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承畴说的云山雾绕的,孙承宗听的越发担心了,怎么看洪承畴都不像好人,话里话外都透露着诡异,有一股子邪教蛊惑愚夫愚妇的味道,行事太过荫蔽,肯定不是好事正事,没有光明正大的感觉。

    妈的,还以为出了京城就等于出了虎穴,没想到啊,这特么又进了狼窝了,这天下,就没个安生地方了吗?

    扭头看看身后围着的护卫,心中忍不住叹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看来今天不听话,那就是要没命了,活着才有机会,暂且忍耐一下,到底要看看这洪承畴和李善堂搞什么阴谋诡计。

    待看到那大船的时候,孙承宗不由得目瞪狗呆,这,这也太大了,莫不是当年郑和下西洋用的船?再看这船上的水手,这哪里是什么水手,分兵是水军!

    一路漂洋过海,头几日他还担心,后来便也放下了,在这大海之上,一眼望去,茫然然看不到边界,让他逃都没的逃,子曾经曰过,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只能躺下来享受了,活了几十年,还真没看过大海上的样子,这次全当领略这天下风光了。

    这么一想之后,一路上倒是开了眼界,跟随大船不断从水中跳动而出的精灵,被水手叫着海豚的大鱼,凶猛无匹,海中霸王鲨鱼,那才是真正的血盆大口,密集且锋利的牙齿,一口下去,骨肉成泥,那传说中的巨鲲,水柱喷起过丈,巨大的身体看着都让人眼晕,一件件一种种,确实足够新奇。

    果然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之前他从没想过海上竟然如此瑰丽,看看这海船,据说还有更大一倍多专门的运输船,若是用来运送粮食,比之漕运,不知道要节省多少人力物力,从前一直听说,开海乃是弊政,他也没有见过,便有些人云亦云,现在看来,这特么就是扯犊子啊!

    半个月后,来到福州府的时候,孙承宗又被镇海了,如此大的港口,不说见所未见,更是闻所未闻,便是想也想不到啊!

    往来有多少大船?千帆相竟,一日要有多少人员货物近出,简直不敢想象,这……是我大明的福州府?

    这是假的吧!?

    “这当然不是假的,这就是我大明的福建,大明的福州府!”

    “我大明不是禁海?怎会有如此繁华之海港?便是天下最富裕江南水乡,也找不出这种地方吧?”

    “哈哈哈哈,孙大人,这天下,还真找不出比这里更繁华的港口,说句天下第一绝对不为过,别说你大人您,便是我自己,四年没回来过来,四年前,虽然规模也大,但比之今日还是不如的。”说着,洪承畴一拉孙承宗和袁崇焕,“走,咱们在这里可以修整两天,到时候慢慢看,这福州府,可看的简直太多了。”

    下的船来,一进入码头,便感觉来到另一个世界,路人形色匆匆,但是一个个面带红光,衣着也都十分整齐,一眼望过去,连个带补丁的衣服都看不到,由此可见,这城内百姓,生活到底有多么富足。

    这让孙承宗实在接受不能,便是京城之中,百姓生活算是好的了,可与这里也不可同日而语啊!

    “这城内就没有穷人?没有乞丐?”孙承宗咬着牙一脸不信地问道。

    “当然有。”

    孙承宗一听,才松了口气,不然,他会觉得,三观崩溃,现在也算是天下太平,大明的百姓生活虽然不说多好,但历朝历代也都差不多,那便说明满朝文武不是无能之辈,毕竟,他孙承宗也不敢说比谁谁谁强多少多少,若福州百姓都这么富裕,那他会觉得自己太过无能。

    洪承畴抬手指着过往行人,略带自豪地说道:“这些就是穷人!”

    ‘噗’‘咳咳咳’孙承宗一口气没上来,不停地咳嗽起来,这些是穷人?你特么确定?我特么可是进士,你骗不了我!!

    便是让他治理一地,他也不敢说能让百姓富足至此啊,别说他,历朝历代也没听说过啊!

    看着孙承宗一脸不信的样子,洪承畴哈哈一笑也不辩解。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孙承宗忽然站住,用脚在地面上跺了几下,立刻又是一脸惊骇,前后左右看了看,拉着洪承畴大声问道:“这是什么石头,整个码头铺设的都是这个石头,如此平滑,如此赶紧,真乃奇迹。”

    便是京城,天下首都,也没有如此干净奢侈啊!

    “此乃水泥铺设,整个新城全是如此,路面平整光滑毫无坑洼,听说,五洲先生发大力气,要重修全省官道,让所有道路都修成这种样子!”

    “什么!?”简直不敢置信,稍一想之后,孙承宗便一脸怒色,“那要多少钱?全国三年赋税都填进去怕都不够吧,福建百姓被如此剥削,征发劳役,那还不得死伤无数?简直就是祸国殃民之策,那路,能走便好,光修的漂亮有什么用!”

    “哈哈,哈哈哈。”看孙承宗的样子,洪承畴莫名想笑,忽然有一种优越感自骨子里生出来,眼神中都偷偷带上一丝鄙视,看了眼跟在身后张着嘴,光顾着一脸震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袁崇焕,洪承畴自得地说道:“福建百姓高兴还来不及那,孙大人不懂,可不能乱说。”

    孙承宗张张嘴,知道今天有些太过激动,失言了,现在,他自己都能感觉得到,周围人看向他那异样的目光,好像在看一个土包子,让他颇有些脸红,赶紧闭嘴,让自己尽量显得没那么丢人。

    没走出去多远,孙承宗再次愣住,抬头看着远方那高耸的建筑,上面有一个十分巨大的‘钟表’!

    这东西,他只在皇宫中见过,据说来源于极西之地,是外国进贡之物,能精确时间,可谓是珍宝一流,即便是在整个京城,听说能有钟表的也都是大贵之家,上次一个太子府内的同僚家里弄到了一个,花费千斤,好好地显摆了一下。

    可,可现在看到了一个这么巨大的,起码两里地之外都能清楚看见,可见,这钟表到底有多大!

    “这,这是钟?怎么如此巨大?岂不是全程之人都能看到了。”

    正说着,时间来到中午11点,钟声忽然响起,声音清脆,全城都能听到,连响十一下,实在让孙承宗大开眼界。

    这东西建的时间不算太久,洪承畴也不知道,便喊了过路的一个百姓,“这位小哥请了,请问,这可是大钟,是什么时候建的?”

    “哈哈。”这人也不怕生,十分豪爽地说道:“一看你们就是外地人,这当然是大钟,五洲先生说,要让全城人都能看到时间,便建了这么一个,有大半年了都,哎,这东西也不好,时间太精确了,干什么再想偷懒,难喽!”

    说着,还一脸自豪中带着三分嫌弃,那股子劲,看的人想抽他。

    “这,这要花多少钱,便是京城之内也不曾有过,劳民伤财,根本无用啊!”孙承宗一脸痛心,国家穷困,府库无钱,这福州府却如此靡费,不知道为了供养福州府,这福建其他地方穷困成什么样子!

    “京城?切!”这人头往一侧一撇,抬手摇了几下,“真不是看不起京城人,实在是,听来往的商人说过,那边,太穷人,不说咱们福州府,便是全福建,连个乞丐都没有,只要有手有脚,愿意干活,便没有吃不饱饭的。”

    看着人那不屑的样子,若是王轩在此,一定会说一句,是谁在装逼,好刺眼!

    “没有乞丐?怎么可能!”孙承宗无论如何都不信,无论是一县一省乃至全国,财富的数量是有限的,富了一地,必然有其他地方要变得穷困,这是用一省供养一地。

    这种观念,自古以来就有,满朝文武都是这么想的,在经济学还没有被总结出来的年代,这种思想根深蒂固。

    “怎么不可能,我福建就是没有乞丐,我福建人就是有钱。”这人也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解释,他也解释不清,反正他就是知道。

    “愚昧!”孙承宗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你你……”这路人气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恨自己之前没有多读读书,只是认字之后便不在去学堂了,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你就是没见识,土包子,这些你见过吗,那楼你见过吗,最讨厌你们这些腐儒,什么都不懂,只会甩两句酸诗,百无一用是书生!”

    说完,这路人直接走了,根本不在看孙承宗那张铁青的脸,他倒是看到这群人气势不小,可那又如何,这里是新城,谁敢打架,怕不是没见过水泥墩子吧!

    孙承宗气的暴跳如雷,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被平头百姓给嘲讽了,简直没有王法了,胆大包天啊,还懂不懂什么叫上下尊卑!

    “好了好了,别生气。”洪承畴一看吵起来,赶紧安抚孙承宗,“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不过……”

    见洪承畴说话有些为难,孙承宗皱眉说道:“洪大人但说无妨。”

    “不过我家是福建泉州的,之前确实穷,这几年,看信件上说,现在福建确实富裕,只有干活找不到人的,没有没活干的,便是我家的地,现在地租都一降再降,不然连佃户都找不到。”

    “这,这怎么可能!”孙承宗简直不敢相信,这大明,还有找不到佃户的时候?

    他到不怀疑洪承畴骗他,但是,这与常理不符啊!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四年没回来了,福建变化太大了,这都是五洲先生的功劳啊!”

    “对了,这五洲先生我已经听你们提过几次了,是谁?”孙承宗好奇,好像这些事情都与此人有关。

    “五洲先生,姓王名轩,人称‘福建王’,这次咱们是见不到了,不过到了广东便能见到。”

    福建王三个字,让孙承宗本能的有几分抵触,他是正了八经的大明忠臣,对乱臣贼子从来没有好感。

    不过,张了张嘴他又忍住了,感觉自从来了福州之后他就不太顺,已经被打脸不知道多少次了,难道是出了京城之后,自己太过放松了吗?

    没了那种在京城时的如履薄冰的感觉,有些飘了啊!

    稳住,别浪!

    一行人也没了谈话的兴趣,各有心事,刚走出码头,便被人拦住,原来是王轩府上的车,知道今天人到,便来接待安排了。

    乘坐上这华丽的马车,孙承宗才发觉,如此平稳不说,速度也快,若是用来……赶紧甩甩头抛开这种想法,他觉得自己要疯了,就这么一会,不知道脑袋里都转过多少想法了。

    来到王轩府上,看着那高大的宛如城墙一般的高墙,孙承宗微微撇了下嘴,僭越,自古以来,不同身份地位,可以有的府邸墙壁高度也不同,反正,王轩这个肯定是僭越了。

    可进了门之后,他却又有些迷茫,有些太普通了,完全与他想象中那种奢华不符,而且,感觉整个府邸并不大,必说比之王公贵族,便是一边的富豪之家,也不会这么小吧?

    就这,跟那福建王的名号和那高墙完全不搭调啊!

    看不懂,自动下了船,这一切的一切他都看不懂,他现在最急切的就是想出去走走,到福建各地看看,到底,这福建是个什么样子。

    平日里,他可沉稳的很,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坐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