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大梵行 > 第218章 雷泽氏
    冰凤凰说完,又指着玉棺。
    “这位兽人,唤作雷泽氏。直系血脉的兽人族一脉,都属于雷泽氏族。”
        铁木旗忽然怔住,点点头道:“我的本名叫做铁木旗?雷泽,雷泽是隐姓,族长说不要轻易将这两字告诉其他人。”
        众人才明了。
        只有钱墨生挠挠头,仿佛想起了什么,嘬了一口烟杆嘀咕道:“雷泽氏,相传是荒古纪时期的雷神之名。”
    “雷神?”
    众人惊道。
        “不错,能调动雷电之威,触动天地异象!。”冰凤凰道。
        雷电之力,不属于浩瀚八类基础界力,乃是特殊种。
        离脑海中浮现出幻境内的场景:在湖泊之上,电闪雷鸣。
        “敢问前辈,为何将其封印在此?”离问道:“以秋水结界内所见幻境情景来看,这雷泽氏才应当是受害者。”
    “受害者?是嘛?”
    冰凤凰说道。
        离继续问道:“这秋水结界,是何时所设?”
        “二十年前,本座受邀前来此处。”
        离心中暗道,受邀?
        随后,冰凤凰又傲然道:“以天地作阵眼,将这处湖泊锁在古阵内。后用霜寒之气设立秋水结界,令万物皆避,无法进入湖泊深处。”
        冰凤凰转身,长袖负于背。
        “最后以乾坤大衍生阵化出万般事物,包括你们这些兽人!”
        冰凤凰再次转身,凑到铁木旗身旁说道。
        “什么?”
        众人异口同声道,这一番话,将众人都吓住。
        铁木旗面露怖色道:“不!绝无可能!”
    冰凤凰冷笑一声,说道:“以兽人先祖之精血,要衍生出其后裔又有何难?”
    锵锵锵!
        只见从不远处竟然又行出一排目光呆滞的兽人,站在玉棺之后。
        看他们面貌,竟与铁木旗无任何差别。
        “前辈,我族真是您以古阵衍生变化而出?”
        铁木旗见此心中才信了半分,不过依旧目瞪口呆,难以相信冰凤凰所说的一切。
        “不错,这湖泊内的万事万物,皆是由本座一手衍生出。”
        冰凤凰笑道:“这座悬界的原居民,皆以为你们这些兽人乃是从其他悬界迁居而来,其实不然,这都是本座安排的一切。”
    原居民?
    难道万正元没有屠杀这一座悬界?
    离心中如是想到。
        “冰儿,你这又是何目的?”羽蛇神好奇道:“如此大费周折,只为了封印这雷泽氏?”
        “没错,只是为了封印这雷泽氏。”冰凤凰却是点头道,以长袖抚摸着玉棺。
        “前辈方才说受邀而来,敢问是受谁之邀请?”离眉头深锁道:“可是万正元?”
    “本座答应过他,不会说出他的身份,所以不必再问。”
    冰凤凰摇摇头说道。
        “可是这雷泽氏明显是受帝都所迫害,为何前辈还要将其封印?”离问道。
        “其中缘由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若是将他放出世,定然会在浩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荒古纪时期的雷神继承者,若是待他血脉力量完全觉醒,恐怕他的实力在浩瀚也能排得上号。”白言说道。
        望着玉棺内双目紧闭的雷泽氏,白言感叹一声:“曾经能在母界内叱咤风云的大能者,如今却被困在这一隅棺材中,真令人唏嘘。”
    母界,乃是荒古纪时期便存在的浑然球体。
    也是母界碎裂,才化成浩瀚数不尽的悬界。
        …………
        周围依旧是热浪滚滚,赤炎界力不断从玉棺内喷涌而出。
        “这一世的继承者,修习的乃是赤炎界力,所以周遭才是如此炙热。”
        冰凤凰见周围温度愈来愈高,双手望地下按去,周围温度瞬间降低。
        “前辈!”离道:“这棺材是怎么回事?雷泽氏自我封印时,应当没有此物。”
        “自然是那个人交给本座,特地用来封印雷泽氏的继承者。”
        冰凤凰说完,离的双眸中一道精光闪现,喃喃道:“难道是……”
        “兽人先祖也就是雷神,他在母界破碎后便化作了一支兽人赫令。赫令流存于浩瀚,并且附身在有资质的人类血脉之中,选择那个人类作为继承者。”
        冰凤凰站在玉棺前,仿佛是在讲故事一般说道:“兽人赫令选择了这个男人,所以他便是如今的雷泽氏,也就是兽人先祖。”
        “好吧,前辈!”离回答道:“我们大概知道了。”
        “嗯,知道了便好。”
        “前辈还要在此待多久?”离问道。
        “多则千年,亦或一个昼夜。”冰凤凰的声音没有任何波动地道:“谁知道呢?”
        “那好,拜谢前辈了。白言兄,我们走!”
    离说完,就当先往深渊之上御空飞去。
    白言一众见之如此,亦与冰凤凰拱手告别。
    “你呢?还有什么疑惑?”
    冰凤凰站到羽蛇神面前,与其说道。
        “时隔千年还能再见你,我有些舍不得离开呐。哈哈哈哈……”羽蛇神道。
        “再见即是有缘,有缘自会再见。”
        “那何时能再见?”羽蛇神不依不挠道。
        “待得黑衣归来之时!” 
    “他已身死道消,如何归来。”
    羽蛇神叹口气,摇头道。
    “这不,还有他嘛?”
        锵锵锵!
        冰凤凰声音嘹亮,清澈明朗又干净得不食人间烟火。
        “对了,那兽人大军便是我送他的礼物。”
    声音落下。
    冰凤凰已经消了踪影,独留下那玉棺还在此。
    羽蛇神欣然,正欲转身离开。
    忽见地下还留有一道卷轴。
        卷轴之上,仅有两字——“秋水”。
        羽蛇神捡起笑了笑,便往深渊之上飞去。
        …………
        盆地之外,依旧是上万兽人,皆呆头呆脑。
    铁木旗沮丧着脸,刘文平还是抱着那女性“容器”。
    白言与钱墨生默不作声。
        “好了,这一行可以说是白忙活了!”涯婧丧气道:“浪费我时间,哼……”
        离却是安慰道:“也不算吧,至少见到了圣兽之一,这对唤谷来说恐怕意义非凡。”
        正说完,小嘉才从洞口飞出。
        “冰儿的下落,我会告知流权,这算是小嘉的缘。”羽蛇神说完,将卷轴扔给离。
        离笑然,会意。
        令众人退开几步,将卷轴打开,再以冰之界力牵引。
        ……
        这盆地之下,又覆盖了一层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