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470章 四大党派斗王轩
        消息从地方直接传递到京城,这次针对王轩的动作,由楚党牵头,浙党和东林党全部参加,便是关系不大的齐党,也参与了这次秘密集会,共同商议王轩的问题。

    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了,这些人没有因为一个问题聚集的这么整齐,即便是面对草原人入侵,即便是面对女真人犯边,这些人都没有这么整齐,这么重视过。

    至少,现在在四大党看来,王轩对他们的威胁,远远大于草原人和女真人,或者说,直到现在,也没人认为女真人能得天下,皆是因为女真人太少了,事实上,便是吴三桂投降,放清军入关的时候,‘我大清’的实际统治者摄政王多尔衮都抱着捞一把就走的心思,便是他们也觉得,以女真人那几十万人口,想统治人口近亿的汉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在整个大明的权贵看来,女真人就是癣疥之疾,即便大明灭亡,也会有新的帝王崛起,可能是任何人,便是蒙古人再度崛起都有可能,毕竟五胡乱华开始,草原已经不止一次占据中原大地了,但绝对不是会是人口数量最少的女真人。

    所以,明末这些世家权贵,更多的经历放在内斗之上。

    齐楚浙三党与东林党的争斗,是关于利益上的争斗,并不涉及生存问题,也没到不死不休的境地,失败了无非就是辞官回家罢了,但是现在,王轩给他们的感觉便是,一旦让王轩势力扩大,很可能会屠戮掉他们。

    在一部分人心里,这已经不是可能会,而是肯定会,毕竟王轩在福建和广东两地都这么做了,这就跟女装一样,只有零次跟无数次,他既然屠戮过,那必然会有第五六七次,而他们若不早做准备,扼杀掉王轩,那么他们的家族就会变成那五六七中的一个。

    越是世家之人,越知道中小世家无所谓,大世家的危害有多严重。

    四大党派已经斗了二十多年,彼此之间积怨很深,但这次会面有,代表“东林党”的高攀龙、赵南星、杨涟,代表“浙党”的内阁首辅方从哲,沈一贯和给事中姚宗文,代表“楚党”的给事中官应震、吴亮嗣,代表“齐党”的给事中亓诗教、周永春,代表“宣党”的汤宾尹。

    “景逸先生,多日不见,身体可还安康?”官应震站在门前,看着从轿子上下来的高攀龙,笑着招呼道。

    高攀龙,字存之,又字云从,江苏无锡人,世称“景逸先生”,东林党领袖,“东林八君子”之一,著有《高子遗书》12卷等。(这是谁都敢称子了……)

    “多谢旸谷先生挂怀,本想颐养天年,奈何,天不遂人愿,总有奸邪小人乱国,在下身负万民之望,不敢松懈啊。”高攀龙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微微摇头叹息。

    官应震瞳孔微微一缩,心里暗骂,今天大家应邀前来,便是因为王轩的问题,可这奸邪小人却不单单说的是王轩,想来,包括他在内的‘齐楚浙’三党,都被划归到奸邪小人之中了。

    “与戴王冠,必承其重,景逸先生可要保重身体啊。”看似关心的话,可话里的意思却是在诅咒对方早死,气的高攀龙脸上的笑容一僵。

    一阵言语交锋后,两人不分胜负。

    “景逸先生里面请。”官应震做了请的手势。

    “旸谷先生客气了,一起。”高攀龙笑容温和地客气道。

    两人几乎同时迈出一步,步伐都极大,肩并肩一起走了进去,同时间,眼神交汇,一个暗骂对方奸滑,一个暗骂对方虚伪。

    没太久,陆陆续续人都到了,分成四波,各自坐在一起,可齐楚浙三党却形成隐隐的半包围之势,面对东林党人。

    目前,是三党势力稍大,东林党处于压制状态。

    “那姓王的小子情报,各位都知道了吗?”

    “不是很清楚,还请官大人说说。”高攀龙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面对对面八人,丝毫没有落于下风的感觉,此刻好似听候属下汇报的首辅大臣。

    官应震微微一笑,拿起一叠纸递给身后的侍者,“既然东林人情报落后,那便你们看看吧。”

    大家争夺的是朝中的位置和家族的利益,身为一方领袖,便不能在任何一个方面落了气势。

    高攀龙也不介意,接过来之后快速看了起来,这情报和给皇帝的奏章不同,写的简单明了,王轩杀过多少世家,其亲信有多少,产业大致情况,估值和利润,福建有兵力多少,装备如何,广东目前情况。

    寥寥两张纸,便把王轩的情况描绘了个七七八八,看过之后,高攀龙眉头微微皱起,情报很详细,比东林党收集的详细,可见对方下了功夫,把纸递给身旁的杨涟,等其他两人看完,高攀龙这才盯着对面八人说道:“你们有何打算?”

    “此人,留不得了。”

    “可惜了,他若是能再隐忍一些年就好了。”首辅方从哲说道。

    浙党属于新崛起的势力,与其他几党都不相同,楚党,全部都是大地主阶级,掌握了最多的粮食,这是他们彰显影响力的最大武器,也是天下间最稳定,最讨厌变革的一个群体。

    东林党,以新兴的商人为主,掌控全国大半的海贸和运河上的贸易往来,丝绸类,瓷器类,茶叶等等暴利行业,大部分握在他们手中,其中还有全国最大的盐商,是全天下最有钱,最有影响力的一批人。

    而浙党,同样是商业比较发达,但一直收到东林党人压制,齐党也差不多,控制南北运河的中间段的贸易,与东林党势力利益冲突严重。

    东林党影响力最大,却被三方包围在中间,所以,四方冲突不绝。

    “那也不行,观其行事作风,太过霸道,杀性太重,不得民心,空非仁德之人,这种人,只可能是乱世妖孽,上应杀破狼之局绝非理想人选。”官家主毫不犹豫地反驳了方从哲一句。

    三方虽然联合对付东林党,但不带表任何事情上都能走在一条道上。

    “调他进京如何?只要进来了,那他便生死不由自己了。”齐党亓诗教随意说道,王轩的影响不到齐地,若王轩真有能力扩张到那边,最起码先要干掉其他三党,那样一来,王轩将占据天下半壁江山,占有天下财富的八成,真到了那时候,他还不如直接投诚了那,以卵击石的事他可不会去做。

    还不等东林党这边回答,首辅方从哲便说道:“希望不大,只要他不傻便不会进京,但不妨碍试试,反正就是一道命令的事,成了最好,不成也没什么损失。”

    “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势力在壮大了,到时候,咱们谁都好受不了!”

    这话倒是没错,王轩肯定会清理湖广的大地主,民以食为天,粮食不能掌控在某一小撮人手中,即便未来地盘扩大,粮食不再是稀缺品,但是一湖广这些大地主,联合起来的话还是可以掀起小范围的物价震荡的。

    而东林党对于王轩实行的税法极其厌恶,无论是盐税,还是矿税,亦或者增加的商税和海光税,这都等于是割他们的肉,而且是常年大块挖肉,这是他们绝对不准许的。

    浙党这边也是同样的问题,唯独齐党并不上心。

    “那调兵,直接趁早把福建和广东打烂。”亓诗教继续随意地出着馊主意。

    其他三方立刻陷入沉寂,都在思索其中利弊,一句调兵简单,但是兵从哪里来?花费多少?会不会对自己的地盘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一桩桩一件件,都要考虑清楚。

    “兵从何来?卫所兵就别提了。”首辅方从哲摇头说道。

    “无非就是三边和关宁军,不过那边也要防备草原人和女真人。”赵南星说完,杨涟又补充道:“不单如此,大军过境,特别是边军这些桀骜不驯的莽夫,啧啧……”

    一时间,大家也都没什么好办法,福建广东,都是多山之地,几个关口易守难攻,战事一旦持续时间过久,那驻扎的大军能把附近彻底霍霍喽。

    无缘无故承受这种损失,谁都不愿意,亓诗教在一旁看的暗暗撇嘴,前怕狼,后怕虎,此事,绝对成不了了。

    “咳咳。”官应震轻咳一声,东林党不积极,浙党态度暧昧,齐党高高挂起,

    妈的,心里暗骂一句,这事是他张罗起来的,若是最后陷入僵局,他脸上也不好看,再者,王轩对他们的威胁最大,在它们心中,王轩若想再进一步,毕竟要占据湖广,那才能不缺兵,不缺粮,而且地理位置上,占据上游,顺江而下,南直隶和浙江必然轻而易举被拿下。

    在战略上,湖广的地理位置要比其他两地大太多了,作为首当其冲的楚党人,是心里最担心的。

    “此人绝对不可放任自流。”见大家点头同意,官应震只能退而求其次,“先封锁住福建和广东的近出通道吧,坚决不给他扩张空间,另外,他这次借口安南入侵这才有对广东动手的理由,这方面我们也可以着手,给他来个釜底抽薪。”

    这句话引起大家的兴趣,若是能惠而不费,大家都不介意伸伸手。

    “各家派人到广西,从卫所到各府知府,动员起来,先合力把安南人赶出去,然后死死堵住广东通道,若是只有福建和广东两地,便能停滞其发展,后面再慢慢来。”

    其他三党对视一眼,同时点头,先从广西入手也好,花费不大,以朝廷名义,即便打烂了也跟他们没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