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7 诺
    诺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口了,“你希望在格兰德的保安,介入格兰德的内部人事行为吗?”

    这可以当做是诺在尽责,帮赛迪尔安保脱责——格兰德的灰色职业属性决定了格兰德内部就是会以不能公开的方式使用格兰德的墓地。挖已经存放有东西墓也好,埋不该埋入格兰德墓中的东西也好,都是格兰德没少做的事。

    格兰德的安保服务保的是格兰德不被外部侵害,内部,管不了,也不能管,除非扎克希望赛迪尔安保介入格兰德的那些灰色事务。

    所以,诺的表达没啥问题,只是在说明扎克不能把这种事情当做赛迪尔安保的疏忽。反而这是赛迪尔安保的自觉,不妨碍格兰德的内部事务。

    一段持续了一年的合作关系要就此终结,扎克其实也准备了一套说辞。现在是诺在这里代表赛迪尔安保,倒让扎克更容易说这番话了:“我当然不希望,但问题是赛迪尔安保并不能准确的分辨什么才是格兰德内部的人事。”扎克看着诺,“我不可能去对赛迪尔安保的人解释,格兰德是格兰德,格兰德的员工是格兰德员工,对么。”赛迪尔安保恐怕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诺,太懂。

    诺又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你需要为你工作的保安,而不是为格兰德工作的保安。”

    诺说对了,因为格兰德殡葬之家的一切人事都是扎克一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员工可以来一批又一批,人员变动也是随意任由扎克调换,所谓格兰德的内部人事,就是扎克全然自主的决定谁是格兰德中的人,谁不是格兰德中的人。

    赛迪尔安保对格兰德的灰色事业略懂,但并不精通,赛迪尔无法跟上格兰德……应该说是无法跟上扎克人事的规划,只能囫囵的将表面上的格兰德当做一个整体。

    因此疏忽掉那些不被扎克当做格兰德内部的人在做的一些糟粕事情,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格兰德的安保工作,已经超出了赛迪尔安保的能力范畴。

    扎克已经很给赛迪尔安保面子了,“你可以告诉你的朋友赛迪尔,我们的合作不需要是哪方有了疏忽,只是我这个格兰德老板的需求发生了变化。现在巴顿中安保市场赛迪尔和艾克斯的竞争也已经趋于平稳,赛迪尔安保不用守着我这个旧业主。”好聚好散的意思了。

    诺点了下头,“我懂了。”似乎也不准备多纠缠,脸上重新摆出了微笑,“不过至少让我在你这里混过一个中午,免得回去的太快,显得我没有尽力~”

    啧,终究还是找了个理由赖在格兰德里。

    扎克也没什么好拒绝的说法,抿了下嘴,看了眼詹姆士示意了办公室,让詹姆士先上去——詹姆士要抱怨的案件,可不是诺这个平民该听的了。

    詹姆士上楼了,扎克等了一会儿,看诺自觉的在后廊上坐下了。扎克知道诺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借朋友的安保公司问题跑来格兰德的原因,不会就此轻易放过,诺一定还有一堆关于吸血鬼,呃,扎克不想听的话想说。

    如果诺早来一天,扎克可能还有些……虚,因为西蒙还在地下室。现在嘛,扎克不虚,到有了一种……坦然——诺还不知道,他自以为是后手的亚瑟已经被扎克掉包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诺手上已经没有扎克在意的底牌了,上去见詹姆士之前,“诺。”扎克是带来对朋友的尊重而说这些话的,“我希望你把这次我辞退赛迪尔安保的事情当做一个,象征。”扎克是真心的,“赛迪尔安保公司很不错,巴顿第一家私营安保公司,在他们的专业上有话语权,在出现竞争的同行后依然受到市场的尊重,蓬勃发展。但在我这里,他们的能力却不再够用了。诺,你知道这根本的原因是什么。”

    是吸血鬼,是生存方式不同的种族,是眼中世界巨大的区别。

    诺的头一歪,看着扎克,“你想说啥?”

    扎克有些无语,“你知道我想说什么。”扎克想说的是,诺,作为将扎克引入灰色职业圈的人,在这个情况中和赛迪尔安保一模一样。诺在他的领域里要专业有专业,要尊重有尊重。但是,如果诺想因为扎克继续深入吸血鬼的世界中,那,诺这个人类,会……算了,刚发生了福特这档烂事,太容易往悲观的方向想。扎克,“我希望你好好想想赛迪尔安保这件事,从中学到些东西。”

    扎克能提醒的也提醒过了,交流这种事情,要得两厢情愿才行,一方努力是没结果的。诺能不能接收到朋友的忠告,得看他自己。

    扎克回身,准备上楼去见詹姆士。

    “我就算是学到些东西,不也应该是从福特身上学吗?”

    诺一句话,让扎克的脸皱巴了一下,转身又回到诺面前,“你知道了福特的什么事?”

    诺不该知道关于福特的任何事!!

    诺耸了下肩,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眼睛微眯着,“呵呵,我并不知道福特有什么事,但看你的样子,福特身上,发生了什么,对么?该不会和今天诺尔区里,警方突然封锁了那位正在给艾伦殡葬筹备生活区建设的工程商的家宅有关吧?呵呵,兰斯警探(詹姆士)脸色这么差的跑到你这里来,是不是也和这件事有关啊?”

    失策,扎克这位托瑞多的行为细节居然被诺这个人类捕捉到了!

    扎克瘪了下嘴,看着诺,“我还把你帮朋友对话,你已经彻底把我当做‘物品’分析了。”

    确实是被分析了。听诺的话吧,他连奥斯丁的身份就说出来了,只能证明他有在关注吸血鬼的动向!

    不过听他的话,他好像确实不清楚谋杀案,只能看到事实——奥斯丁的家有被封锁。

    扎克不知道达西之后会怎么编造奥斯丁家被封锁的原因,所以扎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谎撒的,毫无技术含量,一如昨天的稀云,呃,“你为什么突然提福特。”

    福特的死,是奥斯丁的谋杀案导致的,诺如果连奥斯丁的情况都不明确,就更不可能知道后面的事情。那么,诺突然提福特就更显得怪异了。

    除非,诺,知道一些扎克不知道的事情。

    诺挑了下眉,“因为他和我一样都是知道你真实身份的人类啊。”说的是如此理所当然,以及,果然有扎克不知道的事情,“我在魅惑之瞳控制下时,到处寻找能保护我不被吸血鬼伤害的东西时,和福特碰到过。”

    扎克闭了下眼,睁开时,语速缓慢,“福特曾经也有过害怕吸血鬼的时期吗?”闭眼的原因——为什么,为什么这种时期没有持续下去。

    当我们总结福特从生,到死亡的过程,我们得出了让福特走到这绝路的原因,是他决定了保持初心,为了他自己的产业去和吸血鬼竞争。

    原来,福特也有过初心不稳的时候,他,惧怕过吸血鬼。

    那为什么,这惧怕,没有一直持续下去?

    如果持续下去了,福特也就不会……

    “我倒不会说他是全然的害怕吸血鬼~”诺笑了笑,但脸上更多的是惊疑扎克的表情,诺不理解扎克突然的语速变化是因为什么,“我们碰到一起的时候交换了我们的故事,他和我都是被你救了,然后顺便得知你是吸血鬼的事实。和我不同,他被你救的情况,更紧急一些,我觉得他讨厌大于害怕。”

    如果大家还记得扎克分别救这两人的经过,应该可以对比一下——

    救诺,是诺因为无意中将‘柯尔特’带回了巴顿,被外来跟随的猎人绑架。诺已经看到了猎人团体中不可思议的印安巫术(怒涛),在怀疑自己熟悉的世界时,扎克出场救人,顺便报上自己的真实种族。

    救福特,是福特被小白团伙枪杀,福特自己接了违法的业务,然后事情超出福特的控制范围,他被当做一次犯罪事件的附带损失处理,扎克及时赶到,救人后顺便重塑福特的世界观。

    经过对比,就能看出两者的背景区别了。诺当时根本不清楚自己是怎么陷入必死处境的,福特,那是自己走进去的。

    扎克又闭了一次眼,“讨厌大于害怕。”

    “是啊,对我,你大概是那个突然出现,向我解释所有事情的家伙。但对福特,他好像觉得你是中途自己强插进来,强行改变他熟知世界的家伙。”诺的总结,赞哦,“哦,他是害怕你的,他描述你是怎么挡枪击,怎么治愈他的神情,是毫无疑问的恐惧,把你当成为一个十足的怪物。但他绝对更讨厌你。”

    扎克不想闭眼了,“你和他的交集深么。”听起来福特,哼,是和诺交过心的。

    “不。”诺微笑着摆了下手,“只是‘害怕吸血鬼俱乐部’这个圈子,太小了~”居然是个玩笑,“难得遇到个同路的,相互取暖一下而已。”啧,现实,“很快我就和他不再联系了,因为我发现他的观念越来越趋向于不是躲开吸血鬼,而是竞争,呵呵,和你的格兰德竞争。这和我当时还处在魅惑之瞳影响下的原则不符。魅惑之瞳解除后,我发觉了和吸血鬼做朋友的好处后,就更不会和他这个把你当对手的人有接触了~”诺的心路历程倒是表达的完整。

    诺停顿了一会儿,脸上摆着好奇,“福特,发生什么了么?我倒是有听说艾伦在收购福特,出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

    “福特死了。”扎克回答了,很干脆直接的,“今天早上死的,我亲手处刑,斩首式。”

    诺并没有准备好迎接这样的消息,一时愣在那里。

    扎克看着诺逐渐收回笑容、趋于平静的脸,“诺,你说的没错,别从赛迪尔安保的事情中学东西,从福特身上学。我因为我把你们当朋友而救你们,但这理由不会阻止我因为其他原因处决你们。”

    诺的嘴紧闭着,但可以从那微张的鼻翼看出他在努力往自己的身体中吸入空气。

    扎克的话,并不温柔,对么。

    扎克转身,上楼,后廊上的诺,不用管了。拖够了时间,应该会自行消失的。

    办公室里,詹姆士正趴在窗台上,看到扎克进来了,先皱了下眉,给扎克把座位摆好,“所以是你杀了福特。”詹姆士偷听了扎克和诺的对话。

    扎克坐下,撇了一眼詹姆士。一早就准备好了迎接詹姆士的怨气,所以直接的,“别憋着了,骂吧。”

    詹姆士没有骂,“达西已经把整个谋杀案替换成了玩笑一样的恶作剧!”语气是愤怒的,但好像怒气并不是指向扎克的,“我需要知道凶手受到了处罚!!”

    说这个是詹姆士的正义吧,好像也不太对。詹姆士执着的应该不是这种类似私人审判的处决。詹姆士没有对扎克大发脾气,应该还有其它原因。

    但既然詹姆士没有把怒气放到扎克身上,扎克就要问一句了,“你不会怪你搭档,韦斯背着你听达西的吧。”

    詹姆士没点头也没摇头,嘴里,“奈纳德把福特变成吸血鬼了!我能怪谁?!”是了,詹姆士清楚人类的执法者是处置不了吸血鬼的。大概……可能诡异,但在詹姆士的心中,这谋杀案,已经被放在异族的层面,并不是人类社会中应该处理的东西……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扎克教育的那一套异族层面异族解决,人类层面人类解决的矫枉过正。

    不过了解了詹姆士的这种心态,扎克的心里算是放松了一些。谁愿意听人骂自己啊。

    办公室里安静了一会儿,扎克琢磨着,应该对詹姆士说一下哈密顿的情况。詹姆士受了案件被掩盖,但不可能接手事情就这么完结。

    扎克正要开口。

    詹姆士抢先了,“我看了一会儿你的生活区,那个你说在偷看这边的的员工。”居然不是要说案件的事情,而是格兰德的员工,“他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