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 > 第二十三章 恰好住你隔壁
    吱嘎····

    主卧门开,探出半个脑袋的裴幼清半低着头:“那个...我跟可人姐姐聊聊天,你别多想。”

    ‘我能不多想嘛。哥们都没抱着你睡过啊!!!艹屮’

    心中满是羡慕嫉妒恨的赵守时摆摆手:“你早点休息,明天还上学呢。”

    “嗯呢。你也别太累了。”

    赵守时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裴幼清的态度还是很好的,当着外人的面,非常的给面子。

    ~~~~~~~~

    次日,上午九点;

    从昨天晚上十一点开始,到现在,整整十个小时,这场会议终于结束。

    眼睛满是红血丝的众人离开了赵守时家。带着分配给自己的任务,他们要去迎接更大的挑战。

    赵守时也有任务,非常会讲故事的他将负责【故事策划导演组】。除此之外,他还将担任新节目的顾问,属于那种没有正式职务,但什么事都可以参与的虚职。

    对于刚刚起步的《好声音》来说,第一个,也是最大的难关就是第四位导师席位的归属,赵守时心中有点想法,但不敢打包票。

    《不为谁而作的歌》被章谋定为电影主题曲,由天后王青演唱,这是早就知晓的。

    那可是最顶级导演章谋跟歌坛前五的天后王青,那手笔自然不可能是赵守时与安希在乐器店里小打小闹比得上的。

    今天在国家大剧院的音乐厅,将要进行《不为谁而作的歌》的歌曲录制。

    这是前段时间就确定下来的,章谋也向赵守时发出过邀请,本来他都不想去,毕竟财货两清,咱也不提供售后服务。

    但现在《好声音》正缺导师呢,王青是极好的选择,赵守时就想去碰碰运气,说不定瞎猫捡个那什么。

    当然,赵守时也不能直白的说想要邀请王青,还是温水煮青蛙的温吞手段比较合适。

    反正就是怎么机缘巧合怎么说。裴幼清昨天晚上没睡好,准备在家补觉,那赵守时就得找个打掩护的,安希就不错。

    当然,赵守时还有一个目的,他想邀请安希参加好声音,在他看来,安希的音乐功底至少可以冲四保八。再加上她本身的经历,简直就是直戳人泪腺,说不定可以成为‘破圈’的超人气学员。

    推开防盗门,正在穿鞋的赵守时用肩膀夹着已经拨号的手机,三五秒铃声后,电话接通。

    “希姐,今天章导他们录主题曲,邀请咱们去看。开店?还开什么店啊。今天王青可也在。有章导的面子在,咱要张签名、和张影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到时候你就挂你店里,绝对生意兴隆,比招财猫还好使。

    你还犹豫什么啊,这事听我的,准没跑。你在哪呢,我去接你。”赵守时直奔主题。而且一通忽悠,成功把安希带上船。

    电话里传来安希的声音:“得,我也正准备出门呢。你也别来接我了,我自己去就成。”

    赵守时却一愣,他从话筒里能听到安希的声音,但总觉得那里不对。这声音有点像3D环绕音。可自己的手机是两千一部的普通手机,难不成手机变异了?

    正在穿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赵守时对着手机说道:“你现在在哪呢?在店里吗?”

    不等安希回复,赵守时把手机离自己稍稍有些远,就听见安希的回应:“没,我在家呢。你感冒了?怎么嗓音这么重。”

    还不是昨天晚上叭叭叭的说了七八个小时。

    当然,这话不能跟安希说,要不然还得好一个解释。

    “在家?那你家住哪?”

    “星河公馆,好像距离你电台挺近的吧。”

    至此,赵守时非常确定这是3D环绕音,就像小时候玩丢手绢一样的清晰,近在耳边。

    迈出门外的赵守时就看到某人正在从房门上拔钥匙,与他一样,肩膀夹着手机。

    果然是安希。

    “你竟然住我隔壁??”

    赵守时不知道安希住在隔壁,安希自然猜不到赵守时竟然成了她的邻居。

    她可是王青的粉丝,刚才还在想要是遇见偶像,要如何才能不卑不亢,不落俗套的与对方搭讪。

    正出神呢,就听见耳边响起充满惊喜,但非常难听的破锣嗓音,吓了她一跳。

    待看清眼前站着的是赵守时,她才松了一口气,半埋怨道:“你小子吓我一跳。”

    两人对视,自然而然的笑出声来。

    两套紧靠的房子,赵守时刚从门里出来,安希正在锁门,这已经说明了问题。

    屋内的裴幼清听见门外的声响,探出头来问道:“怎么回事?碰见熟人了?”

    等她看到赵守时对面笑靥如花的安希时,裴幼清暗叹一口气‘吖的,咋赵守时认识的都是大美妞,该给他上上思政课了’。

    抬起头来的她露出无害的笑容:“守时,你朋友?”

    双姝对立而视,赵守时的视线在两人身上循环,最终看向裴幼清,疑问道:“你邻居,你不认识?”

    “不认识啊。”裴幼清打量着安希,摇头道:“我去年刚搬来的。从来没见这家开过门。除了家政...”

    “嗯,我前几年都住店里的。”安希走上前来,看着裴幼清笑道:“最近准备搬回来住,咱们是邻居,可要多多来往才好。”

    一听这话,赵守时立即明白,这里就是安希的家,很有可能还是从小长大的地方,因为父母去世以及心中的郁结,她这几年都住在店里。

    既然现在回来,那说明她真的放开了心扉。这让赵守时更有把握邀请她参加《好声音》。

    “得,合着你们还没有我熟。”笑着的赵守时开始介绍:“希姐,这是幼清,裴幼清。我女朋友。”

    “行啊,你小子,平平无奇赵守时,国色天香裴幼清,还挺般配。”

    “一般啦,一般啦。”嘿嘿傻乐的赵守时继续介绍:“幼清,你还记得我在节目里唱了一首《清风徐来》吧,就是送给这位的,她就是安希。”

    “喔,我记起来了。”

    裴幼清对安希这个人不熟悉,但她对‘安希’这个名字非常熟悉。赵守时说过他的《不为谁而作的歌》就是安希给配的伴奏,还送了他一把吉他。

    而且,就在昨天晚上,赵守时在范家还提过‘安希’这个名字,让整个范家都谈虎色变。

    因为好奇,昨天晚上的她详细的跟范可人求证过这里面的关系链。

    女人都是感性动物,就听不得悲伤的故事,自然对安希产生了同情。

    一听说眼前就是安希,连忙握住她的手:“安希姐姐,我听可人说过你的事情。你放心,我是坚决站在你这一面的。要是没事的时候,欢迎你到我家来做客。

    我之前一个人住,知道这种孤单的滋味,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我让赵守时去帮你。还有参加《好声音》的事情,你千万不要有心理包袱,一切都交给赵守时。”

    “什么好声音?”疑惑的安希转头看向赵守时,云里雾里的,她完全听不懂。

    “《好声音》是帝都卫视即将播出的一档音乐选秀节目,我想邀请你参加。”

    看了眼时间,觉得不能耽误下去了,赵守时道:“时间紧迫,我们边走边说吧。”

    赵守时抬腿就要走,就听见裴幼清急促的声音:“你等我会,我还没换鞋呢。”

    “你不是不去吗?”

    裴幼清瞥了赵守时一眼,没有说话。

    却让赵守时想起一句话:“女人的话永远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