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4500 元首如刀,雕刻灵魂
    “你们都是亲眼见过巴黎公社运动的,那种恐怖的力量相信你们记忆犹新!”

    “力量既然已经出现了,就不会消失,工人运动的规模未来会越来越大,为什么呢?因为工人运动本来就是资本主义发展的一体两面!”

    “你们记住了,这就好像是硬币的正反面一样,你不能因为不喜欢一面就把他丢掉,你是丢不掉的!”

    “比如说人头是阴面,字是阳面,那么有一个人不喜欢阴面怎么办?你以为把阴面磨平了就没有了?”

    “错了,阴阳是共生在一起的,是对立并且协调统一的!你磨掉了人头,其实阴面还是存在的,不过就是换了一个形状而已!”

    “哪怕你有世界上最锋利的刀子,把阴面刨开丢掉,新的阴面也就重新诞生了!”

    “资本家和工人就是这样的概念,就好像奴隶主和奴隶,地主和佃户一样……都是共生的一体两面而已!”

    “要消亡会一起消亡,要发展就会一起发展……”

    “欧洲的资本家无论怎么打压工人,也不过就是那个企图磨平了硬币阴面的可怜虫而已,他的所有压迫努力,不过就是让工人运动变幻一下新的形式罢了!”

    “事实证明!未来世界的工业进程是不可阻挡的,工业规模会越来越大,科技会越来越高,那么资本家也就越来越赚钱!”

    “可是当资本家实力越来越强大之后,同样的工人阶级也会越来越强大!”

    “道理很简单,因为工厂需要工人来做工,资本家赚钱越多产业越大,那么工人数量也就会与日俱增!”

    “而压迫终将会引发反抗的!工人规模越庞大,斗争也就会越激烈!”

    “孩子啊,这就是时代发展的方向,浩浩荡荡不可阻挡!除非资本家能够想出一种不依赖人工就能赚钱的新兴科技,不过这样的黑科技要出现还早得很呢!”

    “现在到未来二百年,全都是一个主基调,就是资本家需要越来越多的工人给他们赚钱,但是同时也会面对越来越猛烈的工人运动的反扑!”

    “你们好好想想,如今德国的鲁尔工业区不过就十几万工人聚集在一起,我可以这样判断,五十年后这片工业区就会扩大十倍,那时候就是一百万到两百万甚至更多的工人汇集在一起!”

    “同样是游行示威和抗议,十万人是什么规模?一百万人是什么规模?”

    “不仅仅是德国,以后英国、法国、美国都会遇到同样的问题,这个世纪难题是无解的!”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华族虽然也是资本立国,我们将来也会有无数的资本家,但是不要忘记我们是中国人啊!”

    “中国人的传统哲学是讲究阴阳,讲究平衡的!这是一场在鸡蛋上跳舞,在平衡木上行走的游戏!”

    “巧妙的让对立的力量达到平衡,一起共同向前发展……这是只有我们中国哲学才特有的擅长啊!”

    “不要相信西方的海盗文明,他们永远不懂阴阳,不懂平衡妥协,他们只会一派强大了拼命的想干死另一派!”

    “就好像那个死活要把硬币的阴面都给磨消失的傻子一样……他们以为屠杀镇压工人,这个力量就会消失了?”

    “大错特错啊!这就是一群傻子……同样的,未来工人力量也不要总是幻想把对立的资本家都杀光!”

    “因为说到底还是硬币的一体两面,阴阳是拆不开的!”

    “我们的互助会先进入清朝草创的工业体系中去,就是为了给未来的冲突埋下伏笔的!我为什么生气辛剑的肆意妄为?”

    “不是因为他做错事儿了,也不是怕他影响了我们和满清的之间的外交关系……我是很遗憾他没有明白这里面的道理啊!”

    “你才工作多久?你才发展处几个学生?京师铁厂到现在还没有开炉炼钢的,现在汇集的都是一群盖房子的农夫!”

    “说到底,这些农夫的对手盘应该是地主阶级!想要和地主阶级斗争,最大的武器不是你的夜校啊!想跟地主斗,我们应该动用的是土地这个武器!”

    “夜校新思想的工人,将来的对手盘是资本家!但是你铁厂都没有运行呢,还没有盈利呢,资本家群体都懵懂的在朝堂上发愣呢!”

    “这不就是一场混乱错位的战争吗?你用我储备出来的对付资本家的武器,拿出来对抗地主了?”

    “还是在如此弱小的时期!你不失败谁失败呢?”

    “我让互助会渗透进去,其实就是提前埋下一座桥梁,等候未来京师工业区拥有二十万、三十万甚至一百万工人的时候……”

    “等到那种狂暴的力量需要爆发的时候,我们提前埋伏下的桥梁、道路、引水渠……就能很顺利的引导这股力量,冲向我们需要他们冲到的地方!”

    “这项工作非常艰巨,而且消耗的时间还很长,你们必须要理解这份工作的重要性和不容易啊!”

    “我说了这么多,你们现在明白错在什么地方了吗?”

    这是肖乐天当时对项英和蔡璧暇所说的原话,这两位高徒真是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而蔡璧暇紧接着坐船回到了京师,这一番道理,她悄悄的告诉了辛剑,辛剑永远不敢想象,自己会得到一次让元首单独训话的机会。

    开始是感动,但是等到他一点点分析理解肖乐天的教导之后,辛剑嚎啕大哭,深夜里如同狼嚎一般!

    “呜呜呜……啊……我错了……我错了……”

    “是我害死了王蚂蚱啊……是我的错啊……我就是个傻子……”

    “呜呜呜……我就是个傻子啊……害死了自己的兄弟……”

    人……走向成熟之路,永远都是这么的痛苦,这么的撕心裂肺!

    经过这件事之后,辛剑大病一场,足足一周的时间高烧不退,而且上吐下泻,吃什么吐什么!

    一周的时间,他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圈,等到病好一点之后,人都瘦的成骷髅形了!

    但是也正是这一周,让辛剑整个人发生了脱胎换骨的蜕变!

    如同化茧成蝶一样,重生的辛剑不再浑身戾气,不再急躁冲动,他好像打磨掉了棱角的卵石一样,隐隐的散发出玉石的光芒!

    笑容取代了之前斗天斗地的那种蛮横的表情,此刻的辛剑居然有了一丝学者的气度!

    真如后世史学家所说“元首如刀,专管雕刻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