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大创造者 > 第一章 真正的黑暗
    黄思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他摸了摸自己周身,是地板,自己躺在地板上。

    然后他又伸手往左一摸,摸到了一根棍状物,再往上摸索,嗯,是自家的木头椅子。

    黄思用手攀附着椅子站起来,毕竟现在是真的什么也看不见,总让人有种容易摔倒的感觉。

    家里停电了?黄思心想。

    停电了也不至于这么黑吧,连窗外都没有光照进来。

    黄思往记忆中窗户的位置看了眼,还是什么也看不见。这与城里常有的光污染现象不符。

    难道已经晚上了?全城大面积停电?

    算了,先找到手机照个亮吧。

    黄思记得,自己昏迷之前,手机似乎正放在桌子上充电。

    他按着自己记忆中的位置走了几步。

    还好是自己家,什么都很熟悉,黄思没多久就摸到了卧室里,然后从桌子上摸到了手机。

    黄思把手指放到手机背后的指纹键上,手机发出咔哒的声音,屏幕亮了起来。

    淡淡的光芒映照着黄思的脸,也照亮了周围的小小空间,黄思举着手机在房间里四下晃了晃,卧室还是老样子,毫无异常。

    他又拿手机向窗户位置晃了下,窗户关着,但是还是毫无光亮。

    “真倒霉,大晚上的停电了,我又一点困意都没有。”

    黄思看了眼手机的电量,97%。

    他的手机买来没多久,电池还算耐用。这个电量大概还能玩几个小时。

    只是,似乎一点网络信号都没有了。

    黄思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又调回去,但还是没有信号。

    “电信基站也停电了?”黄思想了想,只能这样猜测。

    难不成真的是全城大停电,这可是很少有的。黄思都25岁了,也就顶小的时候见过一回全城停电。大了就再没见过。

    “咋不是上班的时候停电啊。”黄思嘟囔着躺在了床上。“要真是全城范围的停电,希望明天上班的时候也没来,这样就不用去单位了。”

    黄思是计算机系毕业的,毕业后靠爸妈帮忙安排了一个事业单位的正式编制,在网络部做起了技术维护工作。如果真的要停一整天的电,他当然可以清闲了。

    没有了网,手机也变得不好玩起来。黄思之前玩的游戏都是要联网的,现在没了网,既不能清体力又不能收菜,手机也变得没那么有魅力了。

    靠在床上想了想,黄思决定出去溜达溜达。

    “老妈经常念叨我缺乏锻炼,要不趁停电出去散散步好了。”

    他靠着手机的亮光往大门口走,然后在大门口找到自己的休闲鞋,穿好后,黄思把钥匙塞裤兜里,打开门就往外走。

    可是,就在黄思仅仅往外迈了半步的时候,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弱光线,他看见了一个极其可怕的现象。

    “啊!!!!!”

    爆发出一声惨叫,黄思整个人向后狂退,因为动作太急,他一时间失去平衡,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

    黄思坐在地上,剧烈地喘息着,回过神的第一时间,他就立刻看向自己的左脚。

    左脚还好端端地穿着休闲鞋,没有任何异样。

    黄思又看了看黑漆漆的门口。门外还是一点光都没有。

    他刚才难道看错了?

    是手机的光线太微弱造成的错觉?

    他刚才明明就看到——自己的左脚直接在门边消失了啊!

    就像是被门外的黑暗吞进去了一样……。

    可是,在他紧急后退之后,现在,看起来自己的脚并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整个过程中也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

    难道真是错觉?

    黄思从地上爬起来,试了试左脚,很扎实的触感,没有异常。

    他慢慢地向门边走去,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从门边的鞋架上捡起来一把伞。

    黄思还是有点害怕,不敢再用自己的身体尝试,他把折叠伞的伞柄拉长,然后举着伞,向黑暗的门口伸了过去。

    在黄思惊骇的视线中,那把伞的前端像是刀切一般地直接消失了。

    不,与其说是消失,不如说是彻底没入了门外的黑暗,像是被吞噬一样。

    黄思连忙把伞往后一收。

    就像是从水下浮出一样,那把伞消失的前端,又回到了伞上面。

    最后,一把完好无损的伞出现在了黄思面前。

    啪嗒,伞从他的手里落到地上。

    “门外是什么……”黄思看向大门口,心跳得很快,是害怕,也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期待。

    从小到大,作为一个理科生,黄思对这个世界的现实性了如指掌。

    科学可以解释一切,如果不行,那就是科学还不够完善,需要修改定理。

    而眼前的这一切,实在是让他没有办法用正常的科学来解释。

    黄思把大门关上,然后返回房间。

    在手机的微光下,他很快摸到了阳台的位置,他家的阳台是封闭式阳台,现在的新建小区已经几乎没有开放式阳台了。然而阳台的窗外也是黑的。

    在阳台上,黄思找到了晒衣服的杆子。

    他拿着杆子来到大门前,再次打开大门,然后,他举起晾衣杆,小心翼翼地往门外捅。

    黄思把晾衣杆向斜下方扎去。

    没有任何触感,直到晾衣杆只剩一个底部拿在黄思手里,他也没有感觉到碰到了任何东西。

    虽然黄思住在5楼,可是……门外的“走道地面”哪去了?

    大门下方,没有任何东西。

    然后,他收回晾衣杆,再往前伸。

    如果黄思没记错的话,他这个时候应该可以打到楼梯间的栏杆了。

    晃了几下晾衣杆,黄思依然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门外是空的。

    黄思收回晾衣杆,关上门。

    他的房子内部还是正常的,只除了没有光,也没有电。但是外部,却似乎被彻底的孤立了,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

    黄思刚才没有拿窗户试而是拿大门试,就是因为他知道门外如果有东西的话,就算看不见,至少碰得到。

    可是现在看来,似乎门外的楼梯间与地面也一并消失了。

    那么,会不会是晾衣杆只要一进入黑暗就会被融化,导致无法碰触到物体呢?

    可是,刚才他还不小心把左脚伸进了黑暗,虽然伸进黑暗的左脚部分看不见,但是他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正常来说,如果脚的一部分消失了,至少应该疼个半死吧?

    想了想,黄思再次打开门,然后,先用晾衣杆试了试,再小心翼翼地把手指沿着晾衣杆,向外抚摸着。

    他的手指渐渐顺着晾衣杆移动到了黑暗中,指尖的一部分没入了黑暗,看不见了。

    但是,有触感。

    黄思的食指在看不见的黑暗里摸到了看不见的晾衣杆,他的食指和晾衣杆应该都共同存在于外面的黑暗中,只是看不见而已。

    黄思收回手,关上门。

    所以,只是门外的一切都消失了吗?

    还是说……是他自己连带他的房子,从原本的世界里消失了?

    这种疑似科幻一般的可怖场景,就这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黄思眼前。

    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黄思掐了掐自己,疼,不是在做梦。

    他把手机息屏,在门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黄思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眼前的一切都透着超现实的感觉。

    不过,门外没有任何东西这件事,倒是让黄思觉得好像没那么危险了。

    既然没有任何东西,那么也就不会有可怕的东西了。至少,关上门,他在家里还是安全的。

    他坐在沙发上回忆着,对了,在陷入这片黑暗之前,发生了什么来着?

    黄思这才回想起来,的的确确,在之前发生了一件异常的事情,正是这件事导致他陷入了昏迷。而他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家里成为了一片黑暗。

    今天是7月17日,黄思因为是在事业单位上班,5点就下班了,然后因为离家近,他通常都是步行回家的。

    他在单位食堂吃过晚饭后,便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了。

    黄思踏着悠闲的步子,想着最近玩的游戏,往家里走。

    黄思这人平时不怎么搭理人,每天想的都是早点下班回家,一到家就是玩游戏看书看视频。说好听点是宅,说难听点就是与社会脱节。

    他平时走路也不会太注意周围有没有熟人,一来性格不爱跟人打招呼,二来心思基本都在想别的事,没工夫注意别人。

    可是今天路上走到一半,黄思忽然听见有人叫他。

    声音比较陌生,甚至挺微弱。

    黄思回头看了眼,又四下环顾了下,没发现有谁在看着他。

    听错了?黄思继续走。

    可是,那个叫他的声音竟然一声比一声强,仿佛叫魂一样地缠着他不放。

    黄思四下看看,还是没找到人,但是他听音辨位,很快就往路旁的河边走过去。

    声音似乎是从这里传来的,有谁躲在这小水沟旁的树丛里逗他玩吗?

    黄思拨开树丛,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没人。

    奇了怪了,不过黄思倒是看见地上放着一本书。

    黄思是个很爱看书的人,也见不得有人糟蹋书。他看了眼书的封皮,似乎是皮质的,而且不脏,于是伸手把书捡了起来。

    接下来,黄思把书打开了。

    “这是本子?”

    黄思把书翻了翻,里面竟然都是白纸。

    封面上没写字,里面都是白纸,是最近比较流行的手帐本吗?

    这本子的纸质很好,摸起来光滑洁白,皮封面看起来也很高档,甚至有种真皮的感觉。

    黄思心想:LUCKY,白捡一本子。

    然后就把它给捡回去了。

    黄思平时并不缺钱用,也不会随地乱捡东西,但是他看到那个本子的时候,就有种莫名其妙的喜悦感,仿佛很亲近,于是不自觉地就把本子给捡回家了。

    到家之后,黄思把本子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然后准备去厨房泡杯热茶,等会端到卧室去,玩个一晚上的游戏。

    可是,就在他刚刚转身的一瞬间,脑袋突然一阵剧痛,仿佛被什么狠狠扎了一下。

    接下来,他就疼晕过去了。

    一醒来,已经是在这个完全黑暗的家里了。

    黄思刚醒来就被家里的异常情况给震惊了,所以直到现在,他才回想起来先前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