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465章 就你还想立威?
        自从消息封锁之后,整个廉州府所有传出去的消息,都是经过整理加工的,廉州府就成了一块绝地,只有进去的人,没有出去的人。

    清晨,廉州府,城墙之上一个士卒都看不到,昨夜执勤的士卒好奇为什么换岗的没来,不过将军已经喊大家下城,在城墙上熬了一些的士卒可管不了那么多,都跟着返回营地去了。

    大校场,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军营,来自其他各府的卫所军两万三千多人都集中在这里,包括本该今天上城墙换班的。

    “谁知道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今天都不让出门了?”来自肇庆府的卫指挥使站在人群中问道。

    十一个州的卫所指挥使都是平级,此刻站在一起,乱哄哄的交谈着。

    “我听都指挥使赵大人说,是两广总督齐大人要来巡视军营。”广州府的卫指挥说了一嘴,正二品都指挥使司是一省最高军事长官,驻地就在广州,受到两广总督齐弘量节制。

    “啧啧,咱们这位两广总督架子够大的啊,来巡视就巡视,竟然连城头的士卒都撤回来了,就不怕安南人直接攻城,到时候城破了找谁说理去?”一人撇撇嘴,颇有几分不屑地说道。

    “许是人家觉得,自己到的时候安南人都吓的不敢出营了,现在也不敢攻城呗。”

    一群人随意说着,反正在场的都是各府的卫指挥使,又没有外人,他们平日里被那些文官瞧不起,心里的怨气早就积压了无数,此刻自然要过过嘴瘾头。

    你一句,我一嘴,把文官那种纸上谈兵的样子说了淋漓尽致,爽的飞起时,营寨的大门忽然打开,一队两千人走了进来,打头的分明是齐弘量等人。

    众人见这情景,对视一眼,立刻闭嘴,这话是肯定不能被文官听去的,不然,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一行人朝这边走来,这群卫指挥使立刻快步迎了上去,脸上瞬间一扫刚刚的抱怨,一个个脸上带着崇敬与欣喜之色,好像他们对齐弘量的到来多么期待一样。

    齐弘量只是点了点头便没了什么太多表示,跟一群马上要死的人,还是少说话吧,霉气……

    一群为指挥使见齐弘量只是淡漠地一点头,心里都不禁暗骂,该死的酸儒,傲气个屁啊,打仗的时候还不是要指望我们,看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会不会被吓的尿裤子。

    这些话只能心里说说,脸上是不敢有什么表示的,在人群中看了一眼,便发现赵都指挥使脸色十分僵硬,看向他们的目光好似传达着什么信息,可随即身体微微一顿,便转过脸去,什么表情都没有了。

    这十一个卫指挥使倒是没发现什么问题,只是以为姓赵的被齐弘量训斥了,所以才脸色不好,便跟着队伍来到了军中大堂。

    进入大堂的人不多,都是在军中有身份的,起码也是四品以上,没穿官服,只是一身白衣的王轩也跟着进来的时候却被一个卫指挥使拦住,他也不知道犯什么病,就是看王轩不大顺眼,“你是干什么的,此乃军营重地,也是你能进来的。”

    那指挥使呵斥出声,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身边一人伸手想去拦着,却伸到一半便顿住了,因为他发现一件让他十分惊诧的事,齐弘量并没有坐在主位。

    什么情况?

    齐弘量可是两广总督,总督广东广西两地军政要务,这主位就是给他预备的,可现在看情况好像很诡异啊,这位置空着是给谁的?

    左右看了一眼,有资格坐下的已经都坐好了,剩下唯一一位便是被拦在门口的这位白衣青年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他的心头,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

    “哎呦”“嗖”“噗通”

    连续三声响起,他刚后退一步,一个人影惨叫着从他面前飞过,衣角抽打在他脸上,火辣辣的疼,随即便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他顺着看去,便见那身手拦着白衣青年的卫指挥使,此刻正蜷缩在地上,抱着肚子惨叫不已。

    再回头,便看到白衣青年,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完全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径直来到主位,一屁股坐了下去。

    现场气氛一时间变的十分诡异,一个府,有指挥使一人,指挥同知二人,指挥佥事四人能进入大殿,十一个卫所便是七十七人,此刻都目光灼灼地盯着王轩。

    到底是什么人?从来没听说过这种正式场合有人会穿便装出席的,难道此人没有官职吗?

    可没官职凭什么坐在主位?

    凭什么让两广总督和都指挥使敬陪左右?

    王轩不理众人的疑惑,目光在大殿中一扫,声音毫无波澜地想起,“南雄府尹星汉,潮州府华俊名,是哪两位,出列。”

    一人下意识站了起来,虽然他不知道王轩是谁,可那一身散发出来的威势却是让他有些不敢直视的,“在下潮州府华俊名。”

    见没人在站出来,王轩再次问道:“南雄府尹星汉那?”

    身边姓赵的都指挥使对着地上躺着的家伙指了一下,便没在多说。

    “这两人,在规定时间之内并未赶到廉州府,延误军机,该当何罪!”王轩目光转向身边姓赵的看去。

    赵都指挥使脸色一白,在王轩严厉不光下,咬牙说道:“按军法,死罪。”

    “什么?!”

    华俊名脸色一下煞白,惊叫出生,另一位躺在地上的尹星汉此刻也顾不得肚子疼,挣扎着起身,目光惊恐地看着主位的王轩和赵都指挥使,“凭什么,我们两府距离最远,道路南行,士卒疲惫,不过是晚了几天罢了,又有什么打紧,凭什么就是死罪!”

    “晚几天?晚一天都不行,拿军法当儿戏吗!”齐弘量也适时出声,声音里带着冰冷。

    “大人,饶命啊!”华俊名一下跪倒在地,他无论如何都没料到这次会执行这么严格,有必要吗?

    “是啊,齐大人,大敌当前,不如让他们戴罪立功吧。”

    “是啊,齐大人,还一仗没打那,就阵前斩杀大将,实在太不吉利了。”

    “就是,就是。”

    “确实道路难行,咱们广东,七山一水二分田,山地太多,道路难行,情有可原啊。”

    即便这些卫指挥使平日里没多大交情,但是,此刻看到齐弘量要杀人立威,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出手相助一把,不然,人真的杀了,那后面他们自己的日子就难过了,现在军中,谁不是一身的毛病,真要说道起来,没一个能活命的,所以,这紧箍咒,绝对不能让齐弘量念下去。

    “还特么大将,就你们一个个这逼样的,还有脸称呼自己大将,敢要点碧莲吗?”一个不屑地声音在大殿中响起,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骂进去了。

    七十多人的目光全部朝着王轩看过去,一个个目光中都透露着杀气。

    王轩跟没看到一样,全不在意,继续嘲讽道:“还戴罪立功,戴罪是肯定的了,立功,就凭你们这帮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的人?你们成功把我逗笑了。”

    这一些话太恶毒了,好歹也是正三品的卫指挥使,一个个气的脸色涨红。

    “还没请教,这位大人贵姓,是何身份?”尽管生气,可还保持理智。

    “我可不是什么大明的官,姓也不贵,叫我王轩就好。”

    不是大明官员?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不是大明的官这里有你插嘴的地方吗?那你凭什么坐在主位的?

    所有人都知道,不是官员,还能坐在这里主持大局,身份肯定不一般,可现在局势就是,对方铁了心要拿大家立威,今天一个弄不好,所有人都要挨处罚,毕竟没人是干净的,单单是吃空饷一项上,就是死罪。

    即便逃过这一劫,未来,不定多少问题等着自己。

    好在,这人看起来是个雏,一上来就想针对所有人,还张嘴死罪,闭嘴死罪的,真以为这军中立威是这么好立的?

    随便给人找个罪名,上来处斩两个,然后军中之人就开始对你敬畏无比,事事听从?

    小说看多了,做梦那吧!

    要都这么简单,也就不至于关宁军屡次战败,将军抬头逃跑,事后还不敢真的找麻烦了,最多就是不痛不痒地下旨申斥一下罢了,比如吴三桂他爹,吴襄。

    吴襄带头逃跑,导致四万大军被皇太极打的灰飞烟灭,事后孙承宗因为用人不当被罢免,吴襄下狱,但是,他儿子吴三桂却提了总兵,没多久,吴襄也就放了出来。

    事实上,那时候关宁军就已经成了尾大不掉之势,至于跟女真硬碰硬,那是不可能的,傻子都知道,一旦女真灭了,他们关宁军也就完了。

    一众人眼中闪过莫名意味,平日里被这些文官欺压一下也就罢了,毕竟都是嘴皮子上的事情,不痛不痒的,可真的到了战时,嘿嘿,那又是另一幅光景了,不然,何至于路上祸害了一路,之所以胆子大,便是因为有底气。

    若不想一省糜烂,那就要惯着他们!

    所以今天借着对方要立威的这个机会,这十一个卫指挥使,也想好好跟上面斗一斗,不求能得到关宁军那种地位,但,想欺负他们,是没可能了!

    不就是在军中饮酒玩女人吗?

    不就是吃了一半的空饷吗?

    不就是老弱病残太多吗?

    不就是延误军机吗?

    这也算多大的事?

    这不是基操吗?

    凭什么罚我?

    老子不服!

    “既然不是我大明官员,你何德何能坐在这个位置,还不给我下来!”韶州府卫指挥使站起,对着王轩怒声喝道。

    “齐大人,您作为两广总督,却让一个草民坐在那里,这边有些不对了吧,我大明什么时候有这个规矩了!”肇庆府指挥使也长了起来说道。

    一时间,大殿之中此起彼伏的声讨声响起,矛头都指向了王轩。

    “竟然让一个草民做主,齐大人是准备让他只会外面这五万大军吗?”

    “简直就是儿戏,我军中这些好儿郎可受不得这种屈辱!”

    一个个声调越来越好,唯独潮州府的华俊名皱着眉头不说话,他中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这一点至关重要,关乎他身家性命,这东西已经到了脑子边上了,可就是差一点点想不出来,急的他想不停地拍着脑袋。

    “一个姓王的罢了,又不是皇室子弟,即便是驸马又如何,也没资格指挥战事!”

    一个声音在华俊名身边想起,姓王?叫王什么来着?

    伸手拉了一下身边的人,皱眉问道:“那人叫王什么来着?”

    “王轩啊!你怎么了?”

    “王轩?”好熟悉的名字,在那里听说过?华俊名抬头看着王轩,又看了看齐弘量,记得齐弘量之前好像是福州知府吧?与这王轩如此亲密……等等……华俊名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流过,福州王轩,这个名号猛地在他脑海中闪现出来。

    是他!

    福建王!

    他是潮州卫指挥使,就紧挨着福建漳州府,两边交通便捷,水陆相通,现在很多商人下海跑福建进货,这些他都知道,还有心参与一下那,对那边的是事情他也打听了不少。

    特别是福建九个卫所大换血,兵源重新招募,每人二十亩地的政策,他听说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大跳,还感叹这福建王实在有钱没地方花了,这么大张旗鼓的,难道还想造反不成。

    据他所知,福建沿海几府的卫所指挥使,都让王轩私底下使手段给害死了,那端的是心狠手辣,毫无顾忌,但是他还庆幸自己不是在福建那。

    可特么现在,这杀星如何就跑到广东来了,而且,看这架势,这是瞄上了他们广东了!

    这位哪里是什么雏啊,分明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

    现在光明正大的来了,那他们这些人恐怕……

    想到这里,华俊名哪里还敢犹豫,抬腿两脚就把身边的两个起身叫嚣的其他卫指挥使踹到,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在所有人看疯子的目光下,飞身扑倒在地,四肢着地,直接朝王轩爬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