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超神道术 > 第五章 考核
    这是一个明显是由大户人家府邸改造而成的分部,两侧石狮威武不凡,高门大槛,和一个只可供一人进出的小门。

    徐明在烈阳帮的地位不低,自然可以走大门,但白子岳等人,却是不够格,当然,也没必要。

    所以徐明直接带着三人沿着外墙走了一段路程,从后门进入。

    然后很快,白子岳等人就看到了后院中,正有七八个与他们相差不大的孩童,正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起。

    “你们过去,与他们站在一起,我找这里的管事提一句,放心,凭我的面子,你们都能通过考核。”

    徐明轻声对白子岳等人说了一句,然后很快从离去。

    白子岳打量了这些人一眼,总数八人,五男三女,都是七八岁的年纪,应该也是与他们一样,被介绍来当学徒的小孩。

    许是徐明的话被他们听到了,他们在看到白子岳等人靠近的时候,眼神中都有些复杂。

    对此,白子岳也没什么好说的,能借助关系顺利进入烈阳帮成为学徒,他自然不会放弃不用。

    少倾,徐明大步走了回来,只是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

    白子岳的心中一沉,有了不好的猜测。

    果然,他的猜测很快得到了证实。

    “事情有点难办了,这次主持考核的,恰好跟我有点不对付。”

    徐明心里有些郁闷,更有些尴尬,本来都已经打了包票了,没想到却出了波折。

    谁知道自己争码头班头的对手,离开码头后摇身一变,反倒成了这烈阳帮分部的后勤管事。

    “不过你们放心,我待会儿全程看着,谅他张波也不敢刻意为难你们。”

    见徐立和张国义脸上露出明显的惊慌之色,徐明忙安慰道。

    白子岳苦笑,怕就怕你在这啊。

    明叔不在,以对方的身份,也不好为难他们这些小孩,可明叔在身边护着,反倒会让对方会借机发难。

    只是他就算明白这个道理,也不好明说,只得按耐下来,耐心等待。

    很快,一行数人就从后院一处房屋中跨步走出。

    其中为首的,乃是一位中年男子,身形消瘦,面容倒是有些白净,只是眼睛很小,微眯之间,好似有寒光闪过,给人一种冷漠至极的感觉。

    显然,这正是徐明口中的张波。

    在他身边,则分别是一胖一瘦两个青年,他们微微落后半个身形,态度谦恭,不敢走到前头。

    “这位是我们烈阳帮分部的后勤张管事,你们还不过来拜见?”

    张波身边,那瘦弱青年冷哼一声,说道。

    “张管事好!”

    所有小孩立马上前,怯怯的道了一声。

    “哼,装模作样!”

    徐明冷哼一声,有些看不惯。

    张波脸色不变,看了眼下首十一位小孩,其中白子岳,徐立,张国义三人相对靠近,且徐立时不时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徐明,加上两者间面容有些相似,心中就有了计较。

    “天色已晚,我也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你们,识字的有吗?站一边去。”

    张波目光淡然的说道。

    闻言,白子岳脸色一变,不由露出无奈之色。

    他倒是识字,可却是上一世的文字,这一世,自然没有机会识字。

    心知识字的重要性的他,再一次决定,要尽快解决识字的问题。

    却在这时,一个小孩小腿微微跨出一步,然后很快就怯弱的退了回去。

    “你干什么?”

    瘦弱青年眼睛一瞪。

    “我……我会写自己的名字。”

    小孩怯怯的说道。

    “就两个字有什么用?老实站着。”

    青年冷哼一声,扫视着所有人。

    那小孩立即不敢吭声了,其他人也都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显然,十一个小孩,没有任何人识字。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能识文断字的,哪一个不是身家富裕的?自然不可能屈尊来这烈阳帮应征学徒。

    只有如白子岳等这般穷苦人家孩子,才会想着在这里某一个生路。

    “既然没人识字,那你们想要进入我烈阳帮,就只能靠力气了。

    看到那边几个石墩没?男孩五十斤,女孩三十斤,谁要能够举起石墩过肩,然后走上十步,就算通过考验。”

    张波伸手往院落边缘的几块石墩上一指,淡淡的说道。

    那些石墩,显然是烈阳帮内一些弟子练力气所用,堆在墙边,一个个都标好了重量。

    “五十斤……”

    所有小孩脸上,都变了颜色。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以前考核,男孩只需要提起三十斤的石墩,女孩二十斤,就可以通过考核了。

    你这直接提升了一倍,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徐明闻言也是变色,冷声说道。

    七八岁不过十岁的小孩,力量都有限的很,更别说这些人出身穷苦,估计逢年过节才可以吃上肉,个个干瘦干瘦的,力气都有限的很。

    不说是五十斤的石墩,就算是三十斤的石墩提起来都费劲,更别说还要连走十步。

    对其他人,徐明还不太在意,但他带来的三人中,除了张国义看起来有把子力气,或许能够通过之外,白子岳和徐立可都瘦弱的很,绝难通过。

    “这里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

    别说你没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就算有资格……刘洋护法说了宁缺毋滥,提高门槛不是应有之意?

    难道,你对刘洋护法的话,也敢有疑异?”

    张波冷冷一笑,眼中闪过了一丝快慰。

    当初竞争码头班头失败的狼狈,他可都记在心里。

    徐明语塞,脸色难看至极。

    烈阳帮在清河镇中只是一个分部,地位最高的是门主天缠手刘东,往下就是左护法赵靖和右护法刘洋。

    他虽然在清河码头那边有些地位,但在刘洋护法面前,却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力。

    尽管他非常清楚,刘洋护法或许确实说过宁缺毋滥这一句话,但张波在这一刻假借刘洋护法来压他也是事实。

    更让他无奈的是,他根本不敢去反驳。

    “愣着干什么?要试就试,不试就赶紧哪来得就往哪里回去。”

    得意一笑,张波对白子岳等人也没什么好脸色。

    “我来试一试!”

    白子岳正想上前,张国义却先一步踏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