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大侠萧金衍 > 第122章 赵拦江的横断刀
    三人脱险之后,来到一处山涧,痛饮了一番泉水之后,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可以不爱,但请别伤害!”
    萧金衍捏着鼻子,在学那女子尖声说话。李倾城觉得无聊,“有那么好笑吗?”
    萧金衍一本正经道,“不是好笑,是敬意!若是没有你的那些仰慕者,恐怕我们三人小命不保了。”
    赵拦江神情有些古怪,萧金衍发觉不对,问,“怎么回事?”
    “我体内真气出问题了。”
    赵拦江脱下上衣,露出了精壮的肌肉,纵身跳入水中,泉水清澈,却也奇寒无比,赵拦江运功抵抗,不片刻,进入了入定状态,头顶上冒出了一丝丝热气。
    李倾城望着他,“他这是在干嘛?”
    萧金衍道:“不会是运功给我们煮茶喝吧?”
    “破境?”
    两人见状,连守护在周围,替他护法。
    天地之间,真元剧烈震动,纷纷向赵拦江身边缠绕过去,赵拦江全身赤红,周围的泉水逐渐冒着气泡,似乎要煮沸一般。
    此刻,赵拦江浑身如刀绞一般,识海之内,一片混沌。苏州城外,金刀、狂刀一战后,两人将自己刀意传给了赵拦江,一路之上,赵拦江不断体会两人刀道的不同之处,李秋衣的刀,霸道而一往直前,楚日天的刀,癫狂而又绝情,两股刀意在体内缠绕已久,维系着平衡。
    在长江之上,赵拦江又学到了李金瓶传授的无名刀法,这无名刀法源自天刀徐开山,讲究顺天自然,初学时,只是觉得招式精妙,对战之时十分有效,而练习越久,体内又生出了第三道刀意,起初之时,金刀、狂刀压制着天刀,可随着练习,天刀之势越发崛起,在感悟天地真元之上,有着独特的优势。
    今日逃亡之时,赵拦江感应到三种刀意在体内冲突,全身炽热无比,眼见就要走火入魔,情急之下,跃入了水中。
    武功三境界,闻境、知玄、通象,号称习武之人要遭受的三大劫难。
    人有四百零九窍穴,修行到一定程度,窍穴可开,可以修行内力,也可以感应天地真元,天地人三才交感,是为闻境。
    晋入闻境,武功勉强才算登堂入室。然而天赋不同、修行功法不同,闻境开窍穴的数目也不尽相同。
    寻常习武之人,五十二单穴、三百零九双穴、四十八经外奇穴,闻境开窍穴,多在三十到四十左右,能开百穴以上的,已算是练武奇才,吸收天地真元的速度也比寻常人要快,基本能预定知玄境界了。
    像是李倾城初入闻境之时,开了三十单穴、两百四十双穴、三十奇穴,已是不世奇才了,正因如此,李家才将所有资源都用在他身上,并指定他作为金陵李家下一任家主。
    赵拦江在军中习武,晋闻境之时,双穴、奇穴一个未开,但五十二单穴全开,在江湖之中也极为少见。
    至于萧金衍,打开的窍穴有些寒酸,只有一处。也正因如此,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武功止步于闻境了。李纯铁也差点放弃他,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萧金衍体内经脉不寻常之处,天地真元吸收虽慢,却能感应天地之间的弦动。
    闻境吸收天地真元与内力融合,随着修行的晋升,可以施展轻身功法飞檐走壁,可以增益力量,力举缸鼎。
    进入知玄境,便可以掌握天地之间气数的运行规律,在战斗之时,利用自身修行的内力与天地真元生出感应,从而将真气溢出体外,成为护身罡气。等修炼到一定境界,罡气可以离开兵刃或拳脚,获取额外战斗距离。
    而一人武功进入通象境,除了掌握天地法则,还可以用自身的真元,创造出一方法则空间,重塑空间之内的法则,这几乎是人间至高无上的力量。所以,境界差距,几乎很难打破,高境界与低境的人比试,那几乎是实力的秒杀。
    天下习武之人万千,能进入闻境登堂入室的武者,不过万人左右,修行到知玄境,算是一方一隅的小宗师,甚至二三流门派的掌教门主,尤其是陆玄机窃取天下气运之后,武道式微,真正能进入通象境的天榜级数之人,少之又少。
    至于三境之外的,那更是凤毛麟角,仅存于江湖传说之中。这是江湖中关于武学境界的阐述,至于陆玄机所说的道术法势器,则更专注于解释战斗中的另外一层解释。
    苏州之战后,赵拦江境界已到了知玄上境,在知玄上境与通象境之间,还有大知玄境和半步通象境两个小境界,这次破境,进入大知玄境,或半步通象境,看似境界区别不大,但对以后冲击通象境却不同,所以萧金衍、李倾城十分小心,确保赵拦江能触及半步通象境。
    这种破境引发的天地真元变动,寻常人很难感应到,但是武功到一定境界之后,对天地灵力感应十分敏锐,一些心怀鬼胎的修行之人,常借机破坏武者破境,从而将聚集起的天地灵力据为己有。
    警兆忽现。
    不远处,一名身穿黑衣,头戴斗笠之人,站在了山涧旁的一块石头之上。
    两人认出,正是那日在马球场偷窥之人。他望着水中的赵拦江,手指捏出一个法诀,准备随时出手。
    萧金衍、李倾城见状,连打起十二分精神。“阁下何人,我们应该见过面吧?”
    萧金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通象境高手,就算与李倾城、赵拦江联手,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心中暗暗叫苦,怎么天下那么点高手,都让他遇到了?
    那斗笠人声音有些沙哑,“岂止是见过面,萧金衍,你差点害得老夫走火入魔。”
    萧金衍诧异道,“你走火入魔,与我何干?”
    此刻,赵拦江破境进入最关键时刻,天地真元已聚在他身边,只要他引内力与这些真元融合,不出意外,他就能成功破境了。
    那斗笠人未作声,凌空跃起,一指向在水中的赵拦江点了过去。
    萧金衍、李倾城见状,双双来到斗笠人身前,一拳一剑,攻向那人背后,那人毫不躲避,体内真元暴涨,笼罩在周身三尺之内。
    轰!
    两人拳、剑如击在铁板之上,发出两声巨响,在那斗笠人身后三尺之外,再也无法寸进。
    斗笠人借两人之力,猛然加速,转瞬来到了赵拦江身前那一道天地真元笼罩的旋涡之前。
    两人怕赵拦江受到干扰,一前一后,又向斗笠人攻了过来,双手挥动,以内力牵引天地真元,双拳迎头攻了上去。
    萧金衍觉得一股威压向自己笼罩而来,顿时觉得体内真气一滞,此刻,天地真元聚集,他可以用弦力引发这些真元共鸣,为自己所用,可这样一来,势必会影响赵拦江的破境。
    唯一之计,只能硬接这一拳,为赵拦江争取时间。
    砰!
    萧金衍口吐鲜血,向后飞了出去。
    李倾城此刻也不好受,毕竟境界差距在那里,他也存了拖延时间的心思,长剑一挥,使出了李家剑法中偷袭的招式,剑流三击,一剑幻成三剑,三剑齐出,带着凌厉真气,攻了过去。
    啪!
    幻剑尽无。
    李倾城手中长剑,竟被斗笠人双指夹住,微一运力,李倾城觉得一道真气冲入体内,连忙松手。
    长剑碎裂。
    斗笠人发出嘶哑的笑声,转过身来,一指向赵拦江眉心点了过去。
    眼见就要点中。
    赵拦江睁开了眼睛,一道精光从双目中闪过,赵拦江猛然一声断喝,从水中跃起。
    双手一挥,岸边的金刀、狂刀脱鞘而出,向赵拦江手中飞来,双刀在手,真气灌注之内。
    双刀之上,两道红芒,如同赤色火焰。
    刀罡!
    可以撼山、断金、无坚不摧的刀罡。
    赵拦江双刀挥出,使出的正是他自创的横断刀法中的“砍瓜切菜”。
    斗笠人双指劲力猛吐,点在了双刀之上。
    轰!
    赵拦江落在地上。
    那斗笠人喷出一口鲜血,将罩在面前的黑纱染轰,连连后退。
    呲呲声响。
    罩在那人身上的长袍碎裂,露出了一副阴阳八卦太极图。
    赵拦江脸色苍白,道:“伪通象境而已。”
    若是真正的通象境,就算是赵拦江也绝不是对手,他今日能侥幸胜出,正是凭新破境之后那一股锐气,重伤了斗笠人。
    萧金衍已认出此人身份,喊道:“赵无极,你怎得境界跌了?”
    鲜血已染红面纱,阻挡了那人视线,既然被叫破身份,赵无极将斗笠取了下来。
    萧金衍几乎不相信自己眼睛。
    以前的赵无极,仙风道骨,头戴金梁观,身穿太极袍,衣衫整洁,一尘不染,何等的潇洒。可眼前的赵无极,容貌比以前苍老了十几岁,头发也掉了一半,用一根木钗草草拢住,十分狼狈。
    自那夜苏州一战后,赵无极夺走了“武经”,以为得了一份天大的机缘,可修行之后,除了去青楼的次数频繁起来,武功之中并无进展。
    更要命的是,他背叛宇文天禄后,一笑堂对他发布最高通缉,这几个月来,他东躲西藏,有几次差点被杀,一月之前,他遭到一笑堂三大高手围攻,情急之下,竟强行坠境,获得临时的力量,杀出了重围。
    赵无极意识到上了当,准备来找他晦气,听说他杀了御剑山庄少庄主后,一路追寻,来到了涪陵。赵拦江成了伪通象境,这次见到赵拦江破境,临时起意,想要借他破境之时天地真元,重回通象境,结果却被赵拦江一刀重伤。
    听到萧金衍之话,赵拦江心中愠怒,冷冷道,“还不是拜你所赐!”
    萧金衍挠挠头,“跟我有什么关系,对了,你这发型不错,不知在哪里弄得,介绍一下。”
    赵无极嘶哑道,“死到临头,还在这里贫嘴?”
    李倾城淡淡道:“你现在坠境,又受了重伤,还敢在这里口出狂言?”
    “就算我拼着再坠一次境,今日也要杀你们三个。”
    萧金衍一听,心说赵拦江疯了嘛,武道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来之不易。若再强行坠境,以赵拦江的修为,恐怕确实有杀死他们的实力,但这一举动,有无穷后患,甚至终其一生,也无望再迈入通象。这家伙心中是有多大的怨念啊。
    萧金衍道:“你这样做,也太无耻了吧。”
    赵无极扬天长笑,嘶哑的声音划过山涧,惊起了林中飞鸟,“八大邪王之中,我本来就是无耻至极赵无极。”
    赵拦江却没有被他气势吓住,他双刀在手,不断催动体内真气,刀上红芒隐约闪动。
    “你可以试试看。”
    萧金衍、李倾城也一左一右,摆出了拼命的架势。赵无极大声道,“小子,看招!”
    赵无极凌空跃起,向三人奔来,三人连催动内力,向外急吐,三道真气向赵拦江奔去。
    赵无极哈哈一笑,借三人真气,向侧方疾飞出去,三两起落之间,消失在丛林之中。
    一口气狂奔出十余里,赵无极才止住身形,真气一顿,胸口剧痛,吐出一口鲜血。
    他神情凝重,盘膝坐在地上疗伤。
    他本来境界坠得厉害,想趁赵拦江破境取巧,谁料却被赵拦江借破境之势,伤了体内三道经脉。
    偷鸡不成蚀把米。
    赵无极心中盘算,今日之战,伤势严重,几十年来修行,接连受到打击,除非另有机缘,这伪通象境恐怕也难以维系,他修炼魔门武功,若再坠境,恐怕有身死道消的危险。一笑堂对他展开千里追杀,跟随自己的老部下,死的死,逃的逃,原来的一笑堂主,如今成了孤家寡人。
    就在此时,一名绿衣女子站在了他身前。
    “赵堂主,当年你也是圣教八大邪王之一,怎得跟了宇文天禄之后,竟落得如此田地,如丧家犬一般?”
    赵无极望着女子,一股恐惧感笼罩在心头。
    绿衣女子道,“当年爹爹如此信任你,将教内大小事务交给你打理,你倒好,却跟宇文天禄勾结,叛出圣教,你曾掌管戒律,自然知道圣教是如何对待叛教之人的。”
    赵无极缓缓起身,眼神闪烁不定,打量着四周。
    女子道,“你不用看了,今日来此处,只有我一人,也没有人知道我前来会你。你若杀我,尽管动手就是。”
    赵无极目光中露出一丝狠绝之色,将内力运于双手之上,他知道此女子心机虽深,却受寒毒之苦,未修习武功,若她一再刁难自己,荒山野岭,杀了便是。神不知鬼不觉,就连东方不亮,也想不到自己头上。
    他甚至在想,若能将此女击杀,将她头颅献给大都督,宇文天禄会不会念在旧情的份上,饶了自己。
    赵无极呵呵一笑,“十几年不见,想不到当年的小不点暖暖,竟长这么大了,真是女大十八变!”
    女子道:“是啊,当年暖暖跟在赵叔叔身后,最喜欢赵叔叔将暖暖举在头顶上玩耍了。只是那时年幼,我爹爹为治我寒毒,走火入魔断了经脉,我也没想到,向来对暖暖疼爱有加的赵叔叔,怎得会背叛爹爹?”
    赵无极沉默不语。
    “当年刘长老背着我逃出圣教,暖暖就过起了东躲西藏的日子,赵叔叔派人追杀我们,有几次差点就成功了,后来到了风云岛,才过了几年安生的日子。”
    赵无极想起当年跟随东方不亮打天下,东方教主武功盖世,又是英雄豪杰,一众兄弟将武林弄得天翻地覆的日子,那时何等的威风凛凛。
    自从有了东方暖暖之后,他将心思放在了医治女儿的怪病之上,不理教务,变得喜怒无常,动辄就杀人,许多教内兄弟晃晃度日,终于在一次祭典之上,宇文天禄率八大邪王发动兵变,重伤了东方不亮,教内许多誓死追随东方不亮兄弟拼死相救,才免于一死。
    想到此,赵无极抬头问道,“教主,他老人家,可还好嘛?”
    东方暖暖淡淡道,“这就不用赵叔叔费心了,我爹爹好得很,好得很,好得很啊。”
    她一连说了三个好得很,语气却是越发冰冷。
    东方不亮、东方暖暖是光明教一二号必杀之人,十几年来,宇文天禄从未放弃对他们的清剿。对付魔教余孽的手段,也极为残忍,赵无极是执行者,自然知道魔教对他们一笑堂恨之入骨,如今他流落到这步境地,他们不会轻饶了自己。
    想到此,赵无极心中动了杀机,在确定了周围并无魔教其他人马之后,赵无极猛然提聚真气。
    东方暖暖向前走了一步。
    赵无极浑身动弹不得,他目光之中露出惊恐之色,“你是……”
    东方暖暖又往前迈出一步,“我劝你善良。”
    赵无极心中斗志全无,缓缓跪倒在地,恭声道:“圣教罪人赵无极,叩见圣女。”
    东方暖暖微微一笑,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血丝,旋即剧烈的咳嗽起来。
    她来到赵无极身前,将右手按在赵无极头顶之上,淡淡说道,“赵叔叔是我圣教老臣,这些年来跟宇文天禄做了些混账事,也怪不得你,只是从此之后,若再有贰心,不要怪暖暖无情无义了。”
    赵无极牙关打颤,浑身哆嗦,低声道:“属下对光明神发誓,若有背叛之心,叫我七窍流血而死!魂魄永远流落幽冥地狱,永世不得轮回!”
    数百年前,光明神教、幽冥神教是摩尼教的两个分支,摩尼教是二元神教,崇拜光明之神和幽冥之神。这两座神都是摩尼神在人间善与恶的化身。魔尊在世时,两大神教还能和平相处,然而随着魔尊破碎虚空,两大教派逐渐决裂,最终光明神教胜出,幽冥神教离开了这片大陆。
    赵无极发的誓言,算是魔教之中最厉害的毒誓之一,仅次于血咒之誓,若违背誓言,将遭受散功之罪,几乎生不如死。
    东方暖暖低声道,“起来吧。”她背对着赵无极,道:“自今日起,我任命你为光明神教特使,只听命于我。”
    赵无极道:“谢圣女赏赐。”
    “你的任务有两个,一是联系当年落魄的教众,告诉他们,我们光明神即将重现江湖,二是帮我盯紧一个人。”
    “哪个?”
    “右护法郑玉飞。”
    这个郑玉飞来路不明,心机又深,东方暖暖虽将他任命为新的护法,却始终保持一丝戒备。
    她心思缜密,就连宇文家派来的婢女,都能隐忍数年,更何况一个护法?郑玉飞声称为东方暖暖美色折服,愿效犬马之劳,但他未经东方暖暖许可,擅自去找萧金衍等人麻烦,看似冲动,却也露出了马脚。所以,东方暖暖才让赵无极暗中调查此人,摸清楚此人的真正意图。
    ……
    赵无极离开之后,赵拦江刀上的红光渐渐隐去,整个人如瘫了一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刚才那一战,赵拦江凭借破境之势,一招击退了赵无极,这一招威力极大,却是越境使出的一招。
    一招过后,赵拦江被打回了原形。为了不被赵无极发现,他又强行撑了许久。
    赵拦江叹了口气,“破境失败了。”
    萧金衍安慰道,“心气又没丢,还有机会。”
    赵拦江道,“也不是没有收获,刚才那一刀,我似乎领悟到了刀道中的奥秘之处。一直以来,我觉得用刀之道,便是一往直前,无所畏惧,但经历了刚才那一刀,才发现我错了。”
    “错了?”
    “错了!无论是金刀李秋衣,还是狂刀楚日天,他们临终之前将刀意传给了我,这段日子来,我却始终无法融合他们,直到学了小师父的无名刀法,体内生出第三股刀意来,这三道刀意,各有所长,却始终是别人的刀法。我不是李秋衣,没有他金刀护隐阳的经历,也不是楚日天,没有经历过杀妻弑子之仇恨,所以我始终无法领悟他们的刀道。”
    萧金衍、李倾城凝神倾听,他们知道,这是赵拦江在短暂的达到半步通象境之后,对武功的领悟,寻常武者修行如千军万马走独木桥,绝不会向别人吐露自己的心得,可赵拦江却毫无隐瞒,将这些体会告诉他们,也是为他们将来武道更进一步避免一些弯路。
    赵拦江道:“我是赵拦江,我要创立自己的刀道,不是金刀,不是狂刀,不是无名刀,而是赵拦江的横断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