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大荒第一喷帝 > 第146章:任务
    “咦惹!”苏鹤听闻,鼻孔瞪大,惊呼道:“你居然让我穿你的衣服!”

    杨海眉头一皱道:“不然呢?难不成你喜欢光着身子吗?”

    “这到没有。”苏鹤道:“好吧,玩笑就开到这里了,你有啥想知道的就快问吧,我还要回岸上呢,没空在海底陪你捞鱼了。”

    “少侠你误会了,我带你回龙宫又不是让你做苦力。”

    苏鹤惊呆了,我寻思着对方听不懂我是在开玩笑吗?

    还一本正经的跟我解释着。

    这家伙可有够耿直的啊。

    嗯!

    看来是个单纯的小伙几。

    杨海道:“我们龙宫存在的时间有一千年之久了,在我刚出世的时候,听那些先辈说,当年爆发神魔大战,前辈们为了不受战争的波及,带领大部分平民进入海底搭建了龙宫,所以这里算是我们的理想乡。”

    说完,杨海手里多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上面系着个非常少女心的粉色蝴蝶结!

    他道:“呐,我看你才刚刚进阶化灵期,这东西就送给你了。”

    等等。

    化灵期?

    我不是大圆满吗?

    “这盒子包装得那么好,一定很贵重吧。”苏鹤接过盒子道。

    杨海笑道:“贵重算不上啦,但在海底算是稀有物品,你服下以后可以助你练气以及巩固修为的丹药,让你快速度过启蒙期。”

    苏鹤撇撇嘴道:“噢,我还以为是什么神兵利器呢。”

    杨海眉头一皱,道:“少侠,你若是不喜欢那我就收回去好了。”

    “哎,这哪能呢,我苏鹤可不擅长拒绝别人的好意。”苏鹤很果断的将小盒子收入囊中。

    “哈,你喜欢就好。”杨海看到苏鹤收起礼物,便咧嘴笑道:“那么现在咱们就算朋友了吧。”

    “嗯。”苏鹤看着对方笑得如此灿烂,突然意识到了他应该有事求于自己,不然哪能一来就送礼物的啊。

    杨海问道:“苏鹤啊,我想问你啊,据说上面灵气复苏了,是不是真的啊?”

    苏鹤点头道:“对,神鼎峰倒塌了。”

    杨海道:“莫非神鼎峰真的是镇压灵脉的封印?”

    “不光如此,天道法则也恢复了。”

    “这个我知道。”杨海笑道:“不然的话你又怎么可能是化灵期的修士呢,一般来说极限就是人类大圆满才对。”

    苏鹤好奇道:“你问这个干嘛?”

    “我们这不待在海底很长时间了嘛,据说在法则封印之前,还有天地门的人来封杀那些境界超过大圆满的修士,我们都没敢出去。”

    听闻天地门,苏鹤便来了兴趣:“你说倾城雪啊,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孤傲与美丽吧,这是先辈们给我们说的过曾经的历史,我们对她的印象,她为了不让九域相连,做过许多可怕的事情,是个修为惊天的冷面魔女。”

    苏鹤打趣道:“哈哈,天地门可是自称守护九域的存在,被你说成是魔女,还真是有够奇怪的啊。”

    杨海不以为然道:“因为他们真的很过分啊,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达成目的,唉,说了你也不会懂,若是以后你见过那种人的话,应该就明白了,他们比魔鬼更可怕!”

    听闻,苏鹤便感觉,传说中的倾城雪应该跟游龙溪水是一个路子的吧。

    杨海道:“对了,你能不能答应我件事情。”

    “你说。”

    杨海望着四周,双眼通灵,像是能够看穿到很远的地方。

    苏鹤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他连忙放出感知,发现屏障外面有许多实力强大的守卫。

    杨海压低了嗓子道:“我先前犯了些事,被我爹罚在这里闭关,你能不能帮我说服我老爹。”

    “咦?”苏鹤这才发现,他们所处的这个房间四周全是结界,除了茅房与床铺,什么也没有,结合外面的巡逻守卫,真的像个禁闭室。

    只不过因为海底光鲜亮丽,扇贝珍珠闪闪发光,起初不觉得而已。

    “你犯了啥错?”

    杨海道:“是这样子的,我呢是龙宫少主,我爹是龙宫宫主……”

    “你别废话,直接说吧,我能听懂。”

    杨海顿了顿,道:“你帮我在龙宫大闹一场吧,然后带着我逃出去……”

    苏鹤一愣,尴尬笑道:“好吧,你还是说详细一点,事情太突然,我听得有点懵,我得明白来龙去脉才好做决定。”

    惹~!

    杨海脸色铁青,左顾右盼,很快便总结语言,低声道:“西海除了我们龙宫之外,还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势力,是从远古时期演变而来的潮汐一族。”

    “严格来说,如今它们已经不算是人了,而是海底生物与人的结合体,各个其丑无比。”

    苏鹤听闻,嘴角上扬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千万不能以貌取人,说不定人家心地善良呢?”

    杨海摇头道:“其实也是因为灵气复苏的缘故,这几个月都在争夺资源而产生了些摩擦,但我们龙宫不主张战斗,毕竟当初建立龙宫只是为了能让大家有个家。”

    “为了避免战争的爆发,我们一直在做退步,主动避让,但潮汐一族变本加厉,疯狂掠夺我们的地盘。”

    “说真的,潮汐一族欺负我们也就算了,在遇到你之前,就连地上的武者也想来霸占我们的地盘,真是有够气人的啊。”

    杨海道:“我跟我老爹意见不同,我可是主张用行动来反抗压迫的,所以那群地上人来侵犯,我二话不说马上出战将他们全部打跑。”

    “噢,然后呢?别扯远了,继续。”

    杨海点头道:“就因为不光是潮汐一族来犯,就连地上人也开始打咱们的主意,我爹想着,总有一天咱们又会卷入战争中。”

    “但目前来说地上人还很弱,不足为惧,优先解决潮汐一族的矛盾,于是呢,我爹就想举办一场联姻,让我嫁过去,希望能缓解两家的关系。”

    苏鹤突然打住:“等等,你是妹子?”

    “我是男的。”

    苏鹤眉头一皱,以一种极为专业的评判眼神将杨海全身扫了个遍,鉴定完毕,确实是男的。

    要胸没胸,要翘臀没翘臀,那张脸是有些俊俏,但跟女人完全占不着边。

    老子当初从龙鲸肚子里被拉了出来,要是他是个妹子,老子从哪出来就从哪里转进去好吧。

    苏鹤微微点头道:“你继续。”

    杨海道:“但这场联姻被我拒绝了,而且是当面拒绝的,于是两家关系闹得更僵了,我爹说怎么也得让我嫁过去,这段时间也不准我乱跑,就把我关在这里了。”

    苏鹤疑惑道:“你一个大男人别老用嫁嫁嫁这个词,我听得贼难受,搞得你像个大娘们似得。”

    “好吧。”杨海脸色微变,又正经道:“所以呢,我就想让你拯救我,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的余生在潮汐一族里度过,那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永无光明的噩梦。”

    杨海又解释道:“这不世界灵气复苏了嘛,如今的我是地仙境界,我能教你怎么修炼,只要你带我出去。”

    苏鹤无奈道:“你一个地仙都没办法逃出去,你让我一个化灵期的人来保护你,你让我怎么帮?”

    “这你就不懂了,我跟你讲,我这里有一件法宝,可以让你遁入隐身,也因为你境界不高气息较弱,而且对于守卫来说十分陌生,所以你使用这个东西能完成我做不到的事情。”

    杨海取出一件乌沙花衣裳,递给苏鹤,郑重道:“其实这法宝只是最普通的小玩意儿,我的气息整个龙宫都知道了,我没办用这个东西瞒天过海,但你却可以!”

    “叮咚,宿主获得杨小茜的赠物:花落谁家。穿上花衣裳,便能进入隐身状态,此道具对女性无效。”

    原来如此,这玩意儿不能对女性使用,难怪杨海会让自己使用。

    咦……

    等等。

    杨小茜,这不是女人的名字吗!

    他不是自称自己叫杨海吗!

    苏鹤鄙夷地望着那一本正经的男人,道:“你骗我?”

    “句句属实,我可没骗你!”杨小茜肯定道:“待会到了饭点,老爹会请我们出去吃饭,想必一定还会提到这件事情的,到时候就看你表现了。”

    行吧,既然对方不肯承认,那也不着急。

    不对啊!

    如果这个家伙是女的,那我岂不是要从龙鲸的那里再进去一次了吗!

    苏鹤恍然大悟道,这究竟是谁挖的坑让老子跳啊!

    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的话,骗人的鬼,辛亏我苏鹤是男人呀!

    这事就那么算了。

    哼!

    平息了激动的心情,苏鹤疑惑道:“好吧,我该用这宝贝去做什么事情,才能带你离开呢?”

    杨小茜道:“龙宫距离海面一百多里,只要离开结界,自身便会承受巨大的海压难以游上去,所以想要离开龙宫,还得去偷一匹海灵马。”

    杨小茜轻轻点了一下苏鹤的鼻子,一道光融入了他的脑海。

    顿时,苏鹤的记忆里便获得了海灵马的具体位置。

    “待会你就在吃饭中途说去方便一下,然后就用我给你的这个法宝遁去。”

    杨小茜道:“你别想得那么复杂,只需要弄到海灵马即可,它会拉我们上去的,若是有追兵什么的,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行吧。”

    看来想要离开龙宫,也只能用这种办法了,毕竟她也说了出去可是得承受如此巨大的海压,一般修士是无法在如此深的海底御气飞行的,除非是天仙以上。

    苏鹤深吸一口气,道:“事到如今,我也只能相信你了,希望你不是骗我啊小茜姑娘。”

    “唉?”杨小茜一愣,道:“你……”

    刚想说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随后又改口道:“小茜是谁?话说我叫杨海。”

    苏鹤解释道:“抱歉抱歉,杨小茜是我的异性朋友,你叫杨海,我不小心把你们搞混了。”

    “叮咚!宿主开启杨小茜的委托任务,带她离开西海。”

    此时,有几名卫兵进入了结界,果然带着他们上了海车。

    让人奇怪的是,那些卫兵居然也是喊杨小茜做‘少主’,而不是‘公主’,真让人怀疑,这家伙到底是男是女啊。

    不过,去到外面,苏鹤也看到了海灵马的样子。

    几头体积比人还大的海马拉着个巨大的贝壳,人们坐在上面,贝壳就会关闭,护住他们,这种就叫做海车,苏鹤坐在里头觉得还真好玩。

    海灵马在海底遨游的速度很快,但人在贝壳里却很安稳,没有感受到太大的颠簸。

    不一会儿,便来到龙宫殿,苏鹤跟在他们后面,进入殿堂深处。

    海底的建筑物装潢可真是有够豪华的,各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海底产物搭配着构造奇妙的建筑物,让人感觉无比奢华。

    洁白的墙壁上,挂着一排排会让人误以为是宝贝的海螺,倒影出五颜六色的海水反光,简直美极了。

    五彩斑斓的海草,有紫色,蓝色,红色……它们随着海水缓缓摇摆,像是朝着进来的每一个招手。

    虽然这种在海底人眼里算是挺普通的,但却让苏鹤怪叫连连,杨小茜听到背后时不时传出来自乡巴佬的惊叹,脸色有些挂不住了。

    见这苏鹤愣头愣脑的模样,就像没见过大世面,她还真怕苏鹤坏了计划。

    苏鹤一边走着一边问旁边的守卫:“喂,那是什么啊,为什么会散发出那么漂亮的光,还分好几种颜色?”

    “咦?那些泡泡是从哪里发出来的?为什么突然飘来了那么多?”

    “哇塞,那不是彩虹屁吗?为什么海底会有那么大的彩虹啊!”

    “我靠我靠,是海绵宝宝与派大星!”

    “等等,我还没看够呢,你推我作甚……”

    这种梦幻般的场景,苏鹤只在海王电影里见过,当初还挺向往的,要是可以带李奈奈来看一看,不知道那小丫头会有多高兴呢。

    估计会赖着不走了吧。

    在龙宫深处,进入了一扇很大的门,里头空间巨大,还有一张很长的桌子。

    上面摆放着许多山珍海味,苏鹤看着那巨型龙虾顿时目瞪口呆。

    一名中年人脸色好像不怎么好,坐在长桌的对面,没好气道:“来了?坐吧。”

    杨小茜应了一声,缓缓入座。

    苏鹤看着那么大的桌子却没有他的坐位,连忙挠头问道:“内个,我坐哪?”

    中年人冷哼一声,道:“站着。”

    “爹,好歹他也是我带来的客人,可是地上人,我们龙宫总不能这样招待人家吧。”

    “你爹我现在生气得很,我让你娶了潮汐公主,也是为了你好,为了我龙宫好,难不成你还真想看着战争爆发……”

    “好吃,哎,这个好吃,这个东西叫什么啊?”苏鹤手里端着个盘子,用手抓着就往嘴里塞,还特地走到杨大海面前问。

    苏鹤如此自来熟,旁边的守卫们脸色挂不住了。

    杨大海没理会苏鹤,继续道:“海儿,当爹的不容易,好不容易和平共处了那么多年,如今灵气复苏,若是因为资源的问题而爆发战争,多年的安逸就会被打破……”

    苏鹤不知道从哪里又端起一个盘子,上面全是章鱼触须,居然还会动。

    苏鹤咬了一口,凑近道:“你们就是这样弄章鱼拌的吗?怎么不放点酱料啊?这样吃真的有味道吗?”

    说完,他立即咬了一小口,猛然惊呼道:“卧槽,还真的有味道!”

    好像几百年没吃东西一样,又如虎入羊群,苏鹤像吸面条一样将盘子里的章鱼都吃到肚里,发出了一阵阵令人尴尬的声音。

    杨大海顿时勃然大怒道:“臭小子,你到底谁啊!”

    苏鹤打了个嗝,正色道:“在下苏鹤,江湖人称寂寞如雪。”

    “好你个寂寞如……”

    杨大海话才说到一半,身躯猛然一震,突然陷入沉默了,仿佛遭受到了智残打击,久久未能回过神来。

    苏鹤见对方突然愣了,一头雾水,便用余光偷瞄,只见旁边那群守卫居然在憋笑!

    就连杨小茜也忍不住噗嗤了一声。

    我的法克?

    寂寞如雪,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霸气称号,你们不觉得很牛皮吗,让人一听就知道绝对是个高手,为什么别人的反应竟是如此令人尴尬!

    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