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超神道术 > 第一百零三章 神像(求月票求订阅)
    在铁娘子家的神台上,供奉着一个好似木头雕刻而成的神像。

    神像两头四手,虽只有半尺来高,却有一种隐约的威压之意传出,让人不敢靠近。

    常人家中,供奉神佛,都是极为正常的事情,但是如铁娘子家中所供奉的这个神像,外形怪异而奇特,神态狰狞中却又有一种好似慈悲一般的魅惑力,可不像是一般的正统神佛。

    特别是,白子岳因为精神力强大,竟隐约从这神像之中,感觉到了一丝灵性。

    当然,除了灵性之外,还有一种特殊之处,很模糊,却又不好分辨。

    想了想,白子岳随手从窗边扯下了一块布帘,微微一罩,就将这怪异神像给包了起来。

    不管如何,先收起来再说。

    “该死,我们来迟了,好东西大多都被他们抢走了。”

    童战手上又是多了一大堆东西,语气却是愤愤不平。

    别看他手中东西多,但都是一些不太值钱的大物件,真正值钱的精细之物,早就被许捕头等人先一步拿走了。

    “反正今天的收获已经够多了,不用太过在意。”

    白子岳笑了笑,说道。

    看了眼白子岳手中的几个大包,还有不知何时,一脸故作平静的走过来的秦少平,童战心中一动,连忙扬声道:“该死,害的老子白来一趟,我们走。”

    “童兄这就要走啊?”

    恰在这时,许捕头带着几个背上同样背满了值钱物件的手下从一间房中走了出来,一脸志得意满的模样。

    “许捕头这一次,做的可有些不地道了。”

    童战哼哼着说道。

    “于梨花于放母子勾结鬼头寨山匪,对清河镇的安危造成了重大威胁。

    我这只是例行对于梨花母子家中进行封查清点。

    倒是你们,既无官身,也无凭证,出现在这里可就有点不合适了。”

    许捕头一脸得意的说道。

    “许捕头,山不转水转,你我相交也有十年了,谁还不知道谁啊,走了。”

    说着,童战转身就走,白子岳两人自然跟上。

    “捕头,真让他们走了?我看那童战边上的一个小子的脸色,可有些不对劲。”

    许捕头边上,一个眼神有些机灵的捕快有些不甘的问道。

    “就算有收获又如何?好东西可都在我们手中。

    再说了,童战身边的两个的身份可并不简单,一个是烈阳帮门主弟子,一个也是他们帮内主管的徒弟,真要惹上了,麻烦不小。”

    摇了摇头,许捕头开口说道。

    要不是忌惮白子岳等人的身份,凭他这一身官身,抽骨拔髓的手段,哪能让他们轻易离开?

    “捕头,这里明显有撬开过的痕迹。”

    突然,一个小捕快走到了之前秦少平走出来的房间,猛地开口说道。

    许捕头连忙快步走入房间,一把掀开了被撬开的木头板,一个一尺见方的凹陷痕迹清晰可见。

    只不过此时,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

    “不好,上当了。”

    许捕头脸色刹那间变得难看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怪不得那童战走的那么干脆,这个亏吃大了……”

    ……

    没有理会街道中其他人的异样目光,更没理会同是烈阳帮弟子的羡慕攀谈,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地处繁华,足足围了两米高围墙的府苑中。

    这里,正是童战的住所。

    “钟婶,准备一些好点的下酒菜。”

    招呼着帮厨准备菜肴,童战这才带着白子岳两人走到了一间卧房中,而后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大收获?”

    “我这里只有一个神像。”

    白子岳将帘布敞开,露出了那个两头四手的神像。

    他始终觉得这神像有点诡异,尽管他并不能确定这到底有何作用,却还是带了回来。

    如果有必要的话,他打算找老秀才辨认一下。

    相比较而言,对方更为见多识广,或许能有所发现也说不定。

    “这神像,好奇怪,别是什么邪神吧?这种不吉利的,带回来有什么用?”

    童战皱了皱眉,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就觉得这神像有点奇怪,你们不要的话,我就先自己收起来好了。”

    白子岳脸色不变的说道。

    点了点头,童战并不在意,连忙望向了秦少平,问道:“你这边呢?”

    他之前可是看出了对方脸上呈现出来的兴奋之色,身上必然有着巨大的收获。

    也正因为如此,害怕被许捕头等人看出异样,他才会连忙招呼着离开,不然以他的性格,怎么也要让许捕头他们吐出一点东西出来。

    “银子不多,三百两。”

    秦少平故意停顿了一下,见两人的面色都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也知道只是三百两已经不能让两人动容,只好继续说道:“金子一盒,具体多少,因为害怕别人发现,没敢细看。

    不过从盒子分量上看,不少。”

    说着,秦少平连忙将一个布包放在了桌子上。

    咚的一声,显示出布包的重量。

    几个灯盏,数条品质上等的布匹,一个制作还算精良的茶盘,数个茶杯……

    童战的脸有些发黑,说道:“怎么都是这些东西?”

    平常倒还罢了,这些东西总能值点钱,但是对比秦少平口中所说的银两数量,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好在,将这些东西分开,顿时露出一个一尺见方,通体都用上好红木制作而成的小箱子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不说其他,只是这红木箱子,就至少值个十多两银子。

    “我去的那间房中,其实已经被一个小捕快给搜过了,不过还是我眼睛光亮,发现那间房间中的一块木板跟其他地方有些不同。

    撬开之后,果然就发现了这红木箱子。”

    说着,秦少平一脸得意。

    白子岳和童战没有说话,已经急得不行的童战,更是连忙将木盒打开。

    两三本书籍,压在了最上层,不过透过书籍的边缘,还是能够看到那一抹银白和银白下面的一丝金黄。

    “无痕刀法,穿心锤法,铁牛练体术。

    这几本,应该是铁娘子母子的看家武功了,无痕刀法,刀出无痕,确实算得上不错的刀法。

    铁牛炼体术,应该是一门外锻功法,铁娘子当初正是凭借这门外锻功法修炼到了外锻巅峰。

    不过真正最具威力的,应该还是这穿心锤法。

    刚才那场大战,因为气血衰退的原因,那铁娘子的劲力其实已经不太强。但那种穿心之力,却还是让老童我受了伤。

    老规矩,这三本武功我们等下各自抄录一分收好。”

    说着,童战将三本武功秘籍移开,而后呼吸立马变得急促了下来。

    足足三十枚足额十两银子的纹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在将这三十枚银子取出的刹那,那金色的光芒,就让他们露出一丝痴迷之色。

    “金条,一根金条足有十二两,这里足足有二十根,也就是两百四十两金子,两千四百两银子……加上这里的三百两,总共两千七百两银子……”

    童战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就算是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攒下了一些身价,可也没有两千七百两这么多。

    “我们发了。”

    秦少平一脸激动的说道。

    “除了这些,其实还有大概千两银子左右,是我在吴渊的住处搜出来的。”

    这时候,白子岳面色平静的说了一句。

    而后将一旁的布包打开,没有理会其中乱七八糟的杂务,取出了一块鼓鼓的黑袋子,解开带绳,顿时一大裹的银子,就散落了出来。

    “加上这些杂务,还有他们身上的武器,应该也能换来三百两左右,加起来就是——四千两!”

    不仅童战自己震惊,就连一直有些淡然的白子岳,也是有些动容。

    四千两银子,他们三个人分,每人可也至少能分到一千三百两左右。

    更别说,通过这次,他们还获得了七百点贡献。

    如果换算成银两的话,其实也能值个一千四百两。

    也就是说,他们这一次行动,直接收获了足足五千四百两银子。

    “如此,就好分配了,将贡献算上,就是每人一千七百两银子。

    你们是要银子还是要贡献?”

    童战紧接着开口问道。

    “贡献给我吧,我刚好要兑换一点东西。”

    白子岳面色平静的说道。

    他本来就想要兑换内炼功法,银子和贡献,其实没什么两样。

    不过贸然拿出大笔银子,就有些容易惹人注意了,反倒不如贡献方便。

    “那我只好要银子了。这些杂物给我,我也没什么渠道交换出去。”

    秦少平只好如此说道。

    “那好,这些贡献凭证都给你,加上这里的三百两银子,你等会儿带走。

    至于少平,这里是十四根金条,加上两枚足额十两一枚的银子,拿好。

    另外,这些杂物中,有什么看重的,你们也可以带走,反正我如果去换的话,应该还能赚上一笔。”

    童战也是大气,干脆的说道。

    “那我要那柄小刀吧,这柄小刀,当做武器或许差上一些,但确实坚硬锋利。”

    秦少平连忙指着一柄武器中的一柄小刀,开口说道。

    这柄小刀,其实正是割面人吴渊用于割人面容的小刀,锋利无比。

    之前他也正是看到了那吴渊凭着这柄小刀,生生将白子岳的长刀给磕断,心中早就蠢蠢欲动,此时闻言,立即迫不及待的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