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下远征安南的战略和行动准则,大家也相信,若是真按照王轩这么来,安南肯定是不会再有叛乱的,要么是人都死没了,要么是有反心的都特么死光了。

    特别是王轩现在要求整个升龙府不留活口,这特么等于说,整个安南,上层将被干掉一半。

    此时的南安正是‘郑阮之争’的初期,此时的黎氏皇帝只是一个傀儡,朝中大权完全由郑氏执政,人称“郑主”,黎皇只负责临朝听政及接见使节。

    其执政之地便是升龙府,后来也叫河内,起码升龙这个名字王轩就很不喜欢,升龙?你咋不叫庐山升龙霸那!

    而安南南部则由阮氏家族控制,主要政治中心在顺化,两方以广南关作为分界线。

    若是能一举破掉升龙,那么整个安南北方,将再无成形的反抗力量。

    王轩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大明在成功占领安南之后,不杀光整个安南的上层力量,非要留着,难道想跟大唐学,把草原大汉弄回去跳舞吗?

    这是一种什么心态,一个大傻老爷们跳舞很好看吗!?

    堂堂大国威仪,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展示吗?

    都特么杀光多好,最好把认字的都杀光,直接回归原始时代……还造个屁的反啊。

    陈胜吴广还知道往鱼肚子里塞布条那……

    进攻安南是个大方向,细节还有许多问题要解决,兵源调动,粮草,运输用的大船,具体的作战计划,前进基地等等,一系列问题等待解决。

    战争从来不是儿戏,拍脑门子打仗是要不得的。

    兵力之上,王轩手里只有五万人,去掉驻守通往各省关卡的,各府还要留守一部分人,小琉球也要人,他能动用的,无非就是三万人罢了。

    好在,他这三万是实数,就是真实兵力,至于后勤一类,全部交给商人来做,有大船运输,根本不怕所谓的远征。

    至于粮草,小琉球开荒第一期便有两百万亩左右的土地,虽然新地产量不高,但是架不住数量大啊,再加上那边本身消耗不了多少,支援王轩出征安南绝对足够。

    运输大船一部分用王轩自己的和水军的,一部分雇佣商船,当然,这些事情都在准备之中,外界并没有得到什么消息。

    大军开始朝着漳州府,漳浦集结,平日里,王轩就经常搞什么拉练啊,急行军一类的活动,这次也没引起什么人注意,而福州港两千大军的出发更是悄无声息。

    这两千人,带兵的是,杨星纬,随行的是范文程。

    这厮到了福建之后算是开了眼界了,那巨大的港口,往来如织的人群,精锐的大军,富裕的百姓,比之女真人,不知道强大多少,投靠这么一位简直强过女真人百倍啊!

    最起码,一个汉奸的帽子是摘掉了,他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他就是大汉的绝对忠臣,就是王轩手里的第一等走狗,逮着谁咬谁!

    以后的人生信条就是,一:王轩说的都对。二:若是王轩说错了怎么办,请参考第一条!

    王轩既然说了打安南,那就打安南,至于安南人会不会造反?

    不存在的,他在女真人那边也待了一年了,这事确实见识了太多,那些千里迢迢被抓来的汉人奴隶,被送到各家之后,只要还能活的下去,就绝对没有想过造反的,而且,稍稍给点甜头就感恩戴德。

    究其原因,他总结之后就是,被杀怕了!

    畏威而不怀德,这是人的共性,包括那些读了圣贤书的,明了事理的,都一个操行,看看女真人治下,多少读书人给女真人办事,不然,真指望那些斗大字都不认得一箩筐的莽汉行驶统治权?

    对于生活在女真内部的读书人,虽然见到女真人的时候,比狗都不如,但是平日里照样作威作福,比之在中原也没差什么。

    所以,他是对王轩的话最感同身受的,什么特么的王化,什么特么的宣扬仁义,去特么的吧,杀,把有胆子的都杀光,然后自然就没有然后了。

    这次,范文程和杨星纬的目的地便是‘姑苏县’,这个姑苏不是苏州城外的那个姑苏,而是靠近安南外海的一个大型岛屿。

    这里,就是王轩选定的前进基地,所有的粮草,军械,士卒,都会慢慢运送到这里,然后以这里为桥头堡,一举突袭升龙府。

    随行的,不单单是两千士卒,更有许多工匠和货运船只,目的就是为了建设前几基地。

    直到一个月后,王轩收到前进基地已经建设完毕的消息之后,才再次召集所有人议事。

    事情便简单多了,大军出动,此时已经不需要隐瞒什么了,而且,也不会有人想到王轩竟然准备打安南,毕竟,以大明的举国之力,都没有能力彻底占领安南,更务论王轩了。

    这一动便立刻吸引了整个福建乃至临省广东的注意,毕竟,漳州与广东潮州距离太近了,这么大规模的动作,不让那边人疑惑就怪了。

    就在潮州各个大户疑惑的时候,王轩的船队却消失无踪,连续几天没人看到过,便也就没人关注了。

    事实上,不是没人看到,而是看到的人,都被王轩下令征调了,至于对方是否愿意随大军出征,是否会有损失,这一点,王轩没考虑过,相信,也没人敢介意的。

    从福建过广东,绕过雷州海峡,直奔姑苏县,即便是王轩手里这种比较先进的船只,也需要耗时二十天,当然,对于古代战争来说,二十天的路程,不要太近了,那种行军就要几个月的也比比皆是,更何况,坐船,实际上并不劳累。

    二十天后,姑苏,临时铸就的码头还是有些简陋,不过,暂时停泊也是够了,三万大军,光是上岸就用了一天时间,还好,各种辎重不需要卸船,这都是要随军出发的。

    在这里,修整三天之后,便要直接出发,知道此刻,王轩才开始发布具体命令。

    升龙府,位于内陆,但却可以通过红河一路逆流而上,直插升龙府,这也是,王轩敢说打下升龙府的底气,只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以手里的三万军,王轩有很大把握一举拿下。

    只是从红河入海口,到达升龙府,走水陆也需要一天时间,如何不让敌人发现才是最重要的。

    营地大厅之中,王轩站在墙上的地图旁边,沉声说道:“根据收到的情报,整个安南有人口400W,分南北两地,北部人口大约230左右,共有军队,十五万分驻各地。”

    “主要的驻军地便是广南,哪里是郑阮之争的前线,虽然现在还未起大战,那哪里驻军也达到六万人左右,另外,与我大明云南,广西,广东三地接壤处,驻军也有三万余。”

    “剩余的六万人左右,在升龙府有这四万人,其他各府驻军万人左右,另外还有一万人,驻扎在这里。”

    王轩着重在这里敲了敲,继续说道:“这里叫南定,是升龙府的外门户,从这里距离升龙府只有两百里,坐船半天即可抵达,路上行军的话,快责四天,慢的话就不知道了!”

    王轩也不知道安南兵具体的素质可以到什么程度,反正他倒是不大担心。

    “正常来说,要进攻升龙府,就必须打下南定城,但是,我们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换乘中小船只沿河而上,直插升龙府,不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机会!”

    王轩的一番战略讲完,顿时,大厅之内想起一片的抽气声,这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

    俞乐游、戚星晖、狄浩阔三人对视一眼,最后,还是狄浩阔资历最老,他迈步出列说道:“主上,这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不打下南定城,我们的后路随时可能被截断,到时候,一旦稍有意外,便会被截留在红河之上,若如此,怕是结果不妙。”

    王轩目光在人群中赚了一圈,看着大家面色都有些不好,便知道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便冷哼一声说道:“你们啊,还是被固定的战争形势所遮蔽了眼睛。”

    见大家面露不解,王轩这才继续说道:“你们以前谁见过这么大战船?”

    所有人一起摇头。

    “单单是两艘千吨战舰往南定城外河面上一横,靠着船上的强弩和弓手,即便南定城有一万大军又如何?能攻的上来吗?”

    怎么可能!

    这一点大家心里还是有数的,以自己家的装备精良程度,安南那些小船……随便动动都能碾碎他们。

    “他们攻不上来,如何封锁红河河道!?”

    “只要红河河道畅通,我们便是想战便战,想走便走,安南人能耐我何?”

    “一旦在战争器械上差距太大,战争的主动行事便不是人多就能掌控的了,你们也要随机应变,只要我们手里有天下第一的战舰,河道两岸,便任我们驰骋!”

    “再者,他朱棣能率骑兵直插南京城,定鼎天下,我王轩难道比他差吗!”

    最后一句话一出,所有人都不敢吱声了,即便心里有点担心也必须压下去,不然还能怎么说,说你王轩就是不如朱棣?

    妈的,活着不好吗?

    大战略定下,剩下的便是细节。

    三万大军行与河道之上,必然要换乘中型船只,加上粮食辎重,需要的船队十分庞大,好在这次特意带来了平底沙船,而行船到升龙府,还需要一日的时间。

    这一定会被南定城的人发现的,若是快把禀报升龙府,五个小时即可抵达,绝对速度要超过王轩船队的。

    那么如何拦截信息,不让升龙府的人知道便是这次奇袭能否成功的重中之重了。

    王轩目光在人群中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了余生身上,这位特战队的大队长立刻跨步而出,单膝跪地,“属下愿带特战营两千人,拦截升龙府与南定城之间的通道,保证一只鸟都不能飞过去。”

    自从上次扩军到五万之后,王轩又再次挑出了有修炼内功资质的一千人补充到特战队中,修习的还是他搞出来的《燃血功》,名字虽然LOW,但是功效更是坑……

    不但会消耗潜力,还会损耗十年寿命,这还是王轩大规模供应药材和肉食的缘故,而且,最高也只能修炼到三流顶峰,算起来,实在是没有任何推广价值,只有神经病才会修炼。

    但是,这功法有个特点,第一,没有瓶颈,可以顺利到达三流顶峰,第二修炼速度快,三年之内便可大成,并且,此功法有这锻体的效果,虽然没有金钟罩铁布衫那种,刀砍上一个白印,抢扎上一个白点般夸张。

    但也顶的上一层牛皮甲了,再加上王轩给他们配的皮甲,比之一般的铁甲也不逊色多少了。

    最起码,普通的士兵使用的弓箭,只要不是距离在十步以内,是不会受伤的,即便受伤,也多数是轻伤罢了。

    有这种古代版的特种战队,王轩不用就是傻逼了。

    “你想的咋那么美那,需要两千人,我还用你去!”王轩狠狠地瞪了余生一眼。

    王轩一句话说完,其他的文武都低下头去,偷偷笑了起来。

    “一个特么送信的,能有一两个人不错了,给你一百五十人,五人一组,三条路上,给我每条路了布置十波拦截的人,别说送信的,一个活口都不许过去!”

    “人选你自己安排,等大军快到红河入海口的时候,你们提前出发,无比完成任务,至于你,奇袭升龙府,打开城门的任务还要你去完成!”

    余生脸色一红,赶紧躬身应是。

    大军修整三日,再次登船出发,从姑苏县到达红河口,需要一天一夜时间,好在,这福建海图王轩早早让人收集齐全,倒不至于耽误行程。

    在第三天朝阳升起之前,船队到达红河口外围,在这里,便已经能看到安南国的一些渔民在近海打鱼了。

    想到四百年后,与安南因为渔船问题闹出的矛盾,王轩毫不犹豫地下令,全部绞杀!

    同时,第一批特战队的人,已经换乘小船直入红河口,而大军换乘还需要不少时间。

    好在,海上清理的干净,就不怕泄露的信息。

    忙活了半个多时辰,三万大军才换乘完毕,船队浩浩荡荡地出发,速度很快,毕竟都是军中的精锐汉子,换着划船也感觉不出累来。

    一个时辰之后,南定城已经遥遥在望,此时,南定城城墙之上的兵丁已经能看到大河之上一眼看不到头的船队了,一个个惊讶地脖子伸出来老长。

    纵观后黎朝200年,也没有如此庞大的船队出现过,这,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莫非是眼花了不成!?

    (只能更新四千字了,有史以来最低,真是顶不住了!)

    (三天前是儿子感冒发烧,烧到四十度,我和宝妈照顾了两天,好了,紧接着,宝妈便发高烧倒下了……我第二天也是浑身酸疼,好像被人打了十几棍子一样,胳膊都抬不起来,事实上,这事也怪我,头天晚上,我觉得我这体格子肯定没事,结果自己半夜喝了三瓶啤酒,又雷了一斤牛肉,结果第二天就完蛋了……,今天,从不发烧的我也高烧起来,39°,真的是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