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大侠萧金衍 > 卷一 大城小事 第40章 百花盛宴
    萧金衍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大茶壶嘴长三尺,萧金衍在宇文霜侧面站住,扬起壶嘴,给宇文霜倒开水,管事的就在旁边看着,也不做声。
    宇文霜却故意找他搭茬,“萧金衍,听说你当过武林盟主,怎么混到了这步田地?”萧金衍没有理她,宇文霜又道:“我还听说,几年前你给李纯铁当走狗,日子过得很是风光啊。”
    萧金衍不悦道,“我过什么样的日子,似乎与你无关吧,怎么,宇文姑娘调查的这么详细,是准备给宇文大人招婿嘛?”
    宇文霜冷笑,“就凭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萧金衍说这可是你说得啊,我现在就撒尿,说着放下茶壶,做事要解裤子,当啷一声,一柄软剑抵在了萧金衍要害之处。
    “你试试啊?”
    萧金衍嘿嘿一笑,“我就这么一说,宇文姑娘莫要生气,你若没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堂子里挺忙的,就不耽误你了。”
    宇文霜不知为何,每次见到萧金衍吃瘪,就没来由的开心,将软剑收回,盘在了腰间。萧金衍看了一眼,咂舌道,“没想到,都是穿裤子的人,没想到你的腰带这么秀!”
    宇文霜的流光软剑,乃藏剑山庄铸剑大师蒙天德亲手锻造,薄如蝉翼,软如轻纱,不用之时,可盘在腰间做配饰,在晓生江湖百剑谱中,排行第三,是宇文霜十八岁生日时,宇文天禄送给她的礼物。
    “萧金衍!”宇文霜冷然道,“一个大男人说话如此粗鄙,活该在青楼中做龟公!”
    萧金衍也不甘示弱,道:“一个女人,穿成男人模样,出入风月场所,还来什么百花盛宴,难道你还想弄个花魁,做磨镜之交?”
    宇文霜眼见在口舌之争上讨不到任何便宜,俏目含霜,终于动怒,指如闪电,三道真气从指尖射出,萧金衍猝不及防,被封住了穴道,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不是嘴硬嘛,再说一句,信不信我让你血溅当场!”
    萧金衍穴道被封,动弹不得,只得点头,“我信!”
    他暗中运功冲击穴道,却发现宇文霜点穴手法有些奇特,试了几次,真气运到玄谷穴,便泄掉一半,经过冲带二脉时,又泄了个干净,根本无法形成一个有效的周天。
    宇文霜冷笑,“别枉费力气了,别说是你,就是我爹穴道被封,若无外力,也解不开。”
    话虽如此说,却有些夸大的成分,宇文天禄乃先天通象九品高手,晓生江湖虽未将他排入天榜,一是因为他武功之高,深不可测,二来是毕竟是朝廷权臣,一个江湖小报,也不敢拿他开这种玩笑。二十年前,他武功已晋入天下绝顶高手之流,这些年来极少动武,却隐约成为张本初之后的天下第一人。
    宇文霜如此说,是想让萧金衍断了冲穴的念头。果然,萧金衍神色缓和下来,厚着脸皮道,“宇文姑娘,你看咱俩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是不是你对我有些误会了?”
    宇文霜道:“就凭你刚才说得那番话,死一百次也不足为惜!”
    萧金衍嘿嘿道,“那我也得有一百条命让你杀啊。”
    宇文霜一拍他肩膀,萧金衍顺势坐在她身旁,道:“你不是很能贫嘛,来继续说!”萧金衍摇头,“有点口渴,来口酒润润嗓子。”
    宇文霜问,“要不要来片金嗓子?”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银针,银针上泛着蓝光,在面前酒杯之中搅了几下,一杯酒变成了黑色,又端起酒杯,“来,萧大侠,喝了这杯酒,咱们恩怨一笔勾销!”
    萧金衍打死也不喝,“我自知罪孽深重,就算死也无法弥补对你造成的伤害,所以就不要死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斗嘴,谁也不肯服输。看得不远处的酒狂任鹏举动人有些丈二和尚,暗忖:“这小郡主向来杀伐决断,睚眦必报,寻常人稍惹她不如意,便取人性命,怎得今晚转了性子?”
    这时,门外鞭炮声响,百花楼内飘来片片彩绫,十几个青楼舞姬,在奏乐中翩然而至,整个大堂之内长袖飞舞,曼妙身姿如风拂垂柳,原本嘈杂的百花楼,立即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舞台中央的舞姬身上。
    乐声由徐至急,舞姬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一套流云彩袖,看得众人意乱神迷。
    乐停,众人依然沉浸半晌,旋即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一乡绅道:“赵监生,想不到,这十几位百花仙子,个个如此风流佳人,若能抱得美人归,那真是人生幸事!”
    另一花丛老手道,“李贡生,孤陋寡闻了吧,这几个女子不过是百花楼请来的暖场舞姬而已,你瞎激动什么?”
    李贡生道:“暖场舞姬就已是人间绝色,那这次群芳谱入榜之人,岂不是天上谪仙?”
    赵监生道:“是不是谪仙,咱不清楚,但以你我的财力,能来前排过过眼瘾就不错了。”
    舞姬退下,一名淡施薄粉、身形婀娜的半老徐娘走到了正中央,正是百花楼的台前老板苏晓,虽已年过三十,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风韵犹存,自带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魔力,让台下不少登徒子流下了哈喇子。
    苏晓道:“今日是我百花楼成立十年楼庆之日,百花楼有幸得到在座的各位官人的抬爱,与晓生江湖联合发布群芳谱,乃我楼内一大幸事。十年来,百花楼始终以服务客户为宗旨,坚持客户第一的经营理念,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我们百花楼向来以培养人才为己任,从我们楼里出去的姑娘,琴棋书画剑舞,样样皆通,洗衣做饭生娃,个个皆通,承蒙各位支持,如今忝列天下三大名楼之首,倒也不是我们多出色,全靠同行衬托。
    今夜的百花盛宴,我们从选出了十名才艺双全的人间罕见的女子,齐聚一堂争夺群芳谱花魁之位,她们分别是春熙楼的虞美人虞青青、秦淮河的广寒秋赵雅,天上人间的凤求凰凤姐儿、来自洪洞县的玉堂春苏四、还有汉宫秋刘彩屏、小桃花白莹、蝶恋花薛萍儿、来自西域的丑奴儿阿依土鳖公主,遢罗国的贺新郎萨瓦迪卡……”
    这十个人,每个人都用了一个词牌名,倒也显得雅致。这十人之中,除了虞美人外,萧金衍还认识广寒秋赵雅,当年还是浪荡子时,曾在秦淮河上与她开了个玩笑,只是没想到,今夜也有机会入榜群芳谱。
    有人问,“不是十人嘛,怎么少了一个?”
    苏晓笑道,“真是抱歉,本来还有一个清河县的金莲的,白天被他小叔子抢走了。大家花了这么多银子进来,想必也不是来看我这半老徐娘的,规矩我就不多说了,今夜九位佳人,获打赏最多的,便是群芳谱花魁!”
    话音刚落,九名女子凤冠霞帔,头盖红菱,每个人在两名俏丽小婢的搀扶下,依次登场。这百花楼经营十余年,深知男人心理,越是得不到的,心里越痒痒,越是愿意掏钱。这九个人,打赏金额超过一千两银子,才有机会揭开盖头。
    轮到阿依土鳖公主时,听得舞台一阵乱颤,踏踏脚步声,一身材魁梧女子,走了上来,将地上铺着的青石板,踩碎了十几块。虽未看到脸庞,光看身形,就比旁边两个小婢高出一头,目测过去,至少有两百多斤。
    李贡生道:“不是人间绝色嘛,怎么这个是什么品种?”
    赵监生道:“李兄,听闻西域番邦女人,金发碧眼,肤白若脂,你不能光凭借身形就妄下结论,更何况,苏老板说的是人间罕见,可没说是人间绝色。”
    萧金衍目光聚集在那小桃花白莹身上,心说桃花为媒,难道是这个小桃花?虽然未看到脸庞,却见这女子身材虽娇小,却生得一对傲然双峰,不由又看了宇文霜一眼,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扑腾!
    萧金衍坐着的凳子被宇文霜一脚踢开,整个人坐在了地上,可是此刻穴道被封,浑身动弹不得,蹲在桌子下,什么也看不到。
    吧嗒!
    萧金衍看到有东西落在他面前,定睛观瞧,却是宇文霜将盘中一块肉骨头,扔在了他面前,萧金衍怒道,“宇文霜,士可杀不可辱,你这番羞辱我,信不信将来哪天你落入我手中,看我把你折磨的生不如死!”
    宇文霜冷笑,“嘴上留点口德,本姑娘心情好,还能饶你一命,你自己找死,那老天容你,我不容你。”
    两人对话间,在座的众人开始纷纷向台上投掷金银珠宝,不消片刻,虞美人、白莹等四人的盖头被揭开,正是环肥燕瘦,莺莺燕燕,各有所长,众人纷纷沉浸于美色之中,每揭开一人盖头,便是一番惊呼。
    萧金衍继续运功,被封的穴道纹丝不动,心中暗忖,如今内息被封,除非用修行的弦力,引发天地共鸣,冲开穴道,别无他法,可是王半仙再三叮嘱,除非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滥用这种能力,否则将会招惹来杀身之祸。
    转念又想,我现在不用,依这小娘皮的性格, 恐怕也有杀身之祸了,于是晋入冥想之中,稍一入定,便已感觉到天地间的弦动,如婴儿般呼吸般,一起一伏。渐渐的,越来越多弦力,向这边聚拢过来,在座的虽不乏江湖高手,但这种修行之法,亘古未有,并未能察觉其中的奥妙。
    萧金衍沉浸在这种韵动之中,以弦力在体外为引,牵引体内真气,去冲击穴道,遇到阻力,便将内力转到体外,绕过被封之处,冲开了一处穴道,便感觉到脚趾能够微动。
    萧金衍心中一喜,却又不敢过于暴露,以滴水石穿之法,去冲击另外两处穴道。
    这份弦动,在座众人未能感应到,然而在三千里外,那名麻衣草履的枯瘦中年男子,感应到了这股力量,眼神之中又是一阵狂热,自言自语道:“中原,越来越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