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奢华的庄园之内,小桥流水,山石奇花,环廊曲折,可谓是一步一景,江南庄园的另类奢华可谓是展现的淋漓尽致,丫鬟仆役不停地来回穿梭,显得异常忙碌。

    一座大殿,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单单看那精细的雕刻与布置,便知道耗费了无数的人工,大殿之内,十几个大型鎏金烛台摆放在各个角落,每个烛台之上都高低错落地插了几十根牛油大蜡。

    整个大厅足有上千平米,尽管是黑夜,也被照耀的如白昼一般。

    八个气势沉稳,一看便是手握大权的老人坐在那里,身边都有三个美貌的年轻侍女在服侍,餐桌之上,清蒸武昌鱼、沔阳三蒸、天沔滑鱼、仙桃蒸三元、泥蒿炒腊肉、粉蒸鲶鱼、鱼氽元子、八卦汤、红扒鱼翅、虾子海参碗鱼、茄汁桂鱼、黄陂三合、全家福、芙蓉鸡片、黄焖甲鱼、桔瓣鱼元等山珍海味摆满了桌子。

    (大半夜的写这东西,我特么馋了……)

    大厅前端,三十六个美女在翩翩起舞,二十四个美貌乐师在四周抚弄各色乐器,八个老者,注意力却并没都放在表演的美女身上,互相之间,低声交谈着,这种美色,在他们人生中的几十年里,已经见过太多太多了,便是各种舞蹈曲目,他们也没有没看过的,可以说,只要不是在床上,这种单纯的舞蹈已经失去对他们的吸引力了。

    但,这就是中华几千年传下来的传统,大家聚在一起,即便是要谈论正事,也要把这个过场走完,山珍海味,歌舞表演,不然,这就是招待不周了,说出去都丢人。

    知道这曲歌舞表演完毕,官家家主才高声说道:“想必这种歌舞,平日里大家也看的太多了。”

    闻言,其他几人哈哈一笑,什么都没说,便听官家主再次说道:“我这边倒是重新训练了一些舞姬,要说起来,这还是福建传过来的,那姓王的年轻人不知道分寸,于玩乐一道沉溺极深,弄出来不少新奇玩意,大家也看看。”

    在座其他几位家主也纷纷称是,一边附和着说王轩沉迷酒色,一边准备用‘批判’地眼光看看。

    没一会,便有带着猫耳,兔耳,浑身只在关键部位穿了花色皮毛,带着尾巴,赤着脚的少女陆续‘跑’了上来。

    这个‘跑’可能不太准确,四肢着地的猫女扭动着腰肢,短尾的兔子轻轻蹦跳,后面还有狐狸装扮,带着羊角等等各色装扮的美女,以不同的方式‘跑’了上来。

    最后跟上来的是女扮男装的一个书生,这曲目便是一书生误入山林,遇到一群女妖精,被妖精迷惑之后过上了没羞没臊地生活……

    至于到底是如何迷惑的,如何没羞没臊的,也展现了个完完整整……

    这套确实新奇,狠狠地把大家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等这一切流程走完,大家才开始说起正事,只见官家家主挥手把下人都打发走,面色郑重下来,“今天召集大家来此是什么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

    “是啊,那姓王小家伙闹的有些太过了。”吴家主冷笑一声接口道。

    “那可不是太过,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他是觉得自己能挑战全天下了。”

    “竟敢屠杀广东世家,虽然与我湖广没什么关系,但,我辈读书人,以天下万民为己任,绝对不能准许有人做此等大逆不道之事。”以为家主说到这里,脸色满是正义凌然之色,显然,他对自己的话深信不疑,

    “是啊,我等若任由这等人祸乱天下,如何对得起楚地这千万百姓,如何有颜面见江东父老。”

    “还请官家主,为天下苍生,主持公道。”

    官家主微微颔首,这些话大家都说习惯了,连他们自己都深信不疑,十分确认自己代表的就是天下万民,“此事,没那么容易,这次相比大家都派人去福建和广东收集消息了吧?”

    见所有人点头,官家主这才说道:“这王轩看起来,其志非小啊。”

    “可不是,福建弄出来五万大军,而且给那些丘八每家二十亩地,嘿,这是私买人心啊。”

    “而且,这五万大军,从上到下都换成了他自己的人,也不知道兵部那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他私下做成了此事,这五万人,铁板一块,根本插手不进去,但是,想来战斗力肯定远高于我大明这些卫所军。”

    闻言,吴家主叹了口气,“大明军制两百多年来,逐渐糜烂,武勋集团的后代只知道躺在祖辈的功劳簿上,已经忘记如何上阵杀敌了。”

    “杀敌?怕是见血都已经不敢了,这姓王的小子在广东又招募了六万多人,照这么下去,早晚要出大事。”

    这话一出,场面上一时间安静下来,后面的话谁也不愿意多说,但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无非是说王轩早晚会造反罢了。

    “大明,已经两百五十多年了。”吴家主苍老的声音想起。

    “是啊,两汉前后都是200年,大唐289年亡国,两宋一共319年,元朝就不必说了。”

    “是啊,自从周之后,大明算是存在时间比较长的了,现在国力衰弱,皇上不理朝政,南边还出了这种妖孽……”说道这里这位家主摇了摇头。

    到了这个时候,不少大世家已经看出来亡国之相了,两汉,东西晋,唐宋元,一代代都超不过这个界限,对于这些历史比大明更长的大世家,扎根在地方,很多东西,看的比被圈禁在皇宫之中的皇帝更加透彻无数倍。

    皇帝知道什么,全看大臣们想让皇帝知道什么,而皇帝历来听不到真话,翻来覆去都是天下承平,国泰民安罢了,而真到了要亡国的时候,这些大世家倒也不怕。

    若是能扶持王朝中兴自然好,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没有那个大世家愿意冒险的,即便是王朝更迭,他们也不怕什么,只要自家实力够强,在地方上有足够的影响力,到时候只要愿意支持新朝,收到的好处只会更大。

    当然,前提是他们不生出争夺天下的心思就行。

    无论坐上皇位上的天子是谁,这天下的治理,还是需要他们这些读书人,或者说,他们这些在地方有足够影响力的人。

    只要是有志于天下的人,即便最后在争夺之中败北,是给真龙开路的人,也会善待他们这些大家族,他们最后投降真龙即可,无论如何,都利于了不败之地。

    越是到了皇朝默念,内斗便越是厉害,争权夺利便越是明目张胆,是这些能做到全天下最高职位者都是蠢猪吗?

    是他们不知道内斗下去只会消耗皇朝最后一点气运,只会让皇朝越陷越深吗?

    不是的,无论是有科举之前,还是有科举制度之后,凡是能在权利斗争中走到最高峰的,哪里有傻子,都是粘上毛比猴儿都精的家伙,这些老狐狸明白的很,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皇朝末年,大家都趁着最后的机会给自己家族捞好处,期望家族壮大,掌握更多的话语权,这是在求家族延续,这都是用来度过乱世的法宝,或者在下一朝代中获得更高的起点和地位。

    是家族的延续,而不是一个忠臣的名号!

    即便是大明变成了‘我大清’,纵观大清高层,除了清初的时候女真人还有点能臣,再其后,占据朝廷高位的不还都是汉人。

    只能说,这些大家族,没想到女真人能如此野蛮,杀戮如此之盛罢了。

    在他们心里,女真人的后金,跟他们祖宗金朝时会一样善待他们这些国家‘重臣’。

    当然,虽有差错,但其这些大家族还是后代不绝,延续下来,便还是以‘头皮痒,水太凉’来说,《重修河东君墓记》记录,到1810年,他的后裔钱宗元还有记载,便可见这些世家大族的生存之道还是卓有成效的。

    便是到了现在,南俞钱氏大宅还在。

    “这姓王的小子绝对不行!”吴家家主沉声说了一句,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

    “可这小子的实力……福建五万精锐,据说人人披铁甲,广东又再次招募六万人,我想这不会是他的终点,此等实力,硬碰硬恐怕……。”

    “嗯,这事,关系天下万民,不能单单我们楚人出力,福建可就挨着浙江,那是是王小子的大本营,他们浙党也跑不了,同样,江西是东林党的地头,他们也别想独善其身。”

    “这是当然,观其行事,这姓王的小子对世家大族抱有很大的恶意,以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前后屠杀了二十几个大世家了,这等人是乱世妖孽,绝对不能让他上位。”

    这话引得大家齐齐点头,“此人性情暴虐,乃是桀纣一般的人物,若是让此人上位,天下万民恐怕将陷入无边地狱,永世沉沦。”

    “官家主说的对,此事,还需要劳动官吴两位大人,去找浙党和东林党人商议,无论如何,不能让这王轩在往出发展一步了。”

    官家主微微颔首,“放心,这王家小子,不得民心,最多就是个给真龙开路的货色,早晚万劫不复。”

    这话一出口,众人纷纷附和。

    这话其实也不算说错,这些大家族,在地方势力根深蒂固,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民心,从来都不是指大字不识的草民,民心俩字都不知道怎么写,上哪里去表述自己的意思!

    这民心,自古以来说的便是这些控制地方的世家大族,任何一个有志于天下的大势力,只要在一地能得到这些人的支持,那么立刻便会政令通畅,地方安泰,民心稳定,至于税收什么的,更是轻而易举便能得到。

    若是得不到这些人的支持,那没的说,政令无人理会,地方动辄动乱,民心不安,税收什么的更是想都别想了。

    只要你想做统治者,想让地方长治久安,便不可能单靠杀戮来维持,总是要有大量的人去治理地方,特别是乱世刚刚结束,皇朝更迭的时候,便是想搞科举都来不及解决问题,靠的只能是这些地方世家,来维持稳定和过度,所以,他们才有恃无恐。

    而现在,在他们心里,王轩,已经失了民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