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475章 打死也不借钱!
        对于王轩,这些世家之人收集了很多情报,但之前都浮于表面,比如王轩至今单身,比如王轩不好美色,比如王轩极其有钱。

    但这次接触之后,他们又发现,王轩不喜欢与人啰嗦,行事十分干脆,做事十分直接,更直接一点说,就是杀性太重!

    即便是历史上有名的杀神白起,最著名的便是坑杀赵国四十万人,至此一项,便被称为杀神。

    可现在跟王轩一比,单单是在安南,那两座空城便可以知道,他一声令下到底杀了多少人,更何况安南其他城市!

    想要不付出代价就在这种杀人狂魔身上占便宜,想想都不可能!

    确实不可能!

    在众人回到广州的第一时间,王轩便把所有人都集中起来了,整个会场在他出现的一瞬间鸦雀无声,若是之前对王轩的还只停留在传说中,那么这次旅途让他们见识到了真切。

    望着在场八十多位家主,王轩目光所过之处,众人皆低头不敢与之对视,“安南之事先不谈,先说点其他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福建的税收规则,从明天开始,这项税收法则在广东和安南推广,一切抗税行为皆按律处置,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另外,全省开始重新厘清田亩,实行新的‘度量衡’和‘金银币’。”

    “那么,现在告诉我,谁赞成,谁反对!”

    王轩话一说完,跟着一起来的孙承宗几人便注视着各大世家的人,入目所见,所有人都跟死了爹娘一般,脸色难道到极致,隐田,商税这两项上,任何一个世家都不可能不沾,王轩一句话,每年要从这些人身上刮掉厚厚一层肉。

    已经几百年不曾交过的税,现在让大家掏出来,自然是没人愿意的。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不共戴天的仇怨!

    可在孙承宗眼中,却没看到有任何一人站起来反对,对此,他根本不能理解!

    二十几年前,张居正在万历皇帝的支持下进行变法,那一场变法,世家大族损失并没有这么大,最多不过是重新厘定田亩罢了,至少商税之上根本没有损失,跟现在不可同日而语,就在那种情况下,被杀者同样不少。

    面对生死威胁,可反对者依旧此起彼伏,从未断绝。

    张居正逝世后的第四天,御史雷士帧等七名言官弹,言官也把矛头指向张居正,万历于是下令抄家,并削尽其宫秩,迫夺生前所赐玺书、四代诰命,以罪状示天下,而且张居正也险遭开棺鞭尸,家属或饿死或流放,张居正在世时所用一批官员有的削职,有的弃市。

    舆论上,把针对张居正的一切举措都安在了万历的头上,但,上层之人都明白,这不过是天下世家大族的反扑罢了,面对铺天盖地的弹劾奏折,面对‘汹汹民意’,万历皇帝不得不妥协罢了。

    人死政熄,刚刚提高的赋税也渐渐回落,再次变成了之前变法的样子,这也表示变法失败,中兴已经变成泡影。

    大明这辆渐渐滑向深渊的战车,本已经被阻拦,可在此之后返回了原本轨迹,彻底断绝了生路。

    现在孙承宗就不明白,同样是面对变法,王轩这次下刀更狠,为什么,这些世家家主只是脸色难看,却无人反对?

    “既然没人反对,那么事情就这么定了,若是被我事后发现暗中阻挠,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把你们全家做成水泥墩子,用来警醒世人,要克制心中贪欲。”

    “好了,现在说下一项,安南土地无穷尽,其中部分已经是开发好的,现在,卖第一批田地,位于南定城和升龙府,十两银子一亩,想购买多少可以由各位自主决定。”

    小琉球当时是面免费给那些世家开发的,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但没人以为,这次王轩还会这么好心,毕竟那是第一次,现在,有成熟的经验在了,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会场之上,之下变得热烈起来,刚刚那股压抑的气氛已经烟消云散了,十两银子,多少有些超过市场价了。

    但,这个市场价是零散购买的价格,土地跟其他产品不同,一次***的量越大,价格越贵!

    上万亩的交易,便能撑起一个普通世家,十万亩的交易便能撑起一个几百年的世家,价格不贵就怪了!

    王轩这次卖的更是夸张,只要出得起钱,整块整块连接在一起的土地可以购买,这比分散开来的那种更加具有诱惑力。

    整合的地块,让家族的力量不用分散,所能发挥的影响力更加巨大。

    所有人都在计算自己家里能拿出来的金银到底有多少,能在这次的饕餮盛宴中瓜分掉多少份额。

    不过,以这些家族的实力,几十上百万没问题,若是更多,就有些困难了,而此刻,那些相对珍惜的珠宝玉器,名贵字画什么的,便显得有些多余了,只是,现在全广东,这些东西是别想卖出去了。

    王轩压了压手,让现场安静一些,这才继续说道:“这次安南的土地太多,单单广东全省,是消化不掉的,我也不会等那么多时间给大家慢慢筹钱,所以,福建的世家会在你们购买之后参与进来,再之后,也许会有其他地方的世家,这就不一定了。”

    这话一说,在场的人就有些急了,要知道,第一批购买者,可以买到很多整块的土地,并且,其中很多都已经种植了庄稼,只等待收割即可!

    这就是一笔钱,相对来说,第一次购买者,是最合算!

    可现在,一时间,上哪里去筹更多的钱!?

    所有人都有些急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儿了,福建人现在有钱,大家都知道,毕竟发展的早,一时间,会场喧闹一片,连对王轩的恐惧都被大家遗忘了,都在探讨如何筹钱这个问题。

    王轩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直到感觉火候差不多了,王轩这才咳嗽两声,这两声饱含内力,一下震的所有人耳朵一阵嗡鸣。

    见大家注意力被吸引过来,王轩这才继续说道:“所有人都知道,我王轩有钱,也都直到我名下有一家,华夏王轩银行,这次为了回馈……咳咳,为了扶持广东省,不跟福建拉开太大差距,现在,银行可以接受各位贷款!”

    贷款?

    高利贷?

    会场再次陷入安静,所有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强迫大家在他哪里借钱?

    麻蛋,还有没有人性啊,做这种事,缺不缺德!

    这种钱能借吗?

    九进十三出,这点大家谁不明白,不然,那些土地是怎么一点点都到各大家族手里的,多数还不是靠着放贷!

    现在听说王轩要放贷给大家,所有人都脸色难看,借钱是不可能借钱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你借钱的,就是不买地,就是饿死,也不会跟你借钱的!

    这手段我们都玩烂了,怎么可能上你的当!

    见没人响应,王轩一时间有些发愣,什么情况?银行放贷还有放不出去的时候?

    现在他手里金银实在有些太多,安南搜刮完,加上广东的,和之前积攒下来的,都特么有八千多万了……虽然花掉不少,可税收也补回来一些,这么多钱放在手里不用,那简直就是浪费啊!

    “怎么样,考虑的如何了?谁想借钱!”

    “呵呵……”“呵呵……”

    被王轩目光盯着,人们不由自主地在脸上挤出一阵干笑声,但对于借钱的事,死活是发表意见的。

    直到王轩有些恼了,直接伸手指着一人问道:“你说,你能购买多少土地,需不需要借钱?”

    被指到人脸色一下僵硬,暗暗骂自己倒霉,但在王轩的目光压迫下却不得不站起来说道:“能筹备一百多万辆,大约能购买十三万亩土地,至于借钱,这……这个,就只能那啥,辜负五洲先生的好意了,量力而行,量力而行。”

    说道最后,他已经不敢看王轩的眼睛了,脸上不由自主地冒出一股冷汗。

    “你确定不需要借钱?”王轩语气有些森寒。

    “那,那,那就借一万两!?”被逼无奈,这位家主只有忍了,借一万就借一万,马上就还,就当这钱是喂狗了,看王轩这架势,他若是敢说不借,王轩可能会当场发飙。

    王轩直接被气乐了,妈的,一万两,你特么跟老子开玩笑是吧,一万两有个屁用!

    可借钱这种事,毕竟是个人自由,虽然王轩觉得是为了他们好,合则两利的事情,可对方不上道,他也没招,只能目光朝着旁边一人看去。

    “我借,借两万吧……”两万,在他们看来不少了,按照规矩,借两万,到手的只有一万八千,还的时候却是万两六千,里里外外一个月就损失八千里两白银,这么金山银山也不够霍霍的啊!

    随着这人的话出口,会场里一下想起一片借钱的声音,一下听过去,全部喊话借两万,气的王轩差点当场爆炸!

    妈的!

    你们这群家伙,这是看不起我是吧?

    这就是看不起我是吧!

    站在王轩身后的孙承宗也皱着眉头,感觉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王轩的计划他也知道,可现场气氛不对啊?

    目光在场内人群中扫过,忽然,孙承宗想起了一个事情,他家族也还算不错,虽然谈不上世家,但也算得上大户了,确实知道一件事情,他们往出借钱,也叫印子钱,从来都是九进十三出,这些人不会是以为主上也是这么干的吧!?

    想到这里,孙承宗赶紧拉了一下王轩,贴在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王轩一愣,随即更气了!

    妈的,当年在禾日岛做小混混的时候,老子都没放过高利贷,现在特么什么身份了,能干出这种事来吗!?

    不管怎么说也是社会主义接班人,是上过九年义务教育的,明白什么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在严打面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吗?

    “都他妈的给老子安静!”王轩直接怒吼一声,震的房子都跟着颤抖一下,所有人直接捂住耳朵,感觉眼前都是一花。

    “妈的,你们这帮王八犊子,给脸不要是吧,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子是放高利贷的人吗!?拿我当你们这帮龌龊玩意那。”

    王轩这么一吼,倒是把所有人弄的一愣,王八犊子什么的被大家自动忽略了,都是心胸宽广之辈,讲究的是唾面自干,全当没听到就完了,但这不放印子钱是什么意思?

    “华夏王轩银行,是正规银行,贷款也是需要有担保的,不是随便谁都能借的,借多少给多少,年利率两分而已,当老子跟你们一样心黑吗,九进十三出,还特么是月结驴打滚吗!”

    年利两分,应该不算高利贷吧?嗯,肯定不算高利贷!

    十出十二归?年结?一瞬间,所有的家主便都算的明明白白,这么好?

    众人有些不敢置信,利率这么少,简直闻所未闻啊!

    就在这时,孙承宗块钱一步,大声说道:“我家主上的意思便是给予大家支持,加快安南的建筑进度,以最快的时间把安南发展起来,而不是因为缺钱,而把时间线拉的过场,所以才会如此做,毕竟,单说钱的话……”

    孙承宗环视全场,语气一下变的高昂起来,“我不是针对谁,我是想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当然,汉语是博大精深的,孙承宗原话不是这么说的,但他就是这个意思。

    一句话,把所有人都压的服服帖帖的,众人互相看了几眼,都有些无奈,可不是吗,这次大家搜刮了所有家底在王轩哪里买地,这钱都跑到人家库房里了。

    大家加起来,也特么没对方有钱!

    被骂了一通,这些家族反倒心态放松下来,脸上也露出笑意,纷纷开始表达自己的错误,开始吵着嚷着借钱。

    借钱是买地,买地是种田,一年下来,轻松可以还上所有钱,这不就等于空手套白狼了。

    这种好事,不借就特么是孙子!

    “我借一百万!”

    “我借两百万!”

    “我借三百万!”

    “……”