克给出宽慰的表情,“你可以对我说这些事情,我在灵魂膨胀中待过,我知道那种不断重复的世界让人有多,发疯。”

    塞姆深呼吸了一次,显然是拟人,双手放下,认真的看向扎克,“当时间循环到一定次数后,我意识到唯一避免这个世界不断重置的方式,就是让辩论的一个观点占据上风。”

    听起来很合理,就像扎克被困在灵魂膨胀中时,试图用阻止灵魂爆炸的方式停止时间循环一样。

    塞姆,“我一开始当然是在帮你的观点,共和异族如果想去天庭当神,就不能抱怨为共和人类服务的共和政府抛弃他们这些并没有想为人民服务的异族!”扎克一边听着,一边点头,这是文明的通用真理,在联邦也适用——扎克帮人类,市长安东尼就会给扎克方便,不是么~

    但塞姆,“可我没办法说服弥勒!”塞姆的嘴唇紧绷着,“他就是那个世界!只要是帮你的观点,那个世界就自己崩毁,加速崩溃!仿佛是他弥勒自己在崩溃!连带这被困在那个世界我跟着一起崩溃!”

    扎克撇着嘴,观察着塞姆的生命状态,确保塞姆在鬼知道多少次的世界崩溃中没有受到什么损坏……

    “然后一切重置!辩论再次开始!”塞姆的脸色有些阴沉,看着扎克,“如果你坚持一个观点的结果,是整个世界都崩溃的话,一次又一次……”

    扎克,悟到了,摇着头,“你的观点,会动摇。”

    是了,安娜贝尔早就说过,那些入魔的存在,会洗脑正常的生物。魔在共和并不是什么好词,原因就在这里,魔,会侵蚀人心。

    塞姆闭了眼,仿佛不想回忆那些,但为了让扎克明白入魔的世界,他必须说,“唯一能让那个世界的重置来的不那么快的方式,就是帮助弥勒自己的观点!让他那绝对是错误的‘真理’在辩论中占据上风!”

    扎克沉默了。因为莫名的想到了一些东西——

    共和的创世传说,还记得吧,一个亘古孤寂的生物分开了天地、用他自己创造了世界。

    扎克曾经就觉得这个传说很浪漫。

    浪漫之外,是扎克知道吸血鬼,永远无法触及这浪漫——吸血鬼,被圣主用的妄念制造出来的永生种族,并没有继承这个世界的其它万物从那个亘古孤寂生物身上得到的浪漫。

    吸血鬼的灵魂,是烂掉的。

    创造世界的基本要素,健全的灵魂,吸血鬼,没有。

    所以,在这个世界的吸血鬼,其实只能做一件事,就是学习、适应这个世界的真理,然后希望能够在自己的永生中,永远站在真理的一方,不成为被时代抛弃的异族,如翼人、妖精那样被淘汰……

    也就是说,吸血鬼无法制定属于自己的世界真理。吸血鬼永远会是这个世界的法则的囚徒。

    而对弥勒来说,情况就跃入另一个次元了,塞姆说弥勒在和自己辩论,辩论的结果都以世界崩溃、重置为结束,然后重新开始。想想吧,这真的是辩论么,不,这是弥勒作为那个世界的本质,在建立新世界的真理!

    每一次塞姆帮助扎克的观点,世界就崩溃重置,而只有帮弥勒的时候,世界的崩毁才能被推迟——这已经不能在明显了,这就是弥勒自成世界后,有意的毁灭旧世界的思想,要制造满足他观点的新世界秩序!

    入魔的世界,新的创世,不管有没有希拉的遗体进入,已经在有序的进行着了!

    呵,或许缺的仅仅只是希拉的遗体去标记时间,让新世界在时间线上继续下去!

    这恐怕就是普奇警告扎克的,这次不抹杀弥勒,弥勒就会创造出新的世界!

    莉莉一直在旁听,大家都沉默的话她就没东西可听,于是,“然后呢?弥勒的那个世界最长维持到什么时候?你在那个世界见到什么值得提的事情么?”

    塞姆被提醒了,盯着扎克,“最后一次,我失去对时间的感知了,感觉像是过了无数年……”塞姆停顿了一下,但扎克感受到了塞姆的脸上有困惑,“但看过无数次世界崩溃、再重置的过程后,你要理解,这是在现世,我不可能感受的东西。在现世,日升日落,时间不停止的前进,在那个世界,确实不断的毁灭重生,我觉得我……”怪异的脸色,“参悟到了什么。”

    这么说着,塞姆伸出了手,手掌打开。

    瞬间,炙白的光芒填充了格兰德!

    扎克和莉莉都捂住了双眼,“塞姆!”热烈、刺目的光辉,让吸血鬼的血沸腾——扎克在刹那回忆起了曾经还无法日行时的吸血鬼生活,那对日光的恐惧。

    “啊!”塞姆的手闭合,光辉和热烈随之消失,“对不起!我就是有个怪异的感觉,我可以造出这个持续照耀世界的东西……”

    塞姆,用他鬼的造物能力,照了颗太阳……

    扎克和莉莉放下遮挡视线的手,并同时看到了对方焦灼、狼狈的衣物——莉莉的眉毛好像已经没了……

    扎克刚想说话,“怎么回事?”是安娜贝尔,一手护着还在揉着眼睛的共和少女麦姬,盯着扎克。

    “他制造了颗太阳!!”扎克又没来得及说话,愤怒的莉莉吼了出来,然后冲出办公室,看样子是要直接去自己的房间换衣物。

    扎克也准备做一样的事情,毕竟还有个少女在,扎克可不想毁了自己的形象。

    没再说话,起身走出办公室,余光,却看到了安娜贝尔放在身后的另一只手——焦黑的、有红色的血线在攀爬、正在缓慢自愈的手……

    扎克愣了一下,再再次没来得及开口,“麦姬对着光照进来的方向,我帮她挡了一下。”安娜贝尔自己回答了。

    听到这样的答案,扎克的头马上侧回,惊讶的看着塞姆。

    塞姆也是一副震惊的样子,然后,塞姆:“啊!扎克!你还好吗?!!你受伤了吗?!!”

    塞姆制造出来的太阳,能够烧伤在另一个房间的吸血鬼?!!

    扎克的动作并没有停滞,低头开始检查自己。

    三秒后,扎克确认了,除了自己的衣着比较狼狈外,自己并没有受伤。

    扎克的视线回到安娜贝尔身上,皱着眉,没说话,不再耽误,走回主卧换衣服。

    门外传出了恢复了视力的麦姬的声音,“啊!安娜贝尔,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已经在自愈了~”

    “我是不是制造了麻烦?”多好的少女。

    “放松,不是你~”安娜贝尔的声音也很轻松,“我们回娱乐室呗~继续刚才我们聊的神话故事~”似乎没什么可听的了,不,“哦对了,说起来共和的传说中,有能制造出太阳的神仙吗?”

    扎克一把把急切的飘进来看扎克是否安好的塞姆推出去了,命令,“去听!”

    塞姆无奈的飘入了娱乐室,看两个女人的聊天。

    “制造出太阳?”麦姬思考着,“我不知道算不算,但有个传说是讲太阳其实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强大的神的孩子,有十个。”

    “太阳有十个?”安娜贝尔问,理所当然的笑着,“一个太阳就将吸血鬼囚禁在夜晚中千年多,我不敢相信还有九个~”

    “呵呵,这不用担心,传说中,其他九个太阳被一个英雄毁掉了,他也成为神了~他会确保我们的世界上,只有一个太阳,不管那些多出来的太阳是谁的孩子~”

    ……

    扎克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正看到塞姆不停在安娜贝尔旁边催促安娜贝尔问麦姬,那个英雄的名字。显然,塞姆知道自己展现出了一个会招致大麻烦的能力!

    但安娜贝尔,无动于衷。

    在塞姆准备构建身体,亲自问的时候,扎克把塞姆召回身体了。

    然后,是等待。等待麦姬离开,夕阳在西边染红天际的时候,扎克亲自面对了安娜贝尔,“我会等尼克和罗伊回来,然后让塞姆再次释放那个他制造的太阳,然后确认那个太阳是否真的对吸血鬼有威胁。”这话没有掩饰,扎克几乎是直接预告了安娜贝尔会再次被太阳灼烧!

    不是扎克有什么恶趣味,而是事情发生的参照物不具备代表性——

    扎克,唯一获得圣主最后奖励,影像能力的吸血鬼,本身还和塞姆有绑定关系,扎克的不被塞姆制造的太阳灼烧,说明不了什么。可能是扎克作为吸血鬼的独一无二,也可能是塞姆本身作为新太阳的制造者,不想伤害扎克。

    然后是安娜贝尔。

    安娜贝尔作为凡卓现在的状态,就很违反常理,完全体吸血鬼的退级?公用其他人类的灵魂?更怪的是,这技术,还是帕帕午夜给的,故意有漏洞的技术。

    扎克和安娜贝尔都不能,也不太配代表吸血鬼!

    谁能代表?可怜的尼克和罗伊。他们必须为这项实验做出点儿牺牲。

    扎克的话并没有完,“所以你最好在他们回来之前,解释清楚你不帮塞姆问出那个毁灭太阳的英雄名字的原因。”

    扎克有个怪异的感觉,安娜贝尔还隐瞒了一些她没有揭示的情报。说到底,扎克还是从心里不喜欢安娜贝尔,不信任她。

    安娜贝尔回答了,“那个毁掉多余太阳的英雄,不是威胁,麦姬既然说了他也成为了神,就代表他和那九个太阳的‘父亲’,恩,和解了。世界只能有一个太阳,是共和神们公认的真理。”

    也算是值得松一口气了,别看之前安娜贝尔和麦姬说说笑笑的很轻松,但能想象世界突然多出几个太阳,而吸血鬼这边却再也没有圣主来升级吸血鬼,让吸血鬼继续日行吗……

    不敢想,不敢想。

    “但你依然问了太阳的传说”扎克没这么好打发,“你一定是认为塞姆制造出太阳是某种威胁,才会问。然后别用你是在乎吸血鬼种族才问的,你是联邦唯一的凡卓,你是一个人。严格的说如今联邦这个国家的所有吸血鬼,都不是你的朋友,你不在乎联邦吸血鬼会不会被新太阳烧死。”

    “我在乎你~”安娜贝尔无意义的反抗。

    扎克摆手,“我没有受伤,不是么。不要找无聊的理由了,你知道你说不过我。告诉我实话。”

    实话是——

    安娜贝尔看着扎克,“我确实是在乎你,但不是因为你可能被太阳灼烧,而是你和塞姆的关系。”

    塞姆应景的从扎克身体里出来了,“*!你嫉妒么,女人!”还需要提醒大家,格兰德是谁最早意识到到安娜贝尔的尴尬,主动和安娜贝尔对话的吗?没错,是塞姆啊。

    “是。”承认了,“扎克为了救你不惜改变四个世纪的世界认知,和帕帕午夜站在一起。那他为了救你还会做的更多。”安娜贝尔也没向曾经塞姆最初和她对话那样不断的推辞塞姆的视线,看着塞姆了,“而更多,就是我担心的事情。塞姆,麦姬讲的传说中,已经证明了共和神中已经有神参透了太阳。被无数共和异族用来感悟这个世界万物的太阳,已经有个非常非常非常……”这只是应用麦姬的话而已,“强大的神代表了。而你塞姆,你在和这个已经成神的家伙抢这个世界真理。”

    扎克没跟上,“世界真理会被抢?”

    “当然会。”安娜贝尔闭上了眼,再睁开时,“东南部丝贝拉供奉者要求看海被世界惩罚,不是那个人选了个错误的世界真理,而是他在抢妈祖代表的海。我不想撒谎,但妈祖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要你因此讨厌共和神,他们没有做错什么,没人希望被人抢走自己的东西,特别,这东西还是神格。”

    扎克跟上了,“所以,共和神会抹杀了和自己抢神格的修士。”看着安娜贝尔,“我不会讨厌共和神,但我也不会喜欢他们,至少普奇会听我的,不再联邦的领土上杀联邦合法公民,而你的朋友,哼。”区别已经很明显了,注定的。扎克所代表的吸血鬼,一定会在分成两派的共和神中选一个,而扎克,已经坚定的选了能以万物造世界的普奇!

    安静了半分钟,让一切知识沉浸,变成最优的行动理论——

    扎克做了决定,“塞姆,藏好你的新能力,再也不要展现出来。”

    尼克、罗伊,躲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