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袁满的邀请
    结标淡希。

    雾丘女子学院二年级生,等级LV4的大能力者,能力是较为稀有的空间能力“坐标移动”。

    能够将人或物从指定地点转移到另一个地点,传送距离长,上限高,被亚雷斯塔选为接引VIP们的引路人。

    因为亚雷斯塔所在的地方非常奇特,是一幢没有门,没有窗户,不留一个入口,完全封闭的大楼。

    不知道坐标,不通过空间能力,根本无法进入——强攻除外。

    但在学园都市防卫最严密的中心地区,强攻整个学园都市最重要的地方,只要大脑正常的人,就不会做这样的事。

    在结标淡希强忍着厌恶和不耐烦的表情中,袁满的木分身被送入了这个奇特的所在,见到了这个魔禁世界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果然如同原著中描述的那样,像男性又像女性,像大人又像小孩,像圣人又像囚犯。

    以前看小说的时候,他没法理解这是种什么状态,单纯以为是作者镰池和马为了凸显亚雷斯塔逼格的夸张写法。

    但在亲眼见过后,袁满确定了一点都不夸张,只是自己想差了。

    像男性又像女性是指形象中性,雌雄莫辩。

    具体可以理解为登记性别为男的“太美之鸡”CXK,或者登记性别为女,却有着“纯爷们,铁血真汉子”之称的李宇春春哥。

    像大人又像小孩也好理解。

    亚雷斯塔身形挺拔修长,当然像大人。

    全身浸泡在维持生命所需用的溶液中,表情安详而恬静,如同睡着的孩子。

    最后,像圣人又像囚犯,这个更简单。

    圣人是亚雷斯塔的气质,外加浸泡在溶液中的造型,透着莫名的神圣。

    囚犯是他的现状,被倒吊一个透明罐子里,外面还是完全封闭的大楼,比监狱还监狱,不是囚犯还能是什么?

    概括起来,就是倒吊在罐子里的,睡着的中性大人——袁老爷觉得自己的描述越发精准,纯度大大提升。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结标淡希已然发动能力离开。

    她只是领路人,不是秘书,没资格旁听亚雷斯塔和VIP们的交流,而袁满毫无疑问是亚雷斯塔的VIP。

    结标淡希离开的第一时间,亚雷斯塔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学园都市统括理事长亚雷斯塔·克劳利。”

    “超次元事务所所长袁满。”袁满也跟着自报家门。

    “超次元?是虚幻,还是真实?”亚雷斯塔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探寻。

    袁满所遇到的所有客人,在听到事务所名字的时候主要有两种反应。

    一种是不在乎名字,多为御坂美琴这样心思纯粹之人。

    另一种是知道得多,想得更多的大佬,比如托尼这样的,亚雷斯塔当然也是。

    对于后一种,袁满的回答也越来越往玄妙高深上发展,想得越多的人越吃这一套。

    “我个人认为是后者,但谁又能保证我不是更高层次存在眼中的‘井底之蛙’?”

    “很有意思的回答。”亚雷斯塔确实吃这一套,“井底之蛙只知道天如井大,也许我也只是井底之蛙,因为我觉得你真的可以超越次元,你的身上有着很多我不能理解的东西。”

    “彼此彼此,你在我眼中同样如此。不然我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来见你,因为我怕你一个不高兴,我就死了,死得不明不白——不要觉得我诚意不足,我就是为了表达诚意才选择实话实说。”

    这本就是袁满最大的担忧,不然这次他就算不出手揍垣根帝督,也肯定会去看现场,这是袁满最喜欢干的事之一,而不是以分身行动。

    为此,袁满还特地把从美琴那里得来的祈愿点数花掉,开启了分身定位以及作为坐标锚点的功能。

    “袁先生过谦了。”

    可惜亚雷斯塔根本不信。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搞事,还让他一点线索都抓不到的,怎么可能简单?

    “我不在意是不是分身,只要能代行本人的意志。况且,我现在也是这个样子,不得不通过各种仪器来获取情报,和人交流。”

    我是实话实说,你就不一定了。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偷溜出去找右方之火,找魔神,后面罐子打破不也一样活蹦乱跳。

    当然,那都是后来的事,现在亚雷斯塔的状况如何,谁也不知道。

    袁满一边在心中暗暗盘算,一边用木头做的脸笑道:

    “如果你愿意到我的事务所里坐一坐,我也愿意以真身见你,如何?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但我有把握保证你的状况不会进一步恶化。”

    “该怎么过去呢?不瞒袁先生,我试着进行追踪,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可以满足我小小的好奇心嘛?”

    亚雷斯塔放低姿态,袁满也没有隐藏。

    “其实很简单,和我被带进来的方式类似,眼睛一闭一睁,BIU地一下就到了。”

    “原来如此,看来超次元的传送方式和异能体系的空间移动不太一样。在异能体系中,空间能力者无法移动其他空间能力者。”

    “你愿意答应我的邀请吗?我可是很诚心的,保证不会让你空手而归。”

    “我当然愿意,只是我现在的状况确实不太适合移动,不仅是离开,回来更加麻烦,所以只能说一声抱歉。”

    依旧是不知真假的回答,不过袁满并不觉得意外。

    亚雷斯塔这种老狐狸,还吃过超级大亏,被人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谨慎都不奇怪,怎么可能袁满一说,就跟他跑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万一袁满说谎呢?

    亚雷斯塔所图极大,哪怕一点点差错,都有可能让他功亏一篑甚至满盘皆输。

    他不敢赌。

    “那真是太遗憾了,我的邀请随时有效,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都可以。不能去事务所做客不代表我们之间没有合作的机会,你觉得呢?”

    袁满给亚雷斯塔暗示,亚雷斯塔其实也给了袁满暗示。

    重开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却没有任何一位御坂妹妹受害,连战斗现场都没有御坂妹妹的存在,这本身就是善意的表现,所以袁满同样以善意回应,最终促成此次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