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道门振兴系统 > 第231章 十万火急
    兰韵妍是津市医科大学护理学院的大四学生,目前正在老家金陵的一家医院实习。

    由于临时有事需要回学校处理一下,兰韵妍便向医院请了几天假,独自坐上了前往津市的火车。

    说实话,兰韵妍并不适合护理专业,生性怯懦的她一面对患者,就会紧张得手忙脚乱,甚至连说话都变得不利索。

    试问,遇到一个见到血比患者还惊慌,扎个针浑身哆嗦个不停的护士,换做你方不方?

    坐在火车上,兰韵妍不禁有些茫然,自己是否应该坚持专业,或者趁早另谋出路?

    当列车播放紧急通知时,兰韵妍下意识地想要举手,然而她一想到自己半吊子都算不上的水平,刚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去。

    “反正列车上这么多人,没准就有专业的医师,哪里需要自己一个护理专业的实习生。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如果弄巧成拙耽搁了患者那该怎么办?”想到这,兰韵妍咬着嘴唇,像是鸵鸟般埋下了头。

    通知一遍一遍循环,兰韵妍心里无比煎熬,难道列车上真的没有一位正式医师?

    似是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在乘务员路过身旁的时候,兰韵妍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鼓起勇气举起了手。

    话说出口,整个车厢的人都是齐刷刷地望向自己,兰韵妍登时两腿一软,差点没坐倒回去。

    几乎是头脑一片空白,兰韵妍任由自己被乘务员拉着走向五号车厢,她努力地做着深呼吸,竭力想要让自己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跳平复下来,可是心脏却不争气地越跳越快。

    嘭!

    兰韵妍完全没注意到一个人拦在了前面,稍低着头的她直接撞进了对方怀里。

    本就紧张不安的兰韵妍脸更红了,连耳根子都变得血红,她下意识地准备开口道歉,不过身旁的乘务员却率先开口了,言辞间隐隐有指责对方挡住路的意思。

    兰韵妍有些着急地张了张嘴,她觉得方才应该是她的问题更大一些,是她心不在焉之下撞到了对方,并且对方还第一时间伸出双手扶住了她。

    “我是医生!”

    淡然的轻柔嗓音入耳,将兰韵妍欲要出口的话再度堵了回去。

    抬起头,兰韵妍这才看清眼前这个自称是医生的人究竟是什么模样。

    清秀得好似偶像剧中小鲜肉的面容,乍看之下似乎比她还要年轻一些,一身好像是在玩cospaly的道士打扮,古风中透着几分出尘的气质。

    “你是医生?”乘务员有些不确信地看了眼对方,因为他看上去未免太年轻了,而且还是这么一副打扮。

    “无上天尊,贫道玄微!这是贫道的医师资格证和执业证,若是居士不信可以上网查对。”玄微从长袖中摸出两本证件,递向对方道。

    只是瞬间,乘务员和兰韵妍便排除了玄微是个骗子的可能,眼下这种突发情况根本就不存在有利可图,相反还需要承担不小的压力和负担,除非骗子脑袋秀逗了,才会挑何种时候站出来。再者,玄微那风轻云淡的从容气质给人的第一印象太过深刻,实在与骗子的形象相差甚远。

    至于玄微为什么看上去如此年轻,没准别人只是天生长得比较嫩呢?而道袍打扮,虽说奇怪了些,但谁还规定了医生不能穿道袍?

    乘务员并未接过证件,而是直接推还给玄微,恭敬地说道:“那就麻烦道长了,情况情急,还请迅速前往五号车厢。”

    玄微颔首,一边跟着乘务员赶往五号车厢,一边询问起具体情况。

    ……

    “小姐姐,你这师傅业务挺广的啊,居然还是医生?”安凯看着玄微的背影,不禁咋舌道。

    “哼,师尊他无所不能!”青莲傲娇地哼了下,脸上难掩明显的喜悦之色。

    安凯听说过兄控、弟控、大叔控,甚至还有父控的,但他绝对是第一次见识到控师傅的!

    瞧见青莲那截然不同的神情,安凯顿时一阵心塞,暗道水灵灵的白菜居然早被拱了。

    “本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怎么个无所不能!”安凯酸溜溜地想道,脑中登时有了跟上去一窥究竟的念头。

    从座位上站起,安凯冲着青莲怂恿道:“小姐姐,咱们跟上去看看?或许还能帮上什么忙呢!”

    青莲想了想,与其干坐着等玄微回来,那还不如跟在玄微身边,就算玄微不需要帮手,能近距离欣赏玄微认真的侧颜也是一种幸福啊!

    白皙的俏脸泛起一丝红晕,青莲轻咳了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旁边的明夜一看,二话不说跳下了座位。

    车厢后方,袁雨苦笑着被兴奋的方晴拉了起来,其余几位群友亦是两眼放光,齐刷刷地跟了上去。

    瞬间,满座的车厢空了好几排。

    剩余的乘客一头雾水,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

    五号车厢,里面的乘客已经在乘务员们的协调下疏散到了其他地方。

    空旷的车厢内,回荡着一阵阵痛苦的呐喊声。

    铺上干净白布的地面上,躺着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女。

    少女双手捧着腹部,身躯因为痛苦而不时扭曲着。

    两位有些年纪的女乘务员陪在少女的身旁,一边帮她擦着额头的大汗,一边出声安抚她的情绪。

    “好痛啊!我受不了了!”少女猛地一阵尖叫,双手死死地抓在身下的白布上。

    直到这时,玄微和兰韵妍这才看到,少女的腹部有着明显的隆起。

    显然,那并非是小肚子,而是妊娠的症状!

    “羊水破了!”蓦地,一位乘务员惊呼道。

    只见少女身下的白布上,一滩湿透的水迹渗了开来。

    “未成年妊娠,外加羊水早破,这必须得赶紧送到医院才行啊!”兰韵妍心急如焚道。

    “距离停靠下一站需要二十多分钟,当地的医院我们也已经紧急联系过了,救护车赶到车站至少得一个多小时,一来一回起码两个小时。”乘务长解释道,一脸为难之色。

    谁都看得出来,少女此刻的情况堪称十万火急,哪里还拖得住两小时?

    而且,这两个小时还只是保守的预估!

    “来不及了,已经出现大出血症状,两个小时后大的小的就都保不住了!”玄微沉声道。

    鲜红的血液在少女身下化开,她的叫喊声愈发虚弱起来,毫无血色的惨白脸色看上去甚是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