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传回来的并不是一封信,而是直接回来了人,消息比较繁杂,一封信是说不明白的。

    回来的人出身特战队,是这次跟随李善堂进京的一个护卫,见到王轩之后立刻单膝跪地,“属下见过主上。”

    “嗯,起来吧,说说,这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还需要你亲自跑一趟。”

    这护卫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又递上来一个信件,里面是一封密码信,消息等级过高,护卫也不能知晓。

    王轩看完之后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原来,李善堂进京之后先是低调的联络陕西山西两省的部分官员,一来是拉拢关系,二来是打听情报,他之前毕竟地处福建,对京中行事了解的过于粗略。

    年纪大了,做事也稳重,并不想贸然出击,另一边,王轩之前通过福建锦衣卫也联络过京中锦衣卫一些底层官员,得到过很多情报,当然,也没有太过机密的,这次也一并给了李善堂观看,帮助他了解情况。

    如此十几天后,李善堂做主准备才开始四处出击,完全是按照王轩的路子直接金钱开道,果然无往而不利,也让李善堂体会了一把财大气粗的瘾。

    那挥金如土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心醉啊,硕大的珍珠,半米高的桃红珊瑚,那个都算是奇珍异宝,很多时候比黄金白银还要好用,可他后来也猜得出,这些对于王轩来说应该获得更加容易。

    不然,怎么会弄出那么大数量。

    他倒是精打细算,剩下了不少真金白银,事实上,他也明白,对最上层这些人来说,金银不缺,反倒是这种能提升身价的彰显不凡的宝物更加珍惜。

    这次,王轩还给他安排了一些名家书画,和几个婴儿拳头大的夜明珠,被他以重宝的名义送了出去,这一番操作之下,再加上兵部尚书本就是个烫手的山芋,万历皇帝又不理朝政,便被他直接给拿下了。

    期间一点波澜都没有,倒是让王轩十分满意。

    李善堂上任之后,便在京中购置了一个大宅子,另外,随行的王轩手下又再京城四面八方购置了十几处宅院做落脚之地,用作隐蔽沟通之所。

    上任之后,李善堂表面上屁事不管,实际却在暗暗收集整个兵部的情报,当然,他也没准备告发什么,只是有备无患罢了……

    另一方面,李善堂的主要精力全部放在结交京中权贵了,特别王轩交代的太子府,现如今,太子的位置十分勉强,愿意结交的大臣也不多,或者说,真正的一方大员没把太子放在眼里,太子过于势单力孤,继位之后也是个傀儡。

    当然,这是各方默契,谁也不会先打破平衡意图借助新皇扩张势力,否则就是群起攻之的形式。

    各方的精力都放在争权夺利上,好不容易有个朝中大员愿意搭理太子,自然惹得太子欢心。

    只是李善堂也拿捏的挺好,完全一副新人入京,牛鬼蛇神全都拜会一边,谁都不得罪的样子,也没引起太多人关注。

    悄无声息的,自然被太子见到了醉红尘,其后便一切顺其自然,嫁入太子府,做一个选侍罢了,又不是什么震动朝野的大事,自然无人在意。

    另外,福建巡抚空缺,也引得不少人眼馋,这一切也算是李善堂入京带来的麻烦,虽然大家不知道以前李善堂身价几何,但是,这次在京中一番动作,可为财大气粗,自然让人们把目光放到了福建之上。

    即便他自己不说,大家也都认为,这李善堂之所以有如此财力,必然是因为在福建搜刮的,如此一来,原来不值钱的福建巡抚一下成了香饽饽。

    一时间,所有有意争夺福建巡抚的家族或者势力,纷纷来拜访结交李善堂,目的便是想得到一些指点,毕竟当官是一回事,能刮到钱是另外一回事。

    如此一来倒是弄的李善堂有些为难,不知道是否把王轩的消息放出去,虽然,不少人也都知道福建崛起一个王轩,但更具体的却知道的并不清楚。

    毕竟是古代,信息传播速度极慢,即便有些王轩如何霸道,福建王,杀人如麻,动辄被造反等消息传播出来,大家也是不信的,都觉得是夸大其词,以讹传讹……

    现在,李善堂就需要王轩有个明确的态度,到底说不说,说多少?

    方方面面的信息,王轩听了一下午,才算是清楚明白,第一件事便是飞鸽传书李善堂,可以说,根据已成,现在也没什么隐藏的必要了,但不必说的太全,七分即可,说全了怕是没人信……

    至于新任福建巡抚,王轩不关心,爱谁谁,听话就老老实实做,不听话就送他个水泥墩子。

    另外,王轩还有件事需要李善堂做,事实上是王轩看上了两个人,两个男人,别误会,看的是才华。

    一个是洪承畴,万历四十四年中的进士,泉州府人士,之前也被吸收进过林峰书院,王轩出来在正常的100亩土地之上还特意加了五百亩,用来收买人心。

    但是收集福建省举人名单的时候,王轩便一样看到了洪承畴的名字,这名字他记忆深刻。

    做过陕西布政使参政,在明末农民起义的战事中屡立战功,升任陕西三边总督,崇祯年间转任蓟辽总督,松锦之战后投清朝,深受皇太极重视。

    且不说他为什么投降我大清,也不提他是否是汉奸的问题,但纠其本人确实是明末清初少有的能臣,而且,这一世,有王轩插手,‘我大清’根本没放在王轩眼中,所以,他准备把这洪承畴弄到自己麾下来。

    只有在自己这里,洪承畴才能发挥其全部聪明才智,放在别人手里那必须是明珠暗投。

    另一位受到王轩关注的便是袁崇焕,籍贯广东东莞石碣,曾经嫖到失联,不是,正好今年开科,此时人也在北京,此人,王轩是通过齐弘量知道的。

    这一年多,齐弘量在广东做的事情便是深入打探所有广东大小家族,尽量做到资料详尽,这袁崇焕在当地颇有才名,自然在他的情报收集范围内,也就被王轩看到。

    袁崇焕此人,在后世可以说褒贬不一,没有定论,但是,能在明末这个乱世出头,能做到褒贬不一,也算是绝对的人杰了,比那些碌碌无为之辈要强太多。

    至少比只有贬没有褒的钱谦益强太多了。

    其人有才华,而能发挥多少,能不能驾驭看的便是上位者了,而王轩相信,还没谁是他驾驭不了的!

    便是现在,王轩便感觉到缺乏人才了,很多事情都需要他自己操心,实在闹心。

    正好这次让李善堂出手,把两人都掉到兵部去,好好历练一番,多处一下朝廷的阴暗面,这种新进士,正事意气风发之时,若是贸然到身边来,很可能不服,万一王轩一个没忍住,给做成水泥墩子便不好了,再者,他也没心思调教这两人。

    又特么不是萌萝莉,大傻老爷们,调教的任务还是交给李善堂了。

    ……

    这一日,宁波刘家家主刘文举到了,王轩特意抽时间接见了一下他。

    小琉球那边开发速度很快,其中刘文举出力不少,主要便是他通过北方的关系,从女真人那边弄来不少耕牛和驽马,无论拉扯还是耕地,王轩这边都有极大的需求量。

    为此,王轩还特意安排造船厂特意改进一种船型,二层和三层甲板基本弄成通透的,好用来放置牛马,有更大的空间,也能保证在运输的时候,牛马的存活率和运载数量。

    现在,刘家主每次从福州运走大量的布匹、咸鱼、丝绸、瓷器、茶叶、钢铁用具,到女真人那边换取大量的牛马羊,还有能造船的大木,没一趟来回都能赚的盆满钵满,便是宁波几个跟他相好的家族也加入进来,专门做这项生意。

    虽然单趟利润不如倭国航线,但架不住来回走的多啊,安全稳定,总体算下来,利润比走倭国还大。

    这次来见王轩招他过来也是有任务交给他。

    李善堂成功拿下兵部尚书的职位,王轩答应他的帮忙安稳关东局势,让他这兵部尚书做的更稳当,或许有机会更进一步。

    刘家主一看到王轩,立刻恭敬行礼,越是接触的深,越是知道王轩的势力有多恐怖,“小人见过五洲先生。”

    “嗯,免礼,坐吧。”王轩坐在那里招呼一声,带刘家主做好之后才继续说道:“这次叫你过来是有个任务交给你。”

    李家主心中一动,好事,能接王轩的任务,说明他在王轩心中地位更近了一步,“还请五洲先生吩咐。”

    “你这次去辽东,去见一下辽东经略杨镐,找他买人。”

    “杨镐,买人?”刘家主一脸错愕。

    “对,买人,我要买空辽东在关外的百姓。”王轩说的斩钉截铁,“辽东在关外的百姓虽然不多,可常年在女真人铁蹄的威胁之下生活,随时面临着被女真人抢掠的危险。”

    “很多时候,被女真人烧杀抢掠,女子被凌辱,男子被抓去做包衣奴隶,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即便我在福建,听说此等惨剧也不禁心中落泪。”

    “可奈何,女真人残暴,朝廷无能,竟然致使子民受此等大苦,我心何安,可千里迢迢,即便想出手救援也是不能,我便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无论男女老幼,一人五两银子,你去找杨镐买,把整个关外,生活在大明和女真人之间的百姓都给我买回来。”

    “当然,必须是一家齐全,别给我光特么抓老人小孩妇女,这也是防止他们杀人,相信这个价格能打动他们。”

    “什么特么的迁徙大明子民等于放弃国土,有失土之罪,就说人都是自己跑了,要么是被女真人抓走了,又有银子拿,又不用担责任,相信这些打仗三流的家伙,会跟看见了新鲜热乎的大粪一样扑上去的。”

    刘家主听的目瞪口呆,你,杀人魔王,王轩,会心中不安?会不禁心中落泪?我特么信了你的鬼!

    整个福建人都在到处迁徙人口过来以为我不知道?

    “五洲先生!”刘家主忽然痛哭出声,吓了王轩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