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大创造者 > 第32章 灵魂
    要做这些事,黄思就得亲自出手,让小机器人或者人工智能来的话,绝对来不及。只有黄思的精神力场可以瞬间到达,并且确保猿人不会立刻死去。

    但是这么一来,就会变成黄思自己去人前显圣。

    没有意义的事,黄思都是无视的。

    黄思并没有兴趣像人工智能那样当这些猿人们的神,替它们救死扶伤。但是,树子作为猿人族群的新一代领导者,功劳巨大,就这样失去了自己的爱人,确实应该得到补偿。

    这些念头,黄思只不过在脑子里略略一转,就立刻做出了决定。

    他的意识刹那间穿透了小花的身体,提出几个细胞,然后用精神力加以保护,同外界隔绝起来。

    黄思的想法是,先提取少量细胞保存起来,以后用克隆技术再造一个和小花一模一样的女人,补偿给树子吧。

    至于树子是否接受复制品,这不在黄思的考虑范围内。

    接下来,看到小花还没彻底死去,黄思便开始集中注意力,将精神力场凝聚起来,如CT一般一层层细胞扫描小花的整个身体。

    他想顺便记录一下这个人。毕竟也是天地间第一起谋杀案的受害者,就这样死去太可惜了。

    虽然有着记录植物的先例,但是猿人又不是小小的绮梦花。

    一个完整的猿人由数十万亿细胞构成,若是要黄思在小花彻底死亡之前就解读它全身的每个细胞构成并且记录在书上,黄思觉得自己可能办不到。

    还好小花伤到的不是头。

    黄思用精神力堵住小花出血的动脉,拖延着她的死亡。

    直到小花的生命彻底消逝时,黄思才堪堪把整个人的数据给记录完。

    创造书的书页无风自动,小花的数据被黄思给录入了进去,占据了将近一页的空间。

    黄思:“???为什么我的数据要占102页?”

    然而,黄思还来不及找创造书扯皮,就有了一种奇异的感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刚才的精神力场一直在小花身上来回扫荡,因而产生了什么变化的缘故,就在小花死亡的一瞬间,黄思察觉到了一丝极其微弱的波动。

    像是磁场,但是又和磁场有本质区别。

    生物磁场?

    黄思立刻试图用意识捕捉那道磁场波动,他感觉到了一股既不像能量又不像物质的东西,那东西好像想要飞走,但是被黄思用精神力场给困住了。

    如今,黄思的精神力场经过了黑暗空间风暴的千锤百炼,只要凝聚起来,其密实程度根本不是任何他所知晓的物质或能量可以突破的。

    这股非物质非能量的奇异事物也不行。

    黄思和那玩意绕了一会圈子,感觉有什么不对,这玩意,好像是有自我意识的?

    生物?不对吧,哪有这样的生物。

    难道是?

    黄思结合这东西出现的时间点与地点,忽然之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东西该不会是那个猿人的灵魂吧。”

    灵魂,真是一个神秘的领域,黄思来这个世界这么多年了,除了对自己的灵魂有所了解之外,还真是没见过别人的灵魂。

    起先,黄思认为这是因为别的物种没有高等智能的关系,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只是灵魂的波动实在太微弱了,他平时没注意到。

    既然是灵魂,那么能不能尝试着与其对话呢?

    黄思试着用意识轻声呼唤着那道灵魂。

    过了很久很久,那边才出现了一丝动静。

    灵魂之中传出了一丝更为微弱的思维波动:“是谁在喊我?”

    黄思用意念回复它:“我刚才救了你,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灵魂过了好一会儿,才虚弱地回复:“不知道……”

    黄思皱眉,灵魂果然与记忆并不绑定,这个灵魂仿佛一张白纸一样,除了有基本的自我意识与思考能力之外,几乎啥也不知道。

    这种没有记忆的灵魂,有什么用?

    甚至连拿去给树子来个回魂夜夫妻相见都不行了。

    可是这个时候,灵魂又缓缓说话了:“可是,我要回去,我不要走,回去……”

    之后黄思的意识中就萦绕着一声声的“回去”了。

    黄思无语,这灵魂连自己是谁都忘了,还记得要回去,这得是有多执着啊。

    “既然你这么想回去,那么你看看下面那具尸体,这是你自己的躯体,现在你试着回到躯体里看看?”

    黄思并不是在说风凉话,他只是有些好奇,想看看离体的灵魂如果像地球上的民间传说那样回到了躯体里,能不能突然诈个尸什么的。

    但是这番话让灵魂有些茫然,它传来一道思维:“不知道在哪里……看不到……”

    黄思无奈,行吧,这么说灵魂没有眼睛了,那么有感知力吗?

    黄思的意识在灵魂的周围逡巡了一圈,但是,除了本体之外,这个灵魂没有丝毫与黄思的精神感知力场相似的东西,整体都极为虚弱。

    要不是黄思一直在用精神力保护住它,估计一阵风就散了。

    过了一会儿,灵魂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转而问道:“你……你是……谁?”

    黄思回答:“救命恩人。”

    虽然并没有救下身体,不过黄思觉得救下灵魂也算救。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处置这个灵魂,

    这道灵魂波动如此弱小,若不是黄思在第一时间直接用精神力场保护住,说不定遇到大点的风也就被吹散了。

    灵魂听到这个回答有些迷茫,“我死了吗?不,我还不能死,我要回去,……”

    它的思维不断地向黄思涌来:“求求你,救救我,让我回去,求求你,求求你……”

    黄思被它疯狂骚扰,连忙阻止道:“停停停!……”

    灵魂没有停,还在不断哀求着。

    黄思实在没忍住:“你大爷的,消停点!”

    这次的意志带了一点点精神压制,灵魂一阵动荡,差点被黄思的情绪波动弄得魂飞魄散。

    它也本能地被吓到了,顿时住口。

    总算让灵魂住口了,黄思静下心来思考解决办法。

    以前从来没见过灵魂,这是黄思第一次看到别人的灵魂。

    外表看起来,灵魂是透明的,感觉不到有什么重量,也没有物理碰撞体积,只有精神力能够感知到它的波动。

    忽然黄思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灵魂能记录吗?

    想到就做是黄思的风格,黄思的意识轻轻地笼罩住灵魂,尽可能不伤害它。同时,切换进入微观视角。

    微观世界中。

    黄思的意识靠近了那个灵魂,果然,微观世界内,这个灵魂不再是无形无质的。

    原本透明的灵魂在放大之后也是透明的,黄思看到有一个一个很小的十字形漂浮在灵魂内,这种十字形的东西比分子还要小的多,不知道有没有内部结构,似乎是一个整体。

    十字形是透明的,要不是黄思是用“意识”而不是眼睛的光感在看,几乎是看不见的。

    这玩意就是灵魂的微观构成?黄思表示怀疑,他怎么从来没看到过自己的灵魂长这个样?

    噢对,他也没有见过自己灵魂的微观造型,因为自己的灵魂状态可以直接意识感觉到,就像人知道自己身体哪儿疼哪儿不舒服一样,根本没必要看,也看不了啊。

    不过,真的看不了吗?

    黄思的思路又跑偏了,好奇的他将微观视角反过来了一下,相当于灵魂调了个个儿,看向自身。

    然后黄思就看到了一幕极为恐怖的场景。

    眼前出现的,是无穷无尽密密麻麻的金色球体,球体的数量之多,令人头晕目眩。

    黄思这个时候还没有意识到危险,他想要用意识放大画面查看其中一个球体,结果,当球体陡然放大之后,呈现在他面前的,是如同分形数学图形那样无穷无尽细分的微观结构。

    无限放大再放大,这个球体仿佛可以无穷无尽地放大。

    不多时,现实中黄思的身体咚地一下倒在了地上。

    在黄思倒地的时候,放在客厅里的创造书忽然间再次无风自动,翻了开来。

    脑袋砸到地上的疼痛总算让黄思清醒过来,刚一清醒,他就收到了创造书传送过来的新的记忆。

    这个时候,墨下已经给吓到了,连忙过来检查黄思出了什么事。

    黄思坐起来,摆摆手,表示无事。一旦恢复意识,他做的头一件事就是精神力场立刻化作数据流,匆匆穿过通道回到绿色世界,检查刚才那个灵魂还在不在。

    为了以防万一,黄思立刻精神力场降临刚才的位置,笼罩方圆一公里,寻找刚才的灵魂。

    还好灵魂并没有消散,也没有飘远,而是还在原地徘徊着,意识不断地念叨着:“救救我,让我回去,救救我……”

    找到灵魂黄思就放心了,这可是珍贵的实验标本,如果没了,谁也不知道再死个人会不会再找到一个。

    那么,接下来,就检验一下新的记忆内容好了。

    黄思默默检视着自己意识中刚刚被创造书塞进来的新的记忆,同化是吧,试试看咯。

    这个时候灵魂还在不断哀求着。

    黄思对灵魂说道:“我答应你,所以,过来吧。”

    灵魂收到了黄思的回答,产生出一丝情绪的波动,仿佛是在欣喜。

    黄思用意识把灵魂拉近,意识切入微观视角。

    “金色球体,刚才那个金色球体呢?再来一个。”

    在黄思下意识地牵引下,一个金色的璀璨圆球出现在他的视线前方,那个圆球实际上极为微小,但却有着近乎无穷无尽的微观构成,根本无法解析,强行解析的后果就是精神力耗尽直接晕倒。

    就像黄思刚才那样。

    还好创造书已经把这个东西相关的知识和运用方法塞给黄思了。

    吃过一次教训后,黄思尽量不去看这个球体,而是用意识控制着球体,轻轻碰了一下对面那个灵魂之中的透明十字。

    无形的光圈从金色圆球与灵魂的接触点爆出,仿佛是染色一般,数不清的小十字从金色圆球的接触点开始,霎那间全部变成了同样的色泽。

    对面的灵魂彻底转变为金色。

    而黄思也在同一瞬间彻底掌握了对面那个灵魂的全部。

    从意识,到潜意识,到特性,到执念,从内到外,毫无隐秘,那个灵魂彻彻底底地袒露在了黄思面前。

    而它的所有主观意愿,所有客观概念,所有知识、感情、信念,也彻底遭到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