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大叛贼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变化
    清廷对奉化之战和中原、江西的再次起义后的各官员处置之严厉,牵连之广,让地方官员不寒而栗,虽然逃过一劫的官员们暗暗庆幸自己的幸运,可对那些被处置的官员和其家人,尤其是如殷化行等重臣老臣如此凄凉的结局又不免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受。

    消息传到宁波,以杨勖为首的降将全部表示为朱怡成效力,尤其是杨勖,如今不仅对年羹尧是恨之入骨,连带着对整个清廷上下全都是满怀仇意。他拒绝了朱怡成让他主持参谋部工作的任命,恳请朱怡成让他继续带兵,他说自己可不在乎官大官小,哪怕给他个百户干都成,只要自己能继续带兵,那么就有机会亲手砍下年羹尧的狗头。

    对此,朱怡成考虑后答应了杨勖,由于如今宁波地盘和实力的增强,朱怡成顺势调整了下军制,同时也对自出兵苏松以来各将士进行加官封赏。

    董大山、马功成两人由同知升任指挥使,其各部属一应均有封赏,水师方面王东等人同样各升一级,潘老大以同知衔领新组建的崇明水师,按朱怡成的想法,宁波水师作为一支强大的力量不可能一直驻扎在崇明仅仅起到封锁长江和协助苏松义军的作用。

    在朱怡成看来,随着海贸的不断扩大,以及目前情况,当初攻略台湾的计划到了可以实施的时候了,宁波水师作为最强大的海上力量怎么可能缺席呢?至于现在的任务,可以由罗教为主体整编的崇明水师来负责,对于潘老大的能力朱怡成还是有信心的,只要从现有宁波水师中调拨些战舰,这支新成立的崇明水师用不了多久就能形成不俗的战斗力。

    对于杨勖,朱怡成当然不会给他一个区区百户之职,作为曾经的总兵,清廷的地方大员,杨勖能为自己所用无论是政治意义还是军事方面都具有重大意义。原本,朱怡成是打算由杨勖负责新组建的参谋部,对于参谋部的设想朱怡成早就有了,尤其是奉化之战时他更已下定决心等战后尽快组建起来。

    杨勖曾经是总兵,又是身经百战的将军,其战场经验丰富,而且杨勖还熟读兵书,更写的一手好字,从这些来看正是负责参谋部的合适人选。只可惜如今的杨勖一心要报仇,根本就看不上这个所谓的参谋部甚至许给他的参谋长职位,在他看来这就是以前的参军而已,他如果答应下来又如何能报仇?

    所以,最终参谋部的主持工作还是给了原定的副手庄岩,至于杨勖,考虑到他的要求和之前地位,朱怡成千金买马骨直接给了他一个指挥使的职务,这个意外之喜让杨勖简直不知说什么好,本在他看来就算能让他这个降将领兵职务也绝对不会高,可谁想朱怡成会如此大方,直接给了他这样的高位,要知道指挥使在整个宁波义军中除朱怡成之下也仅只有董大山和马功成两人而已。

    感激不已的杨勖暗暗发誓忠于朱怡成,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杨勖不仅包揽了对之前投降清军的整编和对新军的训练,而且还在他的劝告下居然在宁波义军所控制的浙东地区有不少人主动来投,其中有几个虽然年轻却是当地大户子弟,还有些人甚至本是地方官吏,如此让朱怡成是大喜过望,现在他正是用人之时,对这些来投之人按其能力很快就做了妥善安置。

    自占领宁波后,朱怡成一直未有放弃对军械,尤其是火器的研究,而经过大半年的努力,宁波的火器制造终于有了进步。首先是炼钢技术的进步,在一月前宁波实验不下百次的小高炉终于获得成功,这个小高炉虽然远达不到后世的技术,其使用寿命因为砖壁的耐火材料原因也仅只有半年不到,可在这时代却是一个革命性的突破。

    小高炉的建成和投入使用,使得宁波有了工业最重要的基础——钢铁,虽然现在钢铁的产量依旧不多,可相比以前却是巨大的进步。在这基础上,火器的发展自然也更进了一步,如今宁波的火铳已渐渐脱离了最初简陋形态,朝着近代火枪的方向发展着,而铁造大炮甚至小型钢炮也已试造成功,只是限于技术还不能正式装备,但在朱怡成看来这都是好消息,他相信只要这样继续下去,终究有一天会给他更大惊喜的。

    除了这些外,造船业、纺织业、加工业甚至对化工研究都在不断进步,再加上宁波有海外商贸支持,根本不缺粮食,而且琳琅满目的各类商品也能通过其他渠道源源不断运至宁波,整个宁波在散发出活力的同时又给人一种无比的安全感,这在现在锋火四起的大清是异常难得的。

    “这就是宁波?”宁波城的城门口,一个穿着读书人长袍的男子瞪大着眼睛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他的打扮是明显一副秀才样子,而且脑袋上依旧剃着金钱鼠尾,身上还背着个包袱,一瞧就知道是外来的人员。

    朱怡成去年拿下宁波后并没强制剪老百姓的辫子,因为那时候他在所有宁波城的老百姓眼里只是一个侥幸的“反贼”罢了,所谓城头变幻大王旗,天知道朱怡成能在宁波呆多久,如果他下达剪辫子的命令,那么整个宁波为了保命都得反抗他。

    正所谓脑袋上的辫子好剪,心里的辫子可不好剪,所以,为了稳定地方,朱怡成就没做这件事,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朱怡成在宁波的统治逐渐开始稳固,战胜福建水师后,一些有心投靠朱怡成的人就主动剪去了脑袋上的辫子以表示忠心,再加上宁波义军大部早就去了辫子,这样一来宁波城中有辫子没辫子的人各为其半。

    然后,随着之后宁波势力越来越大,尤其是进攻苏松和奉化之战后,宁波势力已经猛然扩张到小半个浙江和苏松地区,而且从清廷来看,中原和江西又发生叛乱,宁波这已正式成为了割据一方的“军阀”,这样一来主动去掉辫子的人就更多了。

    所以现在,宁波城内大多数人都已去了辫子,就算还留着辫子的人也不像是之前难看之极的金钱鼠尾了,脑袋上留的头发比之前多了许多,后面的辫子暂时留着也是因为这些人经常要和清廷控制区域进行来往或交易,留个方便罢了。

    所以,当回乡奔丧的这位读书人回到几年未回的宁波城,看见这不同其他地方的景象时顿时目瞪口呆,一时间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