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9 失望和满意
    如果你试图用对话和一个人达成某个共识,结果对方试图杀掉你,并拒绝回答你的问题,这个时候,你就应该有自觉,对话是进行不下去了。

    律师哈维有这个自觉,所以他决定了离开福特殡葬之家。

    扎克也没有什么可对哈维说的,不过扎克预计,等哈维回到艾伦殡葬,把这里的事情回报给奈纳德后,奈纳德会自己来找扎克。

    那等着就是了。

    扎克也没打算在这里和福特耗,告知福特,“希望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就离开,回到和凯特分开的地方。扎克没有指望凯特还在原地等自己,但人毕竟是和扎克一起出来的,扎克感觉应该过去看一眼。

    凯特果然已经不见了,等在那里的却是帽兜中的布米。

    正好,也省得扎克去找布米了,“福特的抢。”扎克很直接。

    布米也懂事,一手福特的枪,一手从枪中射出的子弹——一颗已经严重变形的银质子弹躺在布米垫了一层手帕的掌心。

    扎克的眉头皱起来了,“电话那边是谁?”扎克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任何期待。这个世界中自己没有胆量,只敢怂恿一个人类去偷袭吸血鬼的生物……太多了。鬼知道福特是可怜的被谁利用了。这个问题的后续比较重要——‘他和福特说了什么?’

    但是,扎克失算了。

    布米的回答的是,“哈密顿·勒森布拉。”

    扎克在短暂的愣神后摇头了,在心里默默感叹‘哈密顿啊哈密顿。’然后,对布米,“他对福特说了什么?”

    布米卖了个关子,故意抿着嘴,把展示给扎克看的枪和子弹都收回去了——这动作意味着诺菲勒是不准备让扎克插手福特获取了对吸血鬼武器的这件事——大概是个明智的决定,扎克对福特的‘旧情’,挺碍事的。

    扎克有些不耐烦,“哈密顿对福特说了什么?”再问一遍。

    布米开口了,“没说什么。”明显还是不想说。

    扎克看着布米,其实不确定布米在扭捏什么,他要是真的不想回答扎克的问题,就不该在这里等自己!布米既然在这里,就不该侥幸扎克的问题只问一半!

    布米眼看着扎克的耐心在消失——具体的表现就是扎克的眼白在被红色的血丝缓慢的覆盖。当红色完全笼罩扎克的双眼时,布米将无法隐瞒任何事情。

    当然,扎克并不想走到那一步,所以,这只是个‘态度’。

    布米屈服于这态度了,只是觉得不值得,“好吧,我告诉你,但你会失望的。哈密顿根本没说什么,只是问了福特来的是谁,在知道不是吸血鬼后就告诉福特让他自己看着办了。”

    扎克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侧开头,不想说话。扎克确实失望了,两件事——

    一,哈密顿果然是被仇恨腐蚀了,他想要杀吸血鬼。在哈密顿还生活在艾伦殡葬中的那么长时间中,扎克花了多少精力来引导、开阔这个三代勒森布拉的世界观?那些全部的努力,像马桶里的屎,被水冲的一干二净!

    二,福特是自主决定要杀人的。殡葬业这个受尽污名和委屈的行业中,那唯一一朵白莲,任由自己被别人丢来的污秽埋葬了。

    “我告诉你了。”布米抬手拍了拍扎克的肩膀,这是个真朋友,他太了解托瑞多了。随即,“我也不该在这里耽误了,我还要继续跟着哈维……”布米试探的看了眼扎克,“凯特说你猜出了丝贝拉准备找哈维进行印安法律保护的事。”

    扎克收了失望的情绪,“我猜对了吗?”

    “猜对了。”布米看扎克的情绪调整过来了,翘了跟拇指,“但你也放心,我们也不准备在巴顿推进什么,只是想借助这个律师的知识,在巴顿推出一个发声人而已,把印安文化需要保护的信息,放出去。”布米笑了一下,“我们可不想弄成像西部的魔宴社会那样,弄成造成社会动荡的运动,平民不需要参与,我们只需要一个能代表印安人发声的人去和政府交涉~”

    扎克挑了下眉,顺着布米的话思考了一下,点头了,“挺好的。”扎克很欣慰丝贝拉和诺菲勒有考虑到巴顿的时局,更难得的是,他们还在从别人那里学习经验——

    虽然巴顿的所有人都没有真的参与西部魔宴社会的反异族运动,但大家都能看出一个关键。魔宴社会的基本构造被这个反异族运动撼动的原因是:这所谓的反异族运动,没能被魔宴控制在社会的上层内部解决,卷入了平民的参与。而一旦平民走上了大街,社会上层手中有再多的权利,也压制不了了。

    都明白为什么魔宴社会的上层没有压住平民阶层的反异族行动吧?魔宴上层,异族以及人类的关系,被搅烂了。别忘了是谁第一个代表人类,开始拒绝购买吸血鬼的血,让人类和魔宴吸血鬼的政治联系断开的。是詹姆士的父亲,兰斯将军。然后这在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是布米面前站着的这位托瑞多。

    所以严格的说,扎克想错了,丝贝拉和诺菲勒并没有从魔宴的社会失败中学习到什么,他们只是从扎克身上学到了点儿东西。

    不过这也不是需要特别澄清的东西了。布米接了扎克的认同,“我应该尽快回去继续跟着哈维,并且在这之前,我也应该先把福特这边的情况回报给朵拉。福特这里需要派几个人过来盯着。”

    扎克继续认同。基于之前布米已经表示了不想扎克插手的态度,扎克也没必要强求。毕竟,扎克能怎么办?蹲点福特这里,不回家了么??呃。

    该说的都说了,布米后退了一步,半个身体已经隐没在影子中,“哦对了,凯特窃听的装置已经还给她了。”

    扎克点下头,“她回家了么?”礼仪性质的确认一下凯特的安全。

    “哦!”布米已经只剩个头在影子外面了,“她应该是去纽顿了找黑女巫了。”

    “什么?”扎克一把将即将彻底消失在影子中的布米捞回来,“她去纽顿干什么?”

    扎克是有些急躁了,忽略了重点——黑女巫。

    布米眨巴了下眼,“她说你这里应该没什么看头了,等事情能被访问的时候她会找你,现在她要去纽顿跟进一下纽顿恶魔事件的后续。”

    “她一个人?”扎克是真的无语,对自己。凯特和自己出门的时候就说过,跟着扎克是想实时发现新的新闻事件,那些已经发生了事件后续,凯特不需要扎克,她自己可以跟进。

    扎克是注意力太多的放在自己给予了内幕消息的派斯英和西区新闻(罗伊和尼克),忽略了写得完美,不需要自己意见的纽顿恶魔事件!

    现在的情况显然是凯特判断了扎克遭遇的新新闻事件不适合自己继续参与,至少现阶段。于是直接丢下扎克去干单活儿了,而这单活儿,不是去扎克能确认凯特一定安全的派斯英和西区,而是去纽顿,呃。

    本来这发展是没问题的,大家都是思想成熟的成年人,每个人都有对自己行为负责的责任感。但,某个最后一面看到自己妻子的警探,可不会这么成熟。

    詹姆士只知道自己离开家前,自己的妻子是和扎克在一起的。

    我们都知道詹姆士有多么喜欢把‘账’算到扎克身上!

    “不用担心什么吧。”布米更无语了,拨开扎克抓住自己的手,“凯特不是和月华百影是朋友么,她在纽顿恐怕比她在巴顿要安全的多。”

    呃……扎克眨巴了一下眼,好像确实是这样的。

    扎克给了抱歉的眼神,帮布米把被自己抓皱的衣服抚平,“没事儿了,你去忙你的吧。”

    布米撇了下嘴,消失在阴影中了。

    扎克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估测了一下律师哈维先去艾伦殡葬回报福特这里的事情,然后奈纳德才会去格兰德找自己的时间。扎克现在应该还有些属于自己的自由时间。

    回家?恩,不太想——格兰德今天挺忙的,有密集的葬礼安排。扎克这个格兰德老板专挑格兰德有工作的时候出来晃也不是第一次了,安娜贝尔那么想在格兰德站住脚,那,就让好好习惯一下格兰德的‘氛围’吧~

    考虑了一会儿,扎克往东南部去了。

    难得完全属于扎克自己的时间,扎克不做点儿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就太浪费了~

    扎克避开了‘将军’和艾克斯安保,来到了,诺的安全屋前。

    不久前,扎克确认了共和天庭的神仙不会轻易的放弃天堂之门的钥匙,所以合理的,扎克需要在和共和神仙的接触变的更加频繁之前,‘处理’掉手里的托马斯·冈格罗之血——唯一还持有天堂之门钥匙的吸血鬼血统!

    那该怎么‘处理’这份血呢?

    托马斯不是已经选好了么~这个预见到了冈格罗血统的末路,决定要改变冈格罗定义家伙,已经选择了继承他血液的对象。这个对象,就在扎克所站的门后面。

    扎克没有敲门或按门铃,不想碰——作为引发了东南部中的共和人要求新的安保服务(对异族安保)‘潮流’的安全屋,扎克才不会有受虐倾向的碰任何这间公寓的任何东西。

    扎克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皱着眉犹豫了一下,放开嗓门,“亚瑟!”

    单元楼的走廊里,倒是开了几散门,一张张共和脸从门缝里探出来,盯着扎克。

    “我找住在这里面的人。”扎克对几个并没有展现友好脸色的人解释。

    并不流畅,但满是不爽的,“门铃在那里!看不到吗?!”

    扎克耸了下肩,“我不想碰那个东西,我是吸血鬼,我可能会受伤。”

    啪啪啪!所有门在主人的白眼中关上了,效果超群。

    扎克继续叫了两声,再也没人张望打扰了,共和人,现实的哦~

    哈,扎克也不需要在这里隐瞒什么不是么~这些共和人都知道吸血鬼是什么,巴顿的东南部可能是扎克唯一一个可以随便展现自己的真实种族,而没人会多看一眼的地方~

    老实说,这感觉还挺奇妙的。和魔宴的那种感觉不同,在魔宴,任何吸血鬼愿意展现自己的吸血鬼身份,是因为吸血鬼的身份有特权。在巴顿的东南部?扎特权是没有的,只有如此直白的‘我不招惹你,你别招惹我’——那些懒得理扎克的共和人,也没有一个愿意出来帮扎克按门铃不是么。奇妙的感觉。

    终于,在叫了几声后,门后面有动静了。

    扎克听的非常艰难,这个公寓的墙壁材质隔绝了吸血鬼的感官,扎克现在就像个普通的人类,甚至更差。无法判断门后的情况。

    “我是扎克瑞·格兰德,你还记得我是谁吧。”

    扎克听到门后有发出声音,但扎克听不到是什么,只能寄希望于对方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在考虑把你弄出来,但我不想通过诺来做这件事。”这是扎克的真心话。虽然不想承认,但扎克和诺的友情,已经变成某种让扎克不舒服的东西。

    扎克继续了,“我有个大概的计划,需要完善,也需要你的配合。”扎克停顿了一会儿,试图听清门后的反应,失败了。

    扎克抿了下嘴,这样交流不是办法,摇摇头,“总之,我就是来通知你一声,你做一下心理准备,下一次我来的时候,我会带能沟通的人,我们需要好好聊一聊。”扎克再次顿一下,“同意的话就敲一次门,不同意的话,就敲两次。”

    扎克其实并不在乎对方是否同意,不管亚瑟在想什么,他就是托马斯预定的后裔,扎克只会遵循托马斯的意志!

    所以,这个要求其实只是确认对方听到了自己的话而已。

    沉闷的一声‘砰’。

    确定了。扎克点点头,“收到,下次我来的时间不定,总之,准备一下,心理上。”扎克也不觉得本质上是被诺囚禁在这里的亚瑟能做什么物理上的准备。

    又是一声沉闷的‘砰’。扎克很满意,“就这,拜。”转身离开,该回家了,让奈纳德等急了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