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不可描述的无敌 > 第六十章 你站哪一边
    大秦皇都占地十万里。

    皇宫位于南面,占地有千里。

    这片地域后半部分皆是山,在往后就不算在大秦皇都面积之内,可没有人敢小觑。

    皇宫背靠群山,延绵九万里的浩瀚山群,单单山峰就有九十九座,这是大秦夏家的大手笔,每一座山皆灵山。

    灵山的作用是作为镇压之物,镇压国运。

    群山如龙躯,皇宫背后则为龙首,张口吐出明珠,皇宫为珠。

    夏春秋带方玄他们来到一座假山下。

    假山边有一座传送阵,直达大秦龙脉龙首所在。

    光辉一闪,他们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他们出现时,周围的光线都是消失,抬头看不见日月。

    “地底。”猫白明白在哪里。

    “皇主。”

    骤然,有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方玄等人面前站着一名男子,身若铁塔,魁梧壮硕,肌肉若虬龙盘绕臂膀。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仿佛让人面对十万大山,压迫感引心悸。

    其眸冰冷。

    在看到夏春秋时变得柔和。

    “皇主,他身上有样东西需要拿下来。”铁塔男子开口,音沉闷如雷,每一字符仿佛大鼓敲击。

    夏春秋看向方玄。

    龙脉守护者说的人是方玄。

    其目光看向方玄,注视其腰间挂饰。

    “这是魔兵旱魃。”铁塔男子眼瞳冷色掠过。

    这人竟然能看出小剑挂饰的本质。

    “要接触龙脉,不能携带此物。”

    若非方玄是夏春秋带来的,他已经动手了。

    他是龙脉大门的守卫,自然不能让这等邪物靠近。

    “这是自然。”

    方玄自然明白,早就做好了准备取下旱魃剑。

    他将旱魃剑取下。

    旱魃剑在取下的刹那变大,一股可怕的威要扩散出来,只是很快就停止了,像是被人深深扼住。

    嗤……

    剑就这么被方玄插在地上。

    “现在可以走了吧。”方玄笑道。

    铁塔男子没有说话,让开了路。

    夏春秋对着铁塔男子行了一礼,走向前方。

    本来他是不用如此的,因为他是皇主,可夏春秋依旧行礼,这是他对长辈的尊敬,无外乎其他。

    看着几人背影消失,铁塔男子凝视旱魃剑。

    太古三大魔兵。

    旱魃位列首位,乃是举世无双的凶兵。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旱魃剑。

    宽大的手掌伸出,面对如此凶兵他动心了,不是想要拿,而是想要试试这被世间万千修士谈之色变的旱魃。

    手握着旱魃的瞬间,手掌干枯。

    血液流逝顺着皮肤被剑吸收,肉眼可见的速度。

    灵力也是被瞬间抽干。

    铁塔男子震开手掌,不再握旱魃剑。

    一切发生很快,只有眨眼间的功夫。

    他抬手,看着自己手掌,手掌灵气沸腾,没有与旱魃接触,缓慢的恢复过来。

    “随意的将旱魃插在这里,他是自信没人敢动么。”铁塔男子自语。

    “旱魃剑莫说是你,纵然是我等也不敢去触碰。”

    一声苍老的话音荡响。

    铁塔男子身躯一震。

    “只是让我奇怪,他是怎么做到的,旱魃不会择主,这是绝对的。

    凶兵魔宝纵然择主,宿主也终究逃脱不掉被吞噬的命运,血肉会慢慢被吞噬,更别说这柄更妖邪的旱魃。

    那个年轻人很奇怪,我感觉不到他与旱魃的联系,感觉不到他一点被血肉吞噬的迹象。

    他是如何做到的。”

    “他带着凶兵,来历不明,这样让他去接触龙脉真的好吗。”

    方玄的诡异,让铁塔男子担忧。

    龙脉至关重要,不然不会让他来镇守,作为守门人。

    甚至这里面还沉睡着多位老怪物,这苍老声音的源头就是其中一个。

    他是夏春秋的支持者之一,也正是他传递夏春秋的意,让方玄有了接触龙脉的机会。

    “我夏家做事从不会拖泥带水,交予春秋权利,他要做什么,我们只需要配合。

    至于那个人身份如何,我不在乎。

    纵然他是魔,是妖邪,只要能帮我大秦夏家那就与他合作。

    短暂的弊又能如何。

    观长久才是应该做的。”

    说完苍老声音便是不再响起,铁塔男子也没有再说话。

    他目光注视方玄去向,抬脚迈出。

    脚未落下,那高大的身影便是消逝,仿佛不曾出现于世。

    另一边。

    猫白趴在夏邮肩膀上,它偶尔回头看向身后。

    “大秦夏家果然吓人呐。”

    夏春秋与方玄听后脸上皆为露出微笑。

    两人走在前方,闲聊着。

    聊得很普通是一些家常,亦是有聊屠思南,山川名地。

    “做皇主是不是很有趣。”

    方玄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夏春秋回头看方玄淡笑望着自己,他露出笑容。

    “不有趣,但我乐在其中。”

    “因为人,是么。”

    “是啊,因为人,苍生很重要,大于果位。”

    夏春秋音坚定。

    少顷,他叹息,“我会改变如今的大秦,可这样做会带来很多不可避免的死亡。

    会有人死,很多人死。

    我很讨厌这种局面。”

    如同朋友间的倾诉,夏春秋道出了自己想法。

    “苍生红尘本就如此。

    在我看来,大秦庇护了很多人,这么多年下功德无量,如今你让很多人死了,是你的原因?

    不是的。

    你是被动的。

    若是你愿意,你喊一句大秦夏家避世,不再管尘世,人就不会死了吗?

    唯一的结果是人还是会死,死得更多。

    蝼蚁谁会在意。

    大秦没了,会有另外的大秦出现,他们没有你们大秦这般,可他们依旧会挣扎抵抗,不顾一切,奋不顾身。

    大秦不过是站在弱者最前面的墙罢了。”

    修者很无情,活得久了心会变淡,这方玄能理解,也见过最黑暗的时代。

    太古时代,将弱肉强食诠释得凌厉极致。

    那是一个没有法度,没有规则束缚的岁月,强者称尊,弱者卑微。

    “你站在哪一边。”

    夏春秋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方玄没有停顿,直接说出口。

    “人。”

    “但你也是修者,未来必立于碧霄挥手掌众生,生杀予夺。”

    “我最开始是人。”方玄翻白眼,他拍了拍夏春秋肩膀,举扇指着自己,“我做人很久了,久到我快吐了,而修者我满打满算才做了三天,你说的那种感觉我没想过,也没试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