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大创造者 > 第49章 风神的巫师
    人类族群,目前的构成还很松散。

    四大部落,其头领称之为族长。

    族长自己有领地,有战士,有巫师与庙宇。

    族长所统辖的部落面积很大,所以又有了第二层的地方长官——头人。

    一个头人多的可以管十来个村子,少的也有2、3个村子。

    头人也有自己的战士队伍,守卫自己的管辖范围的同时,也会听从族长的命令出去作战。

    人族自从分裂之后,彼此之间征战已经接近百年。

    每次战争,都会死一批人,也会有一批人被俘。

    在过去,树子统治人族的岁月里,他们的对手是猿人,猿人的智慧偏低,只要怀柔,慢慢的也就会忘却仇恨,融入到人族之中。

    但是现在他们彼此的对手却同为有智慧的人族。

    所以俘虏,就变成了家奴。

    凡是参加过战争的头人与族长,都拥有一些家奴。

    那些家奴戴着枷锁,过着最悲惨的生活,终日里只有劳作,仅靠主子施舍的一点点食物过活。

    自从有了家奴,头人与自己管辖之下的村民的联系,反而没那么紧密了。

    在过去,头人以手头的武力保护村民不受战争与猛兽的侵害。

    而村民则帮头人耕种土地。

    现如今,头人有了家奴,也就没那么依靠村民了。

    这也就导致了,如今管辖砾河村的这位有河氏的头人,一看情况不妙,连救助的念头都没有,直接带着手下的战士和家奴,收拾细软跑了。

    他在跑之前,甚至对砾河村的村民说,让他们去筑堤挡住洪水,自己那里有人手有工具,随后就来帮忙,一定可以保他们全村平安。

    砾河村的村民信了,所以他们没有跑,因为他们没有船,也没有在高处囤积粮食,跑的话很可能来不及,还会有老人小孩这种不方便跑路的。

    他们一直在筑堤,一直在等头人过来。

    可是不但头人没有来,河水还一直上涨。

    村里最有威望的斧叔这才派了脚程最快的草九过去,问问头人什么时候能过来。

    结果,草九带来的消息,却让全部村民都傻了眼。

    “头人跑了?”村民们无力地坐倒在地,眼中已经没有了希望。

    斧叔厉声喝道:“别等了!趁着堤还没塌,我们快走!回去!带着家里人都走!”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纷纷急匆匆地往家里赶。

    草九也跟着往村里走,别人都有家,但是他家就他一个人,他甚至不知道该去哪里。

    “小九!等下,往高处跑!跑不掉的话,就找最高的树,爬上去!”斧叔在他背后吼道。

    草九回身,对斧叔感激地点点头,往村外走去。

    斧叔看着草九离开,眼中淌下泪来。

    这孩子,真的太苦了,但这次,说不定他能活下来!因为他手脚灵便,又没有家人拖累。但愿这孩子,能活下来,能在以后,过上好日子……

    斧叔向着自家跑去,他的家里还有好些老小。

    走了几步,草九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那还是好几天前。

    一个外人来到了头人居住的庄子外面。

    他看起来是一名男性巫师,面容年轻而英俊,穿着一身褐色为底,上面有编织点缀的巫师长袍。

    这个时代,人们的流动性不强,除了巫师和战士,还有头人族长这种贵人,很少有人会四处走动。

    所以巫师来了之后,村里不少人都知道有个陌生人来了。

    好些村民还跟过去围观。

    草九也在其中。

    巫师来到头人的庄子,站在外面扣响了庄门。

    头人手下的战士让他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这人直接被头人的手下打了出来。

    一边打,头人的手下还一边谩骂:

    “叫你乱讲话!还想让我们头人去死?哪有什么风神,只有祖宗大神才是真神!”

    年轻的巫师避开了头人手下的追打,退了出来,然后默默拍了拍身上沾染的泥土。

    村民们围在旁边,都是议论纷纷。

    年轻的巫师神色镇定,对村民们说道:

    “你们好,我是风神的巫师。”

    风神?村民们都没有听说过这个神。

    他们只知道三位祖宗大神。

    听说这么些年来,神灵出现的是挺多的,只是,这一切与这个地处荒僻的沿河小村子都无关就是了。

    巫师继续对他们说道:“水神因为不满天帝的管辖,犯上作乱,马上就要为大地降下灾害。现在,这里毫无防备,很可能会受灾。”

    真的吗?村民们议论纷纷。

    最近确实降雨很多,但是这也让庄稼的长势更好了,并不坏啊。

    对于村民们的无动于衷,巫师好像一点都没有介意,他继续说道:

    “但是,风神给了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中有人真心诚意地愿意作为风神的祭品,替大家去死,风神就会救大家。”

    村民们一下子就热闹了。

    “唉哟难怪会被打。”

    “风神是什么神啊,恶神吧?还要人去死。”

    “你走吧!没打死你算客气的,我们这里都是信祖宗大神的,不信什么风神!”

    面对村民的恶意,巫师俊美的脸上没有表现出一丝不快,他只是有礼貌地说道:

    “不乐意,那就算了。我只能去下个地方继续问问。”

    说着,巫师就自行离开了。

    再后来,河水一天比一天上涨,村民们才终于慌了。

    水灾,真的来了。

    而如今,整个村子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草九却想起来之前发生的这件事。

    “为大地降下灾害”——水灾来了。

    “这里毫无防备”——他们确实没有为水灾做任何准备。

    那个巫师说的是真的!

    草九忽然很后悔,当天,他也在一旁围观,却没有问清楚那个巫师,关于风神怎么救大家的具体方法。

    他回头看了一眼堤防。

    那里开始渗水了。

    大雨夹着风,在空中呼啸着,河水波涛汹涌,河堤很快就会溃败。

    而现在,村民们尽管往家里赶,但是,只怕要来不及逃走。

    来不及了!

    草九回忆着那天那个巫师离去的方向,应该是……村东边的那条路!

    他再也顾不上去找什么高山大树,而是拼命地向那个方向跑去,一边跑,他一边回想着那天巫师说过的话。

    巫师说了什么来着……风神给了大家一个机会?

    祭品……替大家去死?

    草九脑中闪过一个决绝的念头。

    他一边奔跑,一边在雨中大声地嘶吼道:

    “巫师!巫师你在哪里!风神的巫师!”

    “回来啊!如果还有机会,我答应你!我愿意替所有人去死!我要让他们活下来!”

    从小到大,一幕幕温暖的回忆在草九的心头闪过。

    他的每一点食物,每一块衣服,都是村里的好心人匀给他的。

    大家的东西都不多,村里的每个人都吃不饱,穿不暖,但是,即便是他们自己有时候没吃饱,也会把碗里的东西分一点出来,让草九吃。

    哪怕是洪灾到来,他们也是,用自己强壮的身躯,不断地挖土运石,挡住了河堤的倾塌,而是让草九承担较轻的跑腿工作。

    瓢泼大雨中,草九一边跑,一边哭喊着:

    “但是巫师,巫师,求求你,大家都是好人,大家都不能死!”

    “如果可以让村子里的人都活下来,我愿意去死,风神啊,求求你!”

    一道闪电在大雨中掠过,刺目的光芒照彻天地,雷声随之轰鸣。

    借着闪电的光亮,草九看到了,在通往东边的,道路的尽头,站着一个人。

    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还是一直站在那里?

    草九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的是,那个人——

    就是巫师!风神的那位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