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沧海商田 > 第123回 孤注一掷
    天园家私商场生意火红又有了收入,华奋强的心里却很着急,他需要想办法填补以前的亏空……虽然这笔亏空是杨秀芸留下的,但作为董事长,他没有出一分钱的资金投入,这笔钱肯定会落在他的头上,不然,他需要拿一笔不菲的资金作为入股投资。同时,这不还要开启第二期工程建设,也是需要一大笔资金的。

    这几天,奋强正为这件事发愁——他想:【要是事情不紧迫,可以等过一年或者几年之后,等我把家具厂办起来,用家具厂的利润把商场亏空填上,再慢慢进行商场的第二期工程。但是,商场如战场,错过了机会就错过了未来,不能等!】

    于是,奋强召开了第二次股东大会,商谈商场的第二期工程投资事宜。

    令他始料不及地是,天园家私商场第二期计划遭到了巨大的阻力,除了董区长和冯娟支持他之外,大多数的股东都不赞成他的商场扩张计划,认为现有的5万平方米商场已经足够了,家具商场已经饱和了,再增加商场营业面积,将来招商一定会很困难,商场的展位租不出去的话,就会出现亏损,亏损的买卖谁都不会做的。毕竟现在大家手头的资金有限,都想稳赚不亏,摸着石头过。

    董区长和冯娟虽然赞同,但他们实在拿不出更多的钱来投资,毕竟这项投资的预算是上千万的资金,不是一个小数目。

    奋强建议向银行贷款,股东们更加反对,他们都没有和银行打过交道,认为一但银行贷款还不起,后果很严重。有的股东建议慢慢来,等几年商场积累到一定的资金后再建设第二期工程也不迟。

    既然大多数股东不愿意干,奋强决定自己一个人干——他决定孤注一掷,以他的名义向银行借款,想办法也要把第二期工程建成。

    于是,奋强在大会上向股东表明,商场的第二期工程仍然打着天园家私商场的旗号,第二期的商场建成后与第一期商场的管理实行一套人马,费用共摊,各自核算,自负盈亏。为了保险起见,奋强与股东们达成了有关协议,并签订了合同。

    -

    董区长对华奋强的冒险行为很不赞同,待股东大会结束股东们散去之后,他对华奋强说:

    “我知道你是孤注一掷,想尽快地把亏空填上……但你这是何苦噢。是杨秀芸虚增建设成本造成亏空的,就应该由她来填补,你没有必要给她擦屁股。这几百万资金她应该拿得出来。”

    奋强没有说话,他心知肚明……是杨秀芸给了他实现梦想的机会,他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况且,一旦查出秀芸造成了亏空,不仅对她不利,自己的董事长位置也保不了。从表面上看,秀芸捞了一笔钱,留下了亏空由奋强填补,他吃了很大的亏,但实际上,奋强没有出一分钱就坐上了董事长这个位置,占了很大的便宜,而且商场的发展势头很好,最终是自己得利。至于董区长为什么要揪住这个问题不放,又不敢向外声张,奋强不清楚董区长究竟有什么目的,难道他想要秀芸将吃下的钱吐出来,还是不想他这么轻易地当上董事长,不可而知。有一点,奋强是清楚的,就是董区长不敢得罪他们两位,毕竟区长的位置比商场的亏空重要。

    当下,奋强最关心的是如何拿到银行贷款,他的心里也没有底,向银行借这么大的一笔钱,银行借不借给他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他对董区长的说话毫无在意。

    奋强随即对董区长说:“我这一段时间可能到银行跑贷款,商场暂交给冯娟代为管理,我已经向她交代清楚了,请董区长多多留心商场的经营情况。”

    董区长点头应允。

    奋强想贷款,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弟弟华建国,因为弟弟在工商银行武侯支行信贷科当科长。由于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奋强决定亲自到银行去跑一趟。

    -

    工商银行武侯支行离天园家私商场相距有七八个站的路程,在一线的公交车线路内,很方便。

    华奋强事前用手机给弟弟华建国打了一个电话,两人约好了时间。

    工商银行武侯支行地处武侯街中段,是那条街上装修最气派的一幢楼,底楼是储蓄所。不用问“工商银行武侯支行”的牌子就挂在底楼大门旁,楼道的墙壁指示图上标明信贷科在二楼。

    弟弟华建国在信贷科办公室的大门口把哥哥截住,问:“你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

    奋强把弟弟拉到过道走廊的一个僻静处,悄悄地说:“我想找你贷款。”

    弟弟一听哥哥要贷款,立马就拒绝了:“你要贷款?不行!你没在我们银行开户,想贷款门都没有。”

    奋强回应:“你要想我们商场在你们银行开账户?这个简单,我马上叫会计来,直接到你们这里开户不就行了。”

    弟弟仍然拒绝:“不行!你们是民营企业,对你们这样的企业的贷款我们还没有先例。”

    奋强很少对弟弟低三下四祈求过,他是第一次这样对弟弟说:“你就给哥哥一个面子嘛,你就把我作为第一个民营企业的贷款人不就行啦。现在处处都在试点改革,你们就破例给我们发放贷款,求求你了。”

    弟弟好奇地问:“哥哥,你是不是疯了?你们天园家私商场好好的干嘛要贷款?”

    奋强回答:“我是想扩大天园家私商场的规模,搞商场第二期工程建设。”

    弟弟说:“天园家私商场已经是内地的知名企业了,这几天电视、报刊杂志都在大肆宣传,你已经是知名人士了,你可以通过对外招商投资,何必非要银行贷款。况且,银行贷款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两人正说着,一位银行姑娘来到他们的身边,把一份贷款资料交到建国的手上:“这是三江鞋厂的贷款申请,需要你的签字。”

    建国拿起姑娘给他的签字笔在一叠贷款资料上签上他的大名。奋强故作不经意地问:“这三江鞋厂都能贷款,为什么我们就不行?”

    姑娘听到奋强的抱怨,抬起头来,定睛看了看,好似突然想起来了似得大声说:“你就是天园家私商场的董事长?!”

    奋强点头承认。建国于是给姑娘介绍:“这是我的哥哥华奋强。”

    姑娘高兴地伸出手来与华奋强握手:“你好!你长得真帅!”

    奋强浅笑一下:“你也非常漂亮!”

    姑娘的确长得很漂亮,中等个子,修长的身材,配上洁白的绣花连衣裙,更映衬出她那白皙的皮肤。粗黑的眉毛下是一双大眼睛,显得水灵灵的,好像会说话。

    姑娘自我介绍:“我叫何洁如,原是你弟弟手下的兵,马上要调到工行信托投资公司去工作。”

    奋强第一次听说这样的公司:“信托投资公司?它是干什么的?”

    何洁如很是熟练地回答:“它是一种以受托人的身份,代人理财的金融机构。主要业务:经营资产和财产委托、代理资产保管、金融租赁、经济咨询、证券发行以及投资等等。你们天园家私商场有闲置的资金可以委托我们资产代理、投资。”

    奋强问:“你们能不能贷款?”

    何洁如回答:“我们可以进行有特定对象的贷款和投资。”

    建国趁机向洁如说:“我哥哥就是想找我贷款,他想扩建天园家私商场,搞第二期工程,我这里肯定不行,就看你们投资公司有没有这种可能。”

    何洁如想了一下说:“可能性是有……就看他们商场的发展前景如何,项目是不是可靠,有没有偿还能力,还有对方——就是委托人愿不愿意投。”

    奋强急忙说:“我们商场的发展前景肯定好,我们有偿还能力。我们的商场发展计划,投资预算资料我都带了。”说着,他从公文包里拿出关于天园家私商场第二期的规划和商场建设预算书。

    何洁如接过资料翻开了一下,说:“这么多呀,1000万,太多了,可能不行。”

    奋强连忙解释:“我们的工程也可以分三次建设,每次只要投入300多万。看你们的要求,这个工程项目是只赚不亏。”

    洁如点头说:“我不知道有没有把握帮你把对方说服,如果对方同意投,我给你回电话。”

    奋强把他的名片递给了何洁如,说:“好的,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和商场的地址,你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

    洁如也递上了她的名片,并告诉奋强她会尽力帮忙,想办法把贷款搞定。

    -

    待何洁如走后,华建国望着她的背影说:“我很少看见她这样主动帮人贷款的,你是第一个,莫非她喜欢上哥哥了?”

    华奋强摇头说:“别瞎说,你哥没有那么大的魅力,人家姑娘是好意帮忙,别胡思乱想了。”

    建国这时透露:“你忘了,我曾经给你介绍过对象,就是她呀。可惜,我现在已经结婚了,否则,我一定会娶她为我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