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 第860章 比珍珠还真
    松开了手的关平安坐到了床沿上,小腿一晃一晃的,侧头笑了笑,“我没想一个人跑出去,真的。”

    比珍珠还真。

    她的小葫芦绝对不能曝光。

    一个不慎,她承担不起后果。

    等等,再等等……那暗处跟着的两位叔叔伯伯总会见识到她的乖巧而放松警戒,她就不信出门之外久了会逮不住机会。

    “是不是看中了第一百货里面的什么东西?票换也换了,这次先用。反正带回去,婶她也不会要。”

    不是不会要,而是更不好交差,除非又让她爹背锅……关平安莞尔一笑,“你是怕拿出票,我爹会教训你对不?”

    “关关真聪明。”

    “少给我灌迷魂汤。”关平安斜了他一眼,“我也没想买啥,该有的都有,就是觉得那里的商品都是精品。”

    比如糕点,品种就多了很多。谁知下次来是何年,她总想给她爹娘多带些,再给南方出生的太奶奶也带些。

    还有那些现代化的商品,要是条件允许的话,她真想带回去。马六屯到底偏僻了,好在如今有了三位能人。

    可这些想法,关平安就不想说出口。万一穆休为了满足她的贪念,而去找人欠了人情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了,像绸缎和绣线就可以不用票的。我有钱,多贵都不怕。不过你以后要多帮我打掩护,我不想义爷爷再花钱。”

    可能是之前她爹一直拒收她义爷爷和梅爷爷的钱票,这趟一出门,两位爷爷好像就想使劲砸钱。

    这咋行!

    “没问题。”

    一听以后要多帮她打掩护,齐景年算是明白她今天算是稳住了。以后?以后再说,总归他护得住他的关关。

    “国画和苏绣的材料最好先别急着买。奶奶她已经联系好老姐妹,等我们下一站就去找对方。”

    “齐奶奶真好。”她梅爷爷想到这一点是一码事,可齐奶奶居然也做了安排,看来回去她还得要上门拜访。

    “夸人当面夸比较好。”

    关平安点了点头……突然就停住了她一晃一晃的双腿,“有机会的话,我还想去废品站瞅瞅。”

    这还用得了说?

    你不就是喜欢上那些废品站?

    可会不会脏了些?

    但总比她一个人偷偷上黑市强不是。

    “好。原本我还想带你和浩然去吃西餐,现在……”齐景年摊了摊手,“还有哪些地方,你想去的?”

    “去年就吃过了,没啥好吃的。”关平安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先走一步看一步吧,不急的。”

    齐景年好笑地点了点头后站起身。热水瓶之前就有薛婶打好的热水,倒是不用他再去打水。

    可薛婶又去哪儿了?

    与关平安盯着那些精品不同,人家薛婶可不是去找服务台的女同志打听她心目中的圣地淮海旧?

    据说那里的货品不要票;据说那里东西有点瑕疵可比市面上便宜了好几倍;据说那里每天都人山人海……

    薛婶在火车上一路听到最多的消息就是第一百货和淮海旧。

    作为成年累月都需要排队购物的主妇,她觉得非常有必要再详细打听打听,免得赶了个早一天都进不去还白白浪费时间。

    打听好后,她是兴冲冲地回房了,关平安听了一耳朵真没兴趣。逛废品站,她是想淘宝,去淮海旧干啥?

    便宜没好货。

    可薛婶的一句话却戳中了关平安的软肋。她说正好你帮你娘挑些罩衫,寄过去你娘好走人情。

    关平安仔细想想还挺有道理的。她家不缺布料,可年前屯子里的那些婶子大娘们为了凑点布料急得哟~

    还有她娘正月带回娘家的那点布票,当时可让她仨舅娘高兴坏了。她一堆儿的表哥们可不能光身子。

    行!

    反正她就钱多,买了就直接寄回去!

    借口?

    有她老子在怕啥!

    次日一早,住一个房间的薛婶带上关平安就走人。什么,你们爷们也去?去去去!别瞎凑热闹!

    薛婶原以为自己就带了个小丫头,没什么东西拎不动的,结果她就低估了某位小人儿的战斗力。

    那豪气的,比她老家村里的财主更有气派;那架势丫,比她见过两面的齐老爷子更要威武十分。

    可你爹你娘知道不?

    薛婶很怀疑小丫头所谓的她爹说了有合适的就帮乡亲们带的托词。昨晚这孩子对来淮海旧好像还不怎么热情的。

    那一扎扎钱哪来的?嗨,别说了。她家大山都说了这关家的日子过得没比城里人差,何况还有梅老宠着小丫头。

    买吧,买吧。

    当然,你想拦也拦不住。

    实在是这里的情况已经超出了关平安的想象。便宜,老便宜了,比黑市的价格便宜得快不要钱了。

    瑕疵?

    就罩衫上的纽扣眼歪了,就布料给染坏了,就鞋子显得不对称,就雨衣前后有些长短不一,就搪瓷杯掉了口瓷……

    要关平安说这些都不是事儿。她屯子里的父老乡亲们个个都是能手巧手,况且他们还都是实在人真不介意的。

    有感于上次买缸事件,这次关平安是拼了命的采购。她不需要屯子里的乡亲们感激,就是想为大家伙获点利。

    人群里始终有一道稚嫩清脆的声音时不时地响起,“阿姨同志,给我来男式的大号罩衫。我屯子里有好多叔叔伯伯,多给些。”

    “叔叔同志,我屯子里有好多爷爷奶奶。我们那旮沓地儿一年有大半年下雪,老人家怕冷,你多分我些棉被棉大衣。”

    “姐姐同志,我屯子里好多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一年只有一件衣服,麻烦你多分些布料给我。”

    关平安声声句句都带上我屯子里……但乡下人的身份可耻吗?不!背朝黄土面朝天的乡亲们都是挺直了他们的脊梁骨过着一天又一天的苦日子。

    或许要感谢这个年代吧。

    很快的,随着关平安一个一个柜台移动,后来总有人会搭把手。渐渐的……对门的一处角落仿佛就成了她专用堆积物品的场所。

    对于这些好心人,挤得满头大汗的关平安一一感激致谢。是的,好人无处不在,不是所有的城里人都带了有色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