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大侠萧金衍 > 卷一 大城小事 第49章 略带威胁的请求你
    萧金衍没有做太多的考虑,便决定去清风观去救东方暖暖。因为东方暖暖是他的朋友,而对朋友,萧金衍向来毫无保留,哪怕是让他去面对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宇文霜。
    不过,他考虑过邀上薛神医、毒圣做帮手,但宇文霜点名让他自己去,他怕东方暖暖会有危险,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想要的东西?”萧金衍问道。
    小乞丐说:“漂亮姐姐说你知道他想要什么。”
    萧金衍心说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她想要什么,不过他身上东西屈指可数,他决定做个排除法。
    萧金衍身无分文,宇文霜想要的肯定不是他的钱。
    萧金衍有一头驴,不过却在来扬州的路上跑了。
    萧金衍有一套破衣衫,想必宇文霜也没什么兴趣。
    那么能够打动宇文霜的,就算用脚趾头思索,也只有那一封宇文天禄写给西楚的书信了。这封信是登闻院想要的东西,他不过是代温哥华来取,若宇文霜真跟他要,他还不太好做决定。
    不过,萧金衍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
    出了扬州城,往南走五六里,便是青牛山了。清风观坐落于青牛山半山腰处,有一块巨石向外凸起,从山脚下看去,如同一只展翅的雄鹰,清风观便修在这块巨石之上。
    此处茂林修竹,风景秀美,只是山路崎岖,平时人迹罕至,偶尔有采药的药农,路过此处,略作歇脚。
    清风观观主白石道人,曾当过朝廷的御史,因看不惯宇文天禄在朝内飞扬跋扈,上书弹劾,结果被宇文天禄党羽群起而攻之,愤然挂印而去。虽然他出家为道,那些爪牙也没准备放过他,想要置他于死地。
    宇文天禄本人倒是十分欣赏他,也没有难为他,得知他在清风观出家为道,还特意前来拜访了一次,与白石道人进行了一次密谈,临行之前,还特意留了一副对联,“竹轩听细雨,石榭观清风。”
    他的拿下属下们,见宇文天禄如此器重他,也就绕过此人。青石道人得了闲暇,弹弹琴,养养鹤,种种菊,与慕名前来的文人雅士吟诗手谈,过起了隐士般的日子,倒也逍遥自在。
    到了午时,天空中下起了蒙蒙小雨,整座山雾气蒙蒙,如同神仙胜境。
    萧金衍来到清风观门口,便闻到了一股香气,放眼望去,清风观门外种满了菊花,如今正是花时,有野蜂、蝴蝶穿插花间,有野稚、麋鹿、仙鹤在其间觅食,煞是好看,想到稍后可能会有一场恶战,毁掉这些美景,不由觉得有些可惜。
    清风观大门敞开,内院也冷冷清清。
    不会是空城计吧?萧金衍心想,不过宇文霜武功比他高,还有酒狂等高手,随便拎一个出来,他也不是对手,既然来了,也不必瞻前顾后,站在大门口,朗声道:“宇文霜,萧金衍前来赴约。”
    声音传入观内,却没有人应声。
    萧金衍又说了一遍。
    “叮……”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谁人抚清琴,如作画中游。琴弦轻响,传遍了整个山谷。琴声悠扬,如山泉流水,叮咚声不觉,听来甚是悦耳,连萧金衍这种不懂音律之人,也听得出抚琴之人,在琴艺一道,造诣颇深。
    一个苍老的声音,低声吟道,“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琴曲渐隐,一位身穿青衣道袍,木钗束发老者,从清风观内走出,轻轻拱手,“阁下可是萧大侠?贫道在此恭候多时。”
    萧金衍见此人颇有仙人之风,风流气度,与毒圣薛皮皮有得一拼,只是他双目与常人不同,竟是双瞳,看上去让人觉得有些怪异。萧金衍四下打量,却没有看到宇文霜,于是问:“晚辈应人之邀前来贵宝地赴约,打扰道长清修了,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道长道:“在下白石道人,天生目生双瞳,你可以叫贫道白石瞳。”
    萧金衍打了个哈哈,“我想还是白石道长更好一些。”
    白石道人作了个手势,“宁陵郡主在此恭候多时,请!”
    宇文霜是皇后的义女,封为宁陵郡主,白石道人曾在京城为官,很自然的称呼宇文霜为宁陵郡主。萧金衍点点头,跟随白石道人进入清风观。清风观并不大,占地五六亩,一个正殿,两侧是厢房,院内种了松柏,针叶被秋雨洗过,郁郁青青。
    正厅之内,宇文霜淡妆娥眉,浅施脂粉,身穿鹅黄色长裙,坐在八仙桌前,桌上摆着四道素菜,一个酒壶,两幅碗筷。看到萧金衍进来,宇文霜也未说话,轻轻一招手,示意他就坐。
    萧金衍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却没想到她竟摆了酒菜,招待自己。
    临来之前,身上金银都被小乞丐骗走,中午也未曾吃饭,此时腹中咕噜作响,他猜不透宇文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薛皮皮说过,吃饱了才有力气打架,也毫不客气,一屁股坐下,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宇文霜问,“你不怕酒中有毒嘛?”
    萧金衍说,“我武功不如你,你若想杀我,也犯不着用毒,再说就算酒中有毒,能毒得过五毒童子嘛?”
    宇文霜哈哈一笑,说本以为五毒童子会给你制造些麻烦,谁料却把小命丢了,真是机关算尽啊!
    萧金衍道:“大概是因为我命硬吧!”他向四周打量,也未发现东方暖暖的身影,心中虽急,却也沉得住气,也不出声,一杯杯的饮酒。东方暖暖问,“你在看什么?”
    “反正不是看你!”
    宇文霜也不生气,她天生丹凤眼,眉宇间有股英气,此时施了淡妆,双颈如鹅,微风吹过,抚动额前刘海,她端起酒杯,也饮了一杯酒,脸色微红,美艳不可方物。
    “我知道,你是为了谁而来。”
    萧金衍饮尽最后一杯酒,淡淡道:“东方姑娘在哪里?”
    宇文霜叹了口气,“萧金衍,你来这里,除了东方暖暖,就没有别的话要说嘛?”
    萧金衍倒也诚实,“若非因为暖暖,我躲你还来不及,难道来找你喝酒?那岂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活的不耐烦了?”
    宇文霜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她道,“当日吃了你的兔子,今日请你一顿酒,也算还了你这个人情了。”她脸色恢复平静,若无其事的问道,“我说过,要想见到东方暖暖,拿我想要的东西来换。只要你肯舍得,我就把她放了。”
    萧金衍知她想要那封书信,然而此信事关重大,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入宇文家族手中,微微一笑,问:“宇文姑娘身为郡主,又是宇文大都督的独女,我不过一个江湖人,又哪里有你想要东西?”
    宇文霜指了指萧金衍,“我想要的便是你啊!”
    萧金衍道:“我不是东西。哦,我是东西,也不对。”他满脸戏谑,双目如电,盯着宇文霜,问,“你想要我?”
    宇文霜被这双眼睛看的脸颊发热,面色微红,知他误会了自己,连饮了口酒,来掩盖这种尴尬,她深吸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份文书,放在了萧金衍身前。
    萧金衍问是什么,宇文霜道,“一副效忠于我的契约。你不是想要东方暖暖嘛?签了这份契约,我就把她交给你。”
    萧金衍看也不看那契约一眼,淡然道,“我萧金衍只效忠自己本心,从不效忠任何人,更不会签什么契约。”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宇文霜道:“据我所知,你与苏州城逍遥客栈的范老板,有契约在身!”
    一提范无常,萧金衍就有些不爽,不满道,“一个连薪水都没给过的人,哪里算什么契约,最多算是非法用工。告到官府,没准还能胜了这场官司呢。”
    宇文霜见萧金衍拒绝了她的提议,心中也不喜,她对萧金衍有些特殊的感觉,是在其他男子身上从未有过的,之前虽下了必杀令,却没有人真正的去执行,此番把他邀到清风观,更是不计前嫌,设宴款待,希望能将他留在身边,为自己所用。
    谁料萧金衍软硬不吃,说话更是刻薄,她自幼乃天之骄女,无论在国公府,还是在一笑堂,谁人跟她说话,不都是敬她三分?
    为了留下萧金衍,堂堂一个郡主,如此放下身段,低三下四的求他,偏偏萧金衍却拿她不当回事,言语之间,更是无礼,动辄轻薄取笑自己,心中不由动了嗔怒,既然他不能为己所用,留在世间,对宇文家族终究是一个祸害。
    她深吸一口气,脸色逐渐冷淡下来,恢复寻常那副冷漠的神情,““我见你还算有些本事,觉得你是可造之材,才给你这个机会,若你不答应,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宇文霜站起身,缓缓从后门进了内屋。
    萧金衍连喊道:“等等!”
    宇文霜听他喊住自己,以为他改变了主意,心中一喜,脸上却故意装作毫无波澜,问:“怎么,改变主意了?”
    萧金衍一字一句道,“把东方暖暖交出来!”
    “你这是威胁我?还是请求我?”
    萧金衍道:“我是略带威胁的请求你。”
    ——
    PS:年关将至,进入酒精模式。晚上团年,如果醉酒,可能明天就不更新,或者晚上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