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大唐唯一的剑仙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赤诚
    江亭云闻言一怔,接着,还没有等他说话,公孙兰便先开口了:“江郎……你在?”

    “……”

    这话,江亭云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知道你在的。”

    公孙兰轻笑一声,说道:“我早该想到这一点……你是不可能,任由我有这么长的时间,处于无监视状态的……我早该想到这一点。”

    “……”

    江亭云依旧没有说话,他这时候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公孙兰,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问题?

    她是真的,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因此想跟他坦诚相见,还是说……她在试探?

    她在赌,或许,他真的是个正人君子?

    如果自己真的没有在监视她的话,她打算……干什么?

    “……”

    江亭云心中暗暗思索着,因此,依旧没有出声。

    “哗啦啦……”

    这时候,江亭云突然听到了……一怔水花翻涌的声音。

    随后他便看到,帘子的后面,公孙兰站了起来。

    她房间的帘子是红色的,因此,从这边看过去,也恰好可以看见一个红色的剪影。

    公孙兰的身材,无疑是极好的。

    她的这种“好”,不是说,有多大,又或者,有多细、有多长。

    而是,协调。

    她的身材,增一分则长,缩一分则短,大一分则淫,小一分则憾。

    所谓的“道法自然”,大抵如此。

    后世的许多女孩子,就不明白这一点,往往会把腿拉得很长,胸隆得太大。

    使人看了,心生厌恶之感。

    话题扯回现在,看着帘子后面,公孙兰的剪影,哪怕是江亭云,也不禁稍微怔了那么一会儿。

    公孙兰双手搂在胸前,有些羞涩地说道:“我知道,你在……但是,你大概,不会承认自己在的。”

    说罢,她便轻轻地跨出了浴桶,江亭云听到了一阵“滴滴答答”的水滴滴落地板的声音。

    “我若与你赤诚相对,确实,很是羞人,不过,我想,这么些日子,你要看,也应该早就看过了,你若是不想看……那么,我现在让你看,你大概也不会看的。”

    说着,她便轻轻地,掀开了帘子。

    她往外看去,只是,视线中并无江亭云的影子。

    对此,她微微一怔。

    “……”

    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轻声说道:“果然,你不愿意出来吗……”

    又过了一会儿,她才轻声笑道:“呵,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如今,为什么要与你赤诚相对?”

    见没有人回答,她便继续说道:“我就是想着,如今,我们两人也算是熟识了,你若是要看……我便让你看,大大方方地。这样,还好过你在暗中偷看,我在明里猜疑。老实说,一想着,有个人在暗中偷偷观察我,我心中反而不自在。”

    她这话说得是很合理的,而且,会做出这种行为,也符合她的性格,但是……

    依旧没有人给她回答。

    ……

    她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又问道:“你真不愿意出来么?”

    自然,依旧没有人回答。

    见状,她便自嘲地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是我孟浪了,郎君既然不愿意出来,那我也不好强求。”

    说罢,她便放下了帘子,重新回到浴桶里,细细地沐浴起来。

    只是,不消半刻,她便起了身,快速走到床边,重新穿上衣服。

    然后,她走到门边,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的,是公孙重。

    他用唇语问道:他不在?

    公孙兰轻轻地摇了摇头。

    见状,公孙重便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走进了房门,然后,顺手关上了门。

    这时候,公孙兰才注意到,他手里提着一个木箱子。

    他把箱子放下,打开,只见,里面是一些瓶瓶罐罐、丝线、弓弩之类的东西。

    简而言之,这是一堆陷阱。

    他回过头来看了公孙兰,用唇语说道:快点,我们没有多少时间。

    然而,公孙兰没有动。

    公孙重眉头微皱,用唇语说道:怎么,你不舍得?

    公孙兰摇了摇头,想了想,便开口说道:“你知道,不是这个原因。”

    公孙重闻言一怔,说不出话来。

    他们之前之所以用唇语说话,自然是想着,规避江亭云的听觉。

    从之前的经历中,他们不难得知,江亭云的听力,异于常人。

    他们想要设置陷阱来杀他,必须万分小心。

    而如今,公孙兰既然已经开口说话……这无异于,她准备放弃这次计划了。

    这么想着,公孙重便慢慢地站了起来,脸色阴沉得可怕。

    “你对他好动了情?”

    他冷冷地问道。

    “并没有。”

    公孙兰静静地摇了摇头。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要让我们多年来的努力,毁于一旦吗!!?”

    公孙重说这话的时候,面目狰狞。

    公孙兰静静地看着他,说道:“我只是不想,让你小命不保罢了。”

    公孙重闻言一怔,随后冷冷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江亭云此刻还在这个屋子里,我们的行径,都被他看到了?”

    “当然有这个可能,只是,不只如此……”

    她撇了箱子里的瓶瓶罐罐一眼,淡淡地问道:“你真的认为,这些东西,就可以杀得了他?”

    “怎么不可以?”

    公孙重冷冷地说道:“他再强,也是血肉之躯,不是仙人!在无意之下,这些东西,足以杀死他!而且,一件事情,究竟行不行得通,只有试过才知道!而如今,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过不了几天,宋理理就会回来,到了那个时候,事情恐怕又会起一些变化。”

    公孙兰看着他,平静地说道:“之前,你要用剑来杀死江亭云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公孙重闻言一怔,随后辩解道:“那是第一次,我对他不了解,如今,已经是第二次……”

    “父亲!”

    然而,这次公孙兰很快就打断了他。

    她看着他的眼睛,平静地问道:“你觉得……那第一次,江亭云为什么没有杀你?”

    公孙重闻言一怔,随后脱口而出:“还不是因为你?他对你动了情,因此,便不好意思杀死我这个,’岳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