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3 中意你
    维嘉和巴顿很不一样,迈尔斯和稀呆了一周,就感觉出不同了。首先是气候。

    巴顿靠海,空气中不管什么时候都带着一丝宜人的湿润……不是说这两个男人在乎这种东西,只是对比太强烈了——维嘉,靠的是沙漠,这里的空气,太干!这两个根本没有皮肤保养意识的前罪犯,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负责维护别墅的那个阴沉管家瞪!因为不断有细碎的皮屑从他们干燥的皮肤上掉落……

    啧,哪有正常人会在意这种东西啊,但托瑞多别墅中的人,在乎。

    迈尔斯甚至无意中听到了管家对打扫的佣人抱怨,“我讨厌人类,新陈代谢就是造物者的失误!行走的秽物制造者!为什么托瑞多要带着这两个人?”

    迈尔斯只能理解为对方在广义的描述‘人类’,而自知自己和稀云是欺骗了德瑞克才跟着扎克来西部的,迈尔斯没立场为自己辩护,只能忍着。

    稀云就更糟糕了,因为某种没人知道的原因,有个负责打扫别墅的那个佣人,一个粗壮的妇人……似乎非常喜欢稀云,一天24个小时的推着个吸尘器在稀云身边转。

    没有夸张,24小时。如果稀云的新陈代谢有这种制造秽物的效率,稀云怕早就变成干尸了,这位妇人根本没有掩饰她在刻意接近稀云的意图!

    于是,在某天夜晚,稀云突然醒来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稀云和这妇人发生了一场‘诡异’的冲突——

    “*!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你在看我睡觉吗?!*!*!!”

    “我在打扫卫生啊~”妇人微笑。

    “打扫你**!滚出去!”

    “我只是在工作~”妇人微笑。

    “**工作!管家!老板(扎克)!!开除这个女人!”

    “管家和托瑞多不在~你可以喊到你喉咙报废~我依然会完成我的工作~”妇人微笑。

    “*!”稀云拿出了自己的罪犯气势,逼近这个看上去粗壮的妇人。客观的,性别、身体优势,还是稀云占上风的,“那我猜你就该自觉的辞掉这个工作了,对么!”稀云捏响自己的指关节、活动着脖颈,喀拉喀拉,一副已将付诸暴力解决问题的恶像!

    妇人,微笑,根本看不清动作的凑到了稀云的脸上,“这个世界,遭遇任何麻烦时,只存在两种应对之法,一个是逃离,一个是战斗~”妇人的手摸上了稀云的脸,有一半印安人血统的稀云,轮廓比一半联邦人的轮廓更深一些,手感……更有层次?反正妇人是一副享受的表情,“你绝对是后者,你知~我知~”

    这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骚-扰-了,稀云在被靠近的短暂愣神中迅速后退,挥出了拳头!

    这颗曾经让稀云成功获罪、进入监狱的拳头,被妇人一脸慈爱的捧在手中。

    “看看这些在皮肤下暴起的血管~真美~暴力就在你的血液中,壮观、让人沉迷的血流~~稀云先生~天生战士的血~哦~我那不再年轻的心脏啊,我即将沉迷”妇人捧着稀云的拳头,逐渐靠近她微张的嘴,感觉,感觉,要……

    稀云全身都在颤抖,哪怕在监狱,稀云都没有经历过这么,这么……诡异的情况。稀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挥出另一个拳头让对方也捧在手里??

    然后,扎克和管家回来了,“哦!大家都醒着啊,正好,我租了个电影,某个邪恶的巫毒恶人制造了丧尸屠杀整个城市的故事,多有意思啊~都来客厅,大家一起看~”

    这就是迈尔斯和稀云在托瑞多别墅里的状况,哎。

    而让这情况更加难熬的一点是,扎克大多数时间不在别墅里。格兰德老板,不,托瑞多总是有事情。有时候是维嘉南郊的殡葬业主人来找,有时候是曾经也当过格兰德员工的查理和罗素来找,有时候是警察来请求帮助,有时候是有着一张共和脸的托瑞多,有时候是……

    迈尔斯和稀云都有努力试图参与扎克的事务。

    但,来者总是先打量一遍两个人,“这两位先生是?”

    扎克总是多余的做非常详尽的介绍,“啊,他们是格兰德的员工,你们知道吧,中途之家项目中的前罪犯。这位是暴力犯罪入狱的稀云,这位是欺诈入狱的迈尔斯。”

    “噢!你不会带上他们两个吧。”

    “我无所谓啊~”扎克绝对是故意的,“你们不希望他们跟着我吗?”

    “呵呵呵,不希望。”

    “那迈尔斯、稀云啊,看家就拜托你们了~”

    是的,连殡葬业的事务这两个员工都没能跟扎克一起去!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资格!他们没有任何殡葬业私有化的经验!他们有的,只是前罪犯社区改造进行中的经验!

    整整一周,唯一给了他们两人一丝希望的是,也在西部出差的罗根打了一通电话来托瑞多的吧别墅,被迈尔斯接到了。

    迈尔斯尽力的试图套出罗根在离开格兰德后依然联系扎克的原因,没成功,但罗根给了两人一点儿鼓励:“我知道在西部的生活可能会让你们感觉奇怪,但别担心,扎克既然允许你们来西部,就是给你们机会了。我不知道有什么能对你们说的,你们好好把握吧。”

    这电话结束后,迈尔斯问稀云,“罗根什么意思?什么叫‘不知道有什么能对我们说’?”

    “我怎么知道!”稀云很暴躁——因为一直被一个诡异的妇人骚-扰-!

    一直!24小时!

    “哦!我美丽的战士稀云~你知道如果你有任何问题,你都可以问我~我愿意告诉所有事~~”妇人抚弄着手里的吸尘器如此说。

    或许会有人疑惑,既然托瑞多的别墅里呆的这么难受,为什么不出去。

    答案啊,其实在横跨联邦的长途旅程的第六天。

    这两个需要社区改造,重建融入社会生活的前罪犯,都有一个很现实的想法:如果他们在外面,走丢了,他们的老板扎克瑞·托瑞多·格兰德,不会找他们。

    他们不敢出去。

    人心,有意思吧~

    今天,两人醒来的时候,扎克就已经不在别墅了,管家倒是在,安排了两人的早餐后日常职责的,“托瑞多在建立特殊族群殡葬流程的规程,会是忙碌的一天,今天都不会回来了。你们两个,有一楼、二楼和地下泳池进出权,午餐是12点整,晚餐是7点整。”临走了,加一句日常的抱怨,“所以说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用??呃。浪费食物。”

    迈尔斯和稀云在压抑的气氛中吃完早餐。

    “我想知道三楼有什么!”早餐吃完了,两人都在餐桌上没有动,因为不知道要干什么。迈尔斯开的口,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说这个事情了。

    稀云只是阴着脸,盯着时刻在自己身边绕着的吸尘器……

    “聋了?”迈尔斯居然抬手拿餐具丢向稀云,“我说话你没听到吗?我说我们需要知道三楼有什么!”

    三楼啊,其实没什么东西,可能大家还记得,就是一些吸血鬼的书籍,主要是隐秘联盟发展相关的,曾经的戴尔获得吸血鬼的知识,就是在这别墅的三楼。扎克不喜欢那个地方,这别墅里的管家和佣人也都知道托瑞多不喜欢那个曾经鲁特·勒森布拉故意弄来恶心扎克的地方,一直锁着而已。

    并没有针对迈尔斯和稀云的意思。

    稀云反应迟钝的看一眼胸前出现的脏污,狰狞的看一眼迈尔斯,开始脱衣服——稀云再也不会向迈尔斯动手了,因为他已经知道没有意义。现在,稀云只是不想继续穿着脏污的衣服。

    一声让人不舒服的吸溜声响起,稀云的衣服正脱到一半,脸抽搐的看向握着吸尘器吞口水的妇人。稀云的忍耐即将来到极限!

    迈尔斯的反应挺快的,他知道这一次稀云如果再和这个佣人起冲突,扎克没可能突然回家粉饰太平了,“算了!”迈尔斯拉了一把稀云,“不要理她!”

    稀云卡在脱衣服的姿势卡了十秒吧,突然一把就把身上的衣服扯掉了,脸色,是让迈尔斯一时不太懂的坦然。稀云看着继续一脸慈爱的吞着口水的妇人,“我好看么。”

    “美~”妇人笑容满意的回答了。

    “你是爱上我了么。”稀云继续用坦然的脸看着妇人。迈尔斯在旁边张了嘴似乎想说什么,但不知突然想到什么,保持了安静。

    “爱是个非常笼统的词~”妇人推拉着吸尘器,一推,一拉,不断反复。

    “你好像说过我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问你,你会解答。”稀云继续坦然的看着对方。

    “当然~只要你开口~”妇人继续推与拉,“我必回应~”

    迈尔斯已经有些坐不住了,盯着稀云的嘴巴,期望着从那两片薄唇中出现‘三楼有什么’这个问题!

    然后,迈尔斯差点儿一屁股坐到地上去!因为稀云问出的话是,“我有什么值得你‘爱’上的?”

    *!

    稀云还没有结束:“这具身体?”拍了下自己的身体,“这坨肉?”稀云的脑回路,怎么说呢,从让我们认识(看准了时机霸凌迈尔斯)就展现出了奇特的思维方式,“还是前罪犯这个标签?”稀云站起来,非常有攻击性的逼向妇人,“或者是都有?这个组合在一起制造出来的攻击性,让你兴奋对么?”应该可以听出来稀云在刻意描绘一副什么样情境了,客观的说,不是什么健康的东西。

    妇人,看着稀云逼近,没有一点儿退后的意思,毕竟是能轻松将稀云的挥拳捧住的‘奇人’,没什么好怕的。她保持了满溢的微笑,“我喜欢你思考的方式~”妇人抬手推了一下稀云的胸膛,大概顺便测试了一下手感,脸上的笑容更甚,“如果你有那个意思,我也不会拒绝~”这种话被一个粗壮的佣人妇人说出来,呃,算了,自行脑补吧。好在这种趋势没有持续,“但你绝对误会了点儿东西~我欣赏你,是因为……”

    “茨密希!”是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餐厅门口,盯着这边的情况,“托瑞多没有给你清洁以外的权力!别逼我向托瑞多会汇报你的越界行为!”

    迈尔斯愣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在别墅听到管家称呼这个妇人为茨密希,是她的姓?

    在维嘉这一周,迈尔斯看了很多报纸。在西部出现频率很高的几个姓氏中,茨密希算一个。这个姓氏曾经是西部的军工业的代表,后来突然落寞了,有点儿像巴顿的李斯特。

    迈尔斯总是觉得茨密希这个姓氏有些耳熟,似乎在格兰德里听谁说过,但就是想不起来说的是谁……

    “乔凡尼。”妇人做了个让稀云和迈尔斯都惊讶的举动,她将稀云拉到了自己身后。保护?保护什么??她的话继续了,脸上对稀云的笑容瞬间收束变成了凌厉!对着管家,“我看你是真的把我当佣人了吧。别要越界的应该是你吧,在托瑞多的心目中,我可比你重要。”

    乔凡尼?又一个在西部的报纸中出现频率高的姓氏,西部工业的领导者,离开巴顿的时候,迈尔斯有在巴顿的报纸上看到了乔凡尼因为和巴顿汽车品牌赫尔曼的关系而访问了巴顿,并接受了巴顿西区人的接待在巴顿停留下了。

    不过巴顿的报纸上没登过乔凡尼的照片,迈尔斯这种前罪犯是没机会一睹真·大佬的面容了。

    隐约的,迈尔斯似乎也有印象格兰德里有过人讨论过乔凡尼,但同上,就是想不起谁说的……

    “比重要?”管家轻笑了一声,“你不过是个茨密希遭到勒森布拉迫害后的避难者!你有乔凡尼和托瑞多四个世纪的默契友谊重要?”

    等一下。

    勒森布拉?呃,又一个在报纸上频次出现很高的姓氏。别吐槽迈尔斯这个曾经贬低报纸意义的家伙,突然成为了维嘉报纸的专家,除了看报纸,迈尔斯也没有了解西部的其它渠道了。

    勒森布拉是西部的政治‘贵族’,类似巴顿的斯通家族,但又和斯通家族完全不一样。斯通家族不走到台面上,西部的勒森布拉,是市长,是州长,是议员,是……各种政治要塞上的关健人。好像维嘉原来的市长就是位勒森布拉,不过意外身亡了……

    怪了,迈尔斯又感觉在格兰德听过人说勒森布拉的话题。但说的什么呢……呃,想不起来啊。

    不该不该,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这管家和佣人的对话,才是真正需要在意的东西——

    妇人,“默契?友谊?如果托瑞多和你们乔凡尼的友情那么真挚?为什么托瑞多在人口匮乏,无法接收权力的时候不找你们人口富余的乔凡尼借人?哈?”妇人笑了,“我茨密希的家主在托瑞多身边,哪怕需要氏族复兴也不开这个口,是因为我们没人~呵呵,勒森布拉好手段,我们茨密希算是废了。但你们乔凡尼呢?人那么多,多到需要找托瑞多的族外兄弟(本杰明)解决食物储备(祖们事务所用中部的血液渠道供给乔凡尼的人口维持),巴顿警局传承者(达西)的忠诚奖励要插一手(达西最终获得的吸血鬼血是尼克给的),新勒森布拉去起源之地(汉克)找宝藏要插一手(乔凡尼派了人给汉克当保镖)。现在托瑞多来西部接收真正的权力了,你们却安静了~还需要托瑞多从共和,哈,从那个巫毒恶人跨洋运人过来~真是默契的友谊哎~”

    管家的脸阴沉了,但没有说话。仿佛……这整段已经超出稀云和迈尔斯理解的话,都说了点子上!压的这管家只能沉默!

    妇人迎来了胜利,脸上的微笑回归,转身看向已经有些在发呆的稀云,开口了,“我喜欢你~因为我觉得你是天生的战士,动手解决的事情是你的本能~”妇人不知道从拿出了干净的上衣,给稀云套上,微笑着,“当然其它的一切本能,我们可以私下交流~”呃……然后,“战斗,是你的生存之道~也是我的~我不像我的哥哥那样,高位呆的太久了,虚伪的要称自己是和平主义者,我爱战斗,我爱,战士~我非常中意你,你将成为一个完美茨密希~”

    稀云如一个被摆弄的玩具,任由妇人把衣物套到自己身上,“你哥哥是谁?”这脑回路……

    “罗伊啊~你们都认识的~”

    真实的世界,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